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二章 把我的生命交给你

杨光清晰的感受到长官眼里一闪而过的寒意。

靳成锐沉寂内敛的视线从他脸上落到他手里的纸上,缓缓起身去接。

看到他来接受自己的好意,阿历克赛很开心,露出个微笑,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靳成锐猛的扣住他手腕将他扯过桌子,抓着他头便磕桌上。

桌子啪的下应声而碎。

靳成锐捡起地上的面包塞进他嘴,勾住他脖子封锁他双手冷冷的讲:“看来你还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说完看向旁边的杨光。“把他衣服脱下来。”

杨光还坐在完好的椅子上,对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看到抬头望着自己的靳成锐,顿时觉得那一刻他像只恶狼,那凶狠的目光能轻易将敌人吓跑。

当然,她不会跑。

反应过来的杨光,迅速将阿历克赛的衣服和裤子剥下来,又找来绳子把他绑了。

抽出他靴子里的军刀,杨光把快要晕过去的阿历克赛摇醒。“给你将军注射的抗生素我放在军医的柜子最上面,别忘记了。”

杨光说完就扶着长官往外走,快到门口时责怪的讲:“长官,我说过至少等你烧退。”

“死不了。”靳成锐瞧着她,伸手去拉门。

杨光抛了下军刀,笑得轻松。

门被拉开的瞬间,杨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手,迅速将军刀分别送进左右两士兵的心脏及喉咙。

抱着被抹脖子的士兵,杨光优雅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而被绑在椅子上的阿历克赛,看到他们两如出入无人之地的离开,震惊的瞪大眼。

靳成锐腿上有伤,架着他的杨光躲开一拔巡逻兵,往关押人质的方向跑去。

在他们离关押室还隔着三座矮房时,庄园里响起惊天动地的警报,想是他们已经发现牺牲的士兵。

指挥声与脚步声打破夜晚的宁静,瞭望台的大灯在一圈一圈搜索着他们的身影。

蹲在矮房背后的杨光和靳成锐,等一队士兵匆匆跑过去后,迅速往另一处障碍物转移,尽可能的避免正面交火。

月光下,杨光看到一个躲着偷懒的士兵,放开靳成锐,咬着军刀轻轻朝他靠近,在等大灯扫过去后如豹子般迅速扑过去,锁住他脖子在他反抗时,将军刀扎进他心脏。

干掉目标的杨光刚要返回去,就见靳成锐已经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杨光一个箭步冲过去搀着他,像绝大多数的医生一样叨唠。“长官,别逞强,铁定又出血了。”

抱着她肩膀的靳成锐,让她承受小部分力量,看到后面大叫着往这边跑来的士兵,面色如常的问:“杨光,相信长官不?”

“当然。”

“转过身,抱着我的腰。”

杨光也听到了身后密集的脚步声,但听到长官镇定毫无波澜的话,想也没想松开架着他的手,转身抱住他精壮的腰,把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给敌人。

靳成锐望着带队追来的阿历克赛,把枪架在她瘦弱的肩膀上。

感到肩上的压力和几乎震破耳膜的突突声,杨光出奇的平静,在听到弹壳飞向空中再掉落地上又被弹起来的悦耳声音,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时的枪林弹雨,频繁的暴破使地面震动,无路可退的他们只有钢枪和彼此,背靠着背硬是杀出条血路,握着最后的光荣弹成功撤退。

杨光在想,她这么迫切的回到部队,一半原因是因为靳成锐,还有一半是她想念这种同生共死的生活,能很坦然平静的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战友,这种信任在现实生活,是很难碰到的。

靳成锐很快打完一夹子弹。

听到他喊换枪的杨光,立即把自己的枪递给他。

这两把枪是从看守士兵身上拿的,子弹有限。

靳成锐扫平阿历克赛带来的二十几个人,拉起杨光就迅速往前跑。

被子弹打得躲到矮房后面,也是唯一的幸存者阿历克赛,伸出头看到弱小的女孩架着比她高一截的男人艰难的往外跑,握住手枪瞄准了女孩的头部。只要他开枪,没有支撑的男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逃出这里。

想到白天男人腿上的枪伤,阿历克赛紧紧握着手枪的手有些颤抖,直到他们消失视线便狠狠咂了枪。

“阿历克赛上士!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围剿过来的大部队,带队的军官看到一地的尸体,担心的问不对劲的大兵。

阿历克赛摇头,夺过一个士兵的步枪凶狠的讲:“他们朝那边跑去了,一定是去救人质,我们追!”

杨光干掉两个看门的士兵,脱了其中一个人的衣服,就把新绞的两把枪给长官,让他守着门口自己进去救人。

听到开门声的人质颤了下,黑暗中感到被衣服包住后意外的问:“你是那个女孩?”

“我们是来救你的。”杨光割断她的绳子,抱着她往外走。

人质似乎很不习惯,而且比她大上许多。“我能走,你放我下来吧。”

“你现在很轻,回去后多吃点。”

人质沉默了会儿,才轻轻的嗯了声。

杨光走出去时感觉周围亮了许多,被大灯照着的地方尘土飞扬,想是敌军的主力部队到了。

“长官你先撑着,我把她送到外面去。”说完就往围栏方向狂奔。

靠在墙上的靳成锐目送她离开,便检查弹夹,完毕后,在夜里尤显冷清的黑眸死死望着脚步声越来越大的前方。

跑出去没多远的杨光,便听到背后激烈的枪声,惊骇反头,看到如潮水般涌进视线的士兵。

“砰。”的一声,一颗属于M82A狙击枪的子弹擦过杨光的脸庞,击中八百米外的一个俄国士兵。

杨光反过头,看到庄园外掩护的林铮华和傅程鹏,立即带着人质迅速往前冲。

子弹呼啸着“嗖嗖”从耳边擦过,似乎第一道防线已经被突破,越来越多的子弹朝杨光飞来。

直盯前方,不管不顾的杨光拼命往前不跑,不让自己去想长官和子弹,只想着救出人质!救出人质!

庄园外的两人看到追上来的士兵,翻进栏栅里跪姿据枪射击,尔后一边打一边前进。

没等他们接到人,傅程鹏余光看到一个士兵瞄准了杨光,对她大吼:“卧倒!”

电光火石间,杨光被推倒在地,一颗子弹有力的穿进*,溅出血花,人质如断了线的玩偶往下倒。

与此同时,厉剑的子弹晚了零点一秒射进那个士兵的脑袋。

震惊的维和小组成员迅速反应过来,立即重新组阵,防御的跑向杨光。

杨光爬起来冲向人质,压住她的伤口,看到不顾危险持续挺进的傅程鹏和林铮华,抱起她跑向他们。

傅程鹏和林铮华接到人便掩护的后退。

杨光把人质带出庄园,放下她就又翻进庄园里对傅程鹏大吼:“把手枪给我!”

傅程鹏抽手把手枪扔给他。

接住手枪的杨光,破釜成舟般往里直冲。

此时士兵离那栋矮房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但看他们不敢轻易靠近的情形来看,长官应该还无大碍,可他总共也就两把枪,能撑到什么时候?!

看到她冲进去,傅程鹏和林铮华大喊的叫她回来。

杨光什么没想,没有战友的呐喊和夺命的子弹,眼里只有那栋房子,和那里面的人。

两人见她喊不听,只能拼尽全力掩护她。

双方人数悬殊,这子弹比疯狂暴雨还要密集,很快傅程鹏和林铮华两人就只剩下一个弹夹。

就在维和小组的人快要陷入死局时,一声杀猪般的声音从他们后方响起。“闪开——!”

听到许冬和汽车声音的两人迅速闪开,留出条供车行的道。

偷到车的许冬一路踩着油门冲进栏栅里,超过杨光时打了转挡住子弹打开车门大吼:“上来!”

杨光看到许冬,拉住车门上到副座就讲:“去那栋房子!”

“收到!”

车子是个非常坚固的掩体,但也是个非常大的目标。

还没一下,挡风玻璃什么的全被打碎,两人被玻璃渣子溅了一身。

许冬趴着开车,歪歪扭扭又踩着油门,一个没看清就冲向士兵,碾死了好几个人。

吊在车门上的杨光开枪掩护,看到矮房的门立即对许冬喊:“开过去一点!”

许冬看着地方往后倒,一个急刹车差点把杨光甩了出去。

杨光看到被打成马蜂窝的木墙,风驰电掣的往里跑。在冲进门的瞬间她想了许多,甚至有一秒的迟疑,可她不让自己去细想,所以当看到坐在角落的靳成锐,竟忘记了怎么呼吸。

靳成锐似乎一点也不着急,看到她时挑了挑眉,举起手里的枪。“刚好还有一颗子弹。”

什么刚好还有一颗子弹!你就是留着这颗子弹给自己的。

杨光什么都不想说,扶着他往外走。

许冬等他们两人坐好,在杨光和靳成锐的掩护下调转车头,慌乱的把矮房撞掉了半边。

大卡车一路往外开,紧追的子弹“当当当”打在金属板上,像上演一场华丽的音乐盛典。

傅程鹏和林铮华在车子慢下速度时,一个掩护一个把人质抱上车,接着两人迅速的翻上去,跪姿据枪扫射紧追不舍的士兵。

经过莫约五六分钟的追逐,靳成锐他们才完全甩脱追兵。

虽然许冬已经把他们的车都破坏了,但保守起见,他们没有停留,让厉剑自行撤退,在下个路口等他们。

厉剑收起狙,背着背囊在丛林里奔跑,抄近路到达靳成锐说的地方。

和最后一个战友汇合,靳成锐命令立即进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比斯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