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68.孕期中的小两口也可以很‘甜蜜’

她握着他的手,微微一笑:“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用说。”

茶香袅娜,她坐在他的身侧,一如既往的美好样子,却要他躁动的心一点点的平复下来。

“不,有些话,我必须还是要和你说清楚。凡”

他发誓不会再对她有任何的隐瞒,发誓两个人之间,这一生每一天都要做到心无芥蒂謦。

与段怡人那一段往事讲出来,他多少还是有些唏嘘,怎么都想不到,年少时一时冲动种下的恶果,竟然多年后还是会结出丑陋的果实。

他并不恨段怡人,这世上的事,有因才有果,若他当年未将事情做绝,给段怡人一条后路,她也不会沦落至此,以至于被人利用。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甄艾知道他心中那一种矛盾的感受,既有因为年少冲动做事太绝的懊悔,也有,面对她揭开伤疤的难为情。

毕竟,与她对比起来,他的过去也实在有些太不堪入目。

甄艾拍拍他的手,莞尔一笑:“喝茶。”

陆锦川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甄艾已经站起身来,笑吟吟看着他:“去书房。”

“干什么?”

他询问着,却已经随着她往书房走。

“检查你的大字写的怎么样了。”

甄艾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上楼去,陆锦川不由得在她背后‘苦大仇深’的长叹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这双手着实的力气很大,在健身房可以轻松就举起几十公斤的杠铃,可却偏偏,握着那小小的毛笔时,抖的不成样子!

甄艾说他手腕要有力,运笔要端平,写字心要静,可他压根就不是做这种事的人!

每次瞧着她气定神闲站在书桌前,一口气写出一大幅字,如行云流水一般从容简单,可轮到他时,就仿佛变成了这天底下天字一号艰难的事。

“我晚上还要请林局长吃饭……”

甄艾正在书桌上铺着一张洁白的宣纸,初春天气,积雪正要消融,别墅里有地暖,她就穿的单薄,舒适的棉质长裙,却是复古的长袍样式,也亏得她腰肢纤细,这样没有线条的衣服在她身上也显得曼妙了几分。

桌案左上角的花斛里斜斜插着一束绿梅,被热气一熏,那香气就袅娜的浮动出来,让人昏昏欲醉。

她微微弯着腰,指尖拂过宣纸的纹路,细细抚平,陆锦川就在后面轻轻环抱着她,腻在她耳边轻声的‘撒娇’。

“免不了要喝酒的……可不可以先不练字?”

她细细的腰一拧,他怕伤到肚中孩子,赶紧松手,甄艾已经随手从笔筒里拿了一只狼毫出来,素手拈着,在他眉心上轻轻一点,嗔道:“练字贵在有恒心,要持久,你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什么时候能把字写好?”

他有些懒散的靠在长条桌案上,伸手接了她手里的毛笔把玩着,狭长的眼眸里透出淡淡温煦的笑来:“咱们俩,有你写得一手好字就够了?等咱们宝贝儿生出来,你教他足矣,也用不着我这个半吊子……”

甄艾横他一眼,从花斛里拣出一枝梅花,放在鼻端轻嗅了一下,方才轻喃开口:“陆锦川,你就不想要和我有一样共同爱好吗?”

说起来,他们两个人的性子,真是天差地别的大。

她喜欢的,擅长的,他从前碰都没碰过,而他感兴趣的,她却是嗤之以鼻。

也是,她喜静,他爱热闹,她爱宅在家中,他却喜欢呼朋引伴。

他们两人,还真是南辕北辙的一对儿,可他却偏生对她无法自拔。

“你再好好想想,难道……乐文也不乐意?”

她生的秀美沉静,但这样水光潋滟的看着他的神情,却又生出纯净至极的媚来,陆锦川只觉得一颗心扑腾扑腾的跳了几下,接着身体里就起了火。

那碧绿的梅花掩在她的面前,她一双翦水双瞳就从那碧色之上含笑看着他,他哪里忍得住?

丢了手中的狼毫,栖身过去就攫住了她嫣然唇瓣。

可那绿梅,却正堪堪挡在了两人之间,伴着一点清凉的甜,她唇的味道却更要他沉醉。

忍不住加深那个吻,她不得不靠在桌案上后仰了身子,随即却被他有力大掌护住后腰,牢牢托住了她的身体。

“别……孩子……”

她喘息的间隙轻喃,他轻轻‘唔’了一声,吻的力道只是稍稍褪了半分,随即却又无法自控的加重,她忍不住的抬手按着他的肩,原是要推开的,可不知怎么的,掌心贴着他滚烫肌肤那一刻,仿佛所有力气都被融化干净,再也施不出半分。

绿梅在她唇上揉碎,那香甜汁液糅合在他们的唇齿之间,他下腹紧绷,那里已经不成样子,再瞧她眸子里一片水光,整个人仿佛已经瘫软如水,不由得伸手从她宽敞裙摆之下探入,从那玉白的大腿蜿蜒而上,隔着一层薄薄衣料,已经触到一片温热,不由得更是情动……

“陆锦川……别,快停手……”

甄艾简直吓坏了,她这怀孕尚且没有三个月,更何况姑姑号脉之后可是说了的,她身子骨弱,底子原本就不太好,更是要慎重,甚至特别婉转的告诫她,头三个月,是绝对不可以同房的……

他又怎么会忘记?所有怀孕的禁忌,他比她记得还清楚呢。

“我知道,乖,别怕,我们不做……”

他轻吻着安抚她,可手指却贴着她那里轻揉慢碾,甄艾哪里受得住,几乎要哭出来一样轻轻的颤栗着,全身都似着了火,烧的她整个人理智全无……

那一枝绿梅早已不知什么时候掉在桌案的宣纸上,淡绿的梅花汁水氤氲透过纸背,她哪里还记得最初来书房是要做什么呢?

“宝贝儿……是不是很想要?”

陆锦川的唇舌舔过她玉白的耳垂,有些邪气的话语挟裹着滚烫的呼吸,烫的她几乎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瞬间那一处如玉一样的肌肤上,就生出薄薄一层可爱的小颗粒。

甄艾死命的摇头,但双腮却犹如上了脂粉一样的嫣红一片,而他指尖触到的那一处,更是早已泥泞不堪。

“乖……别急,老公很快就让你舒服……”

她瞠大了一双潋滟的眸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陆锦川却是邪气一笑,低头在她蕴着梅香的唇上一吻,随即却是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放在了那及腰高的桌案上……

“陆锦川……”

他却只是勾唇对她一笑,随即手指一动,甄艾只觉裙下身体一凉,而后双腿却已被他分开……

他喜欢落在她唇上的那一朵绿萼梅,可他更喜欢,那只属于他的,她隐秘的一朵红梅。

他的唇贴上去那一刻,甄艾只感觉脑子里轰然一声炸开,眼前却是白光不停闪烁,她不能思考,不能动弹,仿佛那身体不是她的,可极致的欢愉却又提醒着她,这真切发生的一切。

她颤抖着,低吟着,额上细汗淋漓,双手按在他的肩上,指甲几乎陷入他的皮肉之中,她渐渐的失控,每一寸肌肤都绷紧,到最后,再忍不住,嗓子里发出尖细的一声,要她简直不敢相信,那竟是自己的声音。

她哆嗦着,汗水湿透的身体不能自持的软在他的怀中,喘息不断。

他更是难受,下腹紧绷的快要炸开了,却偏生只得死死忍着,她此时的娇媚,更像是一剂春.药,几乎就要将他逼疯。

该是需要多么强大的自制力,才能在这样的时候控制着什么都不做?

陆锦川有些痛苦的抱紧怀中双眸紧闭的心爱女人,忍不住想,这接下来的漫长时光,可要怎么度过的好?

甄艾最后是被陆锦川抱回卧室的,泡在温热的水中时,甄艾死死捂住了自己的脸,她真是没脸见人了,好端端的去写毛笔字,到最后……简直是有辱斯文!

她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要他去书房练什么毛笔字了!

死都不会了!

ps;一不小心又变相的船了一下,这份端午节礼物不错吧,快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