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五章 霸气出场及长官的计谋

杨光深刻明白这次前往新基地意味着什么,如果她通过考核可能会几年都回不了家,所以在临走前硬是用了回特权,跟朗睿说老爸叫她回去吃饭,便真的跟着杨将军回去了。

晚上杨光出奇的喜欢听母亲的唠叨,陪她聊到很晚才睡觉。

早上返回部队的杨光看了眼赵传奇的家,想她这次一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见面。也许等他们再见面时,他已经有自己的爱人了。

“爸爸,你能送我到维和小组的大门吗?”军车里,杨光抱住杨烈的手臂,脑袋歪在他肩膀。

杨烈对前的兵哥讲:“按小姐的话做。”

“是。”

于是,在维和小组几人大包小包准备走时,看到一辆霸气的吉普军车,披着早晨的阳光稳当开进基地。

刘猛虎、陈航两人手里的包掉地上,呆望着擦得一尘不染泛着反光的车停在眼前,然后穿着橄榄绿身高一米八的帅气兵哥下车开门。

出来的不是挺着将军肚的肥胖男人,也不是将军,而是一个戴着迷彩帽穿着训练服,肩上还是一拐的最低等士兵。

杨光的军靴踩在地上,仰头看被风吹得哗啦啦响的白杨树想: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嫁娶、搬家。

她似皎月白皙的脸庞沐浴在阳光下,漂亮的比阳光还耀眼。整齐的军服和紧勒的武装带,更衫得她腰肢纤细,英姿飒爽的全身充满正能量。

维和小组基地的人都望向她,就连来交接的女干事都看呆了。

本来徐骅是不屑一顾的,这场面他以前见的多了,而且哪次去学校不是这样万众瞩目的?只是在他看到紧接下车的杨烈后,手里的包“啪”的也掉地上。

看到杨烈,靳成锐和女干事一起走过去,向他敬礼。

杨烈回礼,放下手就讲:“别拘束,你们该干嘛还干嘛,我来送送女儿的。”

得,人家承认的大方,可见将军是有多宠爱他的女儿,不仅亲自来送,还大大方方的把她介绍给他们,摆明了你们以后要是想欺负她,先惦量惦量自己几斤几两。

“爸爸,你去忙吧,替我好好照顾好妈妈。”杨光踮起脚尖响亮的亲了下杨烈的脸,笑得无比明媚。

女儿除了十岁后就没再亲过他,这次杨烈突然收到这么大的礼,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笑容。“在部队要听长官的话,到了那里可不能再来找爸爸投诉了。”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杨光标准的敬礼,目送兵哥把车开出基地才放下手。

其实吧,她除了秀特权秀和睦,另一个是想震一震徐骅,让他明白部队是部队,即使有特权,也要老老实实当兵,这里还有人哄着他,到了战狼可不会有人哄他了。

徐骅这次是真的冲击不小,可他死要面子的没表露出来。

“靳中校,你在这里签字就可以了。”女干事摊开文件夹,把笔给他。

靳成校看了下文件内容,签了自己的名字。

女干事确认的看了下,向他敬礼。“靳中校,你们一路走好。”

“谢谢。”靳成锐回敬,对还没回过神的几个兵讲:“都愣着做什么?上车!”

这次要转移的兵有军医杨光,老兵厉剑、张晏、徐骅,新兵刘猛虎、陈航六人,上级干部有靳成锐及朗睿。由于人数原因,732719部队派了一名骨干老兵开车送他们。

一得到靳成锐命令的厉剑他们,迅速把行李扔上车,还有物资、医药等。

杨光到处找豆豆,眼见部队要走了,急得跳脚。“厉剑,你们看到豆豆没有?”

厉剑恍然,似乎才想起还有名战友没到。“没见着,昨晚上还看到它了。”看她着急的样,厉剑转身叫来刘猛虎和陈航。“你们两快陪杨军医去找豆豆。”

“是!”

三人迅速把不大的基地找了个遍,连器材室都没放过,但还是没有找到豆豆,而此时全军已经准备走了。

朗睿看到后边的几人还没上车,下车走向他们问是怎么回事。

厉剑如实报告。“朗指导员,豆豆不见了。”

“到时间我们该走了。”在这个时候,朗睿没有站在士兵角度,反而站在靳世锐那边。“耽误了时辰不好,那只犬别带了。”

“朗指导员!”杨光怒瞪他。“豆豆是我们的军犬!你要抛弃你的战友吗?!”

朗睿和熙的讲,并且挺有理由的。“杨军医,是它自动脱离的队伍,你要为了一个逃兵而耽误我们所有人的时间吗?”

“你太武断了指导员,在没有证据前,请你百分百信任你的兵!”杨光说完怒火中烧的往外冲。

刘猛虎看看她又看看指导员,犹豫一下追了上去。

“杨光,你要去哪里找?我们和你一起。”陈航来部队后开朗了很多,只有在接触电器和机械时会神精质,其余时候的勾通还是很顺利的。

“去三连,豆豆肯定是去看它妈妈了。”杨光也很慌,有点儿六神无主。如果豆豆不在三连,那它会去哪里?要是真找不到,像朗睿说的,不可能因为一只犬而耽误整个部队行程。

看她跑远的朗睿回到车上,有点儿不开心。“我被她训了,成锐,我居然被她训了!”

靳成锐连瞧都没瞧他,让李诚开车平静的讲:“我说过别拿她当新兵,可能她知道和在意的程度比你还要多。”想到比斯克那次的牢狱之灾,靳成锐想可能只有她这个俘虏,在敌人的军营里过的那么自在。

杨光焦急的跑到三连,远远看到三连长徐世至和一条犬站在大门口。

徐世至背手跨步而立,像颗强壮的大白扬树,无论怎样的风雨都不会将他刮倒。

他身边蹲着一只小黑背,那华丽的毛发在太阳下泛着亮光,竖起的两只大耳朵在看到杨光时微微动了动。

“三连长!”杨光一口气冲到徐世至面前,喘息的望着他身边的豆豆。

豆豆咽呜的往徐世至脚上靠,眼睛也不看杨光。

短短几个月,豆豆已经和成年军犬差不多,并且能很惊人的跑完所有课目,成为三连及732719部队第一只未满一岁便跑完全程的军犬。然而,它现在懂得多了,会自己做选择了。

杨光心慢慢沉下来。“三连长,豆豆是不是不愿意跟我走?”

“豆豆昨晚和它的母亲辛迪在一起。”徐世至看着她难掩失落的脸,沉慢的讲:“虽然它舍不得母亲,还是做出了选择。”

杨光屏息的看他,等他说出答案。

徐世至蹲下来摸了摸豆豆光滑的毛,拍了拍它的背。“去吧豆豆,有时间记得回来看看。”

豆豆往前跑出几步,反头看徐世至和他身后的营地,又转身望着期待的杨光,最后它轻轻迈开脚步朝她跑去。

杨光惊喜的抱住它,亲了它脑袋几口。“豆豆,你决定跟我走了是吗?豆豆,我以后会照顾和保护好你的。”

“汪汪。”豆豆用脑袋蹭了她会儿,看到停在路边的悍马充满警惕性的叫起来。

杨光扭头看到是长官他们,立即安抚的顺它毛。“豆豆,我保证不会让长官欺负你的。”

豆豆抬头用湿渌渌的眼睛看她,慢慢的停止犬吠。

“我们走吧豆豆。”杨光向徐世至敬礼。“谢谢你三连长。”

刘猛虎和陈航也跟着敬礼。

徐世至回礼,等他们都回到车上才放下手,看两辆车驰出视线才转向里边。“辛迪,你可以出来了。”

一只大黑背奔跑出来,望着尘土飞扬的路面汪汪叫。

“豆豆已经长大了,你也老了。”徐世至揉着它的头。“它会比你更英勇的活着,别难过辛迪。”

辛迪嗷咆的被他抱着,黑乌的眼睛却始终望着路的尽头。

“好了辛迪,已经看不到他们了,我们回去吧。”

车里的豆豆趴在玻璃上,盯着退倒的路,在看不见三连的营地时吠了两句,便调转头趴在杨光的腿上,湿润的鼻子不断呼哧呼哧的打着响鼻。

杨光摸着它背脊的毛,叹息的讲:“豆豆,我跟你是一样的心情,远离家乡,即使有过一次经验还是很难过。”

本来厉剑他们还没什么的,现在看他们两这样,也跟着思乡起来,车里一片沉寂。

张晏率先矜不住,瞧着车里的几人挺没底的。“朗指导员什么都不肯说,你们说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这里刘猛虎和陈航是崭新的新人,不知道怎么搭话。

厉剑也不清楚,沉默着。

徐骅则瞧着杨光和她腿上的豆豆。

所以没人答理他。

最后还是杨光透了半句。“一个你想不到的地方,你也什么不用想,只要记得绝不会轻松就行了。”

杨军医早上来了个那么拉风的开场,几人都知道她有关系,因此连徐骅都信了一半。

然后,果真让杨光寓言中了,他们被长官甩掉了。

现在他们距离新基地大约五公里左右,四周除了山还是山,只有一条刚刚好一车宽的崎岖山路。几人没有看到前面的车,连忙问开车的老兵。

“班长,我们长官呢?”张晏紧张的问,像被爸爸丢弃的小孩。

老兵淡定的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开得太快,可能在前面一个路口吧。”

张晏惊魂不定的坐回来,望着厉剑。

厉剑为了缓解他们的害怕,内敛的讲:“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比不说还糟糕!

在车子快要拐弯时,摸着豆豆的杨光看到它抬起头,望着车外倒退的风景动了动两只大耳朵。

杨光皱眉,暗叫不好。

不等她说出来,车子前头“轰”的炸开了花。

受到剧烈冲击的几人迅速抱头,厉剑大喊:“拿武器下车寻找掩体!”

在奇险的大弯前边,躲在路边树丛的士兵听到爆炸声后问一个上尉。“长官,我们要现在冲上去么?”

“不,再等等,等他们自动送上门来。”

“是。”

趴在路侧的杨光牵住要往前冲的豆豆,呵斥它坐下来。

豆豆弓着背紧盯前方,似只要一声令下它便会如脱弦之箭冲上去。

“班长,啥情况?”陈航什么不懂,以为真遇上恐怖分子了。

厉剑拆出弹夹,看到子弹头与平时的不一样,明白了过来。“这是空包弹,应该是真正的训练开始了。”

“那看来只有干掉他们了。”徐骅往坡上爬。

张晏拽住他。“你想去送死么?你瞧那路面。”张晏示意他们看车前的路。“路都被炸毁了,可见对方准备精良,我们只有六把枪加一条犬,还是谨慎点好。”

“现在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是什么情况,我们绕过去?”杨光看路边的山头,想着五公里他们走也能走到。“陈航,你觉得呢?”

这里离陈家村不是很远,他是这大山的孩子,懂得比他们多。

陈航望着严峻的山摇头。“这里的山很陡立,光攀爬都很危险,如果有人阻扰的话,恐怕会很困难。”

刘猛虎见他们一个个琢磨来琢磨去,干脆的讲:“班长,由我推着车前进,你们两边包抄好了。”

由一个人引开敌人火力,他们再攻其不备?这是个好主意。

厉剑打量四周环境,对陈航讲:“陈航,你从这棘林底下钻过去,绕到敌方脚下,张晏和徐骅跟着我与车同行,杨光你带着豆豆支援,等枪声一响再出来。”

“是!”

陈航擦下斜坡,灵活的在刺林丛里前行。

厉剑让张晏和徐骅帮忙把物资、医药搬下车,对事不关已的老兵讲:“同志,麻烦你看下物资。”

老兵坐在集装箱上,向他们摆了摆手。“祝好运。”

那边迟迟没动静,这边的士兵问一个有着双勾人桃花眼的上尉。“长官,要不然我出去探探路?”

俊美的上尉思考几秒,多叫了两个兵同他去。“你们小心点。”

“知道长官。”三个兵撑着路面上去,站姿据枪前进。

弯道的这边,杨光在刘猛虎推着军车前进时,解开了豆豆颈上的牵引带,顺着它脑袋上的毛。“豆豆,等下见着人你可不能咬,不过可以凶狠一点,吓唬吓唬他们。”想到上次被犬追的场景,杨光有种变态的快感。

军车是十二人座位的那种,对刘猛虎来说这并不算难以完成,更何况它还有四个轮呢。不过他走的不是很快,比正常走路的速度还要慢些,他在等着斜坡上的徐骅、张晏和厉剑就位。

厉剑擅长狙击,他跟着前进小段距离便停了下来,立好支架进行校准和隐藏,由徐骅跟进。

这边三个大兵在快走出弯道时相互看了眼,正当他们握紧手里的枪准备继续挺进,就看到缓缓出现视线的军车。

“打!”他们没看清是否有人,集中火力对着车射击。

挡风玻璃被打得飞起来。

徐骅、张晏两人精准三枪把他们全部干掉。

弯道这边的人见到战友“牺牲”,大吼着冲出去对车一通乱打,根本不听俊美上尉的命令。

不听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都是来自不同的连队,只有刚才“牺牲”的三个兵是他连队出来的。

他锤了下地,翻上斜坡冲到路对面,贴着山面前进,在看到一个士兵朝自己这边倒时,伸头瞧了眼持续前进的车。

被打得退回来的士兵惊惧低骂。“他娘的!车里根本没人!我们该不会碰到鬼了吧?!”

俊美上尉瞧了眼退回来的兵,问他们。“现在你们听不听我指挥?”

“听!上尉,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下折损了十来个人,他们连对方的人影都没见着,现在只要谁有办法灭了那些老鸟,听谁的都无所谓。

俊美上尉笑了下,在山面上抠出颗石头,画起作战图来。

“这个位置有个狙击手和掩护手,车子后面一定有人,你们四个两掩两攻,打完马上退。”

厉剑看到对方停止攻击,向徐骅打了个掩护的手势,便迅速前进转移位置。

徐骅刚打OK手势,看到一上一下连合朝他这边开枪的四个兵,直接卧倒往路边里滚。

这时刘猛虎一个用力,把车子推出去跑到掩体后边冲那四个兵开枪。

看到车后的人,不再惧怕的士兵哗的一下冲出来。

他们“嗖嗖”追着刘猛虎把地面打开花,火力比对方强了不知多少倍。

刘猛虎在徐骅和厉剑的掩护下,安全躲到另个障碍物后面。

但这个时候士兵都已经知道他们的位置,占着人多子弹多,把他们扫射得无回击余地。

陈航听到上面“突突”的枪声,扒开棘林往上看,看到他们堆放斜坡的集装箱。

绿色木制的集装箱旁边一个人没有,陈航把枪挂脖子上,抓着植被像蜘蛛侠一样往上爬。

上边,厉剑和徐骅呆的地方,草皮被子弹打得飞起来,一片尘土飞扬,再不撤就要“牺牲”在那儿了。

杨光知道他们的处境,可此时子弹跟雨点似的从头飞过,她连冒个头都做不到。闷头趴着想:刚才那些士兵突然改变策略,一定是背后有个人在出谋划策,她得把那个人找出来。

听到持续枪声的豆豆不安起来,喉咙里响起愤怒的咆哮。杨光回过神,牵牢它颈上的项圈,不让它冲上去。

战争很快进入白热化,在厉剑、刘猛虎、张晏、徐骅的躲避物快被打破时,敌方后营轰的一响,接着几个烟雾弹滚到士兵脚下。

杨光见陈航得手,拍了拍豆豆的背。“豆豆,上!”

没有束缚的豆豆,“倏”得冲了出去。

被身后的爆炸和烟雾弹搞得脚步大乱的士兵,看到一只突破浓烟朝他们凶猛扑过来的犬,吓得坐地上。

捂住口鼻的俊美上尉大喊:“不要慌!不要开枪!”

这浓烟是双面性的,他们看不到敌方,敌方也看不到他们,开枪会被那些老鸟听出位置。

但这些士兵哪听啊,想到前后方都有敌人,还有一只凶恶的犬,胡乱开枪想以此来保护自己。

然而事情果然如俊美上尉所预料的发生。

因那次训练而害杨光“牺牲”的厉剑,专对声音这方面下了功夫,现在他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精准听出声音的方位,从而进行清除。

俊美上尉听到对方的枪声与身边倒下的战友,大喊:“撤退!往树林里撤!”

“豆豆,抓住说话的那个!”杨光跑上前与徐骅他们汇合,听到对方指挥的声音立即要豆豆找准目标。

把一个士兵扑地上的豆豆听到杨光的话,反头寻找说话的人。

这时浓烟渐散,俊美上尉看到真朝自己来的犬,低咒这是什么妖磨部队,便带着人迅速撤退。

“汪汪!”找到目标的豆豆咆哮的冲向他。

士兵看到露出锋利獠牙的犬,惊骇的朝它开枪。

俊美上尉大叫让他们别开枪,可已经晚了。

这么近距离的空包弹也是有杀伤力的,何况这军犬没有穿作战服,这被打中还得了?

奔跑跳跃的豆豆,漂亮的毛发像水光波纹般涌动。它侧身避开急速的子弹,将刚才开枪的士兵狠狠扑倒。

士兵吓得动弹不得,差点尿了裤子。

俊美上尉不可思议的看着豆豆,被撤退的战友拉走还紧紧盯着它。

豆豆按着士兵,朝他露出獠牙,仿佛在说我记住你了。

等烟雾散去,厉剑他们满身草屑的爬起来,走向被他们干掉的人。

杨光走到豆豆身边,看到吓得目光涣散的士兵,拍了拍他的脸。“嗨同志醒醒,要睡回去睡。”

那同志摇摇头坐起来,看到她和她身边老实坐着的犬,突然哭起来。

杨光安慰他。“豆豆是功勋犬的后代,被它干掉没什么丢脸的。”

听到她的话士兵突然不哭了,手悄悄摸向大腿上的手枪。他还没“牺牲!”

“砰”一声,杨光开枪不带眨眼的。“小样的,留着你是想问话,不过也没这必要了。”

留下目瞪口呆的士兵,杨光带着豆豆走向厉剑他们。“班长,不用看了,他们也是来接受训练的同志,可惜还没进门就被我们干掉这么多。”

三十几位同志:……

听到这话,厉剑对一个少尉同志讲:“对不住了,我们不知道你们是袍泽(袍泽是指军中的同事)。”

那少尉咬牙切齿的回敬。“没关系,同志,你们一路顺风。”

杨光他们:……

他们本该是战友啊,长官,你够狠!

等陈航归队,厉剑搜刮了他们的子弹,对开车的老兵讲:“同志,你得打电话重新叫辆车来,还有这军资和药品麻烦你把它们送到基地。”

“这是我的任务,你们放心去吧。”老兵在这一战后,似乎客气了许多,想是刚才精彩的战役让他觉得很不错。

厉剑一行人重新上路,没有走马路,一个是怕被长官埋伏,一个是怕被袍泽攻击,真是腹背受敌啊!

为了安全起见,杨光带着豆豆走在队伍前面,厉剑断后,徐骅和刘猛虎、张晏三人警惕四周,直到他们进了密集的树林才稍稍放下警备。

杨光想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基地,这样他们与袍泽之间的误会才能解除。可惜天不如人愿,他们进入树林没多久,便遇上了他们。

豆豆朝着一个方向咆哮,被杨光拉着才没冲出去。

几人相互看了眼,悄悄寻找掩体。

厉剑向陈航和张晏两人做了个挖眼手势,又让徐骅和刘猛虎两人掩护。

匍匐前进的陈航、张晏两人爬上一个山坡,趴在地面上看到不远处掩藏的几十号人。

一个上尉正在跟士兵们讲什么,在地上写写画画的。

回来的张晏比手划脚,老半天才讲明白。“他们在那边,肯定在酝酿什么计谋!”

杨光愁起眉来。“我们得跟他们解释清楚,不能让长官得逞。”

“怎么解释?跟他们说:嗨,刚才只是误会吗?”张晏不赞同。“他们肯定会一枪嘣了我们。”

厉剑看向徐骅。“你有什么想法?”

徐骅见他们几个都望着自己有些意外,有种被需要的存在感,他放下高傲运用自己的军事天赋,把当下局势分析了一遍,并做出应战方案。

“长官想坐山观虎斗,我们就如他意,然后以最小的伤亡到达基地。”徐骅指着他们的所在位置。“现在袍泽们是在这个位置,我们等天黑视力受阻时进行攻击,兵分两路将他们冲散,这么做的同时,我们最主要的是让那个上尉落单,有他在,那些五湖四海的兵才会凝聚,没有他,他们就是一盘散沙。”

“如何让他落单?我们的火力持续不了多久。”厉剑分析要害。“离别前的电话,封闭式的训练,我想你们都大概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万一‘牺牲’,没有第二次机会,同样的,他们也是一样。”

杨光近乎冷漠的讲:“你们既然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就知道这只是个开始,这里的每一刻都是在战斗,如果在战场上‘牺牲’,只能证明能力欠缺。我们应该按照长官的意思来,胜的留下,输的离开。”

“杨光,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要我们死在自己人手里?”张晏皱起眉,意外她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徐骅没有说话。

陈航傻愣的问:“我们不是一个集体吗?”他才刚来部队没多久,还不知道这里的游戏规则。

现在没人为他解释,便没回答他的话。

刘猛虎也不赞同。“阳光,我们都是来参加训练的,如果是优胜劣汰,也应该是长官来进行任务及训练,而不是我们相互残杀。”

杨光冷笑一声。“厉剑,我想你最清楚什么叫真正的战场,如果不能做到最好,去了也只是送死罢了。”

厉剑沉着眉,似乎有些看不懂她。

杨光不等他们回答,带着豆豆上山。“既然我们不能成来战友,那就当敌人吧。”

“阳光!”刘猛虎追上去拉她。“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杨光推他,居然站在上坡都没推动下方的他。这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

“你这么做本来是不对的,你还有理了,快跟我回去。”

“你松开,信不信我揍你!”

看到他们吵起来的士兵,偷偷遛回去向长官报告。

俊美的上尉听到是个女的,立即追问:“她是不是还带着一条犬?”

“对!就是她!”

“去,找几个人把他们劫过来,动人别动犬。”

“是!”

厉剑见他们两人快要暴露了,和徐骅冲上去拉人,还没走到坡下看到豆豆吠叫起来。

杨光和刘猛虎争执的厉害,豆豆围着杨光转,不知道是冲刘猛虎叫的,还是有危险靠近。

“不许动!”两个头戴草环的士兵用枪对着他们的脑袋。“不想死的双手抱头上,慢慢往前走。”

杨光和刘猛虎两人举起双手,缓慢按照他们说的来做。

两个士兵在他们走过来后,其中一个夺过杨光手里的牵引绳。

本来就急躁的豆豆见换了个人,立即呲牙狂吠,拼命想挣脱牵引绳。

那个士兵一直往后退,怕它扑上来咬。

他所有注意力都在豆豆身上,枪口晃动的移到天上去了。

杨光瞧着较劲的一人一犬,颇为无奈,往后看了眼厉剑隐藏的位置。

“兵哥,把豆豆给我吧,它是男孩,喜欢女生一点。”杨光微笑友好的讲:“你带着我们,我带着犬,不是一样吗?”

士兵看犬巨不配合,无奈的把犬还给她。“老实点。”

杨光接回豆豆,顺了顺它的毛。

豆豆勉强接受,嗷呜的叫了两句总算安静下来。

“长官,你要的人带来了。”士兵把人押到俊美上尉面前。

蹲着的俊美上尉没起身,盯着豆豆看。“我要的是犬。”“小家伙,挺精神的啊。”

杨光看着低头的上尉,想冬子又变漂亮了。不对,是他年青的时候原来这么漂亮?!

韩冬似发现他们视线,唰抬头看向他们,站了起来。

他很高,比杨光高,比刘猛虎矮。

杨光微微仰头,瞧他小麦色的肌肤和那双迷倒万千少女的桃花眼,很想说:嗨,冬子,你年青的时候长得真让人犯罪。

“老鸟是吧?怎么看着挺小的?”韩冬眯起眼睛,突兀俯身瞧着杨光,薄厚适中的唇微微一扬。“小姑娘,好玩吗?”

“上尉同志,我是来投靠你的。”被怀疑的杨光一点不生气,她就是要靠这个年轻的皮囊来蒙骗群众的。

韩冬根本不信,直起腰看了看刘猛虎又瞧瞧她。“你们两个吗?”

刘猛虎握拳,正要动手被杨光挡住。

“对,就是我们两。上尉同志,刚才干掉你们那么多人,真不是我们本意,我本人是非常敬佩你的。”

“美女与野兽?我可不敢要。”韩冬挥手。“把犬留下,人处理掉。”

杨光看到拿起枪的士兵,拽紧了手里的牵引带。

刘猛虎肌肉鼓动,一动不动的望着韩冬。

士兵已经架好枪,移动枪口瞄准他们两。

就在他们开枪的前一刻,杨光大吼的往前冲:“带人跑!”

电光火石间,刘猛虎扛起韩冬和杨光狂奔,厉剑和徐骅分别带人从左右突袭,张晏和陈航两人负责前方,给“敌人”营造他们有很多人的错觉。

他们这种打法只是让韩冬那边的士兵措手不及,很快他们仗着人多,分别盯着他们三个方向扫射,“突突”的枪声打得几人没办法,只能毫不保留的反击。

看到一个个牺牲的士兵,厉剑在杨光他们安全跑掉后,下令撤退。

左右两边的厉剑和徐骅,向前方的张晏、陈航两人汇合。

前方不知是什么原由,被敌方死盯着打,一时不好撤。

厉剑和徐骅补上,看到陈航的打法明白了原因。

张晏在他们两个的帮助下,边打边退,终于成功摆脱敌人。他深吸了口气,乐呵的讲:“陈航,你枪法真精准!”

陈航压抑着兴奋小声的问。“真的吗?”

“对啊,那个士兵被你打了两个弹夹,居然还没死。”

陈航:……

厉剑解释的同时安慰陈航。“他是今年的新兵,摸枪次数不超五根手指头,凡事慢慢来。”

陈航很郁闷,他明明有按班长说的做,为什么就是打不中?

每个男孩对枪都有股莫名的骚动,想摸枪,想打枪,他也想,即使在村里被所有人不理解,与外界断了联系,但属于他的特质却没有因此而消去,他只是把它们都很好的收在自己的世界里。

现在他有机会去实现了,站在陌生连想都不敢想的人群里,他接受诸人审视与疑问,慢慢让自己走出来,来接受消化这些新事物,他努力想做好它们,可身体好像与大脑不配合,明明想的很好,做起来却处处不如人,不合格。

扛着韩冬的刘猛虎,不管背上的人做什么,他都不管不顾,跟着前面尽情奔跑的一人一犬,什么没想。

“你们搞什么鬼!要打就打!”韩冬被颠簸了一路,也揍了刘猛虎一路,可对方不痛不痒一点反应也没有,现在一等他们放下自己就火大的怒吼。

杨光咧嘴笑得阳光灿烂。“上尉同志,把你劫来就是想和你好好聊会儿天。”

“滚蛋,你以我那么好骗?”韩冬坐地上,一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的样。

杨光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爽,在刘猛虎皱起眉时,蹲他身边和气的讲:“上尉同志,我们是真有事要和你谈,刚才之举实属迫不得已。”韩冬的眼睛随他爸,脸随妈,在军营里总被开玩笑说他是女的,所以他最痛恨别人拿他当女人,刚才刘猛虎那样扛他,他没把军刀送给他已经算好事了。

“我们不是什么老鸟,和你们一样,是来参加选拔的。”杨光说得无比真诚严肃。“这是长官设的局,想让我们自相残杀,所以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对外。”她就算再喜欢靳成锐,也不会因此跟自己人打起来的。要淘汰他们,只能是长官和残酷的训练。

韩冬有瞬间的惊讶,但很快他便不屑一顾。“想玩策反?你们太看得起我了,他们都是来自各地的精英,我可命令不了他们。”

看他怎么说都不信,刘猛虎急了。“我说你这人咱这么多心眼呢?都说我们也是来参加训练的。”

“你们先‘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又劫持我,现在跟我说我们是一边的?我有病才信你们。”

“你爱信不信!”刘猛虎也不是那种会说话的人,他想自己百分百说了真话,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杨光揉了揉脑袋,想要怎么样才能证他们说的话,是真话呢?

正在这时厉剑他们跑来,看到韩冬愣了下。

韩冬也是。

杨光一看他们有戏,好奇的问厉剑。“班长,你们认识?”

厉剑挺不好意思的讲:“年度演习时见过一次。”

而韩冬则哼了声。

他们两都不愿说,杨光想现在时机不对,没有深挖。“上尉同志,既然你们都认识,那这下总该相信我们了吧?我们是真的来参加训练的,不是老鸟。”

“看来他们要合好了。”指挥室里,朗睿看着视频饶有兴趣的问:“接下来是什么?”

“等的也够久了,先让他们来报道。”靳成锐把“牺牲”掉的成员资料分开,完了后看向朗睿。“物资运来了没有?”

“来了,都在操场上堆着。”

“嗯。等他们回来,叫他们搬一下。”

朗睿侧过身看他。“成锐,你让他们回来,不会就是为这事吧?”

靳成锐用眼角看了他眼,整理分开的资料平静的问:“有什么不对吗?”

朗睿:……

终于合好的两方,在天色全黑下来后,围着火堆坐下来,尽管韩冬那边的士兵都很气愤,但当初确实是他们先动的手,想想这口气也只能咽了。

只是这士兵之间的矛盾解决了,她总感觉将之间还有点事没解决好。她在厉剑和韩冬两人之间来回看,想以前发生的点滴。

以前韩冬是队长,厉剑是厉剑,担任沉默的狙击手,两人关系和队里所有人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就在杨光想这些的时候,徐骅愁着眉讲:“我们现在怎么办?是连夜回基地,还是在这里呆一晚?”

“回基地,相信长官已经等我们好会儿了。”杨光用过来人的身份给他们开小路。“这只是初步的淘汰,接下来长官会亲自训练我们,毕竟他是想要兵,跟我们没仇。”

“你知道的真不少。”韩冬怀疑的看她。

张晏立即帮衬。“信她没错,她爸是将军。”

------题外话------

第六天,第六个问题:长官是不是很变态?

PS:接下几章都是基情满满的训练,不喜欢的可以跳过。但香瓜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继续看下去=33=

PS:香瓜发现有个妹子总是给香瓜评价票,这个月给四张了,一张要两块钱呀,香瓜只要免费的那张就好,要花钱的妹子们给香瓜折成钻石或花花吧,想想八块钱可以送八颗钻石,可以送40朵花(在这一刻香瓜不及格的数字变得非常好,有木有^~)还有月票什么的也给香瓜吧,香瓜不挑啥都要>_<

再PS:今天是全国高考日,祝初恋君妹子及广大考生们,顺顺利利的考个状元出来,进自己喜欢的大学。

再PS:推荐朋友涂斤斤的文《鬼眼阴阳师》

闯地府,斗百鬼,擒众妖。

这是一个女汉子和男色狼的故事!1V1,玄幻爽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