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三章 长官的朋友

做为战狼部队唯一的女军医,杨光能享受很多特权,比如军车的专属副座。

以前她坐在副座,是一种卑微而又崇敬的心态。崇敬他的强悍,卑微自己不可见人的感情,只能在暗里偷偷窥视他的一举一动。

现在她同样坐在副座,她有种十八岁少女的羞涩,忐忑,还有憧憬。也许是他那份遗书的原因。杨光这样想,不竟又瞄偷专注开车的靳成锐,连什么时候到了都不知道。

把车停在路边,靳成锐看向双眸澈亮的女孩,蹙眉微疑的道:“真这么好看?”

杨光愣愣点头。太帅了!

不对!

清醒过来的杨光立即正了正神,摆出一副大家闺秀应有的矜持模样,严肃的讲:“长官,我是在想事情。”

“哦,什么事情。”

瞧他好整以暇的样子,杨光转了转眼珠,大胆的问:“长官,你有女朋友吗?”

问完的杨光小心脏砰砰直跳,紧张渴求的仰视他,害怕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掉。

靳成锐错愕了下,意外她想了这么久的事,竟然是这个。

他回忆了下,不以为意的讲:“我没有朋友。”说问便下车。

听到这个答应的杨光心里先是一喜,后一想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紧跟在他身后想了许久,又抬头看他高大修长的背影。

我没有朋友。这漠不在意话,怎么让人感觉有些悲凉。

杨光心里的这个疑惑,在走进豪华的酒店时,被搁浅了。

“长官,我们要去吃饭吗?”

“嗯。”

那我们能不能换一家呢?杨光瞧瞧周围环境,又瞅瞅一身白衬衫加黑色西裤整得跟高级精英似的长官,然后低头看自己的白布鞋和宽松的休闲裤,实在是与这里格格不入啊!

见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杨光硬着头皮跟着,尽量无视别人的眼光。反正丢脸的又不是我一个,怕什么。

靳成锐走进服务员按着的电梯,等杨光进来便按了十六层,刚毅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电梯很大,高级白色大理石装潢的墙壁和地板,把整个空间衬的更加明亮。

无所遁形的杨光望着四周映射的身影,故做轻松的抬头挺胸,又摆出一脸的高傲。哼,我就是独特,怎么着了?好歹我也是将军的女儿,军区大院的*,来这里还嫌委屈呢。

更重要的是,长官都没有嫌弃啊!明目张胆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靳成锐,杨光表面跟着淡定,心里却翻江倒海,一刻也没平静过。

靳成锐撇了眼拘谨的杨光,在她不断变幻脸色时心情莫名愉悦。他没有说话来缓解气氛,仍她一个人独自挣扎着,直到电梯到达十六层,才向服务员说了个房间号。

“两位这边请。”

长像漂亮的女服务员,热情的为他们带路,在到达房间后又替他们开门,整个服务让人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房间里已经有人在了,他看到进来的靳成锐,激动的迎上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嗨,靳,好久不见,我可想你了!”

听他一口生硬的中文,杨光不禁仔细打量这个和长官要好的陌生男人。

男人有一头浓密的金发,高耸的眉骨和蓝色的眼睛,是个美国人。

年龄25到35之间,体型高大,比长官还要高一些,是个英俊的男人。

穿着讲究,纯手工定制西装,闷骚张扬的银灰色,是个十分富裕的男人。

这人每一点都会让见过他的人难以忘记,可这个与长官关系亲密的人,杨光十分肯定自己上一世没有见过他。

靳成锐让他抱了下,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有见到老朋友的喜悦,扫了眼空荡的桌子平静的讲:“我们还没有吃饭。”

我们?听到这话,男人才注意到他身边的女孩,漂亮的蓝色眼睛立即大放光彩,如发现顶级宝石般兴奋。“嗨,小可爱,你是靳的妹妹吗?”

杨光望着这个摇身一变,从伸士变成大灰狼的男人,一脸黑线。

“我叫乔·华盛顿,小可爱叫我乔就行了。”乔·华盛顿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根本不在意别人的冷漠。

杨光礼貌的跟他握手。“我叫杨光。”

“噢亲爱的光,你和靳不是一个姓,难道……”

“我们还没有吃饭。”靳成锐冷冷的重复。

“刚好我也没吃,服务员!”乔·华盛顿知道靳成锐脾气,立即夸张的叫来服务员点餐。

在等菜和吃饭的时候,杨光几乎找不着说话的机会,全是乔在问靳成锐话,而靳成锐回的很冷淡,要么不回,但这仍然没有减退乔的热情。

就一顿饭的时间,杨光知道了这个乔有点话唠,还有点欠虐,总的来讲,是个擅长于表现的大男人。

“杨光,你在这里等我们回来。”饭后,靳成锐给了她一张房门卡,让她在这里休息。

拿着房卡的杨光皱眉瞧他们两个。

靳成锐还是一如既往的内敛冷峻,而乔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也不知他要蛊惑谁。

“是。”杨光想跟着他,可她知道长官不会同意。

“那亲爱的光,我和你长官泡妞去了哦。”乔搭坏笑的朝她挥了挥手,和靳成锐一起离开。

杨光挫下脸,瞅着与长官并肩走的乔,想不通这妖孽怎么会是长官的朋友。

这一冷一热,能兼容吗?

“靳,不是必要,我是不想打扰你的。”走进电梯时,乔脸上一片肃然,全无刚才的半点浮夸之色。

靳成锐微蹙着眉,没有客套,在电梯门关上才开口。“我们去哪里。”

“这个地方。”乔从顶级西装口袋拿出一张破旧照片。“这是他十年前进监狱时上交的物品其中一样。”

旧照片一处游乐园,里面的男孩子笑得单纯而幸福,从斑驳的色彩中,能依惜分辨出男孩的头发是淡金色的。

“这个男孩我们已经调查清楚,叫吴登,今年十八岁,但他自十年前就失去消息,可能死了,可能流浪在哪里。现在我们怀疑他逃回到了中国,来找他来了。”靳成锐觉凝了片刻,把照片还给他。“现在你们认为他会去游乐园?”

“不是认为,是肯定。”乔收起照片,望着镜子里的两人愉悦的讲:“靳,我们又连手了,真是认我十分怀念啊!”

“我的任务是找到那个人,其它事情不干涉。”靳成锐仍旧冷漠,不知道他是怀念还是想遗忘。“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

------题外话------

有看的支个声,香瓜好寂寞啊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