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64.她难得主动一次(第三更,加更)

这一整夜实在睡的太好,两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却还是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儿。

甄艾蒙着被子不肯出来,一身斑驳的痕迹,脖子上都不能看了……

心里又是羞又是气,打定了主意今天不出去,陆锦川隔着被子抱着她:“……不出去,谁知道人家会怎么想我们呢,还以为这两个人昨天晚上战况多激烈呢……餐”

“陆锦川,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呀!斛”

甄艾实在是对他无可奈何了,怎么都想不明白,是不是天底下男人都这样,都这样不知餍足?

“喜欢你才会这样……不喜欢,看都不要多看一眼,不要说做.爱了……”

“那你喜欢过的人倒是真不少。”

甄艾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里,笑吟吟的看着他。

他的过去,终究还是一根细微的刺,扎在她的心口上,虽被极力的忽略,但终究,偶尔还是会痛。

“我不会多说什么,就用余生对你好,补偿我遇到你之前的荒唐。”

她沉默许久,忽然开口问他:“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我?”

她自己觉得自己性子并不是那种讨男人喜欢的,怎么都想不到,他会见她一面,就此死缠烂打不清。

“我如果知道为什么,那就好了。”

他抬手,摸一摸她的刘海,却又撩起来,看到她眉上淡淡的疤痕,虽已经过去数年,但却仍是要他心疼,不由得手指在上面来回摩挲轻抚。

“是不是……很丑?”哪有女人会不在意身上的伤疤?她也不例外。

“怎么会?”

“医生说没有办法消掉了……”

“我又不会嫌弃你。”

他笑,揉了揉她微乱的头发:“好了,起床吧,不是说想去爬山吗?”

一个人生活那四年,她爱上了旅行和爬山,这一次听说来这里,特意带了登山服。

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陆锦川看着打扮的飒爽英姿的她,不由得微微蹙眉,不是说她这样子不好看,可是,他就是喜欢看柔柔弱弱的她啊。

“爬山不能穿裙子。”甄艾特意换了牛仔裤和平底鞋,机车靴他是怎么都不肯要她穿的。

其实她穿牛仔裤也是很好看的,因为腿又直又长,线条又流畅,臀部娇小微翘,所以反而别有一番勾.人的味道,陆锦川觉得这样倒也不错,忍不住目光就在她腰臀那一块儿多停留了好大一会儿。

“你真是够了!”甄艾无奈的摇头,拿了包包催他离开。

温泉山庄就是依山而建的,这山不算大,但胜在风景还可以,陆锦川和甄艾说说笑笑很轻易就登到了山顶。

但顾忌到她身体弱,需要调理不能太劳累,是有车子跟着他们一起上了山的。

两个人就干脆撑了帐篷,预备在山上看星星。

陆锦川带了红酒,甄艾靠在他肩上,时不时的被他喂着喝一小口。

星子全都爬上天幕的时候,他把一条全由钻石镶嵌的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吊坠是一颗星星,璀璨闪烁到夺目,不用问,也知道价值连城。

她问他:“为什么是星星?”

他一笑,在她耳畔轻喃:“秘密。”

她微微一笑,也不再追问,只是握紧了那吊坠在掌心。

“还有这个。”他忽而又给她一枚戒指,甄艾一怔,觉得那戒指有些眼熟,眼神询问他。

陆锦川从胸前扯出一条链子,链子上挂着一枚戒指,男款的钻戒,是当初他买的一对中的一枚。

“我专门又订做的,一模一样的一对。”

他给她套在无名指上,正正好。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觉得眼睛刺痛起来,紧跟着就有眼泪往下滴:“你怎么知道这个……”

她指着他脖子上的链子和戒指,颤声的哭。

“你留在消夏园没有带走,你走之后,我经常回去那里,在你的房间发现的……”

他亲吻她的鬓发,握紧她颤抖的手指:“如果没有看到这个,我或许还不能确定你的心意,但是因为它,我才明白,原来那时候,你心里并非是没有我的。”

“那么甄艾,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心里有我的位置,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

她虽然也会打扮成男孩子那样干脆利落,可她的内心深处,却还是内秀而又不爱倾诉的,被他追问,早已羞的满面绯红,支吾了几声,推了他自己站起来跑到帐篷外,却恰好看到流星,她孩子气的大叫他的名字——

两个人就并肩站着,虔诚的许愿。

原本是小孩子的游戏,却要他们这成人也生出几分郑重的心态来。

“许了什么愿?”

他好奇的问她,她学着他的样子,神秘的轻笑:“秘密。”

我祈祷,上天给我一个我们的孩子,让我们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最好那个孩子,可以像他。

“你呢?”她问他,他也不肯告诉她。

他祈祷,上天给他们一个孩子,而那个孩子,最好像她一样。

她留恋山顶的月色和星光,虽然实在寒风太冷,但帐篷里保暖效果还不错,他就纵容着允许她可以在山顶待上一夜。

只是浪漫过去之后,他又要蠢蠢欲动。

抱怨她穿牛仔裤,故意要他着急,因为太紧,解扣子都要他出了一头的汗。

偏生她又不配合,时不时的就想跑,后来,干脆用他衬衣把她手腕给绑了起来,这才得以顺利脱掉。

“最不喜欢冬天!”

他嘀咕着,将她层层叠叠的衣服脱去,手指隔着最后一层绒线衫探进去她胸口的时候,他已经急的蓄势待发了。

也顾不上太多,将她的绒线衫推高卷在胸上,露出一片莹白的凝脂滑肤,陆锦川双眸中蕴了火光,喉结性.感的上下滚动,低头吻住那最顶端的一处,听得她唇齿之间有细碎低喃溢出,他方才沉下身,缓慢而又有力的进入。

她的手指穿过他乌黑浓密的发丝,细白娇软的身子犹如拉开的饱满的弓,双腕被绑缚着的缘故,她柔软的胸更加的贴近他的身体,他低头细碎的吻她,她渐渐的失控,仿佛陷入迷醉的幻梦之中。

他……实在是太惊人,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被劈成了两半,他占有了她身体最深处的每一个角落,直到最后,他剧烈的颤栗着低吼着,将他的一切,尽数倾付给了她。

喘息,浓烈而又缠绵,纠缠在一起,久久都未曾平息。

他解开她的手腕,那样细嫩的皮肉,虽然他绑缚的很轻柔,却也有了淡淡的痕迹,他看的心疼,忍不住自责:“疼吗?”

她没有说话的力气,只是窝在他怀中轻轻摇头。

他的手指与她的勾缠在一起,十指交叉,缱绻难分,她梳起来的头发早已凌乱,就那样披覆在他们赤着的身体上,他的手指缠起来一缕,丝丝缕缕绕在自己的手指上,拉近,然后亲吻。

星星在她胸前亮的耀眼,她的呼吸刺着他的肌肤,忍不住又去吻她红肿的唇,她微微翘着嘴唇,潋滟的瞳仁嗔着瞪住他,双手却缠在他的后背上,抓出细细的红痕。

她那么的,那么的想,要一个他的孩子,和他一样的小孩子,软软濡濡的样子,围着她喊妈妈,抱着他的腿喊爸爸……

所以竟是疯了,第一次主动缠着他,在他怜惜她还在矛盾要不要继续一次的时候,竟是主动,勾.引了他!

每一次都要他求着哄着才肯,千载难逢的主动一次,他立时就红了眼。

到最后,他按着她的细腰几乎快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顶出体外的时候,她喊的嗓子都哑了,哭都哭不出,只能被他逼着一声一声喊着‘老公’,哀求着他,他方才有些不太情愿的结束,甄艾一身的细汗,头发几乎都湿透了,趴在那里动也不能动,只是闭着眼,不停的喘息。

ps:哎呦,主动一次,不得了啊,你们俩船的开心,猪哥累死了……还有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