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74.咬人的狗,往往都是不会张狂乱叫的。

他只觉得有什么事情仿佛要发生,却又摸不着头绪,等了许久,不见两人出来,而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向衡开车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怎么的,竟是到了大哥和她新购买的别墅外凡。

车子在别墅外停了片刻,向衡渐渐冷静下来,就要调转车头离开,却恰好别墅里佣人认出他的车子,已然开了大门,向衡只得将车开进去。

“向少爷,今儿真是不巧,咱们少爷不在家,少夫人去了陆家陪陆太太喝茶去了,还没回来呢。”

管家实则也有些纳闷儿,平日这个时候,少夫人是早早就回来了的,陆太太顾念她的身孕,向来不会留她太久,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知道少爷不在家,所以才留了少夫人吃晚餐,因此并未多想謦。

向衡听得管家这般说,却是长眉一蹙,他自来不是个心思重的人,长在国外,自小顺风顺水的,自己也不过是个大男孩儿呢,但这段时间,家里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竟是要他也忍不住事事多了几分思量。

尤其今日,母亲的行事作风实在是与往常大相径庭,向衡更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难安,此刻得知她还未曾回来,不由得就一颗心往下沉了沉。

告辞离开,向衡几乎没有犹豫就驱车赶去陆家。

到了陆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

陆臻生夫妇正在吃晚餐,得知向衡过来,都有些吃惊。

“伯父伯母,我大嫂是不是在这里……”

向衡一进来就急急询问,可是偌大餐厅,只有陆氏夫妇两人和陆秦至夫妻,再无其他,她并不在这里。

向衡只觉得心口里‘咯噔’一声,锦年已经站起身来,“出什么事了,小艾下午四点钟左右就从我这里离开了……”

“她一直没有回去,我刚从大哥那里过来,别墅里的佣人还以为大嫂一直都在您这里……”

“赶紧出去找!”

锦年已然着急起来,急急吩咐了人出去找。

锦川这边伤势刚又好转,为了不要她怀着身孕担惊受怕,一直都死死瞒着她,却没想到,竟然会又出事。

她还怀着身孕呢,若当真是有人故意而为,肚子里的孩子和她自己,岂不是都很危险。

向衡只感觉自己一颗心犹如在油锅里煎,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她……

“这可怎么办,小艾还怀着孕呢,这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和锦川交代!也是我太大意,好好儿的叫她来家里做什么……”

锦年越想越是自责,又实在太担心她会出什么意外,毕竟,从她离开陆家到如今,也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

她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

“先别乱了阵脚,也许是小艾临时有什么事……”

陆臻生示意佣人先打甄艾的电话,可是那边提示已经关机了,陆臻生也不由得面色一沉,这定然不是什么巧合,更何况,这一胎怀相也不太好,小艾一向都特别的小心,更不会天已经黑了还不回去,也不给家里人说一声。

陆臻生一抬头,却正看到向衡站在一边,脸上却是恍惚的神色,他向来缜密,思虑电转之间,已经抓到了一个关键点。

向衡就算是去了锦川那里,听管家说了小艾不在家,正常情况之下,也不该是这样急匆匆跑到陆家来找人,他定然是知道了什么……

陆臻生正待要开口询问,向衡却已经脸色发白的抬起头来,他似乎苦笑了一下,却又似乎,一切都只是产生的错觉。

“伯父。”向衡感觉自己的喉头有点发紧,他不知道到底母亲和傅思静一起是要做什么,可潜意识的,他已经隐约的感觉到,他若是将自己偶然触到的秘密说出去,母亲或许就会万劫不复。

可如果他不说,或许甄艾真的就会遇到什么危险,如果她出事,他这一辈子又如何能够安心?

“我今天下午回家的时候,我母亲正好要出门去,我感觉,她好像很不对劲儿的样子,也似乎是有什么事在瞒着人一样……”

向衡有点机械的说着,后背渐渐*的一片,初春的夜晚,气候实则还是有些冷的,可他的掌心,背后,却都是一片的湿黏。

“后来,我跟着她出去,我看到她和傅思静一前

一后去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店,一直到我离开去大哥那里的时候,她们也没有出来,我不知道只是巧合,还是我妈和傅思静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们大家……但我总觉得,和大嫂有关系……”

他说一句,锦年的心就往下沉一点,崔婉和傅思静见面……

她知道崔婉一向不待见甄艾,甚至称得上是对她深恶痛绝,以至于当年甄艾和锦川离婚后,在上海工作的时候,崔婉还去闹过事。

而思静……

锦年不愿意将她往坏的方面去想,可这么久以来,她渐渐的也看明白,思静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了。

她有了自己的私心,有了自己的盘算,为了锦川,她心里多多少少的对她这个干妈,对陆家,也是有怨气的。

可是,锦年却还是不愿意相信,傅思静会因此去伤害甄艾。

而崔婉那边,她更是不能相信,甄艾有了身孕啊,那可是崔婉的亲孙子,她就算是再怎样的厌恶甄艾,也不能对自己的亲孙子下毒手吧!

“阿衡,你先别乱想,也许,也许事情没我们想的这么复杂,也许等一会儿小艾就回来了……”

锦年这样说着,可却似乎自己的心里都不相信似的,她渐渐沉默下来,一颗心却是紧紧的提了起来,等着那出去找的人带消息回来。

向衡坐立不安,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却似乎每一分钟都是度日如年。

“先生,太太……”

管家匆匆进来,方才从园子里佣人那里得知,下午陆少夫人离开的时候,是家里的一个佣人跟她一起离开的,而现在,那个佣人也不见回来。

管家方才带人去了那佣人的房间,却发现里面一应生活用品都在,但一些贵重的物件却是早已不翼而飞了,显然,那人已经不打算再回来。

管家已经派人顺着这条线去查,这边却急忙过来报信。

“竟然是我们家里出了内贼了!”

锦年又气又怒,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去,好好给我查,一个一个都查清楚,我倒是要看看,还有没有人这样的吃里扒外!”

她怎能不气?不要说锦川与她的亲生儿子无异,就算是两人关系一般,侄儿媳妇在她这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她也坐不住。

更何况,她是真的喜欢甄艾,连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锦川的头一个孩子啊!

“伯父伯母,不如,也让人盯着我母亲好傅思静那边吧……”

向衡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的凄苦不用说,也能被人体会得到。

身为人子,却要自己亲自来揭穿母亲可能犯下的过错,他的心里又怎么能好受?

众人等着消息的时候,向衡将他所怀疑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包括当初上海那件事崔婉的反应,包括后来她忽然大手笔买下的那些珠宝,再加上今日她和傅思静会面,仿佛这一切,渐渐的都指向了一个朦胧的影子。

如果当初上海的事情,崔婉是受人指使,如果那个人是傅思静……

锦年忽然不敢再想下去,一个心思这么阴沉的人,到底会因爱生恨,再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外面天色渐渐阴沉的厉害,忽而有雨点敲击屋顶的声音渐渐响起,向衡只感觉一颗心越来越惊惶的难受,他再也坐不住,一下站起身来:“我出去找大嫂!”

话音刚落,外面却有脚步声匆忙而至,众人皆是期盼又紧张的望出去,却是陆成一脸阴霾的快步进来。

“先生,太太,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陆成一眼看到向衡,不由得一愣,转而却是毫不避讳的开口。

ps:周五周六加更,估计少爷篇就结束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