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9.我要你,这一生都忘不掉我,永远念着我。

陆臻生那一夜没有醒来,锦年守着他,秦至和灵珊也守着他,一声一声唤他,待到黎明时分,他方才睁了睁眼,却也只是短暂的几秒钟,就又陷入昏迷之中。

锦年已经方寸大乱,哭的不能自已,抓了陆锦川询问:“晏家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肯救人?他们想要什么?提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都答应,倾家荡产也要答应……”

“婶婶……”

陆锦川一肚子的憋屈和痛苦,却是没有办法说出来,该怎么说?说出来,让婶婶也跟着为难?

他就不相信了,除了晏家七少爷,这天底下就没人救得了叔叔!

可是……陆家如今这般局势,人人避之不及,陆家众人,更是被暂时限制处境,京里风波未定,何部长生死不知,陆锦川此刻方才觉得,原来无能为力的感觉,竟是如此的让人难以接受。

若有陆家翻身那一日,他发誓,再也不会受制于人,再也不会将陆家的命运掌控在其他人的手中斛。

他陆锦川以命起誓,他要誓死保护亲人周全,他绝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再一次上演。

苦难,总是可以让人更迅速的成熟起来。

晏家的门路走不通,陆锦川立刻开始想办法联络其他专家。

但昔日陆家门庭鼎盛的时候,众人环伺在侧,逢迎多多,但如今不过是暂时处于逆境,就连京里掌权派都未曾开口说陆家一个不字,那些人却都已经如避蛇蝎一般,连他一面都不肯见。

如此奔波三日,却是一条出路都无,宛城那边陆成传来口讯,医生说陆臻生时日无多,药石无效,不如还是提前准备后事。

当时就被婶婶啐了出去,但又能如何?叔叔一日比一日昏沉的厉害,渐渐竟有失禁的情况发生。

想他这一生,年少时风.流过,胡闹过,后来收了心,也撑起了这样诺大的门庭,提起陆臻生,谁不说他算是个人物?

但纵是天纵英才,却也抵不过生老病死之苦。

陆锦川连夜飞回宛城,正赶上婶婶换了外出的衣服从楼上下来。

她神色肃穆,竟是连眼泪都没有,甚至还薄薄的施了一层淡妆,瞧着虽比从前多了几分的苍老疲态,但到底还是有了几分的精神。

“婶婶,你这是要去哪里?”

陆锦川连忙迎上去,锦年却是微微抬起下颌,对他轻轻一笑:“我去晏家走一趟。”

“婶婶……”

陆锦川只觉心中那一块一直沉沉压着他的巨石,忽然之间就重重跌碎在地,他上前一步,扶住锦年的手臂,在开口那一刻,却是连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晏家九小姐……想要嫁我为妻,他们救叔叔的唯一条件,就是要我和晏桑青在一起。”

锦年怔住,犹如木雕石像一般站在那里,久久都不能动弹分毫。

“婶婶,我比谁都想要救叔叔的性命,可是这样的条件……让我舍弃甄艾,娶晏家小姐为妻,我怎么做得到?”

陆锦川脸色煞白,踉跄后退一步跌坐在沙发上,他狠狠搓搓脸,如墨晕染的双瞳里,却是无边的悲痛缓缓氤氲:“婶婶,我辜负甄艾太多,如今,怎么能再一次放开她?”

“原来如此。”

锦年却忽而惨白的笑了一笑,她重重点头,望着陆锦川:“锦川,你做的对,如果你叔叔还清醒着,也不会答应用你一辈子的幸福来换他垂暮的余生……”

“婶婶!”

陆锦川再也忍不住,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锦年也掉下泪来:“我这辈子,和他在一起,也实在是值了,我们相伴了二十多年,还有了一双儿女,如今也看到了孙子外孙女,还有什么好求的?如果你叔叔不在了,我也要跟着他去,我们约好了的,生要在一起,死了也要死在一起……”

二层楼梯转角的地方,甄艾捂紧了嘴,缓缓转过身去,她轻轻走回卧房,门关上那一刻,整个人几乎立时软软跌坐在了地上。

她不敢哭出声,只能死死咬住自己的手指,饶是如此,却还有低低的呜咽溢出。

如果叔叔婶婶是崔婉那样的人,她大可以不管不顾见死不救,顶多会有些良心不安,如果她再自私一点,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她这一

生,和锦川恩恩爱爱,也算是圆满。

可她知晓了真相,可那人是锦川敬重的亲叔叔,是养大他的至亲,他待锦川恩重如山,甚至连自己这般的媳妇儿都一并包容,想她与锦川相识到结婚,到分开,再有今日重归于好,叔叔婶婶虽曾对她有过不满,但自始至终,待她都没有一丝的慢待。

她本就是滴水之恩该涌泉相报的人,更何况,是锦川的亲人。

她知道锦川心中爱的人是她,她知道如果锦川救不了叔叔,一辈子都不能原谅他自己,她什么都知道,所以在听到方才的话时,她的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

她不是圣母,不是毫无条件的就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人,除非,她心甘情愿。

是了,因为是他,因为是他在意的,所以她,心甘情愿。

*******************************************************

“我不答应!我决不会答应你!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凭什么替我决定以后要和谁在一起我要娶谁?”

陆锦川几乎是火冒三丈,指着甄艾不留情面的大吼。

一屋子的人,都寂静无声,陆氏的几位老股东颤巍巍坐在一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锦年想要开口,陆锦川却又一次开了口:“我不会答应晏家,我也不会娶晏桑青,叔叔的病,我来想办法……”

“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该求的人都求了……唉!”

有人低低的应了一声,随即就有人跟着附和:“……大不了,咱们暂且答应了,待晏家救了董事长,咱们再反悔……”

“说得轻巧,那晏家可是医术高超,万一人家也留了心眼……”

“都不要再说了!”锦年站起身,拉住甄艾的手,轻轻拍了拍:“好孩子,你的好意,我和你叔叔心领了,但是这件事,我不答应,你们叔叔也不会答应……”

“那就眼睁睁看着叔叔去死吗?”甄艾脸色白的异常,眸子却分外的明亮,她走到陆锦川身边,轻轻去拉他的手,陆锦川却转过身,绷紧了唇不肯理她。

“我知道锦川的心,就足够了,我们人不在一起,心在一起,我就不难过,我能救叔叔一条性命,我特别开心,特别知足。”

甄艾回头,看着锦年轻轻一笑:“婶婶,您也不想锦川一辈子遗憾是不是?”

“锦川……就算我们在一起,可是从此以后,叔叔和婶婶阴阳相隔,你心里真的会高兴吗?”

“你要我去娶晏桑青?你明知道我多爱你……”

他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抓着她的肩膀,那么紧,那么用力,用力到他的手指似乎都陷入了她的皮肉中去。

“对,我知道你爱我,而正是因为你爱我,锦川,你才更要成全我……”

“与其一辈子我们带着心结闷闷不乐,不如,要你一辈子念着我,永远忘不掉我……”

“甄艾,你舍得吗?告诉我,你舍得吗?”

他双眸血红,死死盯着她的脸,他有多么的爱她,就有多么的‘恨’她,恨她为什么要这样的识大体,恨她为什么,要他爱的不能自拔!

甄艾轻轻的摇头,“舍不得。”

“可我,更想要你一辈子不留遗憾……”

晏家七少爷来到陆家那一日,宛城的第一场雪堪堪停了,阳光穿破云层,落在结成冰柱的枯枝上,渐渐融化滴水。

晏平君有些瘦削的身影踏进陆宅的时候,似乎顷刻之间,就扫尽了所有的阴霾。

陆家人都迎了出来,晏平君微微一笑,却转身握住了晏桑青的手:“小妹,我们一起进去吧。”

ps:周五加更……15000千字,这是要累死我的节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