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3.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巨变……

锦年努力让自己镇定,却还是一张脸渐渐惨白:“锦川,你叔叔呢,你叔叔怎么样?”

“婶婶,还请你想办法找心外科的专家悄悄过来咱们家里一趟,叔叔他收到何部长的消息之后,当时就晕了过去,醒来就嚷嚷着心口疼……”

“我得去看看他!”锦年的眼泪立时就掉了下来,不管不顾的就想上楼,陆锦川却拉住她,他双眼满布红血丝,一脸的疲态,眸子却亮的逼人:“婶婶,如今更重要的是叔叔的身子,如今陆家的一举一动都被有心人看在眼中,叔叔此时不能去医院,全都要靠您了啊……餐”

锦年整个人逐渐的颤栗起来,全身血液似乎都变成一片冰凉,她眼泪不停往下掉,抓着陆锦川的手臂,嘴唇嗫嚅着想说什么,却到底,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陆锦川看着婶婶踉跄转身出去,只觉得心口里沤着一团火,快要将他整个人都烧成灰烬斛。

一场秋雨之后,宛城的天气罕见的提前变冷。

京里的消息到底还是传了过来,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可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了赵家和陆家身上。

陆臻生一直闭门谢客,谁都不见,陆太太还好,偶尔会见一见昔年的老朋友,陆家公司由陆锦川打理,依旧正常运转,但却抵不住,股价一日一日在持续的下跌。

如此同时,风光的却是赵景予,人人都说,京里那个不得了的大人物是赵家的大靠山,赵家,这是要真正的飞黄腾达了。

赵景予身边的人更是得意,似乎笃定了陆家在这一届的商会会长竞选中必定惨败而归,赵景予摘得会长职务,简直是轻而易举。

外界的议论,陆家的人却一概不理会,锦年多数时间不出门,但偶尔出去时,却依旧是脸上让人看不出丝毫异样的表情。

陆锦川也只是一心的准备竞选事宜,并不回应外界所有的喧嚣。

就连陆家的佣人,都正常的让人诧异。

而这一切的正常之下,就要属一直闭门谢客的陆臻生了。

人人都以为,竞选那一日,陆臻生是必定要出现的,但孰料,一直到竞选开始,都不见陆臻生的身影。

竞选会长的候选人有数十位,但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赵景予,陆锦川,还有那个神秘的晏家长子晏清君。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有一双淡漠细长的眼眸,肤色极白,却并不因此显得阴柔,比起赵景予此时掩不住的志得意满,他的低调和沉稳,却是要让人觉得有好感太多。

无数人都在猜测到底最后谁会博弈成功,但投票一开始,却仿佛已经彰显了结局。

显然陆家因为京里权势的更迭受到牵连,陆锦川的票数远远低于赵景予,竟是和晏清君堪堪持平。

赵景予唇角的笑意带了一分淡淡的讥诮,他看了不远处沉默不言的陆锦川一眼,却是嚣张的用口型说了两个字‘承让’。

陆锦川却并没有看他,只是静静看着屏幕上闪动的数字。

“我的乖乖,你是怎么知道会,会……这样的?”

若不是宛城所有的商界精英都在场,何文斌都要控制不住的跳起来了,饶是如此,他也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忍不住的低声询问傅思静。

傅思静瞧着那逐渐拉到的距离,唇角笑意却是越发盎然。

这几天,外人不能出入陆家,她身为陌锦年的干女儿,可是没人敢拦的,干妈虽然也瞒着她,但到底还是话语里带出了几分讯息,傅思静人又聪慧,自然是猜出了一些什么。

陆家,如今怕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吧。

树倒猢狲散,尤其是牵连到这样不见血的内斗,瞧着锦年在她面前松懈下来时,露出的几分疲态和焦灼,傅思静却是忍不住的在心中道了一声畅快!

这还只是开始呢!她等着看那些人的下场到底有多惨!

“等一下。”

会场里肃穆掩着的两扇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沙哑难听的一道男声,忽然颤抖响起。

众人都大吃一惊,齐齐回头看去,投票暂时被中止。

坐在投票席里身姿妖娆的甄珠,原本正望着不远处的情人眉来眼去,赵景予得势,对她来说,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她巴不得赵景予一步登天呢!

当初两个人做下那样的勾当,害死了宋清远一条命,这些年她又不安分,宋家两老渐渐对她有了怨言,但碍着赵景予势大,却也对她无可奈何,甄珠过的颇为潇洒。

“咦,那不是宋家老爷子和宋太太吗?”

“是啊,他们怎么来了?好久不见他们二位了呢!跟他们一起的男人是谁啊?”

“啧,有那样一个能干的儿媳妇,自然是在家安然养老的好啊!”

身后传来几声嬉笑,甄珠只觉得整颗心剧烈的一缩,不由自主的也回过身去。

洞开的大门,射进来刺眼的光线,甄珠不由得眯眯眼睛,看着那三道身影缓缓走近。

老不死的两个狗东西。

甄珠在心底不屑的咒骂了一声,想到前几日她回去宋家拿自己的东西,那宋太太宛若疯狗一样扑上来想要厮打她的样子,甄珠不由得觉得好笑。

当年,她决绝的下定决心,与赵景予联手,吞掉了宋氏,两人均分,宋清远死于非命,这些年她日子过的顺风顺水,情人一个接一个的换,总好过当初在宋家,在宋清远面前受到的那些屈辱!

两个老东西也不想想,若非她惦记着昔日的一点情分,还会留着宋家的别墅让他们养老,给他们一口饭吃?

要真是有骨气,就别住着她给的别墅,反过来还想动手伤人啊!

甄珠劈头淬在宋太太脸上的时候,几乎掩不住心头的畅快,那些日子,她受的气,已经够了!

被宋清远一次一次辜负伤害的时候,她就已经彻底的想明白,这一辈子,她再也不要委屈自己一次!

“诸位,想必大家还记得,四年多前,在车祸中被烧的面目全非从而死去的宋清远吧。”

三个人走到会场的最中央,一直跟在宋家二老身后颇为起眼的高大男人,忽然摘掉了头上大大的帽子,将那一张被大火烧的不成人形的脸,缓缓露了出来……

满场的寂静之后,接着就是刺耳的嘈杂和议论,甄珠呆若木鸡一般坐在那里,许久,在众人快要将她刺穿的视线中,方才抬头去看死而复生的宋清远。

那一张脸,化成灰她也认得,是她爱慕了很多年的人,是她从甄艾手中抢过来的丈夫,是她哭着狠下心和别人联手要害死的男人,是宋清远!

“不——”

甄珠忽然捂住脸,见鬼一般凄厉大叫一声,却是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宋清远一字一句将陈年往事揭开的时候,宋家二老已经哭的几乎昏倒在地。

何文斌还在听的津津有味,傅思静一眼瞧见赵景予已经满面怒气拂手而去,也不由得扯住何文斌年衣袖:“还不走!”

何文斌被她拉出去,还犹然有些纳闷:“怎么不让我听完?这样的事儿,可是多少年都难遇……”

傅思静忍不住狠狠咬住牙关,男人没用了好拿捏,可要是脑子太没用了,真是更让人头痛!

赵景予半途退场,宣布弃权,陆锦川因着京里的事,早已和叔叔商议妥当,陆家务必要保持低调,顺利度过这一次难关才是关键,这一次的会长职务,不要也罢。

大便宜就落在之前并不太被人看好的晏清君身上。

但他夺了会长一职,却又让人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晏家门风摆在那里,晏清君的能力摆在那里,人品嘛……

虽然有个私生女传闻,但比起如今风波中心的陆家,涉嫌杀人的赵景予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众人的恭维,晏清君只是淡淡一笑,他也不在乎此刻所有人的心思都落在宋家和赵家身上,场上并不十分的安静,依旧是沉稳的开始致辞。

只是在他一开口的刹那,会场上却瞬间变的寂静无声。

ps;嗯,那个比较重要的配角,要出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