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一章 怀念一下(一更)

一得到谢尔盖·亚当的消息,靳成锐他们第二天一早便出发,前往阿尔泰边疆区城市的比斯克。

从阿勒泰到比斯克,不仅路途遥远,更重要的是沿途很少有补给站,如果运气好幸许能碰上游牧民族,因此在没有人愿意去比斯克后,他们只能自己驾车去。

傅程鹏不知从哪弄来辆老旧的面包车,看它破破烂烂的,真让人担心它能不能安全到达阿尔泰。

看他们一副深深担忧的表情,傅程鹏拍了拍车身,肯定的讲:“别担心,它很结实的。”

“啪”的一声,他话刚说完,车底板掉下块铁。

众人齐齐望着掉出来的东西。

傅程鹏摸后脑袋。“小问题,我马上就能解决!”说着钻车底捣鼓。

杨光耸肩,看到宾馆的老板娘,三步并做两步跑进去。

拿着行李出来的许冬看到杨光,问她是不是还缺什么。

“是缺点,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许冬没在意,只是等她回来时,看她一手一个两个大密瓜,讶异的讲:“小阳光,我们可不是去那卖水果。”

“我知道我知道。”杨光把两个瓜滚进车里,拍了拍手。“路途遥远,大哥,享受旅途的风景时也别亏待自己的胃。”昨晚那块瓜掉了,她一直惦记着呢。俗话说的好,这吃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所以她决定一次吃个够!

“都收拾好了?”靳成锐走出来,问他们几个。

“好了老大,就看这车好没好。”杨光踢了脚车门。

傅程鹏没两秒攀着车底板将自己退出来,满脸自信。“好了老大,包行。”

靳成锐扫了眼傅程鹏和面包车,挑了下下颔。“出发。”

几人温柔的上车,生怕一个不小心,还没出发就塌了。

“丫头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啊,回来的时候再来我这落脚,大妈给你做好吃的。”看到他们要走了,老板娘出来送行。

他们对老板娘说是去体验游牧民族的生活,想去阿尔泰玩两天,不然要老板娘知道他们是偷渡去比斯克,肯定没这么好说话了。

杨光笑弯了眼睛,甜甜的应着。“好,谢谢老板娘。”

对她这突然的转变,众战友们手臂上的寒毛都坚起了。

面包车发动,咯吱咯吱的响着跑上马路。许冬坐在最后排,挫了挫手臂讲:“小阳光,我怎么就一点不觉得你阳光呢?”

杨光反头,对他咧嘴灿烂阴森一笑。“我还不够阳光吗?”

“不!你很阳光!”后知后觉终于反应过来的许冬,做了回聪明人。

杨光哼了声,扭过头对傅程鹏讲:“大鹏,这车能跑完全程不?”

傅程鹏给了她一个别小瞧人的眼神。“放心,哥哥我一定把你拉到阿尔泰,要是中途撤火我背你。”然后又讲:“能不能别叫大鹏?每次你一叫我就下身一紧。”

“滚你丫的,连窝边草都敢动心思,小心萎阳。”林铮华义愤填膺的,好像是自己的妹被个老色狼给看上了似的。

杨光倒不介意,知道他只是不想自己叫他这名字,嘿嘿笑了下就答应了。“那我以后叫你大程!”

“大虫?你还是叫我大鹏好了。”傅程鹏郁着脸,感觉有点蛋疼。小阳光怎么着也是名门之后,怎么品味这么特别呢?

“大虫好啊,反正你那也就是条虫样。”林铮华开着各种黄段子的笑话。

“那你就是小虫!”

一路上几人吵吵闹闹,时间过的特别快,一下就到了中午,车子也早就开出城市。

杨光见窗外郁郁葱葱的草原和山丘,感叹的讲:“这里景色的真好。”

车里几个因为她的话,一个个瞧着外面,认同的点头。“这里人烟少,纯原始自然风貌,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牧民不肯离开的原因。”

看他们一个个都快把脖子伸长天鹅了,靳成锐看了下时间,淡漠的讲:“十二点停车用餐,十二点半准时起启。”

“是!”

杨光瞅着靳成锐刚毅的侧脸,很想说:长官,你真是太好了。

能够出去用餐,这对一直紧崩着的大兵来讲,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虽然只有三十分钟,但这对他们来说足够了。

十二点整点,车刚好停路边,几人就拿着野餐所需用品跑去草坪,像小孩似的踩着小草一边心疼一边又踩得欢快。

不出两分钟,备用迷彩帆布铺在了地上,然后是压缩饼干和墨绿色的水壶,还有杨光的那个大密瓜。

东西少的可怜,也不是什么美味的食物,可几人一手拿着干硬饼干,一手拿着水壶,却露出享受的表情望着远方,尤其是吃完能搁掉牙齿的饼后还有饭后水果。

对于有好吃的,大兵们一点不客气,抽出军刀擦了擦就开始分尸

瓜被四分五裂,空气中除了清草与泥土的芬芳还夹杂着瓜果的香气,都盯着它眼冒绿光的几个大兵,都忍着没去拿,又齐刷刷看向靳成锐,却发现他们伟大而高冷的长官在挖草根吃。

杨光小心翼翼的瞧着嚼草根的长官,一下想到前世的一个任务。

那个时候他们被困在沙漠里整整五天了,而每个成员只带了三天的食物,没有食物还是其次,重要是缺水,连尿都尿不出来,战友们全体脱水严重,都想放弃享受最后片刻安宁的他们,在靳成锐的带领下硬是徒步走了三天,看到了绿洲。在这三天的途中他们什么吃,动物、昆虫、植物,可以说他们路过的地方除了黄沙和脚印,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杨光有些感触,挑了块最大的送到他面前,尽量让自己放轻松。“长官,吃瓜吧。”

“是啊是啊长官,小阳光带了两个,晚上我们还有,别吃那个了。”许冬知道只有穷人才吃草,像长官这样的人,不应该吃这个。

靳成锐扫了他们眼,把那根肥大多汁的根吃完才淡淡的讲:“你们吃吧,我吃这个挺好,许久没吃了,怀念一下。”

------题外话------

作者:醇香。《厉少是良夫》

婚姻三年,已一纸离婚协议书平静终结。

她在那栋临海别墅里呆了三年,安分守己。

她与他从未见面,更无交流。

他们都以为这会是他们之间最后的结局…

~

暌违三年,她和那段无爱婚姻告别,已全新姿态靠近心中竹马。

而他却强势挤进她的生活,从蛮横,霸道,到温柔深情,他深陷这泥潭无法自拔,可却甘之如饴!

~

{~小剧场}

关于第一夜,他动作蛮横到近乎粗爆,她疼的闷哼出声

察觉到身下她的反应生涩,还有那感觉,让他脱口道:“你前夫没有碰过你?!”

那一刻内心的情绪复杂,说不出是气恼还是喜悦,只是那丝悸动如此明显!

只是日后当他知道,他曾嫉妒许久的那人,却是他自己,又恨的咬牙切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