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6.迫不及待

“我和你……是一体的,你知道吗?你好,我才会好,你,懂吗?”

他怎么会不懂?但是男人和女人在这方面总是不同的,男人该有担当,很多时候,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也卷入是非漩涡之中餐。

但知道她是什么性子,若他不答应,她指不定又要多么的提心吊胆,日日为他担忧悬心。

“你放心,我会好好的,一直都好好的,你信不信我?”

甄艾轻轻点头,靠在他的肩上,只想这样依偎着,哪怕不说话,都觉得是幸福的斛。

她自然是信他的,也绝对的相信,不管外面如何的动荡,陆家和他,都会安然无恙,必定会安然无恙。

更何况,纵然他从此以后真的一无所有,她也不害怕,有钱就过有钱的日子,穷了也有穷人的活法,未必以后不能锦衣玉食,他们就得不到幸福。

她很快就香甜的睡着,有他在身边,似乎连曾经困扰过她很久的失眠都不再是问题,陆锦川小心的将她枕着的手臂拿出来,仔细给她盖好了身上的薄被,方才轻手轻脚出了卧室。

书房里亮着灯,陆成和几位陆氏的高层都在,夜色已深,众人沉默着不说话,却个个熬的眼睛通红,满屋子的烟味,刺鼻的浓烈。

陆锦川走进去,不由得蹙蹙眉,陆成沉默着开了窗子,清凉的空气涌进来,仿佛让人顿时清醒起来。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干什么?还没到天塌下来的地步呢。”

陆锦川随便捡了个沙发坐下来,淡淡说了一句。

“少总,先生的病情……”

陆臻生的身体,自然还是如今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他向来强悍而又能力超群,有他在,仿佛众人就有了主心骨。

如今他病势沉沉,也难怪人心浮动,陆锦川近些年虽然稳重了许多,也能担起大任了,但到底还年轻,在众人眼中的分量不如陆臻生,也算情理之中。

“叔叔的病一直反复,你们也知道,病发在心脏上,不是小事儿,我如今也正在想办法。”

陆锦川抬手撑在额上,修长的指尖拂过眉梢,却展不平那深刻的纹路。

不过如今却是该庆幸,幸而有宋清远忽然出来插一脚,才没让赵景予中选,虽然陆家和晏家也没什么交情,但那位晏清君的为人,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至少,明面上大家还能维持个和.谐,总是好过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人是赵景予。

说起这事儿,也不得不提一下这段时间宛城最沸沸扬扬的大事了。

所有人都认为已经死掉的人,忽然又出现在众人的跟前,虽没有真凭实据,警方也无可奈何,但毕竟他那日说出的真相实在让众人好奇不已,管他真假,也早已传遍全城。

甄珠名誉扫地,这几年本就让人越发不待见的她,更是因为宋清远的出现,被摘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竟是再无立足之地。

晏恒君与她已经数日未见,不要说晏恒君与她有几分的情分,纵然她再是貌美如仙,也经不住她有这样一段黑历史。

宋家,更是对她恨之入骨,尤其这些年宋家二老眼睁睁瞧着宋氏一半被赵景予吞并,更是恨不得将甄珠撕成碎片方才解恨。

丈夫死而复生,知晓了当年的阴谋,情人避而不见,合作伙伴过河拆桥,她数次去找赵景予,赵景予都没有露面,只是让个助手出来打发了她。

也难怪赵景予如此,一个连丈夫都可以害死的女人,还是少打交道为好。

这种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宋清远会将甄珠赶出宋家,彻底解除两人之间的关系,但谁都没想到,宋清远竟是露出口风,不会赶甄珠走,也不会离婚。

他要困住她一辈子,困死她一辈子,要她再也翻不出任何的风浪来。

他被她毁掉一生,他该回她的,也是个同样的结果才对。

就让她,那样心高气傲不愿服输的她,一辈子守着他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她甄珠,休想再踏出宋家大门一步。

此事以这样的方式落下帷幕,到底还是让人觉得吃惊,但陆锦川心中却知道,宋清远为什么这样做。

甄珠这样的女人,就仿佛是山石上长出的杂草,给她一丝的生机,她就能翻出浪来,那么,只有彻底的捆住她的手脚,不给她生根发芽的机会

,才可以安安分分,不去伤害他想要保护的人。

陆锦川想,他幸好比宋清远醒悟的更早,若非如此,现在那个永远错失挚爱的人,就该是他陆锦川了。

“少总,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大家心里都乱糟糟的,人心不稳,陆氏以后可怎么办?”

“给我一点时间,叔叔的病,我会想办法。”

好似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晏家那个七少爷,晏家几代人传下来的医术,都被这位天生体弱的七少爷给继承了个淋漓尽致。

说不定,医生也没有办法的病,就可以在他那里找到解决的方法。

晏家……晏家。

众人又商议了几件重要的事情之后,天色已经微亮,陆锦川让他们回去休息,自己也回了房间。

床头桌子上放着一杯温热的牛奶,陆锦川端起来,温度刚刚好。

他心头蓦地一酸,一口气喝光,弯腰亲亲她的额头,她的气息明显乱了一下,却仍旧装作熟睡的样子。

她担心他,却不愿要他知道她在担心。

她想要他放心,他想要她安心。

也许真正的爱情,就是这个样子。

接到晏家送来的请柬的时候,距离那一日救下晏桑青,也不过才过去三天。

陆锦川手臂上的伤换了一次药,还没有痊愈,等闲连小东西都拿不起来。

晏家的请柬上只邀请了他,没有提到甄艾,陆锦川临去赴宴的时候,还在思虑这个问题,他是很想带着甄艾的,但如今,到底还是有求于晏家。

“先不要让小姐知道晏家的事。”

陆锦川知道她心思太细腻,怕她知道了晏家如此行事会多想,特意叮嘱了别墅的佣人知道,也交代了陆成不要露出口风。

甄艾晚上没有等到陆锦川回来,问了佣人,却说少爷下午时候出去了,大约是有宴会,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他不在,她一个人也是懒怠吃饭的,这几日尤其的胃口不好,有他在,劝着哄着还能多吃几口,他不在,她当下就略略的喝了几口粥,就放下了筷子。

上楼回了卧室,洗完澡出来看了一会儿书,依然没有听到他的车子响,甄艾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看来人真是不能娇惯,他日日陪着她,他们两个这段时间就没有分开过,一时之间,她竟是一点都不能习惯没有他了。

向来他忙公事的时候,她都是特别识大体的一个,从不会给他打电话或者是发简讯,但这一次,她却没有能够忍住。

“什么时候回来?”

她按下发送键,就等着他回简讯,知道他或许正在忙,怕是不能及时的回复她,可甄艾宁愿盯着手机,也不想干点别的打发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手机依然很安静。

到了她平日睡觉的时候,困意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甄艾关了灯,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他在干什么呢?不过大半天的时间,她竟然就开始想他了。

***********

晏家请客,目的自然是感谢他当日的出手相救。

虽然事发之后,晏家立刻让晏清君出面送上了重重的谢礼,但晏家两老却认为,陆锦川救了他们的宝贝女儿,又受了伤,无论如何,他们也该亲自来说一声谢谢的。

因此就有了这一次邀约,但更主要的目的,却仿佛大家都心知肚明。

晏桑青有多么的迫不及待,又有多么的重视这一次会面,整个晏家,都清楚明白。

晏家二老是喜忧参半的,其他几个宠爱妹妹如命的哥哥们也自然是对妹妹的事分外上心,唯有晏清君,还保留着异于晏家众人脑回路的一种清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