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六章 孤寡战士

“光光,光光,你有在听我说吗?”赵传奇在她眼前愰了愰手。

杨光从被靳成锐扑倒压在身上的回忆里惊醒,强忍着心悸的感觉大睁着眼睛看赵传奇。“嗯,你再说一遍。”

“光光你没事吧?脸怎么这么红?”赵传奇说着就去摸她额头,被她打开也没在意,继续讲刚才的事。“光光,我听说俄又向我们开战了,真不知道他们整天吃饱没事和我们过不去干嘛,我们要钱没钱,要技术没技术。”

赵传奇这话让杨光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明白长官那个死亡游戏的真实目的了。

现在离战狼部队的成立只有一年时间了,长官需要一支上前线的队伍。而靳成锐这把尖刀是否够锋利,只有经过战争的淬砺才知道他的价值。

一想到靳成锐已身在前线,杨光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紧张与担心是不可避免的。

“光光,你跟那个吴登很熟?”赵传奇没有发现发小的异样,望着朝他们走来的插班生。

杨光望着吴登摇头。“就聊过一次。”

这时吴登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向赵传奇打了声招呼对杨光讲:“这次课外活动,我能跟你一组吗?”

“不能!”赵传奇想也没想断然拒绝。

杨光瞧了瞧像护犊子的赵传奇,礼貌对吴登讲:“能与吴士官一组,可以说是锦上添花,不过我已经答应跟柳青一组了。”

这次课外活动是帮助老人,也就是说,当义工!名义是让他们这些人民子弟兵体验生活的坚苦,实际是让他们这帮穿着军服的青年去服务群众,顺便为这一季的招兵打下良好基础。

“是这样吗?真是让人遗憾。”吴登露出失望的神色。

杨光笑着讲:“吴士官这么受人欢迎,会有许多人想和你一组的,别担心。”

“吴同学,不然我和你一组吧?”赵传奇有些吊儿啷当,听不出是假是真。

吴登望向他,没有犹豫的点头。“好。明天早上六点,我会去找你。”

等他走开,杨光用手肘顶了顶赵传奇。“传奇,我看他不像开玩笑的,你不是跟你舍友一组吗?”

赵传奇扯了扯嘴无赖的讲:“谁管他是不是开玩笑,反正我是就行了。”

“传奇,你这模样让我手痒。”

“什么意思?”

“想扁你!”

两发小玩闹一阵,就把刚才的事抛在脑后,次日一大清早就在老师的招集下,浩浩荡荡往社区出发。

前面班主任和指导员在扯着嗓子说话,后面熙熙攘攘的学生们个个交头咬耳,谁也没听,各自聊的欢快。

“杨光,最近都没见你越狱,是不是跟你男人吵架了?”席柳青和杨光走的极近,压低声鬼鬼祟祟的向她打探情况。

杨光一听她的那个你男人,心里就一阵荡漾,愉快的讲:“他有事去了,男人嘛,就应该事业为重。”长官那么强悍,实战只是他走向高处的踏脚石,她应该替他感到高兴。可是还是担心他磕着碰着呀!

“对!杨光果然看得长远。”席柳青向她坚大拇指,接着讲:“不过你得小心赵传奇,他好像对你有点蠢蠢欲动。”

杨光抬头看向前面的赵传奇,恰好这时赵传奇也回过头看她。

赵传奇向她抛了个媚眼,又和舍友不知聊什么,两人欢腾的连路都走不规矩。

同样收到他媚眼的席柳青抓住杨光,虚弱的道:“妈呀杨光,你这发小就是一妖孽!”

杨光笑着安慰。“没事,他是我发小,我让他别吃你。”

没多久,一群穿着军绿色常服的小青瓜在小区广场集合,每个人手臂上都戴着个红章,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想想,五十几个国科大的尖子生在跳广场舞的大妈身边一站,那气势,那英姿,没有谁不瞧上两眼的。

指导员喊了几次口号,看学生们军姿整齐,赚足了眼球才满意的点头,开始讲解这次课外活动的具体事宜,然后是发份名单,各自按照上面的地址去帮助那位老人。

杨光拿到名单,便和席柳青一起行动。本来她们觉得来帮助孤寡老人只是一项任务,可是当她们到达那栋老旧的楼下时,两人都变得有点压抑。

这栋大楼是六十多年前的老楼,没几年就要拆除的,因此业主也懒得花钱维修电梯,而这栋楼总共有二十六层。这楼字对一个身强体健的年青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更何况是已过不惑之年的老人?

杨光和席柳青望望楼顶,又看看名单上的地址,深呼吸,对彼此说:“走吧!”

两人在昏暗的楼梯里埋头前进,在爬到二十层的时候,席柳青撑不住要休息。

比她没好到哪里去的杨光拖着她走,喘息的讲:“不行……呼……这么高的楼、楼,那位老爷爷一定有许多事情需要我们帮助,我们、我们得早点上去!”

听到她的话,席柳青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是憋气和杨光一同爬到了二十五层。

席柳青还没等自己平息过来就敲门。

等了阵见没人开门,杨光去推门,居然一推就开了。

两人相互看了眼,杨光推门而入,边喊道:“爷爷,徐爷爷?”

托高楼的福,这房间很通风,只是有股说不清的味道,像是中药?那种渐渐落幕的医理,鲜少有人懂得它的奥秘。

没有看到人,杨光打量大厅简陋但还算整洁的布置,视线停在墙上的照片上。

席柳青也发现了,走近了瞧,叹息的讲:“没想到这位徐爷爷还是位战士。”

确切的讲是个军官。杨光瞧着几张照片皱眉。第三张照片是徐爷爷和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再看年轻时的徐爷爷,这小孩十有*是他的亲人,那么现在他去哪里了?

“谁……谁啊?”

阳台外边传来吃力的呻吟,杨光和席柳青忙顺着声音找到正在晒太阳的老人。

徐老莫约七八十岁,瘦骨嶙峋,仿佛全身的水份都被抽干了,看着有些恐怖,但好在还不算很邋遢。

席柳青热情洋溢的表明来意,让老人笑了起来。

“小姑娘,你喜欢那个么?”徐老见她盯着嘟噜嘟噜跳舞的陶土小锅盖,笑呵呵的问她。

杨光看看开了的药,又看老人。“徐爷爷,你懂中药?”小炉里的火还在旺盛的烧着,杨光找来碗把药汁倒了出来。

徐老捧着药碗,眼光迷离惝恍。“哪里懂什么药不药的,这不是生活所逼,只能自己找些草药熬着喝。”说着混浊的眼睛望着面前两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女孩,毫不客气的讲:“我这没什么需要帮助的,如果你们要完成课目的话,就帮我把这些衣服洗了,再去给爷爷扛两袋米上来吧。”

这里是二十五楼,光跑上来就够呛的,还要扛两袋米?

两人脸部抽搐了下,还是笑嘻嘻的应了下来。

回到房里,杨光权衡的分配工作:“柳青,你留下来洗衣服,我去找人帮忙。”

席柳青一想她那发小,立即点头同意。

徐老看屋里窃窃私语的两个女孩,慈祥的笑眯了眼睛,喝光碗里的药喃喃的自言自语。好呀,现在的小子真是越来越好了呀。

------题外话------

推荐文《姬少宠妻狠腹黑》枼玥

一场充满利益的联姻,让她默默沉寂了十年。

一次精心的布局,让她误以为是转机。

当转机却是杀机,她又该何去何从。

千刀万剐之痛,她成为相处十年老公泄恨的工具。

当海水侵蚀着她的灵魂,身躯被大海淹没,她终于明白,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的懦弱。

当以新的身份重生,她绝不在任人欺凌。

无论我曾经是谁,今生我龙紫玥只为自己而活,重活一世,双手注定沾满血腥。

她杀伐果断,杀人诛心,让人生畏。

昔日的豪门千金,如今世人眼中的恶魔,她的苦楚,唯有她自己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