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八章 你亲我一个好不好

“不想说是吗?不急,你会说的。”谢尔盖·亚当站起来,对旁边的大兵讲:“拿鞭子来。”

让杨光意外的,去拿鞭子的人,竟是那个把她送到谢尔盖·亚当房间的士兵。

不一会儿,混血士兵拿着条链鞭回来。

链鞭是用金属节和金属圆环连接在一起的,全体呈金色,看士兵拿的分量来看,绝对是纯金!

杨光倒抽口凉气,瞳孔放大。怪不得长官会伤的这么重,用这个抽人,恐怕连骨头都能抽断。

看她刷白的脸色,谢尔盖·亚当换了个更舒适姿势。“现在你想说了吗?”

杨光全身紧崩,不屈的挺直站着。不就是打一顿,没有什么承受不了。

靳成锐望着她稚嫩却像生长在沙漠中的胡杨,能忍受荒漠、干旱和任何恶劣的气候,他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她这种无所畏惧的勇气,能够让她成为一把锋利的尖刀,让敌人胆寒。

谢尔盖·亚当被她大义凛然的模样意外到,尔后愉快的笑起来。“小宝贝,你以为我是要打你吗?啧啧,你这细皮嫩肉的我可舍不得弄坏了。”

杨光一怔。不是自己?

瞧她恍然大变的脸色,谢尔盖·亚当冲混血士兵点了下头。

混血士兵立正了一下,便让人打开牢房。

看到走进来的士兵,杨光张开手臂挡在靳成锐前面,直定定望向谢尔盖·亚当,冷静的讲:“他的伤很重,急需要救治,你不能再打他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谢尔盖·亚当漠不在意。“如果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他马上就可以得到救治。”

关于他们的身份,杨光是不会说的,即使今天她和长官都牺牲在这里。

谢尔盖·亚当等了会儿,见她还是不愿说,便示意混血士兵动手。

混血士兵把杨光拉开就一鞭抽了下去。

*撞击与鞭子的呼啸声十分刺耳,没有躲避的靳成锐胸口很快洴出条血痕,剧烈的疼痛让他闷哼了声。

大脑一震的杨光,感觉到耳朵里嗡嗡作响,等反应过来猛的冲过去,不顾危险的死死握住混血士兵挥动的鞭子,用力一扯将它夺过来,愤怒的狠狠一鞭子反抽回去。

杨光只是暂时让士兵无力反击,打完人扔了鞭子就跑向靳成锐,紧张的问:“你还好吧?”

靳成锐原本就受伤颇重,现在又抽两鞭,顿时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可看到她着急的手足无措,又瞧了眼被人扶出去的士兵,摇了摇头,看向外面的谢尔盖·亚当。

刚才那一下杨光没手下留情,混血士兵血流如柱,他被架出去后就有三个持枪士兵走进来。

杨光的脑袋抵着两把枪,被强行从靳成锐身边拉开,另个士兵重新拾起了链鞭。

“住手!住手!你们不能再这么做了!”杨光挣扎的大喊,想要过去阻止士兵。

她力气非常大,几乎就要挣脱,两个士兵紧张一枪托击她背上,把人打趴后将她死死按住。

贴在地面的杨光努力抬头去看靳成锐,侧脸因为摩擦而被碎石刮破,样子十分狼狈,可她目光却如磐石般赤热坚定。

被痛感吞噬的靳成锐,在看到她灼灼的视线时,强撑着没有昏过去。

谢尔盖·亚当欣赏了一会儿,让士兵们停手,指责那两个压着杨光的兵。“两个废物,瞧瞧你们把我的小宝贝弄成什么样了?”

两个士兵站着听训,心想你是不知道她多大力,不下手重点,根本按不住。

“行了,今天就至此为止吧,小宝贝,我再给你一天时间,要是明天还不说,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杨光眼见他要走,跑去抓着栏杆急切的喊:“他需要医生!求你叫个人来看看他!”

谢尔盖·亚当走到牢房前面,拍了拍她毫无血色的小脸。“小宝贝,这里可没有多余的医生给他看伤,你知道昨晚我损失了多少人吗?”

“药,给我药也可以!”

“你还真是……”就没见过这么理所当然的俘虏。谢尔盖·亚当掏出帕子,给她擦干净脸上的血和脏污,对身后士兵讲:“给她药。”

“Yes!”

杨光等他们都出去,一个箭步跑到靳成锐身边,看到从他身上流下的血渗进地面,瞬间乱了方寸,焦急的无处下手。

看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靳成锐撑着地板往上坐了坐。

见他动了,杨光张了好几次嘴才惴惴不安的问出来。“长官,长官你怎么样?啊?是不是很痛?抱歉我没有药!我什么都不能做!我这个军医是不是很失败,长官……”

“闭嘴。”靳成锐剑眉紧皱,本就浑噩的脑袋被她吵得更难受。

杨光蓦的闭紧嘴,瞪大眼紧紧盯着他。

瞧她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自己,像被几千瓦灯照着的靳成锐,扣住她脑袋压在胸口。“比这更重的伤我都挺过来了,相信长官,会没事的,不用害怕。”

听到他的心跳和沉稳的声音,杨光渐渐冷静下来,直到士兵把药送来。

药很少,看来只是给杨光的量。

杨光瞧无处下手的靳成锐,决定把药用在他的小腿上。

由于子弹没有取出来,伤口已经开始发炎,幸运的是它已经止血了。

这里的伤药很简陋,消毒水就是生理盐水,杨光刚用棉球碰到伤口,便听到靳成锐的抽气声。

杨光手一抖,不敢看他的脸,继续清理伤口,只是速度又放慢了许多。

等她把药全用完,发现他已经睡了过去。杨光摸了下他的额头,发现低烧越来越严重了。

长官,你可千万要撑住。

杨光又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盖上,虽然滑稽了一些,但至少能挡住地下室一部分的阴寒。

一晚上杨光都不敢睡,坐在他旁边轻贴着他,数着他一下一下的心跳声,困了的时候便换一边,握着他冰冷的手企图将自己的体温传给他。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后半夜的时候,靳成锐体温一下升高,杨光连忙把人叫醒。

“长官,长官醒醒,别睡了。”杨光轻拍他脸,叫了许久才把人叫醒。

靳成锐缓缓睁眼帘,看到一张焦急担忧的脸,摸了下额头,十分清楚自己的情况。

“长官,等明天我就问那个谢尔盖·亚当要点退烧药,你会没事的。”

喉咙干涩的靳成锐摇头,费力的讲:“要记得你是俘虏,敌人不可能无条件答应你的要求。”

杨光垂着头,知道他是说之前那药的事。

“你的军事技能,现在能和长官说说了吗?”

“长官,我以为你不在意。”不在意我这个人。

靳成锐隔了许久才讲,似乎他在积攒力气,好让自己所说的话都能够充满力量。“你父亲没教过你,如何去观察与突破吗?”

她父亲从来没教过她军事上的东西。

“你很聪明,在你没有去跟将军打小报告,把林铮华私下找我打架的事说出来我就知道,你跟赵传奇和军营里任何一个人都不同,你清楚知道我喜欢林铮华这个兵,即使他打了我一拳,我也不会想要罚他们。”

“长官……”

“杨光,长官只是还没有找到能够去训练你的方法。”

刚才这段话费了靳成锐许多力气,他说完便轻缓的喘息,不再说话。

杨光听完很震憾,看他剧烈起伏的胸膛,突然觉得好难过。是不是不到这种境地,他永远也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我?

“长官,如果我们真的要牺牲在这里,我能不能请求个事?”想到前世加这一世都没有把他追到手,杨光除了遗憾还是遗憾。

“说。”

“你亲我一个好不好?”

靳成锐:……

“我们会出去的。”靳成锐说的非常笃定。

杨光不放弃。“可这不是还没出去么?长官,你就答应吧,反正你又不会少块肉。”

看她明亮清澈的眼里充满忐忑与期待,靳成锐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之前是求抱,现在又求亲。

一想到她有这毛病,靳成锐有些担心,军营里那么多男人,她要是逮着谁都亲一个,这军部恐怕要乱成团了。

见他久久不说话,杨光有些失落,垂着头想,早知道趁他昏迷时就亲他。

靳成锐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以为自己的沉默伤害了她,咳了声尴尬的讲:“我连说话都困难,你来亲我吧。”

杨光刷的抬起头,眼冒绿光。

靳成锐顿了下,又觉得好笑。怎么跟只小狼崽似的。

得到他的批准,杨光心里乐开了花,撑着地板以防压着他伤口的凑近他,近距离望了眼他冷峻的脸,视线便落在他干燥起皮的薄唇上。

被她盯着的靳成锐,瞧扑在自己身上的体态优雅的女孩,想这哪是狼崽,简直是充满侵略性的美洲豹。

不管是什么,当她柔软如花瓣似的唇贴上自己时,靳成锐有几秒的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像被子弹射中的瞬间,只觉得身体一痛,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闭着眼睛的杨光轻吻着他略凉的唇,单纯的贴合着,感受他干裂突起的皮刺着自己敏感的唇,酥酥麻麻像触电般。

杨光怕他反感,亲了莫约十几秒就退开,标准的见好就收。

“长官,怎、怎么样?”小心翼翼的观察他脸色,杨光心跳如鼓。

“嗯?”

“会不会讨厌?”

“不会。”

“嗯……”

两人陷入了尴尬。

杨光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靳成锐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虽然两人都没有说话,但都没嫌着,至少靳成锐就算烧到四十度都睡不着了。

------题外话------

推荐香瓜的完结旧文《宠妻之首席设计师》

四年前洛青在部队打晕一个对自己不轨的男人,轰动二十四师。

从那时起陆将认识了她,在她两年后退役时成立设计公司,等着她自己爬进洞。

两年海归的洛青回归本土,开始她的设计师之路。为了赚更多钱给妹妹一个美好将来的她,仅用了一年时间便做到总监位置。

在庆功晏上她的作品受尽追捧,她的身价水涨船高,仕途风顺。哪想一觉醒来旁边睡着超级大BOSS,还兼职她长官的长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