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八章 偷看长官电脑

张晏愤愤不平。他们坚持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撑到现在,他不能因为这点事而淘汰他们。

靳成锐转向他,平静对视他愤怒的眼睛。“我说能让他退出就能让他退出!16号!无条件服从,无任何借口,牺牲不能成为失败的理由!”

张晏被他冷锐似寒风中的尖刀的话给秒杀得滴血不剩,等他们走后才愣愣的回神。“他、他……”

“晏子,过来帮忙,把双氧水给我。”杨光挺沉静的叫急欲争辩的战友,让他做点事转移注意。

牺牲不能成为失败的理由,所以长官你们即使牺牲,也要把任务完成是吗?

杨光发现即使重来,她依然到不了靳成锐那样的高度,时刻将国家与责任置于他物之上。

长官,你可不可以也偶尔为自己想一想?

给韩冬处理好伤口,杨光留下退烧药让张国等他醒来喂他吃,便去看豆豆。

豆豆在这里的待遇很极高,有专人给它管饭,还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窝。

没等杨光走近犬舍,豆豆便叫起来,前腿扑在铁丝网上吠叫,连饭都不吃了。

杨光快步走到犬舍刚想喊豆豆,在看到里面的长官,顿时像哑了一样。

靳成锐手里拿着半截火腿肠,火腿肠被吃掉了一半,看样子他来有会儿了。

杨光没理会豆豆的嗷叫,呵呵的干笑。“长官,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看豆豆。”靳成锐没什么表情,拉着豆豆的牵引绳把它拽回来。“豆豆,快来吃饭。”

见豆豆硬生生被长官拉着后退,杨光连忙推门进去,怕豆豆一时口快咬了长官,到时长官和指导员恐怕就可以加餐了。

出乎杨光意料的,豆豆没有反过头咬人,而是委委屈屈的把他手上的火腿肠吃掉。

杨光意外豆豆也有服软的时候,而且看他们之间的相处,似乎不是一两天形成的。“长官,这些天都是你在照顾豆豆吗?”

“嗯,豆豆需要出去熟悉环境,不然它会觉得不安。”

就像你一样吗?杨光不说话,想到长官遛犬的一幕。不知他花了多大的精神,才让豆豆老实听他的话?

靳成锐见她不说话,便抬头看她。“怎么不去休息?训练还没有结束。”

他似乎看来心情不错,杨光大着胆子问:“长官,你是怎么训服豆豆的?”

“像训服你们一样。”

杨光:……

“没有虐待你的犬,只是让它知道什么叫服从。”

“长官,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从不骂我们?”以前她听苏联的士兵说过,他们被训时根本连狗都不如,用意是刺激士兵,让他们愤怒,从而让他们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看她好奇一脸求知欲的模样,靳成锐摸了摸豆豆的头,让它去她那边就站了起来。“比起非体罚式辱骂,我更倾向如何更严厉的操练你们。”

杨光一脸儿郁闷,望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想:他读的军校,不是主张非体罚式的教育么?怎么回国就反着来?

陪豆豆玩了会儿,杨光回到宿舍被得知,大家都去指导员那里了。

对这样的强训,指导员会不定期跟士兵谈话,看他们心里是不是压抑了等等,不过他那些招术去对付其他人还行,对她?基本没用。

“杨军医,说实话,你能留下来真的很让我意外,你能说说是什么使你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吗?”朗睿自然知道她不好对付,所以问话的方式改变了,希望能从聊天的方式里,探取到她一点真实想法。

杨光擒着嘴笑,天真无害的讲:“朗指导员,当然是我想留下来,所以我就一直留下来了。”

“你不想说说原因吗?这次的体能训练,有些当了三四年的老兵都没有撑下来。”

“其它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朗睿被她绕圈子也不急,像追女生那些死缠烂打的男生,不管女生怎么给脸色,他依旧笑脸相迎。“听说你有两个了不起的哥哥,平时跟他们玩的多吗?”

“指导员你要是想调查我背景,欢迎你去查,要是遇到麻烦可别怪我没早提醒你。”杨光抱臂撑桌面上,玩味的瞧着他。“倒是你指导员,成天想着这些事情,还能好好锻炼吗?”

“不劳军医费心,很快我就会和你们一起锻炼了。你看,我都把这么机密的情报告诉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一个秘密呢?”

“想知道我为什么撑下来的是吧?”

“当然,我想知道是何种信念,能够让你如此顽强,这对我们及以后的训练有帮助。”

杨光暗里翻白眼,心想你就吹吧,你们就想抓住我们把柄,然后伤害我们的*,摧毁我们的信念,让我们乖乖的被淘汰。

想到这里,杨光有点报复心理,朝他勾了勾手指。

朗睿靠近她,在她说了原因后,皱起眉。

我的信念就是靳成锐,因为我喜欢他。

杨光说完拍拍屁股走了,让下一个士兵进去。

自和杨光谈话后,朗睿很为难,不时瞅着靳成锐想这个谈话结果要怎么写。

她看起来明显是有防备的,所以她说的可能是忽悠他的,但那话又不像,那么平静甚至带着丝无奈的语气,听着不像是哐人的话。

那他应该怎么跟靳成锐汇报?这最后攻克心理防线的事,是否应该由他亲自实行?

杨光却很轻松,因为终于有个人跟她一起愁了,反正那话说出来也没几个人信。

只是杨光也没轻松多久,因为下一轮训练又开始了。

这一次的训练是技术活,射击、格斗、刺杀和爆破,还要学会窃听、通信伪装等技能,另外还有野生动植物识别,外国语言等等,当然后面这些会有专门的地方及老师进行培训,现在他们还要接受靳成锐温柔的残酷训练。

**

夜色里,戴着夜视镜的杨光看着一只只蚂蚁从面前爬过去,又抬头看被树叶遮蔽的天空。

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分,她在这里已经趴了两个小时零三分54秒,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看到战友及敌人。

这次的内容是渗透训练,他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救出人质,途中还有可能会遭受敌人的袭击,但他们所有人不仅被分开,还没有地图。意思就是他们不仅要想办法与战友汇合,还要找到人质,不然全白搭。

杨光想了想,拿出指北针,再次报告自己的位置,看有没有战友离自己最近。

无线电里沙沙的响了下,厉剑让她在原地等着,哪都别去。

听到厉剑的话,杨光把脑袋上的草帽又戴严实一点,披着树叶安静的趴着,直到厉剑带着刘猛虎把她挖出来。

三人背靠背前进,一边注意四周一边呼叫徐骅他们。

无线电里没有人回应,不知是信号不好,还是不方便说话。

刘猛虎在走了一阵后,忍不住问:“这里除了炊事班的两个战友,就只剩下长官和朗睿指导员,我们还怕什么?”

“别管这么多,小心行事。”厉剑高度警惕,密切注意四周。

杨光也这么想过,但想到上次长官调动六连七班的人,还有那架虎式武直,觉得对长官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发现不远处有动静的厉剑,立即握拳让他们停止前进,并进行隐蔽。

三人躲在大树后面,不时探头看树叶颤动的地方。

杨光和厉剑啪的卧姿据枪,瞄准动静的方向,刘猛虎蹲姿据枪紧盯目标。

对方似乎发现了他们,也静下动作。

一时间两方都按兵不动,有点高手决斗的感觉。

杨光想了想,把手举到头顶,掌心护住天灵盖,要厉剑掩护自己。

厉剑打了个OK的手势。

杨光缓慢收起枪,抽身往另一边跑,打算把敌人给包了。

由于想快速反包,杨光绕的距离不是很大,所以她必须非常小心不弄出声响。

在她快要到达目标时,眼前唰的一黑,接着她听到厉剑大喊不许动,以及韩冬的自报姓名。

妈的!都是自己人,那绑自己的是谁?

杨光很快冷静下来,被扛起来时趴他身上闻。“指导员,你终于亲自出手了啊。”

“太聪明的小孩通常都不可爱。”

“滚你大爷的可爱!你绑我什么!”杨光剧烈挣扎起来。

朗睿让她骂,让她挣扎,不在意讲:“想知道为什么,等下你自己去问靳成锐。”

长官?杨光皱眉。难道又什么计划?

杨光一路都在琢磨这个,怕战友又上他的当。

不知道被扛了多久,杨光在朗睿把自己放下后,感觉肚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成锐,人给你带回来了。”朗睿摘下杨光的头套,也不绑她,径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杨光看他盯着电脑,磕着瓜子,很想打他。既然不怕自己跑,干嘛又是头套又是扛的?

靳成锐坐在朗睿对面,被电脑挡着脸。他嗯了声,便没了下文。

被他们两凉在一边的杨光很无语。“长官,你叫人把我绑来,就是来了解你们的临时营地有多简陋吗?”

确实非常简陋。军绿色标配的帐蓬,一张长桌和两把椅子,还有两台笔记本电脑。

“当好你的俘虏。”靳成锐还是没看她,似乎在忙什么,朗睿也紧盯着电脑。

杨光瞅瞅四周,想要不然她遛走算了。

这个想法她只想了想。想在长官手里逃走的人,至今还没有。而且朗睿能抓自己一次,就能抓她两次,她还是不要浪费力气了。

但她瞎站着也无聊,便走到朗睿身边,看他们在忙什么,连她这个俘虏都不管了。

看到电脑上的九宫格视频,杨光瞪大了眼。“指导员,这山里都装了摄像头吗?”他们训练的范围可是有几十公里,摄像头怎么可能分布的这么细致?

“如果立用空间原理是可以装摄像头的,但是那个费时间,现在都是无人机在跟着他们。”

“无人机?”

朗睿点到一个窗口,放大看那个士兵在打什么手语,才不紧不慢的讲:“美方最先进口的,可隐形无人机,我们给它取的代号是——寻踪。”

尼玛?无人机都搞隐形了,美方这是要飞天了么?不对,人家已经飞天了。

杨光大骇之后趴朗睿身边,看战友他们汇合后,想尽一切办法找线索,便也拿起瓜子吃起来。

有吃有“电影”看,她这个俘虏待遇很不错啊!

在杨光吃了大堆瓜子后,靳成锐似乎才忙完,他看到对面的杨光,微微皱了下眉。“14号,你现在是俘虏。”

杨光唰站起来,脸上露出讨好的笑。“长官,我知道我是俘虏,所以我没有到处走,也没有说话。”

“过来这边。”

呃?过去做什么?杨光心里打鼓,磨磨蹭蹭的过去。

靳成锐拿起桌上的资料起身。“坐这里。”说完看向朗睿。“盯着,我去解决他们。”

“没问题。”朗睿头也没抬,仿佛这一切都很正常。

杨光坐到椅子上,感觉屁股下的温度,想俘虏的待遇也太好了吧?

看长官拿着把狙出去,杨光立马忐忑起来,小心翼翼的问朗睿。“指导员,长官去做什么?”

“你没听到?”

“我想应该是我听错了。”

朗睿偏头看她,又收回脑袋继续看着电脑。“你没听错,成锐就是去干掉他们的。”

“但他不是人质……”杨光突然恍惚大悟。

她们一直以为人质是长官或是朗睿,结果没想到人质是自己,而长官让朗睿把自己带来这里,目的是要把他们引过来,从而一网打净。这招太损了!

“想看么?打开播放器就可以看了。”朗睿似乎很兴奋,声音止不住的上扬。

杨光摸了着鼠标,想这是长官用过的,这又是长官的电脑……

长官的电脑啊?不知道他里面会有什么东西。想到这里,杨光偷偷摸摸瞧了瞧朗睿,见他看得入神,便点开电脑,心惊胆战的偷看里面的文件。

D盘是许多军事文件及报告,杨光没兴趣窥视机密,便转向E盘。

E盘里有三个文件夹,一个是影视,一个是音乐,一个是照片。

杨光排除音乐和影视,最先点开照片的文件夹。

文件夹里很多照片,但主角都不是长官本人,看穿着大多是他同期的同学。在一张毕业照里,杨光终于找到比现在更加年青的靳成锐,还有那个叫华盛顿·乔的男人。

杨光放大照片,看着穿着美军制服,规规矩矩望着镜头的靳成锐,忍不住咧嘴无声笑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心里满满的,还有是想自己要是能够更早点认识他,像和赵传奇那样的青梅竹马该有多好。

“小阳光,你有在看吗?是不是被你长官的身手给吓到了啊?”朗睿见她许久没说话了,偏头看她。

杨光匆忙关掉照片打开翻放器,没有看到最底下那张旧照片。

捂着碰碰跳的小心脏,杨光看到潜近徐骅的长官,又紧张的提起心,在长官迅速狙掉徐骅转移位置后,又不淡定了。

长官,你用得着这么狠吗?

厉剑和韩冬他们汇合,把杨光给丢了。他们一起顺着痕迹找到帐营位置。

确定位置后,他们联系所有人,把坐标发给他们,在他们都来了后,实施营救行动。

可他们刚分开没多久,厉剑向徐骅他们确认是否准备好时,怎么也不见对方回应,便想肯定出事了。

“刘猛虎,你和张晏呆在这里,注意隐藏。”

“是。”“班长,你要去哪?”刘猛虎是第二次进行野战,还是有点害怕的。

张晏拍着他肩膀,让他趴好。“班长当然是去寻找最佳狙击点。”

没等张晏说完,他脑袋就中枪了。

刘猛虎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办。

张晏用眼神示意他别动,敌人幸许没有看到他。

看着瞄准镜里不断向刘猛虎使眼色的张晏,靳成锐移动枪口寻找厉剑。“朗睿,告诉我厉剑的位置。”

“你六点钟方向……”

“砰——!”一声枪响打断朗睿的话。

靳成锐躲进树后,听到子弹穿过树皮带起的木香味。“位置。”

“他向你的方向前进了,移到了七点钟的位置。”

靳成锐转身趴到另边,瞄准想遛的刘猛虎。

再次瞄准靳成锐的厉剑听到刘猛虎“牺牲”的消息顿了下,等再次看时目标已经消失了。

厉剑迅速在那范围搜找,在没找到后迅速往山上跑。

他跑得非常快,弄得树叶哗啦啦作响。与此同时,离他的不远也有道树叶在响。

两人经过不长的追逐奔跑,最后厉剑率先跑到山顶,但他架枪准备射击时,先那么一秒被人干掉了。

用手臂架着枪的靳成锐,瞧了眼丧气的厉剑,转身往韩冬的位置走去。

“成锐的枪法还是一点没退步。”朗睿称赞的讲:“小阳光,有没有被惊艳到?”

杨光还摸着胸口,被刚才那幕紧张的忘记放下来。她再次摸了摸心脏,深吐了口气。“不止是惊艳,还惊吓到了。”

“那是M08Z1狙,中方唯一一个能驾驭它的人,不过厉剑能朝他开枪,也很不错。”

“长官不适合沉默,会有人接替他手里那把枪的。”

“是在说你吗?”

杨光扬唇。“有何不可?”

这次的渗透训练,小鸟们全军覆没,被带回基地有点不服气。

“教官亲自动手,我们哪还有胜算啊。”张国紧皱着眉。

韩冬挺沉默的讲:“他一个人对我们所有人。”

厉剑笔直的站着,内敛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

杨光暗想他不会受到打击了吧?便小声的问:“厉剑,你还好吧?”

现在长官还没来,说说话还是可以的。

厉剑瞧她,见她一脸儿的担忧,连忙摇头。“我没事。”

“真的?”

“真的!”

厉剑是个老兵,不会撒谎,不像杨光她到处忽悠人。所以她信了,忍不住问他有什么感想。

厉剑认真的回想,肯定的讲:“比上次进步了。”

“嗯,争取下次超过他。”

“我努力。”厉剑很有信心的望着指挥室,等着教官下来布置新任务。

这次的训练虽然不轻松,但比起体能周时要好很多了,现在士兵都在等着靳成锐,好开始下个课目训练,可他们左等右等,等来了朗睿。

朗睿拿着名单站在他们面前,脸上窥视不出一点喜怒哀乐。

“现在,被念到名字的站出来。”

众人疑虑重重,还是听从安排。

“杨光、张晏、徐骅、厉剑、张国、韩冬……出列!”朗睿看着出列的几人。“回去收拾东西,半个小时后操场集合。”

“是!”

“刘猛虎、陈航……”

杨光也搞不懂长官是想做什么,闷头回到宿舍收拾东西问厉剑。“班长,你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厉剑摇头。

徐骅讲:“去了就知道。”

杨光想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是做什么,他们更不可能知道。

半个小时后,操场上停了辆军车,刘猛虎和陈航他们十几人最先走。

杨光见刘猛虎和陈航那眼神,想着长官总不会把你们买了,他花这么多时间,才终于把人练得有模有样,就算是将军要人他都不会给。

送走军车,朗睿对他们十几个喊:“向右转!目标机场!”

杨光等人背着背囊往机场跑,看到那驾停在坪里的虎式武直,个个眼冒绿光,恨不得冲上去亲它口。

张晏兴奋的是真要去亲它,但在看到里面坐着的人后,立即规矩下来。

其它几人也是一震,想着这长官和他们一起去的地方,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上机后按顺序坐好。”朗睿提醒他们一句,就绕到前头,坐到主驾驶位。“小鸟们,这次指导员就带你们装逼带你们飞一次。”

战战兢兢坐着的几人,生硬的调侃。“指导员,你有驾驶证么?”

杨光瞧着端坐的长官,心里总有股不好的危机感,让她很烦躁。

这种危机感在下机后,看到来接她们的女人时,实现了。

------题外话------

留言少了许多,不开森>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