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七章 我更倾向如何操练你们

在经过三天的训练后,小鸟们晚上吃了顿像样的饭,睡觉的时候都诚惶诚恐了,生怕教官又给他们来个突袭,然后这晚上就不用睡了。

“唉……唉——!”张晏躺在床上无病呻吟,那张闲不住的嘴一有时间就像机关枪一样停不下来。“班长,我说今天咋这么安静呢?”

厉剑闭着眼睛躺在床,跟躺尸差不多。“都趴下了,当然安静。”

杨光坐在陈航床边,给他清伤被石子刮破的伤口,有气无力的搭理两句。“张宴,你喝个歌就不安静了。”

“不唱不唱,老子累死了。”张晏睡三号床的上铺,现他呈大字躺着,眼睛呆滞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嘴巴大张跟青蛙似的。

“累就睡觉,别吵着其他人。”杨光把陈航的伤处理好,爬到他上铺,让刘猛虎把衣服脱了。

其他人也睡不着,现在才八点,平时这个时候还在接受教官的折磨,今天突然可以上床休息了?这让他们怎么睡得着嘛!再着,他们现在是身体疲惫,精神却易常的好。

徐骅睡三号铺的下边,望着忙活的杨光,想她体力也太好了。

刚去维和小组时,说真的,他以为她只是名技术人员,后来在知道她爸爸是732719部队的最高指挥官,惊讶之余又想,原来是名大小姐,现在他明白了,这是名战友,一个不输任何人的女孩。

不等徐骅说话,张晏静不了,问给刘猛虎擦药的女孩。“杨军医,你还有精力管这些芝麻大的伤,给我们喝首歌呗?”

听到张晏的话,徐骅、陈航、厉剑三人都望向杨光。

让张晏喝歌没听头,如果是个妹子唱的话,还能抚慰抚慰他们疲惫的心灵。

杨光也累得不行啊,凭什么让她唱歌?她很坚决的摇头。“除非你自己先唱。”

“张晏,来,唱首小老虎。”陈航起哄。

厉剑和徐骅也跟着参合。

张晏想着吧,即然有收获,他怎么也得付出点,反正不要求好听,唱两句准个数,就点头答应了。

本来几人对他是不报希望的,想他们天天听他唠叨都烦了,这歌肯定是越听越难听,没想到这小子唱歌还不赖,一首幸福的家勾起几人的思乡之情。

“爸妈生我还把我养大,只想我一辈子平安也听话,现在你们老了还是那样牵挂,爸妈为我从黑发忙到白发……”

杨光想到母亲和父亲,给刘猛虎上药的手停了下。

厉剑和陈航、徐骅几人也是个个沉默。

这首歌很好,可是在这里唱显得不怎么映景。

杨光把棉花棒咂张晏脸上。

张晏跳起来。“小阳光,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刚才拿它擦过猛虎的脚!”

“信不信我等下给你擦红药水?”

红药水是一种消毒、杀菌、抑菌的药,但就是涂在身上是红色的,看着很碍眼。

张晕连连摇头老实下来,看她跨到自己铺上惊恐后退。“小阳光我错了,我不该凶你,你大人大量放过我吧!”

杨光乐了,冲他勾勾手指。

“你勾引我也没用,不过去不过去!”

杨光扑过去把他按身上,扒他衣服。“快点把衣服撩起来,没时间跟你玩。”

张晏委委屈屈的把衣服撩起来,不时的抬头看她。“小阳光,别给我涂红药水啊,那玩意几天都洗不掉。”

“瞧你这出息,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拿红药水了?”

张晏像才明白过来,嘿嘿的傻乐。“小阳光,我都唱了,到你唱了。”

杨光这次没拒绝,跳下床就中气十足的吼: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

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

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

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

将士们听党指挥

能打胜仗作风优良

不惧强敌敢较量

为祖国决胜疆场!

这首强军战歌,很好的把他们刚才散的心拉回来,可以说是最恰当不过了。

想到俄方,想到科技先进的美方,这些训练与磨难,这些分离与想念,都是可以被抵消的,他们应该像歌里所唱的那样,国要强,就要有担当!

杨光把自个宿舍的战友都处理好,就拿着药去其他人的宿舍。这里只有她一个军医,她不去看,谁看?

瞧着跑去一班宿舍的女孩,朗睿双腿搭在桌子上,靠着椅子摇得舒坦。“成锐,这女孩真不简单,你听到她刚才的歌声了吗?”说着坐正,像大师那样的比划着手。“那声音宏亮的,那中气十足的,再练个三天都没问题。”

“我又没聋。”靳成锐斜了他眼。“场地找好了?”

“好了,还在里面洗了个澡,保证没问题。”

一班走了两个人,杨光表明来意后,其中三个战友很热情,殷切的又是给她搬凳子,又是倒水的。

“杨军医,你给张奇看看,他老说手臂痛。”张国揪住一个高高瘦瘦的兵,让他老实的坐床上。

杨光摸了摸他手臂,没有发现异常。“没事,可能是练得太狠的原因,注意休息就行了。”

给他们三个看过后,杨光望向坐床上不理采自己的俊美上尉,腆着脸凑过去,友好的问:“韩冬上尉,你有哪里受伤吗?小伤口也要好好爱护的哦。”

韩冬瞧了她眼,坐着没动。“我没有受伤,谢谢。”

“那么你手臂上的伤,也是没有的了?”杨光有点摸不准他这个年纪的脾气,所以有些儿讨好的成份。这个人是所有战友中最难搞定的,因为他性格比长官还别扭,却和长官一样,是个非常强悍的人,因为……他以后是队长啊!她得趁机早点抱大腿,跟他搞好关系。

“我说没有就没有!”

可惜,她好像抱错地方了。

被吼的杨光一脸儿的委屈,想了想放弃的离开。啊,对这种别扭的人,真是很难搞定呢。

杨光看完剩下三十几个战友的伤,回到宿舍时差不多十点了。她一分钟不浪费,抓紧时间睡觉,想明天肯定是个大科目,不然长官不会这么好心,让他们休息这么长时间。

然而事情果然如杨光所想,却出乎她的意料。

凌晨四点被叫醒的小鸟们,全副武装,再加三十五公斤负重,跟着车屁股后面跑,等他们从天黑跑到天亮,看着太阳挣脱云层照射出来,想今天是个多么美好的日子啊,他们却在这里苦逼的训练!没完没了的训练!

等车子停下后,杨光看到前面奔腾的河水,心里一凉。这是从陆地训练,转移到水里作战了。

“今天的科目,武装泅渡!”靳成锐站在队伍的前面,讲着他制定的游戏规则。“不管你们是用蛙泳还是侧泳,我只要你们到达上游的红旗,限时一个小时!坚持不了的,只要举手就可以洗个澡上岸,明白了没有!”

“明白!”

武装泅渡是门技术活,他们有负重,而且又是上游,更让人抓狂的是,长官又没有说距离,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目标是多远。

杨光看到一班的人,一个个扑通扑通跳下水,担心的瞧刘猛虎和陈航。

轮到他们这排的时候,刘猛虎和陈航连犹豫都没带,跟着走到河边准备跳。

杨光拉住他们,跟他们讲解要领,别一个两个跳下水就沉下去了。

刘猛虎活动手臂,轻松的讲:“阳光你放心吧,以前我常在河里洗澡。”那次介绍后,他终于知道她不叫阳光,可这叫习惯了改不过来。正是因为他,本来随着傅程鹏他们的离开而渐渐遗忘的外号,又风生水起了。

陈航也信心满满。“我家发大水的时候,我还在河里捉过鱼。”

杨光听他们这么说也放心了,想着毕竟是两个农村的孩子,哪能不会水?

可他们跟着厉剑、徐骅跳下去,真的没再起来了?

杨光大惊,叫厉剑他们去捞人就一头扎进水里。

这水本来很清澈,但被前面那些战友搅混了。

杨光扎进水里,拽着陈航摆动双腿浮上水面,便用手托住他下巴到处找厉剑他们。

刘猛虎因为承重原因,下沉的比较快,厉剑和徐骅、张晏好一会儿才把他捞上来,幸好的是他们三个都是老兵,借着水的力道减轻了他身体的重力。

“怎么样陈航?自己能行不?”看到刘猛虎被救了上来,杨光问划着水的陈航。

陈航踩水点头。“没问题。”

他们两个都会水,刚才就是太大意了,以为跟家里洗野水澡一样,现在他们有了一次体验,很快调整过来,稳稳的跟在几个老兵后面。

这河有十来米宽,河水很急,杨光怕他们游着游着就没影了,故意游得吃力,落到他们后方看着刘猛虎和陈航两人,想长官一个人也敢玩这么刺激的游戏,万一有人抽筋或沉底,他能发现的了?能即时救治?

杨光在河里瞎操心,河岸边的靳成锐对朗睿讲:“过来吧。”

“收到。”朗睿立即抱起电脑,走出指挥室,跑向机场。

杨光他们游得不是很快,有种稳中求胜的意味。

一开始还没什么,但游的时间一长,体力迅速消化后,还是看不到目标的士兵,在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时,有了想要放弃的念头。

张国一开始游得很猛,到后面精疲力竭,不管他如何想往前游,身体硬是不动,甚至还被河水往后冲。

韩冬抓住他手,拽住他往前划。“再坚持会,马上就到了。”

张国被灌了好几口水,在他看到是韩冬帮助他后,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上尉你别管我,我不行了,你别因为我拖慢了速度。”

韩冬不理会他的话,紧紧拽着他的手没松。

见他不听的张国,又挣脱不了他的手,刚要举手退出便被人握住了。

徐骅拉住他另只手和韩冬两人一起带他。

杨光不断重复像骗小孩的话:“张国,别放弃!我们就快到了!”

看到他们这么多人帮自己,又听杨光说目标快到了,张国顿时憋气踩着水往前游。

但他们游了许久许久,久到杨光和厉剑他们都要撑不下去了,还依然大喊:“你们别放弃啊,目标在前面,就在前面了!”

可前面还是一片波光粼粼,荡漾的水面被初升的太阳照得升起白雾,更加阻碍了他们的视线。

看不到目标,不知道目标还有多远,夏天的水似乎也变得冰冷,喝了一肚子水的士兵,四肢如灌铅般动弹不得。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士兵坚持不下去,他们不是不行,不是不可以坚持,而是在漫长的河流里失去了目标,无法找到坚持下去的信念。

杨光超过其他士兵,反头看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远,很想说你们快跟上啊,没目标就给自己设定目标。可她也已到了极限,连说话都困难,更没可能说服他们,让他们再继续坚持。

趁着还有力气上岸就快点上去吧。杨光想,他们应该也有考虑这层吧?如果是其他部队,或是以后的战狼,都有人员看着他们,现在这里就一个教官,他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顾及到所有人,要是真到力气用尽没有救缓,他们不是要淹死在这里了?

在杨光想这些不该她瞎操心的事时,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风从上往下将水吹开,掀起千层浪。

杨光他们顶着巨大压力往上看,竟是一架EC—665的虎式武直!

朗睿驾驶直升机贴着他们的头飞过,瞧着电脑里一张张错愕惊讶的脸有些担心。“成锐,这都一千五百米了,再玩下去他们都得废了。”

靳成锐看着实时影像,面无表情的讲:“调头。”

朗睿一个华丽的侧转,把虎式武直调了个头,对着一干停下来的小鸟。

现在武直离水面不过十米,靳成锐拉开舱门,把一枚红旗插在门缝上。

杨光他们:……

看到那面迎风飘扬的红旗,众人里操蛋的想大骂,想打人,可他们这群泡在水里的小鸟,能对天上的大鸟做什么?只能憋着这股怨气,在教官用扩音器喊训练结束时,相互搀扶着上岸,倒地躺尸。

张晏看着蓝蓝的天,和霸气逼人的虎式武直,有气进没气出的呻吟。“这是什么鸟训练啊,我靠,根本就是耍人嘛!”

杨光憋着气,想尽快把自己错乱的呼吸给调整好,在听到张晏喘气如雷还有力气抱怨时,忍不住笑叉了气,也不管什么呼吸,放松的躺着大口喘息。没想到长官说的话,这么快就实现了。

虎式武直,果然霸气!连出场都这么拉风!

“怎么?你们是打算都退出了吗?”

冷冷的声音从头上咂下来,杨光等人似受到惊吓般唰坐起来,跟炸尸差不多效果。

“立正!全体都有!目标训练场!”

“是!”

**

经过维期一周的体能训练,一百多位成员最终剩下34个,在这短短的七天里,他们平均每天的睡眠是两个小时,所吃的食物不超过五顿。

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非常坚韧的留了下来,但得到短暂的休息。

杨光和厉剑他们躺在床上,哪儿都没去,瞪着眼睛望天花板或床板,谁也没有说话,连话唠张晏都安静了。

终于,在清晨的阳光升至上空时,张晏憋不住了,开始有气无力的呻吟。

“班长,你说结束了吗?不会再这么玩了吧?再这么玩,我感觉快要去见俺亲娘了。”

厉剑枕着头,沉默了下摇头。“体能过关不代表就能成为特种兵。”

“啊……”

杨光躺在被子上面,听到张晏的惨叫乐了。“晏子,长官不会让你去见你亲娘的,因为他会慢慢折磨你,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经过几天惨无人道的训练,同志们之间都产生一种惺惺惜惺惺的感情,同时也更加深化了战友两字。

之前他们都是从各个部队调来的,还有一些是被“拐骗”来的,经过共苦之后,他们很自然走到一起。尤其是刘猛虎和陈航,他们一个是对社会的不信任,一个是被人误解,在这里他们学到了很多,比如什么叫战友,什么叫团结,什么叫信念,以极没有什么是完成不了的任务。

能阻止他们的不是困难和教官,只有他们自己。

杨光虽然曾经和他们战友四年,可年青时的他们还是与以后有所差别,在经过这次的体能周后,她觉得和他们越走越近,便不再生疏的叫他们名字。

“我现在也很爷们啊,很爷们!”张晏翻起来秀二头肌。“你瞧,我还不够爷们么?”

杨光踢了踢对面的床。“猛虎,告诉他什么叫爷们。”

刘猛虎想了想,坐起身往下捞起张晏。“晏子,不想睡觉就去跑步!”

被他提起来的张晏大骇,怪叫。“刘猛虎你他妈的放老子下来!”

刘猛虎依言松开手,张晏后退扶着床大骂。“我操,你吃什么长大的!杨光,我听说长这么高的容易有病,你快给他瞧瞧。”

“不用瞧,他比你健康。”杨光侧过身瞧陈航,想寻问他身体状况,没想到他还在睡觉,被自己刚才踢都没踢醒。

张晏也发现了,围过去瞧睡得香甜的陈航。

陈航梦到了自己穿着特酷的陆战作战服,威风凛凛的回到家乡,那可真是扬眉吐气了。

他正接受村人的赞美呢,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转身看到军车上的靳成锐,唰的睁开眼睛吓醒了。

“你、你们干什么?”陈航一睁开眼睛,看到上方五个脑袋,吓得心脏又是剧烈一跳。

杨光笑得友好,诱惑的问。“航航,刚才做了什么梦?”

陈航抱紧被子,像被围观的黄花闺女。“没有梦到什么啊。”

“没梦到什么你笑得那么淫荡?”张晏坐他床上,勾住他脖子哥两好的讲:“航航,是不是梦到家里的小媳妇了?”

“没有!”

徐骅摸下巴一脸儿深沉。“看他最后惊恐的样,莫不是梦到长官了?”

厉剑挺认真的思考。“又梦到媳妇又梦到长官?这口味也太重了。”

“我真的、真的……”陈航被他们弄得快哭了。怎么什么都让他们猜中了啊?

在这里除了苦除了累,还有就是很闷。大家好不容易找到个乐子,都拿出小板凳排排坐。

“航航,跟我们说说呗?你梦到长官对你做什么了?”杨光问完后想: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色呢?

陈航看他们这架势想逃。

几人眼明手快的把他拽回来。

“航航,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快老实说。”张晏制住他,非常认真严肃。

陈航瞧瞧左右,见他们一个个睁着闪亮的眼睛瞅着他,气馁了。“我看到长官就醒了,什么也没做啊!”“你们快放开我,我要去厕所!”

几人调戏阵陈航,放他跑掉后又琢磨着接下来做什么。

张晏最闲不住,在训练期间,居然和其他士兵的关系搞得很好,他提议的讲:“不然我们去一班找张国他们玩吧,难得有天假,别浪费了。”

“对了,韩冬不是受伤了?等等,我拿点药。”杨光想起这事,从医药包里拿了伤药便和他们一起去一班。

一班的门房紧关,张晏趴门上从缝上往里看,没看到人疑惑起来。“没人?他们去哪里了?”

“没人?”徐骅拉开他,也趴着往里瞧。“确实没人。”

杨光皱眉。“冬子还带着伤呢,他能去哪里?”

这时从楼梯上来的张国,看到一群趴宿舍门上的战友,好奇的问:“你们在做什么?”

几人唰的站好,推了推杨光。

杨光自然是担任交际应酬之花,友善的笑着讲:“张国,韩冬上尉不在吗?我们来给他送点药。”

“他一直在宿舍啊。”张国放下装着作训服的脸盘,带他们进去。“韩冬上尉受了伤,我刚帮他去洗衣服了,现在可能在休息。”

杨光跟着他进去,发现宿舍的床铺都空着,只有三号上下床铺放着被褥。

“这是韩冬上尉的床,他还在睡觉,我叫他起来。”张国有点儿不好意思,跑去叫下铺拿被子闷住脑袋的韩冬。

韩冬被叫了几句也没动静,徐骅感觉不对劲,直接把被子掀了。

看到脸色通红的韩冬,杨光吓了跳。“张国,你怎么照顾你们长官的。”

张国也吓傻了,哆哆嗦嗦的讲:“他明明昨晚还好好的。”

“行了,你去打盆温水来,陈航,你回宿舍把我的医药包拿来。”韩冬烧得很严重,杨光一刻也不耽搁。

听到她的话,陈航和张国两人迅速跑了出去。

检查他手伤的杨光,瞧着他无一处好肉的手心,对厉剑讲:“班长,你去跟长官报告一下,韩冬这两天不能再参加训练了。”

“好……”

“不用了。”靳成锐和朗睿两人走进来,瞧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兵。“军医,他只能休息48小时,超过时间我们会把他转去军区医院。”

杨光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她非常清楚规则,所以她理解。

但有人不理解了。

“教官,08号是受伤不能训练,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让他退出!”

------题外话------

PS:长官军校实行的是非体罚式教育,所以答案是体罚式训练!

哈哈其实很简单,有木有啊

长官的军校是真实存在的,《西点军校》,感兴趣的妹子可以去看看资料。(就是前不久上将给学生发一美元做毕业礼物的军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