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十一章 傲骄的长官

杨光把他放到椅背上,用剪刀把他破烂的衣服都剪掉,被粘在肉里的就把多余的剪了。

胸前还好,只有昨天那两下,当然,这是基于后背的对比来讲,相对要好一些。

剪到后背时,杨光叫来一个大兵扶着靳成锐。

过来帮忙的士兵,看到他背后交横纵错的鞭伤,想到这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叫过一句,心里不禁肃然起敬,腰杆不自觉挺直。

杨光可没心情去注意其他人,看到已经重度感染的伤口,漂亮的眉毛皱得老高。

“长官,可能会有点疼。”杨光有些不敢动手,只有不停的说话。

靳成锐望着门外的绿色草地,连眉都没皱下。“你只管动手就行了。”

瞧他刚毅棱角分明的脸,和波澜不惊的声音,杨光很不适宜的想,这么别扭又很爷们的男人,要是能亲他下就好了。

深吸口气,杨光迅速的用双氧水冲洗伤口,将所有碎布洗出伤口,便用生理盐水把双氧水洗出的泡沫冲掉。

他伤口面积非常大,还好杨光要了足够的消毒水,不然恐怕都不够用。

清洗完毕,杨光把他背后坏死掉的肉割掉,在感到手下的肌肉是如何的紧崩时,没有再说一句话,抿着嘴用最快的速度完成。

上了药,杨光用纱布一圏一圏裹,差不多快把人裹成木乃伊了。

等弄完上半身,杨光吐了口气,笑着讲:“长官,其实你可以叫出来的,我保证不会笑你。”

靳成锐疼得脸色发青,额头上全是汗水。他缓慢的吐了口气,没有理会她的调侃。

杨光做了个无辜的表情,帮他把新弄来的衣服穿上,就为他取腿上的子弹。

枪伤的感染比背后还要严重,但幸好现在是冬天,不仅血凝固的快,还腐烂的慢,不然杨光推算着他这种程度的感染,放在夏天保证会上演一场生命的进化史。

“长官,现在不比刚才,你咬着这个?”杨光拿起卷纱布给他,解释的讲:“这里的军医怎么也不给麻醉剂。”

看她忐忑的模样,靳成锐接过了纱布。

见他像军犬咬骨头似的咬着纱布,杨光在他的瞪视下立即麻利的投入工作。

等把他身上所有的伤都处理好,杨光告诉他现在的情况。“伤口已经处理完了,血小板会在几个小时内凝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退烧。”

意思就是,不管你想做什么,请等退烧。

发烧是由伤口感染引起的,杨光估摸着再等个一两天,这烧就退下去了。

“军医!军医!”

这边杨光正在收拾药物,一个士兵匆匆忙忙跑进来,喘了好几次气才断断续续急促的讲:“将军好像又变得严重了!”

“嗯,我马上就去。”杨光点了点头,从从容容的像多年权威级的老军医。

把药托交给士兵,杨光朝靳成锐眨了下眼,得瑟的讲:“我这是绝技在手,哪都不愁。”说完便随士兵出了审讯室。

杨光给谢尔盖·亚当又注射了一次药,这次杨光很直接的要求他给长官换个好点的房间,让他能好好养伤。

对这个要求,谢尔盖·亚当痛快的答应了。

只是杨光发现外面的守卫多了一倍。看来大病,还是阻止不了一个人的野心。

瞅着下面巡逻的士兵,杨光眺望关着人质的房子,意外发现远处的大山里有个像萤火虫的东西在一闪一闪。

猛然想到什么,杨光立即翻下窗户,拿纸和笔将频率记下来。

这段摩尔斯电码不长,主要是问情况如何,是不是还安全之类。

杨光翻译过来就把纸撕碎冲进马桶里,再到处找手电筒。

找了圈,别说手电筒,就连打火机都没一个。

叉腰环顾房间,站了会的杨光抬头看吊灯。

厉剑呀,你可要在万家灯火中找到我这盏!

关了大灯,杨光把台灯搬到窗户口,便一下关一下开的玩起来。

杨光回的是活着。在她重复第三遍时,对面又有了回应。

看到对方的收到,杨光如释重负,把台灯搬回原处就想:厉剑他们几个还没被饿死,很好,现在她与长官有外应了。

想到饿死,杨光唰一下冲下楼,对女佣喊:“给我准备食物,越多越好!”

噢,她包扎前就想着完了给长官送食物,但被谢尔盖·亚当的事一搅和,她全给忘了。想到几天都没吃过东西的长官,杨光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长官那么虚弱了。

她真是罪该万死!

长官,她帅气又霸道的长官,你可以提醒我呀,不用这么高冷的!

女佣看她这么焦急,也很给力的给她准备了牛奶和牛肉、蘑菇还有一些面食。

身为俘虏,杨光没有要求,因为这些食物……比她在军营吃的还好!

在杨光走去长官关的房子时,半路碰了阿历克赛,出于身份原因,杨光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了。“阿历克赛上士,这么晚还没睡吗?”

“你也没有。”阿历克赛看到她手里的食物和去的方向,明白的问:“给你长官送食物?”

“嗯。你们这里对待俘虏真粗暴,人饿死了怎么办?”

对她率真的话,阿历克赛没有在意。“饿个几天死不了人,但却能有效的阻止俘虏逃跑。”“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怕我把他放跑?”杨光无所谓,反正她没计划今晚跑路。

“是我想知道这么一个硬汉喝牛奶,会是什么样的。”

杨光:……

混美的血统,果然比常人更幽默。

看押长官的士兵看到阿历克赛,立即立正敬礼。

阿历克赛回礼,指了指门。“打开。”

“Yes!”

杨光端着食物没有手开灯,等阿历克赛打开电源开关,她就看到坐在紧闭的窗户前的靳成锐。

听到声音和刺眼的灯光,靳成锐缓缓转头看向他们。

可能是饥饿,也可能是高烧和疼痛,杨光突然觉得现在的长官也不错,至少他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不会让她紧张,像只趴在阳光下晒太阳的狮子,有着优雅的体态,又温驯的让人想摸一摸。

“长官,我给你送饭来了。”杨光屏着气,不敢太大声,似乎怕惊吓到他。

靳成锐扫了眼她身边的士兵,望着她命令式的讲:“拿过来。”

杨光:……

明明自己没力气过来拿,还装的这么傲骄。

杨光把食物放到桌上,强悍的把整张桌子搬到他面前,然后给自己搬了条椅子坐他对面。

靳成锐转动身坐正,就埋头吃东西,完全无视杨光和士兵。

看他极有修养地吃的不疾不徐,杨光撑着下巴也不说话,在他吃完一碗面和一盘牛肉就不再动筷时,劝道的讲:“长官你可以再吃一点,放心,我这有消食片。”

“哦对了,我给你开的退烧药也带来了,吃完饭把它吃掉。”

杨光把药一一掏出来,在桌上摆开。“这包是退烧的,这包是止痛……”

等她说完,桌上已经整整齐齐摆了六个小药包。

这药似乎太多了?

“把退烧和止痛药留下,其它的拿走。”靳成锐说了他今晚的第二句话。

杨光听话的把其它四包药收起,将退烧药和止痛药推给他。“长官,记得饭后吃。”意思就是,你刚刚已经吃过饭了,所以吃药吧!用牛奶!

“嗯。”

“你还是再多吃点东西吧,这里的面包很不错。”杨光又纠结起来。牛肉虽然蛋白质含量高,但还是多吃一点好,反正长官强大的胃,也没那么娇贵。

“等一下再吃。”靳成锐没拒绝她的好意,靠椅上只是望着她,似乎在等什么。

见他不想说话,以为他累的杨光去给他检查伤口,想如果没什么问题,就让他早点休息。

让他脱了衣服,没见绑带上有血,给他穿回去的时候,杨光把自己联系上厉剑的好消息悄悄告诉他。

靳成锐不易察觉的挑了下眉,扣好扣子看向站着的士兵。“阿历克赛上士,你是来监视我们的吗?”

他是来看你喝牛奶的。重新坐到椅子上的杨光腹议。

阿历克赛也坐了下来,真诚的讲:“我是来看望勇士的。”

“那现在你可以滚了。”

长官,别忘记我们是俘虏。杨光瞧着靳成锐,觉得他就像那只恢复体力的狮子,现在开始嚣张了。可她好像也很喜欢这样的?!

“我的母亲说过,勇士是不分敌我的,这是一种欣赏与敬佩。”阿历克赛没有生气,说到激动之处还会加上肢体动作。“你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我愿意和你当朋友,即使我们是敌人。”

杨光捂脸。长官可不会跟你谈什劳子的个人英雄主义,你还是留着情操给别人说吧。

果然,靳成锐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了声。“我经受你们的审讯,可不是来和你成为朋友的。”

“我知道,所以我已经做好了接受战斗的准备。”

靳成锐没说话,冷冷的隐约有些不屑。

阿历克赛感受到被人冷漠相待,顿时有些不服气,明明他已经表明心意,他却瞧不起自己?

见他们斗牛似的敌视对方,杨光插进来让长官吃药。

靳成锐没拒绝,拿起旁边的牛奶喝了口,就把药吞下去,动作自然而平静。只是放下杯子时,冷冷的扫了眼紧盯他的两人。

伸着脖子瞧他把牛奶喝完的杨光,在他把杯子放回桌上才把脖子缩回来。偷瞧他嘴边残留的牛奶渍,心里跟猫挠似的,想扑上去帮他舔干净。

阿历克赛也很意外,想原来硬汉喝牛奶,也可以如此从容淡定。想到自己每天被母亲逼着喝牛奶的事,阿历克赛更加敬佩他,拿出纸巾递给他,还好心的提醒。“你嘴边有牛奶。”

------题外话------

推荐香瓜完结旧文

《宠妻之首席设计师》一场设计与反设计的强者之局

《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重生2023,一个热血时代的开始。

呆萌的成长、变态的训练、亡命的追逐、血腥博杀下的友谊、永不放弃与不抛弃的信念铸就了血刺军团的传奇!

——她说,只要与爸爸和战友一起,就是一个世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