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六章 长官不爽了

由于有人垫着,杨光没有哪里受伤,只是脚摔在地上有点轻微的震疼。

身下就是日思夜想的人,她能感受到他强烈的心跳,还有透过军服传达手掌下的温热体温,就像婴粟般让人着迷。

杨光恋恋不舍的抬头,看到他微蹙的眉和紧抿的薄唇,觉得自己是属狼的,会在月圆之夜兽化。

“杨光,你真的在这里!”

厉剑吃力的话,惊醒了要扑上去亲口的杨光。从他身上弹跳开,杨光讪笑的望着黑着脸的靳成锐。

靳成锐脸色十分不善,站起身整理下衣着,扫了眼一下又变得诚惶诚恐的女孩和厉剑,转身走了。

瞧他修长高大的背影慢慢消失视线,杨光恍惚过来,看到靠在树上满脸血的厉剑,立即奔去给他看伤。

厉剑的伤是在额头,不是很重,只是看起来有点吓人。

杨光把自己的背囊找出来,用双氧水给他消毒,又上了止血粉,给他包扎时问他话。“会不会想吐?”

厉剑摇头。

“这是几?”

“一。”

“很好,没有脑震荡。”杨光剪断绷带,收拾东西准备带他换个地方。这里已经暴露了,万一长官再变态的杀个回马枪,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被她扶着站起来的厉剑,望着她的背囊皱眉问:“你一直在树上?”

杨光嗯嗯啊啊的点头。他不会怪自己见死不救,还害他受这么重伤吧?

厉剑只是点了点头。“你隐蔽的很好。”他找了两次都没有发现。

“厉剑,你不怪我吗?”

“怪你什么?”厉剑疑惑,见她望着自己脑袋,摇头道:“这是我自己没用,打不过长官,跟你没关系。”“现在你有什么计划?”

“找个地方睡一觉。”

杨光虽然对厉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也是四年的老战友,可还是被他刚才的态度意外到。她以为,优秀的战狼部队的兵,在年少青狂的年纪时,总会存在一些缺点,可是她错了,这些缺点只是软件部分,他们的硬件部分绝对可以堪称完美。

走了段路,怕他受不了的杨光决定就在这里扎营。她扶着厉剑坐在树下,迅速的把两人的睡袋铺好,就让他先休息。

“你去哪里?”看她外往走,厉剑有些担心。

杨光笑了下,把缠在手上的绳子给他看。“去布置下,免得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跑进来。

长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等她走掉,厉剑混身酸痛的躺了下来。想到那个身手之快,让自己无反击之地的靳成锐,疲惫的闭上眼睛。他受伤的可不止是头部。

杨光把帐营的五十米外围了起来,把比头发丝大不了多少的线掩藏的枯叶底下,再将线头一直接到自己的睡袋外面,把它绑在搭建成塔状的石头上,才安心的钻进睡袋睡觉。

看最后一个队员进入休眠,吴昱达看向脸色不善的靳成锐,小心的问:“长官,接下来是做什么?”

“睡觉。”靳成锐扫了他眼,视线又回到屏幕上。

这个晚上,靳成锐一直没再离开电脑,队员们得到了一个安稳优质的睡眠。

太阳从东边升起,逐渐穿透黑暗,让林子染上晨意的水蓝色。

露水被阳光蒸腾的变成白雾,一只漂亮的小鹿正在飞快的奔跑,期间不时停下来用它大而黑亮的眼睛往回看,确定没有敌人追赶便慢下脚步,跟着那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在绊到什么东西时受惊的弹开。

树叶下的绳子受到拉力,立即使整个线圈受到震动,而圈中绑着绳头的小石头被弹飞,没有压力的石塔瞬间崩溃,卧槽里的大石头受到冲力顺着光滑的渠道往下滚,撞到军绿色的迷彩帐篷上才停下来。

那个大石头莫约有饭碗那么大,又从高处急速滚下来打到帆布上,头朝石塔睡的杨光听到碰的一声巨响,这一下跟当头一棒的效果差不多。

杨光惊炸的坐起来,连忙去叫厉剑。

一片蓝瑟的森林,一个穿着军绿迷彩的身影正面向初阳,微弱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钻出睡袋的杨光看到外面的人有些意外,心里嘀咕着病人怎么可以起那么早。“厉剑你醒了啊。”

厉剑转身望着她,似乎包着绷带的脑袋有些反应迟钝,隔了会儿才点头。

“那快收拾东西,有人朝这边来了。”

“你是说刚才滚下来的石头吗?”

“那是我设的警报器,快,别啰嗦了。”

她火急火燎的摧,厉剑指了指自己睡觉的地方。“我已经收拾好了。”

杨光见那块空地只有一个背囊,脸上爬满红晕,又加快了速度,不出一分钟就和厉剑启程。

两人一路小跑的离开落脚的地方,直到太阳露出整个脸才停下来。

找了处高地,杨光巡视一圈没发现敌人,和厉剑一起吃早餐。

杨光一晚上没吃东西,是真饿了,只是压缩饼干很硬,她吃的比较辛苦。

厉剑瞧她双手握着咬在嘴里的饼干,死命跟自己的牙较劲,有些脏的精致五官因用力而紧皱一起,不禁失笑。“你可以把饼干泡在水里。”

咯的一响,杨光咬下小块饼干,用舌尖扫进嘴里嚼巴两下摇头。“那样不好吃。”糊糊的,看着就不讨喜。

在外面只求不饿,谁还管好不好吃?

厉剑摇头,由她继续跟饼干较劲。

杨光咬了几口,感觉饥饿感没那么强时,疑惑的问厉剑。“厉剑,你说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不知道。”厉剑翻出自己的地图。“现在只有去这里看看才知道。”

杨光探头看他的地图,发现了问题。“我的跟你的不一样。”

“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我是说,我的没有标路线。”杨光拿出自己的地图给他看。“我的没有任何指示性东西。”

厉剑研究她的地图,没看出门路。

杨光把临走时,长官跟自己说的那翻话告诉厉剑,看他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你应该去那里看看。”只有安全屋是唯一明确的地方,厉剑觉得即使那是个陷阱,至少比什么不知道到处乱窜的强。

他说的有道理。杨光瞧着两份地图,又皱起眉。“可是我不知道安全屋在哪里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