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71.数年前她小产的真相,就要浮出水面。

早已有人四面八方的围拢过来,伴着尖叫和惊呼,有人上前拧住她的两条手腕将她按在墙角,混乱中不知是谁一脚揣在她的小腹上,云岚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像是一只可怜的虾米凡。

“陆成,别动她。”

陆锦川在濒临昏迷的那一刻,却仍是下了最后一道指令,这个女孩儿果然和云卿有渊源,而她最后的那一句话,却更是要他心中的疑惑逐渐清晰。

昔年因为甄艾被人设计小产一事,所有人的怀疑都指向了云卿,云卿也认了,最后甚至服毒自尽。

仿佛那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但陆锦川心里存了疑,这些年也一直未曾彻底将事情放下。

更何况,当日酒店里那个服务生,至今还下落不明,事情疑点重重,虽已过去四五年之久,但陆锦川一直未曾忘怀謦。

这忽然出现的像极了云卿的女孩儿,或许就是当年唯一的知情者,也许正是因为知道真相,所以才会对他恨之入骨。

竟是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也要为她的姐姐报仇。

陆成不明所以,陆锦川却重重握了一下他的手,吃力的念出一个名字:“云卿。”

陆成一惊,还以为这对少爷下死手的人是云卿,不由得向云岚看过去,这女孩儿果然生的和云卿很像,可明显的年龄小了很多。

他本就不愚笨,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大吃一惊,云卿是赵景予的棋子,她的出身被赵景予查的一清二楚,这么多年了,她到底是用着什么样的手段,怎样苦心的周全,方才能隐瞒住自己还有一个亲妹妹的事实?

瞧云岚如今的年纪,四五年前,想必也不过十五六岁,也怨不得云卿死死隐瞒着这个秘密,她已经深陷泥沼之中,这如花一样年纪的小妹妹,她自然是拼了命的也要护她周全。

也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她方才选择那样决绝的手段,隐藏下所有的秘密一心求死。

她死了,再也不会有人想起她,她的妹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这些肮脏人的面前,她可以安心的念书,长大,恋爱,嫁人,去过正常的,她姐姐想了一辈子的人生。

可世事难料,云卿怕是死也想不到,她那样深爱着自己的妹妹,用尽了一切的可能护她周全,可她的妹妹,却在她死了之后,用尽五年的时光,也要执着的为自己的姐姐复仇——终是,也未曾辜负了她这么多年的疼惜和照顾。

只是可惜,想到她如今是林局长的新.欢,那么想必,这些年,她到底还是走上了她姐姐生前走的那一条老路。

林局长自然也被这突发的意外惊动,待知道伤了陆锦川的人竟是自己带来的女人时,更是恼羞成怒,当即就要让人发落云岚。

云岚却不求饶也不出声,只是静默瑟缩在角落里。

她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把这条命给扔在了九霄云外,她不怕死,怕的是不能痛痛快快的死,然后去和她的姐姐团聚。

云岚望着气急败坏的李局长,却是漠然的毫无表情。

十七岁,她失去了少女的贞.洁,踏进了这个姐姐从来不肯在她面前提起的肮脏圈子。

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方才彻底的体会到,在她面前一向光鲜亮丽,温柔可人的姐姐,是怎样一步一个血印的在苦苦挣扎。

她从不说她的苦,从来都是在她面前笑的灿烂,她当初那么的傻啊,竟然相信了姐姐的话,真的以为她过的很好。

她无数次听姐姐提起一个叫‘陆锦川’的男人,她直到现在,尚且还记得姐姐最快乐的那一段时光。

那时候的姐姐,多么的美丽动人?

可是不过转瞬之间,姐姐仿佛是失了水的花木,很快就枯萎凋零,云岚到死都记得,姐姐头一次在她面前失控喝的烂醉,头一次,对她说了那么多的话。

她从姐姐那里得知,那个叫陆锦川的男人不要她了,他有了别的心爱的女人,像是扔一只破鞋一样,把她给扔掉了。

姐姐的眼泪要她心痛,可那个时候,除了心痛,她也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她只是个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她的生活干净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一样,哪里能想到,到了最后,她年轻的,美丽的,温柔的姐姐,竟是连命都没了呢?

最后一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姐姐已经苍白

消瘦到不成人形,她给她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话,她却都记得清清楚楚。

姐姐最后给她一只手机,上面保存了数条和一个陌生号码的简讯,云岚将手机上的全部信息都打印了出来,在所有她认为严密的地方藏了数份,还有一份,她一直放在自己随身的包包里。

她不知道那些简讯里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姐姐临死之前把这些交给她,那么这东西一定特别的重要!

包里的东西,一定会被人给翻出来,说不定,所有的真相都会大白于世。

而如今,她终于做了自己绸缪五年的大事,那么,就算是死,她也可以闭眼了。

“林局长……”

陆锦川已经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可他却知道,如果此时他什么话都不说,云岚这条命怕是就保不住了。

但云岚是绝不能死的,她是云卿的妹妹,那么云卿某些死死藏在肚子里的秘密,大约就可能只告诉她一个人知道。

没有将那个他一直都认为必定存在的‘幕后黑手’给揪出来,陆锦川怕是这一辈子,心里都要绷着一根弦。

“锦川你别说话,医生马上就到,你放心,我定然给你个交代,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林局长丢尽了脸面,自然对云岚恨之入骨,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弄到手的小女人,竟然是个蛇蝎美人儿!

这一刀捅的可真他.妈的深,林局长看一眼陆锦川那一身的血都觉得胆颤,这要是扎在自己身上,他简直都不敢往下想!

陆锦川面如金纸,几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陆成死死按着他的伤口,可鲜血仍是不停的外涌,他用尽全力摇头:“请务必别伤她的性命……”

一直低着头的云岚忽然一怔,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那个一身鲜血的男人。

她不否认,他真的生的十分的英俊,若非如此,姐姐当年也不会一见误终身,只是再好看的脸又如何,他这般的薄情冷性,害的姐姐心灰意冷服毒自尽,在云岚的眼中,只比林局长这样的男人还要让她作呕!

但却未曾料到,他竟会开口为她求情。

“你不用惺惺作态,我做了这样的事,也没想活……”

云岚说着,轻蔑一笑:“陆锦川,你不要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感激你……”

“贱人!”林局长未曾料到这云岚竟然是如此不知进退,急怒之下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出去,云岚脸被搧的高高肿起,嘴角也破裂出血,却兀自动也不动,只是讥诮看着林局长一笑,一个字也不为自己辩解。

她一心求死,陆锦川却不能让她死,他心中想法无力说出,只能看向陆成。

陆成是他心腹,这些辛秘自然知晓,明白他的意思,就使劲点头:“少爷您放心,这些事我会办妥当……”

陆锦川似乎长吁了一口气,再无力支撑,浑浑噩噩之中,抓紧了陆成的手:“别让她知道,别告诉她……”

她怀着身孕,实在太辛苦,这一胎来的珍贵又艰难,怀相又不太好,姑姑叮嘱了,不能动气,不能伤心,必定要让她心情愉悦安安心心的养着,方才能周全到怀胎十月。

他受这样重的伤,这条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若她知道,看到,定然会惊吓痛心,这样的煎熬之下,孩子怎么保得住?她的身子,又哪里能承受得住再一次这样的一番折腾?

陆成明白他的意思,只觉得心里酸涩难安,原以为从此以后风平浪静,却未料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但少爷握着他的手,几乎是耗尽了力气不停重复这几句话,他只能答应。

ps:谁说这女孩是傅思静的,哈哈,没想到吧,傅思静要完蛋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不透风的墙呢对不对?做了就会留下痕迹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