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78.死亡,第一次离她那样近。(第一更)

两人正在踌躇间,后面车子上已经过来一人,三人低声交谈几句之后,那两人立刻变了脸色,也不多说,直接上前将司机打昏在车内,然后锁死了车门,随即,却是上了后面的车子。

甄艾听着后面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一颗心蓦地坠入谷底,她知道,那些人会开车将她所在的这辆车子撞入深谷,她会死无全尸,连带着肚中的孩子。

锦川,我要和你永别了。

到这一刻,似乎恐惧,害怕,全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只是盛满遗憾,那么深,那么浓烈的遗憾。

遗憾这一辈子不能和他一起走到最后,遗憾,他们的孩子,竟是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和父母的机会了。

甄艾听到那车子疾驰逼近的声音,她缓缓闭上眼睛,双手贴在微隆的小腹上,三个月了,他已经稳稳在自己的肚子里扎下了根,若有可能,她多希望要他好好的在她肚子中长大,然后哇哇啼哭着来到这个世界……

山道上忽然亮起刺眼的灯光,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那一刻,忽然有一辆黑色跑车犹如离弦之箭一样冲过来…謦…

激烈的碰撞声响起,是震耳欲聋的的惨烈,甄艾没有等到那可怕的撞击,却在睁眼之间,看到两辆车子碰撞在一起,翻滚着撞击在山壁上,浓浓的黑烟和火光窜出来,几乎将半边天空都映照成通红一片。

这忽然而来的变故,几乎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相撞的两辆车子,那一辆普通轿车已经严重损毁,而忽然出现的黑色跑车,情况却稍好一些,但半个车头也撞的凹陷了下去,不知那驾车的人,到底情况如何……

陆成等人很快随后赶到,却已经先看到了冲天的火光,众人心中都是一紧,陆成更是心口蓦地重重一扯,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冲着那火光方向而去……

“少夫人在这里……”

在陆成带人过来的时候,何文斌已经迅速和其他人离开了,事情失败,有人横空出现救了甄艾一命,他们就算不甘心,也不能继续留在此地。

当陆成从车子里发现甄艾完好无损的坐在那里的时候,整个人竟是腿一软,差点虚脱的跌坐在地上。

甄艾被人小心翼翼扶下车的时候,竟是面色平静到了极点。

她的目光胶着在那撞毁的车子上,一刻都不愿挪开。

陆成知道她的担忧,顾不得喘口气,急忙对她说道:“少夫人,那不是少爷,少爷他还在赶来的路上……”

甄艾只觉一直揪着的心脏忽然就落了下来,她膝盖处一弯,竟是脚下一个趔趄,腿软的再也站不住。

方才车子撞毁的时候,她心里怕到了极点,她怕那个人是锦川,她怕,她再也不能见到他了……

那样的恐惧,竟比方才她自己身陷险境的时候,还要更深更重。

陆成扶着她在路边山石上先坐下来,人群中却忽然传出一声惊呼:“……是向少爷的车子!向少爷现在还在里面!”

“向衡!”

甄艾大惊失色,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在那样凶险关键的时候救了她!

“少夫人您先别急,我去看看……”

陆成也不由得觉得心口一沉,两车相撞的现场实在太惨烈,更何况,另一辆车已经小范围的起火爆炸,而向衡的车子,也损毁的厉害……

他们暂时无法将撞翻的车子挪开,也不知道向衡如今,到底怎样了。

陆锦川从车上下来那一刻,只觉得腰间伤处撕裂一样的一阵剧痛,可他顾不上这些,径自寻着蜿蜒山道上那一抹单薄的身影快步而去。

“锦川……”

甄艾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平静,在被人劫持的时候,在快要殒命悬崖深谷的时候,她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可不知为何,在看到陆锦川有些跌撞的向她走来的时候,她竟是再也忍不住,泪水决堤了一样汹涌而下。

“没事了。”陆锦川伸手抱住她,紧紧将她箍在自己的怀中,他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头在她鬓边不停亲吻:“老婆,没事了,没事了。”

他一遍一遍轻哄,甄艾却哭的更加厉害,人在事中的时候,不知道恐惧,事情过去之后,后怕才更加的让人胆颤心惊。

“向衡……”

甄艾只觉揪心难受,可那边火光四射,小范围的爆炸还未曾间断,陆成他们是决不允许她过去的,如今,她还不知道向衡到底怎样了。

陆锦川原本揽在她腰上的手掌蓦地一紧,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一向待向衡不冷不热,并不算亲厚,也多少知道一点那家伙的心思,在与甄艾重修旧好之后,更是刻意的远着他,可实在没有想到……

救援人员赶到之后,向衡方才被人从废弃的车子中救出来。

他的头脸都十分的干净整洁,奇异的连一丁点的烟尘都没有,甚至身上除却一些小的擦伤之外,连出血的伤口都没有。

但一张脸,却是格外的白,白的仿佛他整个人都被抽干了身体里的鲜血一般。

救护人员简单的检查了一番之后,面色已经凝重了下来:“必须立刻送医院抢救,伤者生命体征十分薄弱……”

确切的说,几乎是连呼吸和脉搏都没有了。

向衡被抬上担架的时候,陆锦川忽然敏锐的看到他黑色衬衫的衣角上有浓稠的液体滴了下来,他上前一步,借着火光看清楚,却是一滴暗黑色的血迹。

方才……并没有看到向衡身上有什么伤口,这血,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陆锦川只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晕眩了,那一种渐渐弥漫的撕扯着一样的疼,是悄无声息的弥漫开来的,渐渐的沿着他的血脉游走到身体的每一处去。

一母同胞的兄弟,终究还是有着血脉的牵扯,在这一刻,陆锦川饶是对向衡往日再怎样的冷情,此刻一颗心也扯了起来。

而医生,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些。

血,从他的身体里缓慢的溢出,速度很慢,但却持续不断,如果不找到伤处简单止血,怕是到医院的路上,他就会流血流死。

终于,医生从他后背心口处,发现了一枚锋利的巴掌长的玻璃碎碴,深深的刺在他的后心处。

许是车子爆炸的缘故,这狭长的玻璃碎片几乎整个没入了他的皮肉之中,也许是因为如此,他最初才没有出血,在被人抬起来的时候,因为简单的腾挪,才导致了少量的出血。

这也是为什么,他看起来没什么伤,却气息薄弱的原因。

医生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伤的地方太危险,此刻在荒郊野外,只有简单的应急工具,根本没办法动手,更何况,他的情况很显然,是伤到了心脉。

不敢贸然的拔出玻璃碎片,更不敢再轻易的挪动他,只能先抬上救护车,等着道路疏通之后,紧急送往医院。

向衡却忽然短暂的清醒了过来。

他的瞳仁有点涣散了,目光艰难的四处搜寻着,陆锦川感觉到掌心里全是冰凉的冷汗,他却明白了向衡的意思。

他将甄艾拉到他的面前,向衡看到她好端端站在自己面前时,忽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可是很显然,他的心肺伤的太厉害,只是这样简单一个动作,就要他痛的一头冷汗。

他张了张嘴,想说句什么,可却发不出声音,心口那里疼的实在太厉害,向衡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仿佛连呼吸都是艰难的,只能大口大口的倒着气。

“向衡!”

甄艾哆嗦着伸出手,将他垂在担架外的冰凉手指紧紧攥在掌心里,她低声的呜咽着,眼泪落在他的手背上,很快就变的冰凉。

向衡想要努力的对她笑一下,可他却已经笑不出来了。

他最后看她一眼,似乎想要把她的样子给记住,可他的瞳孔里,渐渐失去了焦点,涣散开了,变成茫然的一片。

甄艾只感觉他的手越来越冰凉,她忍不住一声一声唤他的名字,将他的手握的更紧,她想把她掌心的温度传给他,可是显然毫无作用,他的手掌愈发的冰凉起来。

“向衡……”

甄艾呜咽一声,低低叫着他的名字:“你不要闭上眼,向衡,你睁开眼……”

他的头无力的偏在一侧,皮肤白到近乎透明一样。

他还没有三十岁,人生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陆锦川轻轻把甄艾拉起来:“小艾,我们先送他去医院。”

甄艾哭着点头,看医护人员把担架抬上车,她坐

在陆锦川的身侧,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彼此紧紧握着对方的手,目光定在前方疾驰的救护车上。

祈求,上天的怜悯,要他一定安然无恙。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陆锦川和甄艾立时就追着担架往急救室而去。

急救室的门被关上,但不过五分钟,医生推开门,摘了口罩出来:“很抱歉,伤患已经没有呼吸了。”

甄艾茫然的站起身,双瞳有些失神的望着面前一脸歉意的医生:“医生,您说什么?怎么会没有呼吸了?刚才他还睁眼看我了……”

“真的很抱歉,伤患心肺受创严重,送来的路上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方才他们进行了电击治疗,可伤患毫无反应,抢救,已经再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甄艾忽然疯了一样大喊出声,她推门就往急救室里冲,可向衡已经被人推了出来。

他躺在担架床上,被一块白色的布从头盖到脚,他安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只是睡着了。

“您冷静点……”有护士上前拦住甄艾,她却失控的一下扑在担架床上,她看到向衡一只白的泛出青色的手垂下来,一动不动,她恍然的一下站着不能动弹——

似乎时光飞逝,一转眼,就回到最初相遇的时光。

他个子很高,走路的时候和大学里那些体育青年一样,有些一摇一晃的,就显得格外的青春活泼,那时候的他,惯是爱笑的,笑起来的样子,和陆锦川有些许的像,可是那坏坏的样子下,却又多了陆锦川身上缺少的阳光和积极。

甄艾还记得消夏园外的那一条路,向衡踏着阳光向她走过来,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无比的牙齿,灿烂的比阳光还要耀眼。

他毫不犹豫的答应要帮她的那一刻,他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大哥不要你了我就娶你!’,她离婚离开之后他四处的找她,可她躲着一面都不肯见……

甄艾渐渐的心如刀绞,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那样一个洒脱向上的大男孩,对着她无所谓的耸耸肩,笑的仿佛阳光都盈满了双瞳一样了……

ps:今天一万字,奔着结局前进~~~不知道崔婉做何感想,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做的错事,要报应在你珍惜的人身上,让你后悔也来不及,所以,请大家都少一些戾气,多一些祥和吧,毕竟,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我们还没有去看一遍呢对不对~~所以,都不许骂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