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七章 别以为我小就欺负我

赵传奇别看他清清秀秀像个文弱书生,怎么说也是军区大院长大的,军队的拳体操就会打两种。现在他跟傅程鹏掐架,一时半会愣是分不出胜负。

“你大爷的,我让你狂!让你欺负我们,我揍死你!”赵传奇越打越狠,将傅程鹏按地上一拳接一拳狠揍,像只刚实战的小狼崽。

不知道赵传奇原来这么能打的杨光有些惊讶,也不管后面会有什么惩罚等着他,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而靳成锐则和杨光一样意外,手肘搭在车窗上,若有所思的望着一个发狂一个旁观的两发小。

被按着揍的傅程鹏终于从囧境中挣脱出来,拉着赵传奇后衣领就大力将人扔出去,一个翻身将他按住,把他揍自己的一拳不少还给他。

傅程鹏的拳头可比赵传奇的硬多了,一拳就让赵传奇白嫩的脸见了红,像花皮蛋似的。

杨光怎么说也跟赵传奇是发小,向来帮亲不帮理的她抓住傅程鹏挥拳的手,想将他们两个拉开。

傅程鹏也是个大好青年啊,刚才被赵传奇那样揍心里哪能不冒火,被阻止的他见是这贵公子的发小,胳臂用力一掷将她掀倒便又一拳头落在赵传奇脸上。

奶奶个熊,别以为我小就欺负我!摔地上的杨光,手掌膝盖一片火辣辣的痛,又听赵传奇愤怒咆哮的吼声,想也没想瞬间跳起踢向他。

感到气流的傅程鹏迅速伸手挡,还是被她踢得从赵传奇身上跌下来。

这一转变不仅傅程鹏再次受到打击,被揍得面目全非的赵传奇吃惊张大嘴,就连靳成锐都挑了挑眉。

高跳旋转落踢,是格斗术里的绝地反击之招,它需要身体反应灵敏迅速的才能驾驭,然而这些格斗技巧,在常规的部队里并没有普遍化,能够灵活运用的人不多,靳成锐就是其中一个。

修长有力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望着杨光的靳成锐沉思了会儿,推门下车。

高仰着下巴的杨光瞧了眼吃惊的傅程鹏,便向赵传奇伸手。

赵传奇迟疑了下就拉着她手站起来,俊美的五官疼得扭曲。“光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杨光耸了耸肩,拍了拍手掌上的砂石。

“我这是跟我哥学的。”大仇得报的赵传奇没等杨光回答,就迫不及待的去看傅程鹏,对他一阵幸灾乐祸、冷嘲热讽。

看着思想单纯的赵传奇,听到脚步声的杨光苦笑。传奇,打赢了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啊!

“身手不错。”低沉而优雅迷人的赞美。

感到他熟悉的气压逼近自己,杨光唰的站直,战战兢兢转向冷峻的靳成锐。

这是杨光这世第一次与他这样对视,在阳光灿烂底下,相隔不到一米,面对面直视对方。

和记忆中一样,似刀刻般的轮廓,剑眉星目,紧抿的薄唇透着些许冷酷与无情,只是比记忆多了份青涩和年青人特有的桀骜,不过杨光想这就是成长,她非常有幸能见到二十四岁的长官,见证他不完美的时刻。

听到靳成锐的话,赵传奇还不知大难在即,挑着下巴飞扬的讲:“那是,我们可不是能随便欺负的主。”“成锐哥,是他先动的手,快把这个副连关禁闭吧!”

赵传奇一说完,杨光心里凉了半截。传奇啊传奇,我们两个是*这谁都知道,这个小小的副连哪里敢招惹我们?当然是靳成锐的命令,他才敢这么做。

看到她眼里的变化,靳成锐扫了眼傅程鹏看向赵传奇,笑着讲:“好啊,都关禁闭。”

欢喜的赵传奇还没笑,感觉不对的他问靳成锐:“成锐哥,你说错了吧?”

“没错。”靳成锐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尤其是看向杨光时。

杨光心里发毛,惊悚望着竟然在笑的长官。长官一般时候都是生冷生冷的,而且他从不开玩笑,就连他的副官都对他唯命是从,不敢半点造次。那他这次是为什么笑?

“副连,把他们两关禁闭二十四小时,至于你,交份五千字的检讨上来。”靳成锐当然不会告诉她原因,对傅程鹏说完就回到车上,开车经过他们时又补充了句:“等下的早餐也给他们两省了。”

“是!”

**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靳成锐干嘛关我们!”赵传奇在黑房间里发狂,将铁门踢得咚咚响。

隔壁禁闭室的杨光靠着墙壁,听赵传奇的话无奈叹气,扯着嗓门讲:“传奇,你省省力气吧,你在这里喊也没用。”

“他大爷的,老子我不服气!”

“几个小时后你就服气了。”杨光劝戒的讲:“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没有食物吃,你知道的吧?所以你给我安静点,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了。”

赵传奇听到她的话便偃旗息鼓,像泄了气的皮球。

终于清静的杨光长吁口气,心里还在琢磨靳成锐那个意义不明的笑。

然,不管想多少遍,她都觉得很惊悚!

像别人挖了一个大坑等着猎物跳进去,可她却全然不知前方哪里会有个大坑!

搓了搓脸,杨光深呼吸,躺到铁板床上。

管他的,反正都被埋了一次,再被他坑一次也无防。

**

“报告!”

“进来。”

傅程鹏走进门,双手把检讨书递上去。

接了检讨书,靳成锐扫了眼脸上挂彩的副连,淡漠的问:“对这次打架,你有什么要说的。”

傅程鹏目视前方,大声喊:“报告长官,没有!”

“我让你说。”

傅程鹏飞快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靳成锐,又望着正前方吞了吞口水。

对这次打架,他能有什么好说的?做为一个四年的老兵,竟然先后被两个连新兵都算不上的小孩揍了,他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而且还丢了整个十一连的脸。

深深检讨过的傅程鹏,如实讲:“报告长官!长江后浪推前浪,是我能力不济,从现在起我会加强自己的训练!”

“嗯。”靳成锐点头,也没去看他的检讨书。“这次的野外科目,让他们参加如何?”

“长官!”

“就这么定了,你出去吧。”

“是!”傅程鹏敬礼,临走时又看了眼似乎有点兴奋的靳成锐,想着他还是多去准备一份检讨,只是这个检讨不是给长官,是给将军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