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72.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或许就是要她以为他已经洒脱的放下。

吩咐了所有人不要将事情外泄,又交代了人去处理云岚的事情,陆成兀自一人在医院守着陆锦川。

陆臻生和锦年那里是要悄悄告知的,只死死瞒着甄艾一人。

锦年夫妻半夜赶到医院的时候,陆锦川尚在急救室里抢救凡。

三个人静默坐在走廊长椅上,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是定定看着手术室外一直亮着的红灯謦。

甄艾辗转难安,几次起床站在窗前向着别墅大门那里张望,却久久不见车灯亮起,她睡不着,没有他在的房间,似乎瞬间就消退了所有的温暖。

甄艾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可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天光大亮。

她睁开眼就去摸身侧的床榻,心里一片欣喜念着他的名字:“陆锦川……”

可那里,却依旧是一片冰凉,他没有回来,这一夜,都没有回来。

不,也许他已经下楼,正在餐桌前吃早餐了,等到她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他就会从报纸后面抬起头,对着她坏坏的一笑。

他笑起来的样子,总让她觉得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好人,可是你瞧瞧,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千奇百怪。

曾经她以为最儒雅温厚的男人,实则却有着那样阴暗的一颗心,而最初她深恶痛绝的人,却带给她生命里这么多的温暖。

甄艾期盼着他在楼下,就胡乱洗了澡套了衣服下楼。

可是往日热闹的餐厅,此刻依旧安静的让人觉得难受。

甄艾站在楼梯上,看到餐厅的桌子边空荡荡的,他仍旧不在。

佣人见她下楼来,询问她是不是要准备早餐。

甄艾觉得没有胃口,摇摇头:“先生呢?”

佣人一脸茫然:“先生没有回来。”

甄艾示意佣人离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过了片刻,听到入口处风铃响,那还是上次他们一起去温泉山庄,她捡来的贝壳串起来挂在门口的。

“锦川……”

甄艾一下就站起身,有些急迫的向着来人看去,却是陆成匆匆进来:“少夫人。”

“是你啊陆成。”甄艾只觉得自己心里那一股小小的欢喜和雀跃,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她示意陆成坐下来,陆成却摇摇头,语气急促说道:“少夫人,少爷昨夜临时有很重要的事情出差国外,我临时有事耽搁了,没能和少爷一起去……”

“怎么走的这么急?也没有和我说一声……”

甄艾忍不住的蹙眉,但心里的担忧却是放下了,他出差了,没有其他的事,虽然她不高兴他说都不说一声,但至少不用提心吊胆了。

“也是突然决定的,少爷原本想告诉您,但又怕吵到您休息,这会儿正在飞机上,估计待会儿下了飞机就会给您打电话了,我特意回来拿少爷的行李,待会儿也要飞国外与少爷会和的……”

甄艾听得陆成这样说,赶紧起身上楼去:“那你稍等一会儿,我去给他收拾东西。”

怕耽误了陆成的飞机,甄艾只得捡了他惯用的一些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装在箱子里,陆成早吩咐了佣人上去等着,替她将箱子提到楼下。

甄艾目送着陆成开车离开,一个人回了房间,知道他这会儿在飞机上,可却还是忍不住拨他的电话。

不用想也是关机的妆台,甄艾只觉得一颗心空落落的,好半天,才抖擞了一下精神,下楼吃了一点粥,然后去书房写字。

下午睡了午觉起来,忽然想喝酸奶,冰箱里什么牌子都有,却独独少了榴莲味道的,陆锦川最不喜欢这个味道,她怀孕前,也十分的讨厌。

可不知怎么的,这一会儿就是想喝。

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甄艾就想不如去逛超市。

司机开了车送她和韵梅一起去离家最近的超市,甄艾选了酸奶,瞧着水果不错,又叫了韵梅去挑选水果。

隔着一排货架,顾仲勋忽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容,他手里拿着一只苹果,就那样定住不能动。

顾子铭连着唤了他好几声,顾仲勋似乎都没有听到。

不过数月未见,她却好似完全的变了,褪去了那些尖刺和棱角,恢复了她曾经的温柔和沉静,

却是他最喜欢的一种气质。

她安静的站在人群之中,眉目安然的望着面前的各色水果,静心的挑选,只是那样认真安静的样子,却仿佛整个人都会发光一样。

顾仲勋知道她和陆锦川重归于好了,也知道他们复婚了。

当初听到那些消息的时候,他好似并没有太难过,依然能稳妥的处理好公事,整理好全部资料和文件,连下属的一个小数点错了都能挑出来,他按时下班,先去接了顾子铭,然后父子两人去吃了晚饭,回家。

顾子铭做作业,他去了书房,打开笔记本之后,却很久都没有动一下鼠标。

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来,这一辈子,活了三十多年,他从来没有这样消沉过,甚至,生出心灰意冷的感触来。

事业有成又如何?喜欢的,情趣相投的那个人,却永生都不可能陪伴在自己身边。

顾仲勋总是会想,如果最初是他先遇上甄艾呢?

“爸爸!”

顾子铭小霸王彻底的生气了,一声大吼!

顾仲勋的神思终于被拉回来,而站在对面,与他隔着一排镂空货架的甄艾,也闻声抬起了头来。

她的目光触到他的那一刻,顾仲勋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他从来都是克制淡定的人,从未曾在任何人面前有过失态的样子。

但这一次,他却做不到淡定如常。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那目光渐渐的,却又变的有些不自然起来,而到最后,却已经是蕴着一些歉意的尴尬。

顾仲勋觉得,她这样看着他,比一辈子不再见到她还要让人难受。

因为永远没有办法回应他的感情,所以才会有这样歉意的注视,因为永远没有办法爱上他,所以才会觉得他对她好,让她觉得难为情。

“你好。”

到最后,他终究还是先开口,礼貌的对她点头微笑。

他面上神色平静,宛若普通朋友相遇一样的淡然,要她终是自在下来。

“你好。”她对他也点点头,随即却是看向他身侧的顾子铭,然后,那微笑就一点点的绽出:“子铭!”

顾子铭欢快的跑到她的身边去,抱着她的手臂不知说着什么,两个人笑成一团。

顾仲勋站在一边,忽然那么羡慕他的儿子。

小孩子真好,小孩子可以肆无忌惮的表达自己的喜恶,小孩子可以光明正大的依偎着她撒娇,而成人,却不得不掩藏起真实的自己,和不能见光的感情。

譬如他爱她,却要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淡淡的看着她道一声‘你好’。

告别的时候,他没有忍住,还是说了一声‘恭喜’。

她的眸光微微闪了闪,随即,却是大大方方的对他一笑:“多谢你。”

她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

顾仲勋下意识的想要摇头的,可是想到方才第一眼看到他时,她眸子里的尴尬和歉意,他忽然就改变了主意。

如果她永远不知道他依然还在爱着她,那么她的心里是不是会舒服一点,她的幸福,又是不是会更真切一点?

他想,有时候爱一个人,对她最好的方式,却是洒脱的离开,要她可以轻松自如的,去享受她的爱情和幸福。

就点了头:“有一个女朋友,正在相处着,目前感觉还不错,不过以后……还要再看看的。”

她似乎真的就松了一口气,笑容也更明媚了几分:“真好,你觉得不错的女孩子,一定特别好。”

“我眼光这么好吗?”他故作轻松的调侃,她就笑了起来:“是的,一直都特别好!”

告辞,分别,他看着她转身离开,却没有转身。

她的身影不见了,顾仲勋眼底的笑意,就一点点的消失了。

ps:终于出院回家了,猪哥已经累成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