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章 两大妖孽之恶魔已伸出魔爪

“我不去!”陈航发狠的瞪了他们眼,大步往屋里走。

靳成锐无所谓的讲:“如果你只想呆在这个小笼子里,我不会强求。”

陈航一震,停住了脚步。

杨光看他犹豫了,连忙劝说诱导。“陈航,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你只有去到更大的地方,才会知道自己飞得多高,跃得多远,你在这里再怎么努力,都是在原地徘徊。”

“我不是个正常人,你们也依然要我吗?”陈航转身望着他们,握着工具包的手不安的收紧。

杨光露出了笑容。“你当然不是正常人,你是天才。”

李诚最近生意很好,但他很压抑,先是多了个杨小组,现在又多了个怪胎,还是个谁脸色都不看的主。不过好在首长很好,就是有点冷,不过听传言说他很厉害,所以冷点他能忍受,总体来讲,他对这次调任还是比较满意的。

回到帝都,靳成锐把杨光和陈航放下就走了。

想着长官接下来会很忙的杨光对陈航讲:“走吧,先带你去剪头发。”

陈航什么没带,就把他自己带上了,看起来像是被人拐来的,好在这里是部队,不像人口拐卖的交易所。

陈航去过最大的地方就是学校,现在看到一列列整齐走过的士兵,和一望无边的大操场,有点像刘姥姥进大院的感觉,看得目不转睛。

“这里很大。”这是陈航进入部队说的第一句话。

“那是当然,732719部队是中方最大的陆军军事基地,面积113000亩,你想走完至少得几天时间。”杨光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不时回头看他有没有跟上。“再等不久,你也会成为这里的一员。”

走到部队的后勤处,杨光跟那个兵打了声招呼。

后勤员看到陈航那头发,夸张的讲:“他这是从山里出来的原始人?”

别看陈航平时呆呆的不爱说话,这自尊心可不是一般的强。

杨光看他瞪起眼睛,忙打圆场。“这是行为艺术。兵哥,你给弄个平头。”

陈航对这里很陌生,再加上他很少与人接触,心里非常紧张。局促的坐镜子前,好奇的问她。“行为艺术是什么?”

兵哥开朗的解释。“就是一群想法非常大胆的人。来,把眼睛闭上。”

陈航听话的闭上眼睛,听剃刀的电动声在耳边“嗡嗡”的响。

站在后边等他的杨光,看他紧崩的背,想这是个好的开始。至少他愿意尝试,能克服恐惧,就看要怎么训练他了。

兵哥动作很迅速,没两分钟便弄完了,摸着他的寸板头发看镜子里眉宇宽阔的大男孩,赞美的讲:“剪了头发还挺人模狗样的,好了,起来吧。”

陈航听从的站起身,看向杨光不知还要做什么。

杨光有点意外,他现在的模样和以后真的差距很大。他现在皮肤白晳,双眼迷茫,像只被剃了毛的小狗,正忐忑毫无安全感的看着他认识的人。

“走吧,先给你安排一个床位。”杨光带他去维和小组,让他先在那里住着,等新兵开始入伍再让他去训练营。

这技术兵,还是要练底子的。

杨光刚走到大门口,豆豆就汪汪的跑了出来。

豆豆一出来,三个大兵也出来了。

“杨军医,你这几天去哪里啊?怎么找也找不着。”张晏满脸担心。

杨光任又长大一些的豆豆蹭自己腿,向他们道歉。“下次不会了。”

“嗯,没事就好。”“杨军医……”

杨光见他还要说话,立马把陈航给推出去。“这是未来的新兵同志,快欢迎。”

几人稀稀拉拉的鼓完掌,问杨光关于是维和小组的情况。

她是知道情况,可这调令一天没下来,他们就属于维和小组一天。杨光避重就轻的说了两句,要厉剑给陈航安排宿舍。

维和小组的房间多,床位也多。

陈航住下后没几天,732719部队就迎来一年一度的新兵入伍期。

当第一拨新兵进入新兵营的当天,陈航拿着杨光给的单子前去报道了。

杨光远远瞧着东倒西歪,坐的坐、躺的躺的新兵,想陈航在这拨人里合不合适。这第一拔人是帝都当地人,她怕他去会不习惯。

“他要是有能力,在哪里都一样。”

听到熟悉的声音,杨光反头看到靳成锐,有些意外。“他才刚接触社会,应该让他适应一段时间。”

“这里是军营,如果连这里都适应不了,他也只配腐烂在家里。”

长官,你好毒。

靳成锐扫了她眼,坐进旁边的车里。“杨光,你今天的训练完成了吗?”

“报告长官,已经完成了!”

“我没看到,重新来过。”靳成锐说完对李诚讲:“开车。”

杨光看到倏一下开出去的车,拔腿追上去,抄近路想在他之前回到维和小组的基地。

可惜,等她回到的时候,靳成锐已经在操场上审视其他三名成员了。

“报告!”

“入列。”

杨光没有挨训,迅速回到队伍,站回自己的位置。

现在整个维和小姐只有班长厉剑、杨光、徐骅、张晏,还有总指挥官靳成锐,吴昱达没在,看起来有点孤零零,冷冷清清的。

“是不是这些天没人管,连军姿都不记得怎么站了?”靳成锐把他们从头扫到尾,锐利的视线像刀子一样锋利。“既然不记得,那就站到记得为止。”

挺直站着的几人很无辜。他们明明站好了,长官这是鸡蛋里挑骨头。可人家是长官,他就算鸡蛋里挑石头都行。

四人顶着大夏天火辣辣的太阳一动不动站着,连汗进了眼睛都没擦一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杨光感到有人来基地了,听脚步声还是两个人。

拿着文件夹的女干事走到靳成锐面前,向他敬礼。

靳成锐平静的看着她,没有回礼和说话。

女干事有点尴尬,但很快恢复过来,对靳成锐介绍带来的人。“靳中校,这位是朗睿,是你们的新指导员。”

厉剑、张晏、徐骅听到这话,身子崩得更直了,眼睛死死盯着新来的少校,唯有杨光一脸儿的淡定。

朗睿比靳成锐大不了多少,二十七岁做到少校,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再加之有张犀颅玉颊相貌不凡的脸,比靳成锐也逊色不了多少。最让杨光印象深刻的是,这个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爽朗又睿智,是个非常好的指导员。只是她不知道他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进入战狼的。

空降兵?啧啧,想要服众,要段时间呐,瞧,现在不就是下马威?怪不得长官吹毛求疵的,原来是为了这一出。

“靳中校,你好。”朗睿露出毫无攻击力的爽朗笑脸,又是敬礼又是握手。

靳成锐随意回敬了下,客气的讲:“指导员,你来的真不巧,我们正在训练。”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回家休息个月,朋友都说我变胖了,正好,靳中校你也训训我,让我快点瘦回来。”朗睿说干就干,放下背囊站最边上。

他要站,靳成锐难道还不给?

所以说,人就要脸皮厚,才能结实的滚得更远。

女干事见他们虽然不怎么和谐友善,但她十分相信朗睿能很快跟这位听说很难搞的中校磨合好。她礼貌的告辞,临走还叮嘱他们两个要好好相处。

送走女干事,靳成锐对他们几个低声吼:“全体都有,目标训练场。”

“是!”

厉剑带头跑去训练场,靳成锐对最后的朗睿讲:“朗指导员,我们训练强度有点大,你要锻炼身体,可以去室内训练室,那里有多种适合你的器材。”

“靳中校,不用担心我,你只管按你的想法来,我要撑不住会自己停下来的。”朗睿说得很谦和,找不到一点可以挑剔的地方。

靳成锐没再说什么,背着双手走去野外训练场地。

杨光看到跟来的朗睿,低声讲:“有我们受的了。”

张晏哭丧着脸。“大人物之间的较量,受伤的总是我们这些炮灰。”

“放心,不会这么轻易让你炮灰的,至少要虐个百八十天。”

然而如她所言,接下就是天昏地暗的训练,让杨光意外的是,他们趴下了,人家指导员还没趴下。

杨光再次肯定:他是个人物!

在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中,某天,杨光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天刚结束训练,厉剑和徐骅、张晏都去休息了,杨光去找长官请假,不小心又听了墙角。

“成锐,你放弃美方的职务及晋升机会回国,就是为了这几个散兵?”朗睿儒雅醇厚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让人想揍他。

靳成锐不闲不淡的,没有为自己的兵说话的意思。“始终都是要回来的,早晚的事。”

“那也不能窝在这里呀,不是浪费光阴么。”说着暴躁起来。“还把我骗回来,说什么组团打天下,你的团呢?就那四个兵?”

“现在是新兵季,还怕没人?”

“哦上帝,你叫我回来,是来帮你助纣为虐的?”

“别说的那么难听。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兵,才最合心意。”

杨光莫名打了个颤抖,刚想遛就听到啪一声门被迅速打开。

朗睿看到她,露出和熙的笑,人畜无害的问:“你有事吗?杨军医?”

杨光慢慢往后退,连连摇头。“没有!我没事了!”说着拔腿要跑。

朗睿长臂一伸,把她拖进门里。

听到“碰”关上的门,杨光心里也跟着一跳。

“成锐,抓到只偷听的小老鼠。”朗睿靠在桌上抱手臂打量她。“怎么现在的军营还有小孩?”

朗睿身高一米八五,比靳成锐矮三公分,可比杨光高二十公分。

现在他充满审视意味的盯着杨光,杨光感觉压力山大,暗想当初看走眼了,怎么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靳成锐是坐着的,靠着椅背松散中又透着慑人气势。他看了眼朗睿提进来的人,不紧不慢的讲:“她是杨将军的女儿。”

朗睿张大嘴,往后弯腰构到桌后边的椅子。“原来是杨小组啊,快坐,刚才是我冒失了,没吓着你吧?”

你已经吓到我了。杨光坐下来镇定的摇头。“嗯,没有。”

“不愧是杨将军的女儿,果然好胆量。”

靳成锐斜了眼朗睿,在他闭嘴后问她。“有事?”

“现在没事了。”现在这两个大妖孽碰一起,她已经嗅到不好的气息了,哪还敢请假。

“有事就说。”

在他的再三次摧促下,杨光又想,真正的苦难还没开始,她还是趁着现在请一次假吧。

“报告长官,我想请一天假。”

“请假做什么?”靳成锐没有情绪变化,好像只要你说个理由,他就批。

杨光踌躇着,商量的讲:“明天是我发小生日,想请假去陪他。”

“赵传奇?”

“嗯!”

“不批。”

杨光:……

朗睿看她套拉着头出去,担心的问:“要不要提醒她一下?”他名义上是党指挥,可实际是把枪,来跟靳成锐同流合污的,要是被她说出去,就达不到他们想要的效果了。

靳成锐摇头,沉敛的看着电脑上的训练计划。“她很聪明。”

他说得很肯定,很自信。朗睿挑眉,笑得诡异。“成锐,那个赵传奇是什么人?我可听出来了,你本是打算放她的,为什么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改主意了?”

“你是指导员,你可以去问她。”

她刚才都被自己吓到了,能问出来才怪。

朗睿手碗一转,把椅子转个方与他背对背坐下,打开自己的电脑。“那些小鸟什么时候来?”

“还有十天。”

“第一天想怎么玩?”

“不让他们歇着。”

**

不能请假,杨光一大早就跑去给赵传奇打电话,以为他会劈头盖脸骂自己一顿,没想到他除了有点欣喜,并没什么太大反应。

“传奇,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杨光深深的皱起眉头。

电话那头的赵传奇听声音似乎很愉快,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光光,我没有生气啊,我知道你在部队辛苦,我不会怪你的。”

“可是……”他们每年生日都是一起过的,今年分开了,他一点也不在意?杨光郁闷了。

“我理解的光光,你好好训练,我这还有课呢,先去上课了。”

那边“吧嗒”一下挂了电话。

杨光错愕的看着电话,不敢置信。

难道是传奇有女朋友了?所以不要我这个发小了?

想到这里,杨光失落之余又隐约松了口气。失落不过是一起过了十几年生日的人突然不在意这事了,松口气是发小终于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可能她有点自恋,但是即使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她也不希望事情发生成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杨光惆怅的回基地,跑去训练场,跳上单杠做引体向上。

她脑袋里面什么没想,混沌的只有运动挥洒汗水,好让自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抛一边。

“光光,有人找。”张晏冲向训练场,远远的大喊,好像挺兴奋的。

杨光跳下单杠走向他。“谁找我?”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张晏笑得挺神秘的。

“现在嘴巴闭得这么紧了。”杨光啐了句,跑着出去。

大操场上,白杨树的叶子被风吹得哗哗响,冷清的操场上站了个人,抱着火红的花束和一个盒子,引起维和小组寥寥几个兵的注意,个个伸长脖子瞧那个人是谁。

杨光一眼看到拉风的赵传奇,惊喜之余又恼火了。

“传奇,你来做什么?”“还带花,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杨光拉着人就进屋。

赵传奇被她骂习惯了,没当回事。“以前生日都送花,这次怎么不能送了?”他就是故意来做给某人看的。

“那是一朵,你这是束,能一样吗?”

“这不是都长大了么,一朵花太寒酸了。”赵传奇被拉进屋里时冲那些偷看的兵哥大喊。“我买个大蛋糕,你们叫大家都来吃啊,今天你们军医生日!”

“还吃,都被你害死了。”杨光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反手一招擒拿手想压制他,谁想被他轻轻松松躲过了。

杨光挑了挑眉。他不是学战略战术的吗?什么时候身手也变得这么好了?

站离她远些的赵传奇,一手拿花一手提蛋糕急忙大喊。“光光,都来了,我们一起好好过个生日成吧。”

“是你的生日。”杨光掷重强调。“我的前两个月过了。”

“可是我们约好今天一起过生日的,所以就是今天。”赵传奇把花给她。“拿着,我来拆蛋糕。”

这么大的花抱手里得多引人注目?杨光想到他抱着这花穿越整个部队到她这里……噢,让她去死吧。

杨光气馁的把花放下。“我去叫他们。”

五楼阳台的靳成锐看到走出来的女孩,对身边的朗睿讲:“他就是赵传奇,如果指导员你有兴趣,现在可以去做调查了。”

“我听这话怎么有点牙酸啊?”

“我可以帮你证实一下。”靳成锐扬了扬拳头。

朗睿立即退开。“你要去吃蛋糕吗?今天好歹是大小姐的生日,去祝福一下吧。”

“替我祝他们白头到老。”

朗睿:……

自赵传奇高调的来一次部队后,杨光差不多成为732719部队的名人了,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别人的议论声,尤其是新兵营。

新来的兵,每天对着枯燥泛味又累又苦的训练,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八卦,那还不使了劲的扒?可以说是吃饭必备的下饭菜啊。

“你说上次那个抱着玫瑰花的男孩,是什么来路?”

“不知道,能够一路无阻止的进来,肯定背后有人。”

“听说他是朝三连去的?他去三连做什么?那里只有犬。”

“当然不是去三连,是三连后边那个新连队,里面有个女军医。”

“哦……原来如此。”

众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面上呵呵的坏笑起来。

“那个连队福利真好,居然还有女军医。”

这时一个兵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神秘兮兮的讲:“听说那个军医叫杨光,是杨将军的女儿,特权级人物,你们别瞎议论。”

那个兵这话一出,饭桌上顿时炸开了锅,连班长喊安静都没用。

“我要是有个这样的老爸就好了,这部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什么班长连长算个屁?”

“就是啊……”

新兵一连的食堂,在他们都在跟班长他们打探情况或议论时,只有两个人在老实吃饭,没有参与他们的八卦当中。

刘猛虎一口气吃完三碗大米饭,把盘子里的菜全部扫荡干净后,刚好听到他们说到那个阳光。

他觉得吧,那自称是阳光的女孩,看起来就像个天使,皮肤雪白雪白的,说话也好听,尤其是她帮助自己进来部队了,他对她是感激地。本想将这些无聊的八卦弊之于耳,可他们越说越难听,听得他十分恼火。

刘猛虎一拍桌子站起来,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怒视他们。“你们一个个闲得蛋疼,有本事你们去找个有权的爹啊!”

他力气非常大,大掌即使是随手拍下,都震得桌子上的碗跳起来,跟要和人干架似的。

和他同一桌的陈航,吃饭的手停了下,又继续吃自己的饭。

被他吼的都是城市兵,哪个不是被宠着长大的?平时个个心高气傲的他们,能忍受被一个乡巴佬吼?他们也纷纷拍桌子站起来,气势汹汹。“你想干架是不?想干架就来,你个土包子,看你爷爷今天不干死你!”

“吵什么吵,都给我坐下!”各自班长呵斥自己的兵。“吃饱没地发力是不?班长今晚给你们加餐!全体都有!……”

“咚。”碗摔地上的清脆声音。

碗是那种不绣钢的,摔不坏,它掉到地上滚了几个圈才停止。

可它是停止了,本来要偃旗息鼓的两方人马,哄的下直接干起来。

蹲下去捡碗的陈航刚站起来就被人推倒,被踩了好几腿,还好两个班长离他近,把他拉了起来,不然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新兵一连是满员,一百多号人一窝哄的打刘猛虎一个人。

刘猛虎起初还听从班长的话,不打架,听从命令,后被打得痛了,也不管那么多,抡起拳头就揍最顺手的,很快把包围自己的人都甩出去。

班长们“嘟嘟——”的吹口哨根本没用,完全制止不了,等他们把其它班的战友喊来帮忙时,就见食堂里的桌凳乱七八糟的,而新兵们也乱七八糟的躺地上,只有高大鹤立鸡群的刘猛虎站着,还有个看起来有点呆木的兵坐在凳子上。

杨光正在和厉剑、张晏、徐骅三人比倒立,接到缓助命令便放下腿站起来,跟他们说了句便和士兵往医务室走。

“同志,你倒是快点,再慢点人都死了。”杨光以为是实战的兄弟们受伤了,恨不得用最快的速度飞过去。

士兵加快了脚步,但不是很急。“杨军医,死不了人,你去得再快也是多看一两个人。”

听到这话杨光更着急了。还多看一两个人?是有多少人受伤?

这个疑问,当她走到医务室楼下问了出来。“同志,这有多少伤员?”

“新兵一连所有人除二。”

“我们基地被敌军大炮攻击了?”

士兵做了个摊手动作。“被除二的人打的。”

“两个人打一百号人?”杨光挺不可思议的,一边上楼一边讲:“改天一定去认识下。”

士兵在她给走廊的人看伤情时,补了句。“是一个打一百号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小伤,毕竟拳头挥得久了,也是会疲惫的。

杨光见他们没有什么要命的伤,就进医务室跟两位老军医报告,让他们分配任务,已免做重复的。

老军医都是过来人,不受那些八卦影响。看到她来了很高兴,表示欢迎后给她分配了一名伤员。

伤员是最非议她的兵,也是率先发动攻击的兵,所以他受伤有点重,被打掉颗牙,不过他还不算最重的,最重的两人正在被老军医接骨呢。

“张开嘴我看看。”杨光拿棉签让他张嘴,压着他舌头看断牙的地方。“是颗虎牙,本来就长歪了的,重新种颗好的,保证比你之前的好看。”

扔了棉签,杨光换上工作服,戴上口罩和手套。

抬头看她的士兵,看她有条不紊的展开工作,不放心的问:“会不会很痛?”

“你怕打针吗?”杨光转向他,镊子上夹着棉花。

士兵摇头。

“种牙时会给你打麻药。”“张嘴,清洗伤口有点痛。”

士兵乖乖的张嘴,看她眼都不眨下,认真专注的用棉球按压伤口,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

“有这么疼吗?你的牙根整颗掉的,痛神经都没有了。”

“不、不疼。”

“等下可能会有点凉,别担心,是碘酒,你找个点看着,很快就好。”杨光一边动手一边把进程告诉他,让他心里有个底。

清洗完伤口,杨光去找老军医要牙种,被得知这里没。

回到士兵身边的杨光把这不幸的消息告诉他。“这里没有牙种,你可以像上级申请一天假,去外面的大医院种颗。别害怕,半分钟就能种好,而且半个月就会长出来,跟你原来的牙一模一样。”

她说的很详细,士兵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杨军医,明天我自己去,你给其它战友看伤吧。”

杨光以防万一,给他开了三颗止痛药,让他要是没吃就自己退回来给有需要的同志。

士兵一股脑的应着,然后逃也似的走了。

杨光没多想,继续给下一个士兵看,完了后又叮嘱他哪些东西可以吃,哪些东西对伤好,没有因为后面有人等着而急急忙忙的。

她这样仔细认真的态度,连大医院都没这样的,除非是私人医生。这让士兵们个个无地自容,本来满腔怒火被浇灭得彻彻底底。

忙了一晚上,终于把所有伤员都看完的杨光,向两位老军医道别。

回到宿舍,杨光看马上到早操时间,便也不再睡了,洗了个澡拿帽子下楼,在操场上等他们。

没多久,随着起床号跑下来的厉剑看到操场上的杨光有些意外。“杨光,今天怎么这么早?”

“怕长官搞突袭,一直没睡好,索性早点下来。”杨光仰头望着亮起灯的长官宿舍,感叹的讲:“我嗅到了不安的味道。”

“我也觉得,好日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这个时候张晏和徐骅下来。

不止是好日子,杨光是觉得恐慌。现在她细细回想以前长官和朗睿两人在训练中扮演的一黑一白,实在是想想都怕了。

他们两个非常默契,根本不用暗通,如果不是她那天偷听到,真要被他们骗过去了。

杨光虽然已经通过一次严格训练,可现在还是没底能保证安全通关,因为据她在部队四年的经验,他们每次的训练都会变花样,这第一批的选人,不知道他们会玩什么刺激的游戏。

在他们为自己以后的悲惨日子祈祷时,主指挥官终于姗姗来迟。

靳成锐扫了眼杨光,看向队伍的第一个。“厉剑!”

“到!”

“出列!”

厉剑往前胯一步,全身紧崩立着。

“按照昨天的训练量训练!”

“是!”厉剑退回到队伍里,带队往外跑。

这次他们的长官没有监督,杨光跑完五公里吃早餐时想,希望他能离开的久一点,这样就不担心会临时加任务了。但她饭还没吃完,从士兵们口中听到昨夜为什么新兵一连会那么多人负伤的原委后,忧心忡忡的,等上午的训练一结束,便去了新兵一连。

她只知道刘猛虎天生神力,可没想到他这么神武,把新兵一连全摞了。

新兵一连今天能出操的只有四十几个人,少了一半多,而能坚持下来的……

杨光向站岗的士兵敬礼,走进一连大门,看到刘猛虎光着膀子在罚站,从满头大汗的程度来看,已经站好一会儿了。

在杨光走过去时,屋里出来个活蹦乱跳的新兵,似乎在跟他争吵什么。

“她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围护她?她除了有个了不起的老爸,还能做什么?”这个新兵只是点擦伤,没有去医务室,所以他好奇战友们为何一夜之间像变了个人似的,也替那个特权级女军医说起话来,便来找这个傻大个出气。

刘猛虎低头看了他眼,又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冲她不顾危险去救自己的朋友就比你好一万倍。

士兵在刘猛虎面前显得娇小,见他不理自己就像只跳蚤似的挑衅他。

杨光友好的轻轻拍他肩膀,在他反过头像见到鬼时无害的笑了笑。“想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吗?”说完不给他回答机会,一拳把他揍晕过去。

杨光拍拍手,看晒得皮肤发红的刘猛虎,皱起眉问:“被罚了?因为我的事?”

刘猛虎看了眼倒地不起的战友,望着她摇头。“抗暴晒。”

“训练课目?”

“嗯。”

“就你一个人?”杨光转头看向那些在屋里缩头缩脑的新兵。

“他们昨晚都负伤了,要求休息。”

他们也配叫负伤?杨光想这是新兵连,他们总要一段时间适应,便也没说什么。“猛虎好样的,你继续练着,到时间就去阴凉处休息知道不?别急着去洗澡。”

“是。”

杨光拍拍他结实的膀子,正准备走,看到走来的几个熟悉的人,心想这下走不了了。

“正好你也在,和刘猛虎一起来一趟。”

靳成锐旁边除了新兵一连的连长,还有副营长。

杨光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解决,处罚是少不了的,便老实的跟在长官身后。

副营长径直走到一连的会议室,坐下来打量靳成锐身后的女孩和那个士兵。“这就是那个打架的兵?”

“报告,是他。”连长没有要怪罪谁的意思,实话实说。“是因为一些口角打起来的,他是后动的手。”

副营叫他上前,打量他上身被晒红的结实肌肉。“你叫刘猛虎?”

“报告,我是刘猛虎!籍贯黑龙江!今年二十岁!”

听他声音高而宏亮,副营讶异的看一连长。“新兵啊?”

“新兵!”

“不错,才短短几天就不比那些老兵差了。”副营像发现宝贝似的和蔼笑起来。“刘猛虎……”

“到!”

营长被打断话反而呵呵笑起来。“好好干,到时让你下拔尖的连队。”

“报告!”

“讲。”

刘猛虎看看杨光,愣头愣脑的问:“她是在拔尖的连队吗?”

副营看到杨光,露出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来。“她不在拔尖连队。”

“那我能……”

“刘猛虎!”连长见他要说错话了,立即训斥他。“你别蹬鼻子上眼啊,服从上级安排知道吗!”

刘猛虎打头听着,不说话。

一连长见他说不听,正要再训时被副营阻止。“猛虎啊,你先出去。”

“是。”刘猛虎一一向他们三个敬了个极为标准的礼,转身正身走出房间。

副营又对一连长讲:“你也出去。”

“是!”

等他们都出去了,杨光不时偷看长官。这副营是在跟他们抢人,长官,你可不能坐视不管。

“靳中校你有事就说吧,有需要我帮助的,我一定尽力帮助。”副营先开口,听话好像挺友好的。

靳成锐没和他绕,直接讲:“五天后我要领回自己的人,还希望副营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靳中校你这么说我就不懂了,我们这里都是新兵,恐怕没有你要的人。”

“他们都带着我士兵杨光的推荐信,如果副营还不清晰,我会让朗睿指导员前来与您勾通。”靳成锐每句话都带着胁迫性,强硬的不落一丝软处。

副营脸色僵了僵,讪笑的说:“靳中校何必这么较真?既然有线索,那我也好找人,只是这新兵太多,查起来很麻烦,五天恐怕不够。”

“只有五天时间,不然您需要把人送到白原。”

副营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的军衔是少校,比靳成锐还低一级,但是靳成锐对外只是担任一个新连长的职位,而这位副营并不知道他即将自立门户,只知道他是将军的红人。

双方僵硬了许久,还是副营笑着妥协。“为了靳中校更好的展开工作,我们一定尽快找到你要的人。”

“那么麻烦您了。”

靳成锐跟他握了下手。

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杨光,很郁闷的想,他就是拿自己来压这位副营的!

“杨光,别以为救了一晚上的人就能偷懒。”新兵一连大门外,靳成锐瞧着不知想什么的女孩,看时间平静的讲:“五分钟,回到队伍里。”

“是!”

杨光本来就没想过不参加训练,听到长官的命令她唰的往回跑,尽管还提前了一点时间,可还是没时间吃午饭,只能饿着肚子跟他们继续下午的训练,而更让她崩溃的是,下午靳成锐果然又变态的加训了。

等她好不容易撑到晚上,真是又累又饿又困。

“杨光,你还好吧?”厉剑小声的叫倒地不起的女孩。

杨光迷迷糊糊坐起来,朝他伸出手。“拉我一把,顺便把我扶去食堂吧。”

等杨光活过来,在靳成锐主持的班会中,她又接到个不好的消息。

“五天后我们将前往白原,你们现在有任何疑问可以提出来。”靳成锐坐在长桌最上方,朗睿坐在他旁边。

张晏最先问。“长官,我们去那里做什么?”

“当兵。”

众人:……

不是当兵,难道去养猪?

张晏也不敢反应,只能继续问:“长官,还回来吗?”

“不回。”

“长官,就我们几个人?”

“暂时是这样。”

张晏更疑惑了。“长官……”

“对这件事还有疑问的,你们私下可以问朗指导员。现在,由于那里信号与信息流通不好,你们每人有三分钟的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五天的时间给家里人写信。”

朗睿在他生冷的说完后,笑着暖场。“新的地方风景很好,而且是属于我们的。想想,我们很快就要有自己的独立基地了,是不是感觉很棒?”

听到这话,张晏和徐骅迟疑起来,厉剑率先拿起电话给家里人打。

看到厉剑和家里人通上话后,朗睿在没人看到的角死给杨光抛了个媚眼。

杨光:……

她怎么感觉恶魔已经朝他们伸出魔爪了?!

------题外话------

第五天第五个问题:

你预测杨光他们会不会很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