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七章 不想再重生去追你

推开虚掩的门,靳成锐朝里面的女孩伸出手。“过来。”

惊醒的杨光迅速跑过去,握住他手,被他拉着跑时担心的讲:“长官,这样人质会有危险!”

“你比人质重要。”靳成锐一路往楼下跑,途中不时开枪射杀围冲上来的大兵,枪枪毙命。

杨光看到围涌上来的大兵,听着充斥耳边的枪声,即紧张又安心。前方是未知的路,但能和他在一起,她又有什么好怕的?

瞧着紧握自己的大手,杨光在靳成锐击毙一个士兵时,顺势夺过对方的枪,便转身背对靳成锐,把从楼梯下来士兵干掉。

两人前后配合的下到一楼,看到从正门如潮水涌来的士兵,转身往走廊后面跑。

后面也有许多人,士兵已经将白色大楼包围。

杨光和靳成锐靠在墙壁后喘息,在要继续往外冲时感到地面剧震,接着不远处的黑夜里火光冲天。

爆炸让士兵们慌了,许多跑去支援那边,给靳成锐和杨光减少了不少阻碍,但当他们跑出大楼时,因为谢尔盖·亚当一句话,士兵又全部围向他们。

谢尔盖·亚当站在窗户前阴森的讲:“把他们两个抓起来!我要活的!”

看到围拢过来的士兵,靳成锐换了一个弹夹,刚毅冷峻的脸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看了眼后面,对杨光讲:“分头行动,你从正门出去,别回头,一直往前跑。”

现在大部分的士兵都集中在了后门,杨光想了两秒就点头,转身往正门跑。

还未等杨光跑到大厅,后方便响起激烈的枪声,她没有回头,抬手干掉两个大兵,在前门又跑进几个士兵时,飞跑的跪倒擦出去时一连五枪将人击毙。

杨光一滚出大门,就听到来自庄园外的枪声,接着两个黑影朝她走来。

看到前门有人接应,杨光有不好的预感。她以为长官还有安排,没想到他什么后路都留给了自己,包括厉剑!

在厉剑与两位战友的掩护下,快要达到园门与傅程鹏林铮华两汇合的杨光,被两束刺眼的灯光照得睁不开眼。

一辆他们白天看到的军用绿卡朝庄园开来,卡车上的人看到被伏击的庄园,立即纷纷拿枪跳下车。

看到俄方士兵,杨光立即对傅程鹏讲:“你们快走!不用管我!”

半蹲射击的两人,看到两个排的兵力,傅程鹏下令撤退,而原本掩护杨光的厉剑转向他们两个,一一将对他们有威胁的士兵清除掉。

长达近二十分钟的火力交涉,傅程鹏和林铮华安全退出庄园,杨光一直站在原地没动,在确定他们都没事后松口气,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士兵们。

被俘?这个词她可不陌生,没什么好怕的。

只是让杨光意外的是,走在最前面的是个穿便装的男人,眼镜下面露出道丑陋的刀疤,想这个应该就上阿布尔·艾力神父说的巴卡地头蛇。

巴卡看到是个只到胸口的女孩,暴躁的拿下眼镜低头瞧她,操骂的讲:“这是谁家的孩子?给我轰开。”

杨光:……

被两个士兵架开的杨光有点忧伤,看他急匆匆走进白色大楼,刚想遛就被两个士兵架进大楼里。

看到大厅里正要军医包扎的谢尔盖·亚当,杨光急切寻找长官的身影,只见后院的士兵都已经撤走,情况不明。

谢尔盖·亚当身边站了许多人,看到杨光就对其中一个人讲:“先关起来。”

被粗鲁扔进阴暗的牢房里,通迅器也被搜走,无法与战友取得联系的杨光走来走去,担心长官的安危。

在焦急的等待中,时间一点点过去,不见天日的地下囚室分辨不出过了多久。

没有提审,没有动静,杨光慢慢冷静下来,找了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想长官可能已经安全脱险,他们正忙着抓人才没来管她。

想到这里,杨光稍稍安心了一些。一个人栽了,总比两个人都栽了的强。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两小时,也可能是一晚上。

杨光被开门声吵醒,昏暗的灯光下看到被拖进来的人,心里一紧连忙起身过去,望着士兵打开自己牢房的门,把人像扔尸体一样扔了进来。

看到熟悉的衣服,杨光喉咙干涩,等那两个士兵出去就扑到“尸体”旁边,把他翻了过来。

即使做了心里准备,当杨光看到那张沾满血污的苍白面孔时,大脑空白,窒息的无法言语。

长官!

杨光惊惧缓摸的摸向他,感到手掌下微弱的心跳,立即将人拖到牢房中间,急迫颤抖的把他脸上的脏污擦掉,给他检查伤口。

他身上到处都是伤,作战服已不知道的去向,鲜血渗进深色的衣服里,杨光用手一摸全是刺眼的红,而后背破烂的T恤被血液粘在伤口上,从凝固的程度来看,后背的伤至少是两个小时前的。

看到皮开肉绽的鞭伤,想到自己安然无恙的这段时间,长官都在接受刑讯,杨光指甲深深扣进手心里,许久才让自己镇定下来,给他全身都检查了遍。

身上这些伤都是考问留下的,长官肯定是受了其它伤才会让他们抓住。

果然,在杨光按到他左小腿时,大腿肌肉本能反应的抽搐紧崩起来。

杨光解开他鞋带,把裤腿拉上去,看到个食指大的圆形血洞。

子弹还留在里面,她身上有手术刀,可是她没有药,如果不进行止血的话,他可能撑不过一天就会流血至死。

只能等出去了再进行救治。杨光把他裤腿放下,又怕他失血过多导致体温下降,哆嗦的把衣服脱了给他盖,便煎熬的等着。

不管是谁来都好,她需要药品。

然而,一直没有人来,就连送水和食物的都没。

杨光每隔小段时间就去检查靳成锐,在第三次检查时,发现他全身冰冷,又由于是趴着的姿势,让他的双臂渐渐有些发青。

吓一跳的杨光拖起他,让他靠自己身上,摸着他粘呼的头发时想:靳成锐,你可千万不能死在这里,我可不想再重生一次去追你。

想到印象中那个无所不能的长官,现在这样浑身是伤,血淋淋的躺在自己怀里,杨光有些茫然。

是她的提前加入害了他吗?还是自己这个计划本身存在错误?

杨光想了许多,浑浑噩噩半睡半醒间被一句呻吟惊醒。

“长官?”杨光看到他醒来惊喜的叫他,一摸他额头又紧皱起眉来:“有点低烧,长官你别动。”

靳成锐看了眼地方,见身上披着她的红色外套,撑着地板坐到她旁边,把衣服还给她,低哑的讲:“穿着。”

杨光纠结了下,见他深邃的眼睛在黑夜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悍,便老实的穿上。就算长官现在看上去像病猫,可实际他就是头老虎,最好别趁机去拔毛。

见她垂着脸,一副挫败的样子,靳成锐轻松的问:“怎么,看到长官不开心吗?”

“长官,我应该开心吗?”杨光哀怨的反问。

靳成锐没说话,望了她会儿,伸手帮她把衣服拉好。

杨光低头瞧到自己凌乱的衣服有些脸红,想到先前的事着急的解释:“我很好,真的!”她的心已经强大到能承受任何侮辱和失败,除了眼前这个人。

靳成锐嗯了声,就沉默着望着牢房外面

原则上来讲,看到对方与自己身陷一处,是不应该高兴,靳成锐却意外的觉得放心。能看着她,总比之前见不着也无法知晓她在做什么疯狂的事要好。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牢房静谧像没有人。

杨光担心他的伤,有些着急。“长官,有备用计划吗?”

靠着墙的靳成锐偏头瞧了她眼,沈静吐出两字:“没有。”

杨光:……

靳成锐有些累,说了会话就又睡了过去。

杨光见他双眼紧闭,担心的小声叫了两声。

“安静,大兵。”

听到他有力的声音,杨光放心了,紧贴着他坐着。

靳成锐没有说话,由她埃着自己。

可能是跟长官说了话的原因,杨光睡不着,昏暗的光线里看他贴墙坐的大九十度,又看自己的小九十度,缓缓把自己的小短腿从他的大长腿旁边缩起来,抱着双膝往他身上靠,听他有力的心跳,想能跟长官这么亲密接触,似乎被俘也不是件很糟糕的事。

“看来你们过的很惬意。”不知过了多久,地下室的门被再度开启,谢尔盖·亚当的声音伴随着灯光而响起。

杨光警惕的坐起来,望着被人拥护着进来的谢尔盖·亚当。

谢尔盖·亚当披着件军官的披风,里面穿着件雪白的衬衫,右手被吊在脖子上。

他一走到杨光的牢房前,就有士兵摆来张椅子。

谢尔盖·亚当靠着椅背,看着像炸毛猫的杨光,态度友好的再次问:“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想做什么?”

杨光紧闭着嘴不说话。

谢尔盖·亚当似乎心情很好,没有为难她。“这样吧,只要你告诉我这个男人是你什么人,我就放你出去。”

你就骗小孩吧。

一直闭着眼睛的靳成锐,听到他的话,睁开眼帘冷冷望着他。

被他锐利的眼神看着,谢尔盖·亚当混身不舒服,讽刺的讲:“闭上你的眼睛勇士,如果你还想挨鞭子我不介意再抽你一顿。”

“他是我哥!”一见他跟靳成锐杠上,杨光立即开口,引开他的注意。

谢尔盖·亚当看她急切的样子,又看了眼男人,便不再管他。“你哥?小宝贝,能说说你是什么人吗?”

“你去问巴哥不是更详细?”

“巴卡说他不认识你。”

想到在外面碰到的男人,杨光知道自己不能拿他忽悠人,就什么也不再说。

“不想说是吗?不急,你会说的。”谢尔盖·亚当站起来,对旁边的大兵讲:“拿鞭子来。”

------题外话------

(木有错,香瓜写这个就是为了虐长官的,谁让他高冷呀>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