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与长官前妻的较量

女人很漂亮,一头黑色的长发跟瀑布似的,而她温柔知性的笑也非常迷人。

她穿着夏常服,军衔居然还是上尉。

当然,这里是军校,专为职业军人特别开设的各类训练班,如侦察训练、射击训练等等。学员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进行选课,以获得相应职称,比如神枪手等称号,所以老师的军衔与陆战队的不能比。

杨光他们不是来这里学牛逼的侦察或射击,他们是来学习外语及野生动植物的。以前她进入战狼时,战狼部队已经走上轨道,所以都有专员对他们进行培训,现在战狼就长官和一个指导员,他们再厉害也精力有限,才会将他们送到相应的地方进行系统培训。

可是她真不知道,原来长官在结婚前就认识这个女人。

“靳中校,朗少校,欢迎你们。”女人在他们下机后,热情的向靳成锐敬礼握手。“我叫夏玲,是负责你们学员的老师。”

“夏老师你好。”朗睿见靳成锐只是回礼,连忙握住女人伸在空中的手。“在之后的半个月里,还望夏老师多多指教。”

“朗少校客气了,相互指教还差不多。这边请,我带你们去看看学校吧。”夏玲脸上有丝尴尬,但她很快隐藏了下去。

这地方很大,对她充满敌意的杨光有点儿挑事的讲:“夏老师,我们飞过来也挺累的,你先带我们去宿舍吧。”

杨光腆脸假笑,语气也很尊敬。

她这招对别人还差不多,厉剑他们还不了解?暗想小阳光这是又怎么了?来的时候还好好的。

夏玲今年才二十三岁,毕业来这里便是上尉,这于她背景脱不了关系。一向优越的她,敏锐感到这个女孩对她的敌意,哪会让她这个低等的士兵给压了?

她扬起优雅的笑,半真半假的道:“小姑娘真爱说笑,即使飞全国都不超三小时,得好好磨练磨练啊。”

杨光不甘势下,挑着下巴像只高傲的波斯猫。论家势论实力,她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在帝都除了总统阁下还没有她怕的。“夏老师你这就不知道了,我们训练的辛苦是你们坐在教室里体会不到的,看夏老师你这么细皮嫩肉的,身为教师可要以身做责,有时间也去体验体验一下我们大兵们的生活。”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两个女人,那是世界大战。

朗睿和厉剑他们瞧瞧杨光又瞧瞧夏玲,然后一至看向靳成锐,等他决定到底是去转转,还是先去宿舍休息。

两个战斗力暴发的女人和女孩,似乎也知道她们争也没用,所以全唰唰看向靳成锐。

杨光梗直脖子心里有点儿没底,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长官怎么着也要给点面子。

夏玲很自信,凭她样貌她家势和现在的身份,想这位冷峻帅气的中校一定能分清孰轻孰重,做出正确的选择。

按理来讲,夏玲都有必然的优势,不论其它,单她是这里的老师,靳成锐就该给她个面子,不过嘛……难道她不知道靳家和杨家一向护短?

先不管杨光是不是杨叔的女儿,和她是不是自己的兵,靳成锐在她带点弱势又坚定的望着自己时候,便有了决定。“夏老师,我们先去宿舍。”

答案有点出乎意料,夏玲强忍着愤怒挤出笑容,带他们去宿舍。

朗睿看狼狈的夏玲,又看面无表情的老朋友,在回到房间后好奇的问:“成锐,刚才小阳光气势明显输一截,你不是一向讨厌弱者吗?尤其她是你的兵。”

靳成锐脱下帽子挂衣架上,倒了杯水才讲:“她知道这里不是她地盘。”想到她在听到答案后绽放的笑,靳成锐有些愉快。“而且,她是不是弱者你还不清楚?”

弱者会让人产生同情,和刚才的杨光不一要,她是名优秀的士兵,成绩比所有队员都突出,所以当她那么望着他,好像全世界只有他才可以救她,他怎么可能不救?

“朗睿,给他们换个老师,他们都是出色的士兵,我不希望由一个无法掌握个人情绪的老师来教导他们。”

“成锐你真是……没你这么护犊子的。”

靳成锐斜了他眼,挑眉。“有意见?”

“没有。我这就去办。”

等他出去,靳成锐打开电脑,望着那张老照片出神。

杨光丝毫不知,她的一个小小的刁难,会引出这么大事,因此当她沉浸在长官公然袒护她的喜悦里,夏玲已经记恨上她了。

要说夏玲也没哪里不好,人漂亮又学历高,部队里的大老爷们谁不喜欢这样的老师?杨光也是挺有爱美之心的,如果换成其她人,她肯定也很喜欢,可这个夏玲是长官的前妻啊!

不对,是他前世的妻子,这辈子长官一定得是她的!

“杨光,你是不是到每个月那几天了?”宿舍里,张晏大大咧咧的问,一点没觉什么不妥。“忽冷忽热,脾气忽好忽坏。”

杨光把枕头咂他头上。“看你的书!”

“你看,又来了。”

杨光不理他,躺床上想要怎么让长官讨厌她,不和她结婚?

在前世她就查过,夏玲的父亲是政委,长官到法定年龄与她婚配是基于多分面的考虑,当时以为长官只是履行联合公约,没想到他居然认识夏玲。

现在不好办了,如果长官真的是有点喜欢人家,才跟人家结的婚,那她不是第三者?

滚他大爷的,现在长官还是单身,又没答应跟她交往,这次那个夏玲才是第三者!

“啊,老天啊,谁来救救我。”张晏坐在小马扎上,抱着本英语书大嚎。“这什么鬼东西,看不懂看不懂!”

厉剑也一脸严肃的在看书,听到张晏的话抬头看了他。“晏子,你先看野生动植物的书,外语等老师教了再看。”

“班长,我可不可以不学这外语啊?”

杨光很肯定的回答他。“不可以,如果语言考核通不过,一样会被淘汰。”

“嗷呜~我不活了。”张晏学狼叫了句,混身无力的讲:“我宁愿变成豆豆。”

“豆豆也有军犬的考核,还要钻火圈。”杨光鄙视他。“瞧你这点出息。”

“外语是执行海外任务的第一要求,晏子,你想想连勾通都有问题,怎么展开任务?”徐骅给他讲解这语言的重要性,让他自主的从心里上愿意接受这门语言,并去克服它。

张晏听了后套拉着头,很纠结的皱起眉。“那、那不是还有你们这些高材生么?”他一个初中毕业的,一点底子都没有,想要学会这鸟语简直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们牺牲了呢?”杨光说得很轻巧。“如果我们牺牲,你得自己去完成任务,自己想办法撤退。晏子,战场上别想着靠战友,这样你会拖累我们。”

她说得有点沉重,仿佛她经历过许多次战役,宿舍几人都望着她。

张晏怔了怔,扭头看徐骅和厉剑他们,咬牙道:“我学!”

“我来教你。”徐骅拿过他手里的书,先教他二十六个字母,再跟他说方法。

这里就徐骅一个人学历最高,由他来教张晏最合适不过了。

可张晏太轴,脑子转不过弯,徐骅讲了半天,他还睁双无辜的眼睛望着他,一脸的迷茫。

“先去吃饭,吃饱了我们再轮流来。”杨光看到饭点时间,叫几个无精打采的战友出去走走。

徐骅本性是有点傲的脾气,现在他耐着性子教这种对他来说是白痴的问题,已经隐忍的很好了。他没有发火,一个月的强训增进了战友们之间的感情,也磨圆了他的性子。

现在他只是觉得有点无力,不知道怎么帮助张晏,在听到杨光的话后,立即放下书暂时让自己休息会儿。

而厉剑和韩冬、张国三人因为看书看的,也有些儿晕头转向,想出去透透气。

张国揉着眼睛讲:“让我看书,我宁愿每天多跑五公路,不!我愿意跑十公里!”

张晏也是蔫头耷脑的。“以前就是讨厌读书才跑来当兵的,没想到当兵也要读书。”说着看向徐骅。“徐班长,你说我要是学会外语,以后离开部队是不是能去当名翻译什么的啊?”

现在小孩都能说出一口麻遛外语,谁会要他这个傻大个当翻译?而且还是一看就是脑子不灵活的那种。

徐骅看了他眼,没忍说。

杨光乐呵的鼓励他。“没错晏子,会外语你就洋气了,所以好好学。”

“嗯!我一定会努力的!”

“努力什么?”食堂门口,夏玲看到他们几人,仿佛什么没发生过的笑着问。

一伙人看到她立即收敛起来,刚才的懒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晏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些为难的求助徐骅。他们的军医好像不喜欢她呀,他要跟她说话么?

这是杨光跟她的私人恩怨,没想拉帮结伙让战友们都跟她不合,可现在看到张晏这反应,她很满意,瞬间战斗力又升了不少。“当然是努力学习。夏老师也是来吃饭吧?我们也是,要不然一起吃?”

“好啊小扬同志,今天你们第一天来,老师带你们进去。”夏玲如一名称职的老师,告诉他们在哪里拿餐盘,哪里排队。

杨光一行人都傻呵呵的应着。

在打饭的时候,站在最后的韩冬看到夏玲眼里一闪而过的阴冷,皱眉看着前头的杨光。

她本身就是个耀眼的女孩,不管是穿作训服还是常服,在训练场上的接触后,他发现她是个懂得隐藏的女孩,仿佛藏着一个巨大不为人知的秘密。可她只要一看到这个夏玲,就会变得锋芒毕露,更加的惹人注目,也更容易惹来麻烦。

本来他一开始是不怎么喜欢她的,可能是性别原因,但在训练场上她用她的顽强征服了他,尤其是在高压的体能训练后,她还给每个战友看伤,这种无私的精神让他感动。

“夏老师,你也来了啊?”一个三级和四级士官跑进食堂,看到夏玲眼前一亮,走到她面前就热情的讲:“夏老师你去坐着吧,我帮你打餐。”

夏玲刚拿了餐盘准备排队,被他们这么殷切围着,扬起下巴笑了起来,故意提高一些声音。“谢谢两位同学,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们也快去拿盘来排队,晚上还有课吧?”

三级士官笑得憨厚,黝黑的脸一派老实模样。“晚上还有两节物理课。不是夏老师,我来帮你打餐,这两个人排队也是排,你去那边坐着。”说着夺过她手里的餐盘,把她推了出去。

“那好吧,你们看着点前面几位同志,他们是你们的新学弟。”

杨光拿眼角看她。有啥了不起,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哼!

“小阳光,夏老师有同伴了,我们坐别处去吧?”张晏闻到火药味,想着把她们两个分开。

“随便。”杨光没意见。她又不是找虐,跟她一桌她还担心会消化不良。

就在杨光他们这伙人要去食堂的偏角时,靳成锐和朗睿进来了。

坐在门口那排座位的夏玲看到他们,立即站起向他们敬礼。

杨光远远看到靳成锐说了什么,夏玲笑得更盛时,脚步一转,笔直朝她走过去。

厉剑、徐骅他们几人没法,紧跟在她身后。

“长官,指导员。”杨光端着餐盘插进他们中间。

朗睿看到主动送上门的杨光,意外的挑了挑眉。“小阳光,等下坐一起啊,快去帮我们占位置吧。”

“是!指导员。”杨光很硬气的应着,和战友找了桌没人的座位。

由于两位领导还没来,杨光、厉剑他们都抬头挺胸端坐着,手背在身后。

在等的时候,张晏好奇的问:“小阳光,你以前认识夏老师?”

杨光目不斜视,语气端正。“不认识。”

“怎么感觉……”

张晏还没说完,被徐骅用手肘撞了下,看到和两个士官走来的夏玲立马闭嘴。

“怎么都不吃?”夏玲看他们一个个练军姿的坐着,不明白他们怎么打了饭还不动筷。

杨光在张晏张口时抢先回答。“报告夏老师,汤太烫。”

夏玲没去过军队,连军校也没有,她是因为家里有关系才在这里负责教英语的,而来这里学习的都是来自不同部队,在这里也没有上级,所以没有搞他们这一套,因此夏玲是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两个士官知道他们是在等他们的长官,想着反正又不认识,他们就没必要等了,至于夏玲,他们一个学员身份怎么好提醒她?

靳成锐和朗睿过来没有说什么,坐到空位置放下餐盘。

靳成锐有力的讲:“吃饭。”

杨光他们刷的端起饭碗迅速吃起来,跟几天没吃过饭的饿死鬼一样。

夏玲看到他们速度便说:“可以慢慢吃,你们今晚只有一节课。”

没有三分钟,张晏、杨光、厉剑、徐骅、韩冬、张国唰的放下碗,动作几乎一致。

杨光吃完饭才笑嘻嘻的回答。“夏老师,食不语,寝不言。”说着转向靳成锐。“长官、指导员,我们先回去学习了。”

“去吧。”靳成锐颔首,放他们走。

“小阳光等等,我有点事要跟你谈谈。”也吃完的朗睿叫住杨光,让其他人先回去。

厉剑他们一直是觉得这个指导员是和蔼的,所以没有担心,跟杨光说了句就都走了。

杨光跟着朗睿走时想自己没犯错误吧?难道是跟老师不和这事?

朗睿现在跟靳成锐一个宿舍,两人间的。

打开门的朗睿开了灯,让她进去后便锁了门。

杨光听到落锁的声音扬了扬眉。稿什么飞机?

“咳!杨光,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朗睿拿陶瓷杯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到书桌后面,似乎要长谈的意思。

杨光崩着皮防备的讲:“指导员想跟我谈什么?”

“关于上次我们聊的事。”

“上次的事指导员还没完结?这工作效率也太低了。”

朗睿笑了笑,像个学识渊博的学者。“杨光,别给我打太极,指导员我坑老师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指导员,我保证没有坑你,而且,我从不玩泥巴。”杨光立定站着,眼睛笔直的望着他。

瞧她仿佛全身充满了刺,朗睿把手里的茶杯放她面前。“坐下,喝口茶。”

杨光坐了下来,但没喝茶。“报告指导员,我怕这茶里有毒。”

“我想要一个人死,有上百种方法,用不着给你下毒。”朗睿看了下时间,正了正身凑近她。“杨光,你老实说,上次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杨光不说话。

“你放心,指导员我不是那种死板的人,什么同部队不可以搞关系,我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我的兵在想什么,在意的是什么,然后帮助你们完成及克服。”

他说的前面那些话杨光信,像他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规则是束缚不了他的,但后面的话她可不信。

权衡了下,杨光轻轻点头。

朗睿手掌一合,搓了搓手,似乎遇到什么非常高兴的事。“所以我可以理解成,这位夏玲老师对你构成了威胁?”

“指导员,这是私事,我拒绝回答。”

“杨光同志,这怎么会是私事?”朗睿一板一眼严肃的讲:“你的*归你们长官,但你们的灵魂可是由我看着。”

指导员,能别说得这么露骨么?

“而且这件事已经影响到我们了。”朗睿没有瞒她,坦白了说。“之前成锐让我换老师,但这里教外语的只有夏玲老师,所以你们未来的十五天便是她的学生,换老师这件事虽然是上级的事,可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夏玲如果知道这件事,我想你们一定会更不好过,你们要做好准备。”

“她能拿我们怎么样?”杨光不认为这有多大的事。“她是文科老师,能比长官更狠么?”

朗睿笑了笑,没有多说。“到时你就知道会怎么样。”“行吧,今天就跟你聊到这里,你回去吧。”

“指导员,刚才和你的谈话,你会帮我保密吧?”

“当然。”

“那我先走了指导员。”杨光起身向他敬礼,打开门看到门外的长官吓了跳。“长官,我、我回去了。”

靳成锐挑了挑下颌。

杨光唰一下逃也似的跑掉了。

看她迅速消失楼梯的背影,靳成锐转身走进宿舍,撑在朗睿的书桌前。“保密什么?”

朗睿顿了顿,严肃的讲:“成锐,这是我的工作,你少管。”

靳成锐逼视他会儿,抽开身。“少找她麻烦,你那点心思我还不明白,这个兵我要定了。”

“成锐,如果我找到她不合适留下的理由呢?”

“我会让它变成适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