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五章 年青时的长官

“用你刚才的话,你们输了也不会告诉别人,是吧大兵?”靳成锐走出两步,扫视了圈他们几个。“你们一起来,还是一个一个来。”

为首的向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一个个子不高的士兵率先出手。

矮个子的大兵只到靳成锐肩膀,可他速度很快,出拳迅猛。

靳成锐与他过了几招,在避开他一拳后,一拳击中他腹部。这时另一个士兵扑了过去,靳成锐放弃手上的矮个子,低头躲开他的拳头。

几人见讨不到好,很快第三个第四个士兵加入这场战斗。

面对接踵而来的攻击,靳成锐仍是刚才那幅大局在握的表情,从容应对,进退有度。

为首的人眼见自己这边的人要被他全部撂倒,动了动手腕就一拳挥出去。

这边观战的赵传奇,看到那个连长被一拳打偏脑袋,拉着杨光紧张的问:“光光,这个连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成锐啊?他被揍的好惨!”

杨光吞了吞口水,强装镇定的讲:“没事,就揍了一拳。”

“被那个大个子揍一拳还没事?”赵传奇很惊惧,望望淡定的杨光又看看那几个打架的,想自己要是挨那一拳,肯定得晕过去。

为首的大兵确实有两下子,而且又有四个帮手在。杨光心里也很着急,本来一点不担心的她,也跟着战局忐忑起来。

四年后的靳成锐在各项军事训练上都有着突出成绩,即使是他亲自带出来的兵,四五个人也能摆平,可这是四年前,四年前没人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准。

杨光担忧的心都提在嗓子眼,握着拳头默默为他加油。

还好靳成锐最后没有让杨光失望,被打一拳的他很快做出反击,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半,在对方凶猛再次攻击自己时,一个利落转身,一脚将他踹出几米远。

为首的大兵倒趴地上,其他四个兵都傻眼了,握着拳头挥也不是放也不是。

靳成锐居高临下望着挣扎起来的大兵。“还要继续吗?”

捂住肚子的大兵——林铮华满头大汗,炯炯有神的眸子里还有着燃烧的火焰,可他咬牙什么没说。

靳成锐就喜欢他这种眼神,有着不会屈服的坚韧,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且不达目的不罢休。转向几个不知所措的士兵,靳成锐挑了挑下颌。“还不把你们的班长扶回去。”

几个士兵听到他的话才恍然惊醒,立即扶着林铮华一阵风也似的跑掉。

等他们消失宿舍楼内,靳成锐揉了揉被揍的脸,舔了下唇角的腥甜。

本见他打赢的杨光松了口气,可在他舔掉唇角的血迹时,心里唰的紧崩,大气也不敢喘。

好、好惊艳啊!

像刚刚吃完人的野兽,温驯、优雅而迷人?!

“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

一点也不温驯!

“他发现我们了,怎么办怎么办!”赵传奇语无伦次掐着杨光使劲摇。

也不知道怎么办的杨光被他摇得更加凌乱,大脑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有力的脚步,一步步朝自己逼近,越来越近,她能听到他踩在枯叶上的沙沙声,像温柔的清风吹拂着大地,可她刚刚才看到他一脚就把那个大兵踹出几米远,它绝对一点也不温柔!

“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清冽的嗓音从上而下传来,平和中带着一股无形的慑人气势,让人克制不住害怕,从而对他臣服。

杨光看着眼前呈亮的军靴,绑在靴子里的迷彩裤,然后宽松的迷彩外套与他坚硬的下颚。

尴尬的笑了笑,杨光连忙拉着吓傻的赵传奇从树丛里站起来,很认真的摇头。“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嗯。”靳成锐颔首,多看了眼杨光。“晚睡的孩子都长不高,都回去睡觉吧。”

“等等。”

“有事?”靳成锐扫了眼手臂上的小手。

拉住他的杨光受惊般的收回手,望着他深邃不露一丝锋芒的漆黑眼睛缓缓摇头。“没,没事。”

她只是想……

只是想感受一下他的体温。

想到自己从医院醒来,面对的就是毫无温度的尸体,和雨水冲刷的冰冷棺椁,就害怕这只是柯南一梦。

瞧着神色慌张跑开的女孩,靳成锐疑惑了下,便转身回了宿舍。

他们两个往相反的方向而行,反应过来的赵传奇追上杨光担心的问:“光光,你怎么?”

“我没事。”

“可是你脸色好白。”

杨光猛然停下,深吸口气往回看。刚才那块草地已空无一人,只有白桦树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光光?”赵传奇小心翼翼的叫她,似生怕声音大了吓着她。

杨光收回视线对视他,刚想说话被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谁在那里!”

**

晚上不好好睡觉,在基地里乱跑的后果就是,不仅关半晚的禁闭,还有各种处罚。

中午的太阳就像火一样的灼烧着大地,摧残着它底下的子民。

杨光和赵传奇,在杨父的亲自监工下,挥洒汗水的做着俯卧撑。

赵传奇做为一个军区大院的孩子,做的不比杨光逊色,只是没做多久就体力不支,气喘吁吁了。

“五十个,一个也不能少。”杨烈背着手,在他们两面前走来走去,严厉的面孔没有一点婉转余地。“要是有一个不标准的,前面的都不算数,直到你们完完整整做完才算结束!”

杨光娇嫩的手掌撑在沙砂上,做到十个就感觉呼吸困难,加之身体里的水份被太阳迅速蒸发,干渴和疲劳很快袭卷她这幅未被锻炼的身躯,让她根本没有听到父亲在说什么。不过好在她知道他一惯的手法,不会中途停下来歇气。

杨烈说了一会儿,被小何叫去了,临走让他们的临时教官看着。

临时教官叫吴昱达,是个热情豪爽的东北小伙,他立正等将军消失操场,便坐到他们两个前头,喝了口大铁杯的水风凉的讲:“很热吧,两个小家伙。”

杨光、赵传奇哧吭哧吭的做,不理他。

吴昱达自娱自乐的继续讲:“以现在三十八度的高温,我估计你们撑不过三十个。”

杨光颤抖着双臂强撑起整个身躯,对旁边的赵传奇讲:“我讨厌喜欢说真话的人。”

“尤其是那些坐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赵传奇毕竟是男生,他看起来要稍微比杨光好一些,还有精力想其它。“光光,我觉得你跟那个成锐好像早就认识。”

杨光又用尽全力做了一个,喘息的问:“为什么?”

“不知道,说不上来。”

“你想多了。”

赵传奇把滑到眼帘的汗水甩掉,有心无力的他没再多想,咬着牙根做了几个后又问:“光光,你还能做多少?”

“我不会比你早放弃!”

“我也不会给你早放弃!”

于是这两发小私下斗法,早无视了监工的吴昱达。

带队回来的靳成锐看到躺在操场上的两具“尸体”,问旁边晒着太阳哼着小曲的少尉。

吴昱达看到他军衔立即立正。“报告中校,做完五十个俯卧撑,瘫了。”

“嗯,底子不错。”

“军区大院的,从小练过。”

帝者的军区大院只有一个。靳成锐多看了他们两眼,让少尉把人移到阴凉处,免得中暑。

瘫地上的杨光并没有晕,她在靳成锐说第一句话时便不自觉紧崩,直到他走远,才睁开眼睛看他高大的背影。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看上去非常严厉也确实很严厉的长官,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残酷冷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