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7.他的女人只有一个

陆锦川绝不是那种可以任人操控的人,而他对于那个甄艾的态度,显然说明了一切。

两个人本就是夫妻,虽然现在还没有复婚,只能算是男女朋友,但无论如何,小妹还是没希望的。

晏家上上下下都热闹成一团的时候,泼冷水的也只有他餐。

晏恒君向来就是个不忌讳世俗的人,若非如此,也不会因为喜欢甄珠的长相就不管不顾和她做情人斛。

听得他这般说,晏恒君就懒洋洋的眯了眯狭长的凤眼,调侃说道:“大哥何必如今又来做出一副卫道士的模样?当日您……不也不顾那位虞家的小美人儿已经订婚,还抢了人家回来?”

一句话戳到晏清君的痛处,他竟是无言以对,到最后,也不过是撂下了一句话:“你们就纵着桑青,等到时候,她碰了钉子,你们就知道厉害!”

晏桑青这时候听不下这种泼冷水的话,宠爱晏桑青的晏家众人,好像也没把这些话当回事儿。

纵然晏清君在其他事上绝对是说一不二,但涉及到众人的感情问题,他就好似不再是那个颇有威严的大哥了。

用晏恒君的话来说,自己的感情生活还一团糟呢,就别来出谋划策啦。

晏家二老更是直接放话,你先娶了媳妇儿回来再教训弟弟妹妹们吧。

陆锦川按时来赴约的时候,晏桑青换了十几套衣服方才觉得满意。

因着那一日的初遇,她自认为给陆锦川留下的印象太糟糕,所以这一次,是无论如何都要一鸣惊人的。

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儿,家人的掌中宝,衣柜里多是粉粉嫩嫩的颜色,怎么打扮,仿佛都透出一种幼稚的可爱来。

晏桑青甚至还去堂姐那里借了一大堆的衣服,想要把自己打扮的有女人味一点,但她那样一张小团子一样可爱的小圆脸,和有些肉肉的娇小身子,却是怎么都穿不出女人味来。

无奈只得放弃,老老实实穿回自己的衣服。

粉色的小礼服,不算庄重,却也是不失礼的,往日多穿圆头鞋子,今日特意换了一双尖尖的水晶鞋,长头发平日里多是绑起来的,今日也放了下来,整整齐齐披在身后,化了妆,涂了一点口红,晏恒君上上下下打量妹妹,也不由得点头。

晏家人生的好,晏桑青也格外的漂亮,这样一打扮,确实很打眼。

就是不知道那个陆锦川啊……

晏恒君可是没少听甄珠提起他和甄艾的事。

甄珠不愿承认,可话音里那些酸溜溜的意思他可是听的很明白,陆锦川待他那个前妻,真的不一般。

其实他心里多少也有些顾虑,可谁让桑青就看上了他呢。

他的妹妹他清楚,就是撞南墙撞的头破血流,大约也只会哭着吞下眼泪,也不愿回头的。

晏恒君想,年轻时这样任意妄为不管不顾一次,也好,以后,再面对任何感情,都可以拿得起放得下了。

这世上的人,谁不得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

但晏家人也不是那种丝毫不顾世俗的,陆锦川到底还是未婚,如果他有妻子,他们宁愿晏桑青在家哭死,大约也不会答应她的这种异想。

或许国外的这些年,也把晏家的某些思想给同化了吧。

晏桑青下楼来的时候,晏家上下都有些紧张的注意着陆锦川的表情。

可他只是看了一眼晏桑青,随即就非常绅士的挪开了目光,晏恒君心里一叹,妹妹已经没有机会了。

一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时,目光可以这样平淡,若不是演技高超,那就是真的没有一丁点意思。

而陆锦川,绝对是后者。

晏恒君前不久见过一次陆锦川和甄艾,他望着甄艾时的那一种目光,他竟然都觉得羡慕。

为什么都是三十来岁的男人,他却再也不会对这世上的任何女人有冲动有宠溺?

晏桑青原本的忐忑和紧张,在他的目光随意就从自己身上掠过之时,彻底的消失无踪。

少女的心是敏感的,非常非常。

那一餐饭,陆锦川只是偶尔客气的对她微笑一下,甚至在她道谢和关心他的伤势时,他的神色也是丝毫

的异样都没有。

“桑青……”

陆锦川离开之后,晏太太看着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客厅里,小脸雪白的样子,不由得轻轻唤了女儿一声。

晏桑青的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妈,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她精心的装扮自己,可她眼里所有慎之又慎的小细节和每一道精心的程序,他压根就没有看在眼中,她热热闹闹的准备着,可他只用客气和疏离的态度,就粉碎了她的所有绮梦。

晏太太把女儿搂在怀中:“乖宝,你还小呢,这世上好男人多着呢……”

晏太太也不愿女儿继续沉迷下去,毕竟,那陆锦川到底是女友的人,感情还不错。

“可我就是喜欢他,就是喜欢他!”

晏桑青大哭起来,晏先生听不得女儿哭,赶忙的哄:“行行行,咱们青青喜欢的,爸爸无论如何都要给弄回来!”

晏桑青一下止了哭声,却仍是抽噎着看着父亲:“真的吗?”

晏先生拍拍胸脯:“我什么时候骗过我的乖宝?”

晏桑青破涕而笑,扑过去抱住晏先生的脖子撒娇:“爸爸真好,爸爸最好了!”

晏太太看着女儿又哭又笑的样子,却不知怎么的,心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只觉得透不过气来。

***************************************************

宛城开始下第一场雪的时候,陆臻生忽然陷入昏迷,医生束手无策,锦年当时就晕了过去,整个陆家,前所未有的陷入恐慌阴影之中。

婶婶醒来之后守在叔叔床前,不说话,只是流眼泪,陆家的下人走路都不敢大声,所有人都如惊弓之鸟。

甄艾守着锦年,怕她出事,寸步不离的守着,陆臻生始终昏迷,医生说,他若今晚能醒来,那还能撑一段时间,若醒不过来……

他无法想象,他的神,他的至亲,躺在棺材里的样子,永远,无法想象。

陆锦川一个人出了别墅,去车库拿了车子,发动引擎就冲出陆宅大门。

大雪纷扬,路上几乎看不到车子,尤其是这样的深夜,漫长的道路似乎都透着孤寂。

二十日前,晏先生状似玩笑一样问他如今有没有谈婚论嫁,觉得晏桑青怎么样?

他当时就如实相告,说了与甄艾的关系和预备复婚的打算。

晏先生当时什么都没有说,陆锦川也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十日前,听说晏家九小姐忽然重病,不吃不喝,几乎香消玉殒,晏先生来求他,可不可以去看看晏桑青,她是因为他,方才会得这样一场病。

他想了许久,到底还是拒绝。

无论如何,他不能给晏桑青任何的希望,他给她希望,就是在给甄艾失望。

他舍不得。

晏先生当时说,若晏桑青有任何意外,整个晏家都不会放过他。

陆锦川觉得很好笑,这世上很多人都这么奇怪,是晏桑青喜欢他,他不喜欢不回应而已,却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他才是罪魁祸首一样!

而后来晏清君来找他,却是替父亲向他道歉,晏先生太宠女儿,所以才会言语失控,他无意和晏家结仇,自然是愿意化干戈为玉帛。

原本以为此事在晏清君来见过他之后,就该彻底了结,毕竟,晏桑青的病渐渐的好了。

可是三日前,晏家太太亲来求他,哭诉他们的女儿非他不嫁,甚至闹着要出家了……

陆锦川觉得好气又好笑,如果这世上任何感情死缠烂打就能得逞,那么他和甄艾,也不用四年才修成正果了。

他没有答应,他不能答应,他只有一个女人,这一辈子唯一一个女人,他只会娶她一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