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5.少女情怀总是诗

陆成说,那被碰瓷儿的‘苦主’仿佛是晏家的人。

他识得那个车牌号。

晏家的人,他自然要交好。

陆锦川叫过陆成,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陆成微愣,转而却是立时点头,他自去一边打了几通电话,方才折转回来,“少爷,都交代好了。斛”

陆锦川微微颔首,随即却是拉开车门径自下车。

年纪见长,褪去了年少时的浮夸和张扬,却是越发偏爱那些黑白的沉重色调,也许是多受了甄艾的影响,她也是不喜欢花红柳绿的,所以他的衣柜里,渐渐也多起了深色系。

宛城初冬,并不算冷,他只穿烟灰色衬衫和黑色西装,没有系领带,衬衫扣子微微的敞开了两颗,却并不显得凌乱,反而在那日渐沉稳的气质下,多了那么几丝的慵懒。

他站在人群之后,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穿透嘈杂人声,落在晏桑青的耳畔。

她回头,年轻的脸庞上带着焦灼,狼狈,害怕,愤怒,直直的撞入他的眼帘。

她幻想过有一天还会见到他,他们或许会说话,却未曾想到,这么快,就真的见到了,只是自己,实在太丑陋不堪。

竟是没有忍住,就飞快的转过脸去,她捂住脸,不敢再看他。

她的脸上都是汗和泪水,她的妆容肯定也花了,她一定很丑,怎么办?第一眼的印象这么重要,可她却砸了。

有人张牙舞爪的冲着他喊,大约是叫他“少管闲事”。

陆锦川微微蹙眉,却是忽而唇角一扬,鄙薄的笑了一笑,随即却是指着那不起眼的中年男人说道:“西边的口音……啧,你们的头儿上个月犯了事蹲了监狱,还没捞出来,你们就敢兴风作浪,我瞧着,大约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那中年男人听他这般随意的几句话,却是眼皮抽了几下,不由得目露凶光,他们这样的人,黑.白.两.道都有人也不是善岔儿,这人知晓他们的来历,定然也不是好惹的,但如今骑虎难下,这么多手下在,他没有被几句话吓退的道理,也只得硬着头皮上。

陆锦川瞧着他手里寒光闪闪的匕首,却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大约那些人很快就到,若他当真受了伤,倒是让晏家欠了他一份人情,到了那时,方才是讲条件的时候……

他心下想着,却已经迈步上前,一手将晏桑青扯到一边推出人群,而另一手,却是堪堪挡住了那人刺过来的匕首,晏桑青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提到嗓子处了,她眼睁睁看着那刀子扎进陆锦川的手臂,血忽地涌出来洒了一地,眼泪一瞬间犹如开了闸,呼啦啦就掉了下来……

“我跟你们拼了!”晏桑青像是个小疯子,哭喊着就要扑过去,陆锦川满是血的手却死死拉住她的手腕,“别冲动!”

他的声音沉沉,黑眸冷倏,攥住她手腕的手指力气那么大,她感觉那疼几乎钻心,可却又有小小的幸福在蔓延,晏桑青隔着朦胧的泪雾,终是看清楚了面前那个男人的脸。

从前只在电视和杂志上才能看到的人,忽然突兀出现,甚至离自己这么的近,晏桑青竟是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如今尚且身在陷阱,只是呆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小时候看大明宫词,总是有些不懂,为什么小太平揭开了薛绍脸上的昆仑奴面具时,会是那样痴痴的神情。

这世上真的有那样的一见钟情吗?仰或是,只会发生在传奇里或者是那些老旧的故事中?

晏桑青从前不懂,不明白,可这一刻,她似乎是感受到了。

陆锦川却只是看了面前那一张犹带着稚气的小脸一眼,就挪开了视线,对方手里有刀子,他不能松懈。

躁动的人群里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陆锦川微微松口气,放开了晏桑青的手腕。

晏桑青的手却依然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她脸上的表情,更是丝毫的变化都没有。

她看着陆锦川的侧脸,仿佛平生第一次相信,这世上真的还有比她大哥更好看的男人存在。

但……他,和大哥却是不一样的。

大哥是可以依靠的,敬重的,而他,却是可以用来爱恋的……

晏桑青想,她或许来到这个世界,为的就是遇到他。

“少爷……”

陆成眼瞅着来人已经去处理自己的一班手下,这才急匆匆过来陆锦川身边:“您的伤……”

“没事儿。”

陆锦川低头看了一眼流血的伤口,神色却是漫不经心:“皮外伤,不妨事。”

“还是去包扎一下吧。”

陆锦川点点头,想到若是要她知道了,不知又该是多么担心的样子,不由得心头微微柔软。

晏桑青瞧到他唇角那淡的几乎看不到的笑,却从中读出了‘温柔’两个字,她年轻的心忽而跳的那样剧烈,竟是彻底失控。

年少时候,哪个怀春的少女不曾做过英雄救美的梦?

她又怎么会例外,更何况,那是大哥口中数次提起的人,那是她早就‘邂逅’过数次的人。

“陆锦川……”

眼瞅着他已经转身离开,仿佛,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自己,晏桑青觉得自己魔症了,竟是鬼使神差唤了他的名字。

晏桑青看着他脚步停住,然后,他转过身来,那么高大的一抹身影,在迷离的阳光下,却仿佛一点都不真实。

晏桑青恍惚之中,几乎忍不住要伸手去触碰一下,那是不是他,是不是他真实的存在。

“有事吗?”

他似乎根本不认识自己,只当自己是一个陌生人,晏桑青觉得心跳的太快,快的几乎要蹦出了腔子,她望着他,张了张嘴,好几次,方才发出声音:“你,你,多谢你,我是晏桑青,谢谢你救了我……”

她有些语无伦次,自己也觉得丢脸,不由得脸红的低头搓着手指。

“喔。”

他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晏桑青等了一会儿,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却发现陆锦川正对着她微微笑:“原来是你,我知道你的,那时候见你,你才这么一点大。”

陆锦川比了一个身高,晏桑青脸色倏然更红,小姑娘有些扭捏起来,几乎站立不稳。

他却转过身开了口:“快些回家吧,你家人会担心的。”

“你……”

晏桑青还想再说什么,陆锦川却已经快步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她看着他的黑色路虎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她的一颗心,仿佛也跟着他的车子失踪了。

晏桑青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了楼上,那一天晚上她没有下楼吃饭,晏家太太很担心,晏家的佣人说:“小姐回来时脸很红,很兴奋的样子……”

晏家先生说:“我们小九不会是有了心上人吧?”

老爷子很开心,笑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晏太太却看着楼上紧闭的房间门,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们娇惯着长大的女儿,也有了心事呢,却连母亲都不肯告诉了。

她觉得心酸,却又忍不住高兴,这是晏家有女初长成的矛盾心理啊。

包扎了伤口回去家里时,陆锦川小心着不让甄艾察觉,但他的一丝变化,她都敏锐捕捉得到,又怎么躲得过呢?

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终究只有你的枕边人。

“还瞒着我,该打!”甄艾瞧着那绷带上沁出的血,眼睛都红了。

“那你打我……”他故作轻松的把一张俊魅的脸凑过去,伤口还是疼的,但却不想让她担心。

甄艾却是红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抱着他轻轻亲了一下:“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瞒着我,不许瞒着我。”

他的心都软了,她的唇香甜的味道似乎还在满眼,他有些心神不宁,抱着她轻喃:“好,不瞒着你。”

“陆锦川……”甄艾有些生气,但更多的却是心疼和不安,如今的境况,她怎么不知道,她多么担心他?

ps:大家都很忙啊,都在默默的看,也不搭理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