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三章 伤员得听军医的

车子一路前行,得到短暂休息的杨光,去到车后看人质伤情。

子弹打穿了肺叶,血流不止,杨光用止血贴给她堵上,便没有再做其它。

不是她不想救,而是救不了。她嘴里开始吐血,证明血已经流进气管,即使有全面的医疗设备成功率都很渺茫。

“王记者,我很抱歉。”抱歉没能将你活着带回国,抱歉自己身为军医,却要对你讲无能为力。

王倩望着头顶皎洁的月光,灰白的脸却露出笑容。“我快要到家了吧?”

杨光点头。“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到家了。”

“可惜我不能看到家乡的月光了。”

“你可以的,再忍忍,我们很快就能带你回去,那里会有疼爱你的父母,一个温暖和温馨的家。”

王倩加大了笑容,有丝甜蜜的讲:“很美好的画面。”

“你是那个主角。”杨光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尽量给她构造一些美好的事,好让她忘记在比斯克受到的苦难。

“我……咳咳……”王倩剧烈的咳嗽,大口大口的血被她吐了出来。

杨光用手垫着她头,减缓她的痛苦。

平息的王倩露出带血的牙齿,用尽全力还是很小声的讲:“我……我现在也很幸福……因为你们没有…没有抛弃我。我选择这个职业……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我们不会抛弃你,国家也不会抛弃你,即使你是个普通市民。

杨光放开手,缓缓合上她大睁的眼睛。

看到静躺着的记者,车内的几人都沉默着,后面的傅程鹏和林铮华两人抓下帽子,反头望着倒退的路。

杨光用被子给她盖上,同样坐着没有说话。

当远远看到阿尔泰山脉时,杨光遗憾的想:这个坚强的女人她不后悔,可她到死都没能看到家乡的月光。

“下车!”车子停在没有路的森林前,靳成锐粗暴的拍车门。

开车的许冬和傅程鹏、林铮华几个脸色不太对,而厉剑则比之前更加沉默。

杨光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别去伤感。大家都已经尽力了,现在她们还没摆脱追兵,只能往前看。

她把王倩收敛进袋子里,想让地上的林铮华接一下,可他假装没看见,便只得去看长官。

还能让一个“瘸子”当苦力?杨光想也不现实,弯低腰把敛尸袋放到地上,就撑着车板跳下去。

靳成锐像没事人一样站在他们面前,看他们一个比一个沉重的脸,冷锐严厉的讲:“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你们就要给我装死吗!”

几人听训,都没有说话。

现在还不是做思想工作的时候,靳成锐吼了两句就命令的讲:“杨光,把袋子给厉剑。全体都有,目标阿尔泰山脉!”

厉剑接过袋子就背在背上,没有抗拒这个任务。

杨光看着走向深山的战友,还有强忍着剧痛,背影却仍然挺拔的长官,想这应该是长官最失败的一次,不仅是任务,还有人。

跑上前扶着他,杨光以这样会快些的理由,让靳成锐接受她的帮助。

一行人没有回头,只想着离开这里,快点离开这里。

但是他们没那么容易,好不容易躲过追兵,却被面前这座高山给拦住了。

原则上,靳成锐应该被人抬着,但现在那几个兵都需要被人照顾,谁还会注意到他们的长官?

杨光架着靳成锐,在崎岖的山坡上前进,没多久就有点喘不过气来,而且更糟糕的是,长官好像烧得比之前更严重了。

靳成锐看她面红耳赤的,连傅程鹏他们都喘气如雷,可想而知她现在有多辛苦。

看了下现在的高度,靳成锐在快到达雪山时停了下来,对杨光讲:“你们先上去。厉剑,看好他们。”

厉剑是以前六连有名的狙击手,狙击手就是天天暴人家头,这场面不是一般人能适应得了。有过几次实战的他,要比傅程鹏他们承受的多一些,因此靳成锐才会让他背着王倩,也让他暂替队长一职。

“长官!”听到他的话,杨光吼起来。“我们不可能丢下你的!”

靳成锐很平静,一如既往的自信从容。“我没说让你们丢下我,只是让你们先走,你们可以在上面等我。”

“你去骗鬼!我们没有缓助!”即使他们翻过阿尔泰,也不会对他有任何好处。

“大兵,注意你的语气。”靳成锐蹙眉瞧着她,想这人太聪明也不好带。“放心吧,我有你开的退烧药,等我好一点了就去追你们。”

都断条腿了,要怎么追?杨光态度非常强硬。“我是军医,你现在是伤员,就得听我的!如果你不走,我这个军医就更不能走!”说着就坐地上。

傅程鹏几人看她这架势,终于想起这里还有个未成年,她现在也一样需要他们去保护,顿时像活过来般,对靳成锐讲:“长官,都走到一半了,我们轮流来,很快就能到山顶。”

厉剑也赞同这个提议。“长官,这里随时会有士兵追来,我们已经弹尽粮绝,没法硬拼硬。”

等他们一个个端正了心态,靳成锐才同意继续跟他们走。

这不算耍诈,而是如果他们真不在状态,他只会拖累他们,与期所有人都留在这里,不如就留他一个。

翻过阿尔泰山脉,靠在中方山脊的雪地上,几人重重吐了口气。

在这里,他们不用害怕追兵,而是寒冷和饥饿。

杨光和靳成锐不知在地下室关了多久,期间守候在外面的傅程鹏他们要密切注意庄园的动静,吃的都是自带的干粮,而干粮只有三天的量,根本不够他们维持到现在,靳成锐就更不用说了,除了跑路前那一顿,就没吃过东西,说起来,这里应该就杨光没怎么饿着。

看了会儿伸手就能碰到的月亮,靳成锐坐了起来,把包里最后两块压缩饼干给傅程鹏和许冬。

“长官我们不饿,你吃吧。”

“不是白给你们吃的。”靳成锐把饼干扔给他们。“吃完后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山脚,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找到足够大家吃饱的东西!”

“是!”

一听到这个命令,傅程鹏许冬两人狼吞虎咽的就着山顶的雪把饼干吃完,就打滚似的往山下冲。

杨光看他们很快消失视线,想这速度也忒快了。“长官,你还不能走。”扭头看到准备起来的靳成锐,杨光强制压住他。“你的伤口绝对又裂开了,我帮你处理下。”这里是雪地,温度是零下几十度,而且又是伤在脚上,万一冻出个啥毛病,他这一辈子就都毁了。

很严肃的把他推倒,杨光用防寒被捂住他腿,拉上裤腿就看到被血染红的绑带,顿时拉下脸一言不发的给他重新上药包扎。

林铮华和厉剑见被她压得不吭声的靳成锐,心想长官也有被克的一天,小阳光真的好威武!

等杨光包扎完,走到山下吃完食物没多久,就有一辆车披着温暖的太阳朝他们驶来。

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军部的人,结果是当初送他们去阿勒泰的大胡子。

几人乘坐他的车回到乌鲁木齐,在来时的原地等了半天,才坐上回部队的武直。

当他们看到熟悉的直升机,驾驶员那熟悉的一抹绿,许冬差点哭出来。

杨光也沉默着,心里十分复杂,说不出是什么味儿。

这次的任务维和小组失败了,但她觉得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许冬、林铮华他们。

他们没有更专业的训练,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还只是侦察兵,这次的身入敌后、险象环生,给了他们恐惧和快感,而让他们致命的是,他们近距离感受到死亡,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杨光望向即使全身是伤,仍旧挺直坐着的靳成锐,想长官回去又有许多事要忙了,不仅是王倩的死,还有内部的事。

武直降落在F—1跑道。

来迎接他们的吴昱达本来是在笑着的,在等他们走近后渐而收起了笑容,跟他们说了句欢迎回来,就把靳成锐拉到一边。

杨光不想再给长官添麻烦,背着行李回到宿舍就洗洗睡了。

什么事,等睡醒了再说。

杨光睡得极沉,期间吴昱达和靳成锐先后进来都没有醒来。

吴昱达是想来关心一下她的,看她睡的这么熟,给她拉好被褥就退了出去。

靳成锐在房里站了许久,望着她紧闭的眼睛想:警惕性这么差,是对这里太依赖还是太大意?

同样的,靳成锐也没叫醒她,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走了。

要说杨光为什么能够睡这么死,那是因为她觉得,如果在爸爸和靳成锐的身边都不安全,那就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了。所以才会睡的这么沉,一直睡到晚上被饿着了才醒来。

还没睁开眼,感到床边有人的杨光,紧崩了一秒就放松下来,可紧接她又紧张起来。

是爸爸!

怎么办!

“睁开眼睛吧,在爸爸面前还装。”苍老又带点宠溺的声音,体现了一个铁血父亲的担忧与无奈。

杨光笑嘻嘻睁开眼睛,讨厌的喊了声。“爸爸,你怎么来了?”

杨烈没有说话,仔细的打量她,然后伸手摸她头。

感受到头上温暖的大掌,杨光扑过去抱住。“爸爸,我很好,没事儿。”

“你说你这孩子,之前还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想来当兵了?”

“爸,我可是你的女儿,不来当兵就是浪费人才。”

------题外话------

大家六一节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