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1.小夫妻两个吵嘴,怎么都不会有隔夜仇的(第二更,加更)

“那你确定我和四年前没有差别吗?”

甄艾难得看到一向自大的某人也有‘自卑’的一面,本来想调笑几句,但终究还是没能忍心。

“不,差别,还是有的……斛”

陆锦川一下坐了起来,“真,真的?餐”

甄艾叹了一声,伸手圈住他脖子将他压向自己,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一样稳了一下:“傻子,差别就是……你比四年前,可要厉害多啦……”

她从未说过这样直白的话,话未说完,自己就先羞的无法自持了,陆锦川一颗心仿佛坐过山车一样,直到此刻方才稳稳的落回肚子里去,却是搂着她又狠狠亲了几口:“老婆,为了证明你这句话,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再来一次……”

“陆锦川你给我滚啦……”

甄艾一向文静的性子,都忍不住要把他给踢到床底下去了……

闹腾了大半夜,两个人方才手叠着手腿压着腿,交颈而眠,沉沉睡去。

陆锦川暂时还没有全面恢复工作,就有了大把大把的空闲。

两个人每天都腻在一起,却一点都不觉得烦。

有时候甄艾想回去消夏园了,他就陪着她回去住一晚上,笑笑和闹闹两只小宝贝被他交代的人养的很好,性子也越发开朗活泼起来,见到她就高兴的不得了,却还和四年前一样,不敢靠近陆锦川……

每次看到陆锦川,都一副“他大约是个狗贩子”的表情,藏在甄艾身后,趔着身子,躲的远远的。

搞的甄艾苦笑不得,陆锦川也纳闷,明明他才是它们的衣食父母,凭什么一点都不待见他啊?

宛城的秋天特别的长,总是给人一种错觉,仿佛秋天会永无止境的持续下去,然后,冬天再也不会到来了一般。

消夏园外那一条路在秋天的时候特别美,满地金黄的梧桐叶,遮天蔽日的梧桐树将天空都快掩盖了,只有阳光,像是千丝万缕的金线一样落下来,映出斑驳的光芒。

甄艾最喜欢和陆锦川在这条路上散步,每一次回去消夏园,吃过晚饭时,他就牵着她的手慢慢儿在这条路上走,想说话的时候,漫无边际的聊上几句,不想说话的时候,坐在街道边的长椅上,她靠着他看着天上的云,就能消磨大半日的时光。

甄艾有时候会练琴,陆锦川就坐在一边认认真真的听,他本来性子有些浮躁,是静不下来的,但现在和她一起久了,仿佛也渐渐沾染了她身上那些静静的东西。

甄艾练字的时候,陆锦川偶尔也会像模像样的拿根毛笔和她一起练,但总是还没歪歪扭扭的写满一张纸呢,那个人就跑到一边坐在地板上打游戏去了。

甄艾特别生气,她爱写字,在她的眼里,写毛笔字是一种该抱着十分虔诚的心态来做的事情,若非如此,又怎么能写得好呢?

“陆锦川,从今天开始,你每周和我一起练字两天,每次要写十张大字!”

甄艾板着小脸发号施令。

瞧瞧他写的什么玩意儿?那陆锦川三个字简直像是蚯蚓爬出来的一样,不过,他倒是把她的名字写的还算好看。

陆锦川正在打通关,头也不抬,“宝贝儿,你可别难为我了,让我每天晚上做十次没问题,让我写十张大字,你还是杀了你老公吧!”

甄艾气坏了,他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那里去?

怒冲冲的过去,把他手里的平板抢过来直接关掉,陆锦川还没回过神来,大张了嘴巴看着她,好半天才忽地站起来,一副火烧了尾巴的模样大声嚷起来,指着她喊:“你!你太过分了甄艾!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通关了!正在攻城!你想我被队友骂死啊!”

甄艾没料到他会这样大的反应,被他吼的就有些反应不过来,待清醒过来,两眼已经蓄满了泪,她把平板扔给他,转身就走,却也忍不住喊起来:“好啊!那你继续玩吧!我走还不行吗!这么大声嚷嚷干什么!不就一个破游戏吗?我生气不搭理你的时候,你说的可真好听,现在倒好,有点时间就玩游戏!还这样吼我,陆锦川!依我看那我们还是分手算了!”

甄艾越说越生气,怎么男人都是这种臭德行,是他求她回来的好不好?又不是她不要脸非要缠着他!

凭什么当初说的话发的誓,这还没半个月呢,就自己忘记的干干净净了!

越想,却越觉得委屈的不得了,转身出了书房就回去卧室收拾东西。

陆锦川早在她要哭的时候就后悔了,她说的对,不就个破游戏嘛,大不了被人骂几句为了女人坑队友呗?有什么了不起的,游戏还能再打,老婆跑了怎么办?

就有些蔫儿的跟着甄艾去了卧室,见她开了衣柜收拾东西,更是大惊失色,赶紧过去堵着衣柜门:“你干什么呢?”

“我走还不行吗?我不打扰你玩游戏了呗!”

甄艾抹抹眼泪,转身打开妆台的抽屉,收拾自己的化妆品。

“不许走!”

陆锦川又追过去,一把把她的抽屉合上,“我写大字还不行吗?”

他口气有些松缓了,但到底碍于男人的面子,还没好意思亲自开口道歉。

甄艾心里更委屈:“我稀罕你写大字吗?你写不写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不在这里碍你眼还不行吗?”

“你怎么碍我眼了?你不稀罕我,我稀罕你呢。”

陆锦川嬉皮笑脸的上来想要抱她,甄艾甩手把他胳膊打到一边去,坐在床上不说话,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

这还没和他复婚呢,要是复婚了,他不就更有仗势了?

甄艾打定了主意,复婚的事,还是无限期的往后推迟吧。

陆锦川哪里想得到,不过是席佑晨那厮喊他玩个游戏,竟然老婆都要飞了,他要是知道会有这么个后果,撕了席佑晨的心都有!

“别哭了,眼睛哭肿了待会儿怎么出门啊?”陆锦川看着她哭成这样,早已后悔的不能再后悔了,虽然她在他最紧要的关头关了电脑,可他也不该那样吼她啊。

“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玩了行不行?”

他厚着脸皮哄,甄艾扭过身子,背对着他,就是不搭理他。

陆锦川却忽然站起来,直接出了卧室。

甄艾一愣,眼泪却是掉的更凶了,她一下站起身,也不收拾行李了,直接拿了自己的包包就向外走。

却正好陆锦川拿着平板推门进来,两人正巧撞上。

“媳妇儿,你看,我刚才把游戏卸载了,席佑晨那厮给我打电话骂我,我都没理他!”

陆锦川把平板递给甄艾,原本一肚子气的甄艾却愣住了,原来,他是去书房卸载游戏去了……

她还以为,他现在连哄她都没有耐心了……

“你,你要去哪啊媳妇儿?”

陆锦川看她又是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模样,不由得忐忑不安起来,甄艾此刻哪里还想走?但却又拉不下脸来。

“我回去消夏园住几天……”

“我陪你吧!”

甄艾一边下楼,一边却是忍不住含着眼泪轻轻笑了起来:“随便你,走哪追到哪,真是烦死人。”

陆锦川听到她这口是心非的话,早已习惯她的性子了,当然也不生气,两人开着车就回消夏园去。

住在他们第一次发生的,她未出嫁时的闺房里。

晚上月色特别的好,她的房间正是消夏园里最好的一处,推开窗子,就是大片月色涌入。

干脆也不开灯,两个人席地而坐,甄艾洗了各种水果切成块,枕在陆锦川的腿上,由他一样一样用叉子扎着送到嘴里去。

伺候媳妇儿这样的活,陆锦川自然是特别愿意做的,这会儿再辛苦,待会儿一上床,岂不是都讨回来了?

甄艾特别喜欢吃樱桃,而陆锦川却特别喜欢看她吃樱桃。

樱桃色泽鲜美,她那一张檀口,却是比樱桃还要美上三分。

因着在家中,她只穿了长长纯棉的白色裙子,宽松的长袍款式,裙摆就散乱在柚木的地板上,两条纤细的小腿露出来,赤足踩在一块褐色的绒毯上,更是衬的那一双雪白的玉足,在月光下朦胧梦幻的美。

陆锦川老实了没一会儿,就忍不住想动手动脚,手指还没在甄艾小腿上摩挲一下,那小女人两条玉白小腿蹭的一下就缩回裙摆中,在他身上抬起一双蕴满了水雾一样的大眼瞪住他:“又来!”

“你勾.引我!”

“少来这一套!我穿的一点都不性.感,哪里都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就是勾.引我了!”陆锦川死不讲理,甄艾气的一下坐起来:“陆锦川!是不是我穿着棉袄你也认为我在勾.引你?”

“对!只要你一看我,就是在勾.引我!”

陆锦川不讲理也不讲理的理直气壮,甄艾气的都忍不住笑起来。

陆锦川却不觉得好笑,他就是喜欢甄艾,哪儿都喜欢,喜欢她安静的样子,喜欢她生气的样子,喜欢她对他微笑的样子,也喜欢她瞪着他的样子,更喜欢每一次欢.爱的时候,她嗓子都喊哑了,失控咬着他的手臂,却瞠着一双水润眼眸蛊惑着他的样子……

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只想在她白玉一样小巧可爱的耳垂上轻轻的咬一口。

“老婆,我们今天不是吵嘴了吗?”

甄艾挑挑眉:“怎么了?”

“不是都说小夫妻两个,床头吵架床尾和吗?”

“我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还可以更好一点的!”

甄艾咬牙切齿。

但又怎么能拗得过他呢?

尤其是,长的坏坏的,却又偏生这么好看的男人,用着异样温柔的眼神看着你,拒绝的话,仿佛就再也没有办法说出口来。

“陆锦川……”

“嗯?”

“只能一次。”

“好。”

他回答的毫不犹豫,甄艾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满肚子的疑惑,怎么今晚这么好打发了?

当他这一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还不结束的时候,甄艾方才顿悟过来这个男人到底能无耻到什么地步去!

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跪伏在那传了数百年的拨步床上,锦缎被褥犹如婴儿肌肤一样贴着她的脸颊磨蹭的时候,她丝发凌乱,气息早已紊乱的不成样子,却是连他的名字都喊不出来了,又哪里有力气再控诉他的恶劣呢?

男人仿佛都有对于女人各种角色扮演的情结,尤其是在甄艾的闺房里,这样的园子里,处处都是古色古香,尤其她这一张床,几乎犹如一栋小房子一般,层叠的帐幔落下来,就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这就又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似乎他们已经穿越了数千年的时光,只是那漫长岁月里,缠绵悱恻的一对有情人。

陆锦川急促的喘息着,低头亲吻她微带了一层薄汗的粉红肌肤:“甄艾,甄艾……”

他唤她的名字,缱绻的咬着她的耳垂。

“嗯……锦川……”

甄艾迷迷糊糊的吟着他的名字,却是疲累的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我爱你,甄艾,我爱你……一生一世。”

她唇角一点点的勾起,撑起全部的力气回过头亲吻他汗湿的鬓发,细弱的嗓音,带着颤栗,却是欢喜的响起:“陆锦川,我也爱你。”

生生世世。

*******************************************************************

幸福的时光,好似飞逝一般。

甄艾与陆锦川这段时间日日腻在一起,恨不得就这样天荒地老。

而傅思静已经和何文斌订了婚。

那一夜,何文斌喝的酩酊大醉,他们住在了一起。

他伏在她的身上不知疲倦的时候,他欣喜若狂她还是个处.女的时候,傅思静却望着窗子外的月光,默默的淌下了一行眼泪。

但她发誓,这将会是她最后一次,因为陆锦川掉眼泪了。

这样的时候,陆锦川和甄艾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和他们此时一样……

不,不一样的,她不爱何文斌,何文斌对于她,也绝非昔日的喜欢这样简单,但陆锦川却是深爱甄艾的啊。

她幻想过无数次,与他在一起会是怎样的幸福,可这幸福,却

被那个女人轻易的拥有。

她陷入的有多深,此时就有多少的无法释怀。

她知道自己永远得不到,所以她宁愿玉石俱焚。

这具身子留着还有什么用呢?曾经想把干干净净的自己给他,可如今想来,他又哪里稀罕呢?

还不如,就换何文斌此时的欣喜若狂,以后,也能对她多一分的怜惜。

傅思静早晨醒来的时候,何文斌犹在沉睡。

她皱眉看一眼身侧的男人,鼾声震天,褪去了华丽装束的三十多岁男人,却有着这样松弛丑陋的*,傅思静几乎不能再和他待在一张床上,起身就去浴室。

她洗完澡出来,何文斌却已经醒了,正乐滋滋的看着床单上她的一片落红。

傅思静眉毛皱的更深,走过去面无表情说道:“我把床单换掉……”

何文斌抬眸看她一眼,那眸光里却是带着意外的喜悦和说不出的一丝情绪,傅思静觉得十分不好受。

“真没想到啊,我这是捡到大便宜了?”

傅思静也不说话,在妆台边坐下来,轻轻拍着化妆水。

何文斌赤着身子下床,走过去圈住她的肩,从镜子里打量着她,手掌却是从她的睡袍里探进去,啧了一声:“你有三十四了吧……看看这张脸,这身子,谁信呢?昨晚……你可真紧……”

傅思静啪的一声将手里的瓶子掷在妆台上,一把推开何文斌,却已经气的脸色通红:“你说话放正经点!”

何文斌到底对她还有几分情意,见她恼了,赶忙哄了起来,傅思静的脸色这才稍稍的纾缓了几分。

见她不生气了,何文斌又腆着脸歪缠着她欢.好了一次,两人这才洗澡穿衣服下楼。

何文斌开车送她回去陆家。

昨日订婚宴,陆氏夫妇都亲来参加了,今日他们要上门谢礼。

下车的时候,何文斌体贴的上来扶着她,傅思静嘴角翘了翘,何文斌见她开心,眉眼间也有了几分的得色。

转眼,傅思静却瞧到了一同走来的陆锦川和甄艾两人。

秋日天高气爽,甄艾也穿的不厚,傅思静穿短裙子搭配薄风衣,甄艾却依旧是一条长裙,搭着半厚的针织外衣,长发难得的编成一根辫子,搭在一侧胸前。

不知陆锦川和她说了什么,她抬眸一笑,那笑容却是灿若春花。

何文斌自然也看到了他们两人,见此一幕,也不由得赞了一声:“我这弟妹,真是气质不俗。”

傅思静顿时恼了,一下甩开了他的手。

何文斌赶紧哄她:“别生气嘛,在我心里,自然还是你最漂亮!”

傅思静却冷笑一声,略微上扬的眉眼睨着他,讥讽道:“弟妹?呸!你也好意思,人家陆锦川可认你这个大哥?”

何文斌当时冷了脸:“你这话什么意思?陆锦川出身好,我何文斌也不差!”

傅思静懒得和他歪缠,甩手就向前走,何文斌压了一肚子气,但这是在陆家,他也只得忍气吞声的追过去。

见了面,自然还是要打招呼的。

陆锦川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何文斌却已经和他娴熟攀谈了起来,傅思静望向甄艾,这一看之下,却正看到她锁骨下一处嫣然红痕,她立时心下了然,那定是陆锦川吮出的吻痕……

————————————————————————————————

ps:我发现我甜起来也是无边无际没有尽头啊,求表扬……好久木有红包包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