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67.心有灵犀,诉衷情不需言语

后来听人说,她过的很落魄,没有导演用她,又没有其他谋生的手段,有人曾看到她在某座城市坐台,后来,就再没了消息,却没想到今日,她会这样突兀的出现。

这后面若说没有幕后推手,鬼才相信。

可如今,却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怎样将事情压下去,才是最关键的所在。

坐在台下的很多来宾,都是宛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出了这样的闹剧,已经有人站起身直接离席了,虽也有一部分人看在陆臻生的面子上坐着未动,但到底脸上也有了不悦的神情。

“陆成,先把段小姐带下去。”

陆锦川并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强作辩解,昔日的事,在场众人多少都是知道的,他若是抵赖隐瞒,更是会招人反感。

更何况,随着年岁增长,阅历的丰富,他早已和从前不一样,纵然段怡人错在先,可他当年的做法也实在太过于绝情斛。

对于段怡人,他也并非是付出真感情,段怡人做出那样选择,在娱乐圈也实属常见,他委实不该赶尽杀绝,一丁点的生路都不留给她。

“怎么,陆少想杀人灭口?”

段怡人冷冷一笑,这些年,她过的猪狗不如,昔日在她之下那些小明星,如今早已个个红的发紫,再差的也有了一席之地,唯有她,落魄到这般境地,还染了一身的病!

她生不如死,还怕什么?因此那人一找到她,她立刻就答应了。

不单单是为了那一笔丰厚的报酬,也是为了心中这一口气。

离开宛城之后,最初她尚且能在比较高档的地方出台,可后来,年岁变大,容貌衰退,又染了病,渐渐的竟是沦落成低等的暗,chang……

想到昔日自己在娱乐圈也算是小红人,多少公子哥儿围着她转?

就是因为一念之差,她从此天堂跌入地狱,又怎么能不恨陆锦川?

这一次,誓要毁了他的名声不可!

凭什么她人不人鬼不鬼,他却依旧春风得意?和妻子恩恩爱爱,甚至还做了父亲,可她呢,这辈子都别想嫁人,也别想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她倒是要看看,他的老婆知道他昔日做过这样的事,心里会是何种滋味!

“今日陆某有正事在身,我与你的私人恩怨,不该在这样的场合拿出来说,段小姐,你放心,冤有头,债有主,咱们之间的恩怨,我陆锦川自会坐下来和你说个清楚明白。”

“呸!”段怡人却是粗俗的狠狠啐了一口,冷笑看着他:“陆少拿我当傻子呢?我今儿就是要当着所有贵客的面给自己讨一个公道,私底下说,怕是我这条贱命也保不住了!”

段怡人被人授意,就是要当着政商两界的名流狠狠下陆锦川的脸面,最好是要他丢尽了脸才好,因此,又哪里肯听陆锦川的话,与他私下商议?

“依我看,今日这剪彩是没办法继续了,陆少爷还是先处理好自己的私事吧。”

被这样闹了一通,陆锦川自然心里也知道,今日的奠基仪式大约是要延后了,但在城建局林局长说出这句话之后,陆锦川到底还是觉得心口重重往下一沉!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约就是说的他如今的处境了!

陆家是要借着这次的项目翻身的,却不料愣是被这段怡人给毁了!

陆锦川想到那幕后主使之人,不由得眸中生出一团戾气,段怡人被他这样目光一看,也不由得有些惶恐,她豁出去这样一场大闹,陆锦川丢了脸面,少不得要将怒火发泄在她身上,段怡人知道他性子狂放,最恨别人这样算计于他,也不由得有些气短。

但事已至此,她后悔也没用,只能强撑着闹下去。

陆锦川亲自送了林局长离开,直接吩咐陆成把段怡人带回他的办公室。

不远处一辆不起眼的车子里,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年轻女人,抬手推了推墨镜,嫣红的唇微微扬起愉悦的弧线。

剪彩仪式的现场布置的隆重而又热闹,宾客却已经走了大半,冷静和寂寥的现场与那鲜红的热闹,形成强烈的对比,真是让人愉快。

她吩咐司机开车,干脆利落的离开,再不去管段怡人的死活。

她的作用,本就如此,如今再也没有利用价值,是死是活

,她也不会去放在心上了。

反正,段怡人永远也不知道她是谁,那么,陆锦川也永远不知道,今日这一场好戏,到底是谁来导演。

“两条路,一,说出谁在背后指使你,这一笔钱都是你的,我保证你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以后也决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你想出国或者随便去哪里,都可以。”

陆锦川点了一支烟,漠然望着段怡人:“第二条路,你可以选择什么都不说,但我保证,你今天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一步。”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忽然将那燃着的烟蒂狠狠摁灭在烟灰缸中,他的眸光太冷,段怡人只觉得整个脊背都一片冰凉,却强撑着不愿低头。

“你想杀了我?所有人都看到我跟你走了,陆锦川,你逃不掉嫌疑……”

“你以为我会害怕?”陆锦川望着段怡人轻蔑一笑:“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悄无声息的消失,段小姐,我陆锦川活了三十多岁,若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也就白混了。”

段怡人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心理防线一点点的崩塌,她自然知道,落在他的手里,没什么好下场,不如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换一条金光大道……

“我并不知道到底那个人是谁,但是,她是个女人,和我联络的号码,一直都是这一个。”

段怡人将号码写出来,陆锦川立刻让陆成去查,很快传回消息,那号码已经打不通,大约那张手机卡已经被人注销了。

“继续去查,从这个号码入手,这世上任何人做任何事,但凡出手,就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陆锦川吩咐陆成,随即却是果真将那支票递给段怡人:“这一笔钱,足够你治好病,下半辈子过的衣食无忧,你拿着钱走的远远的吧。”

他站起身,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径直向外走去。

段怡人握着那一张支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真的这样轻易就放过她。

她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栗,嘴唇也哆嗦起来,眸子里有泪雾在一点点的凝聚:“陆锦川……”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如果当年,她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如果,她一直好好的跟着他,是不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会是天翻地覆的异样?

可是这世上,从来不给人后悔的机会,她怀抱着可笑的怨气,想要毁掉他的全部,她以为他必定会整的她生不如死,却未曾想到,他竟会这般轻易的就饶过她。

“对不起……”

她喃喃说了一句,陆锦川的步子只是微微一顿,却没有任何停留的快步离开了。

回去消夏园的时候,车子刚刚开进园子,就看到她不停向着入口处张望的身影,陆锦川整颗心都蓦地一软,所有的憋屈和一肚子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他下车,快步向着她走过去……

“你怎么样?”

“你还好不好?”

两个人望着对方,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出关切的话语,他们看到彼此眸子里浓浓的担忧和紧张,忽而两个人相视一笑,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你什么都别担心,外面的事有我呢,你只管好好休息,什么心都不要操,知道吗?”

“嗯,我知道,你也别担心我,只管忙你的事去,我很好,宝宝也很乖……”

“今天有没有吐?”

甄艾点头:“早上起来吐了一次,再没吐了。”

他听了她这样说,方才放下心来。

两人回了房间,他想到今日的事她必然从电视上看到了,就对她说道:“那个段怡人……”

甄艾正在泡茶,端了清茶过来递给他,却是眉目安然的样子:“不相干的人,提他们做什么呢。”

她握着他的手,微微一笑:“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用说。”

ps:番外你们想看谁的???请告诉我,我根据大家的意愿来决定先后顺序,正文这个月预计会结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