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50.老婆,我和四年前,有没有差别?(第一更)

“总要让我和你伯父看一眼,我们才能放心。”锦年也不敢再多劝,她也瞧出来了,傅思静从腿残了之后,好似就和她有些疏远了,毕竟,她不是亲妈,有些事,只能劝,却不能硬拦着啊……

若是她真的错过何文斌,这辈子都蹉跎了,到时候傅思静会不会对她心生怨气?但若是一句不劝,她嫁过去了,受尽委屈人财两空,是不是也该气她如今不加劝阻?

怎样做,似乎都是两难的,因为不是亲生的,没了那一层血缘关系,就担待不起啊…斛…

傅思静点头,方才那一点感念,却又烟消云散,瞧瞧,说着多么心疼她,却也并没阻止她嫁给何文斌这样口碑不好的男人。

说穿了,她傅思静在她陌锦年眼中,也不过就是一个逗趣的玩物吧餐!

她对自己好,认自己当干女儿,外面说的多好听啊,对她评价多高啊,都说她这个人心善,仁义,她搏了好名声,整个宛城提起陌锦年,谁不说她这个人一声好?

但是在她傅思静眼里,她根本就是虚伪至极!

陆锦川那样敬重她,她为自己说一句好听话,她的路又何至于这样难走?又何至于落得今日这样的地步?

可她却怎么都不肯,甚至偏向于那个外人甄艾。

傅思静又怎么能忘记呢,她断了腿,被陌锦年认作干女儿的时候,陆臻生冷着脸说的那些话,仿佛她是什么洪水猛兽,虎视眈眈的觊觎着他的好侄子,会毁了他的前途似的。

傅思静大约这辈子都忘不掉,陆臻生说出那些话的时候,陆家的佣人看向她的那些目光,她恨不得立刻就死掉才好,却到底还是强压下了所有的屈辱撑了下来。

而今,她是早已经明白了,清醒了。

谁都靠不住,唯有自己想办法给自己挣出一条路来,她虽然年过三十,但何文斌却是二婚,她虽然身有小小的残疾,但胜在容貌姣好,手中又握着大笔的遗产,她怕什么?

就算何文斌以后待她感情淡了,她的日子也不会过的太差,再说,既然陌锦年口口声声说会给她撑腰会待她好,那她自然好好利用这些背靠大树好乘凉。

这一个周末,锦年邀了陆锦川和甄艾回来吃饭,傅思静也选在这个时间带了何文斌来到陆家。

华盛的三公子,在宛城也算是出名的人物,华盛的创办人何老爷子,当年也是威名赫赫,只是后辈不给力,到了何文斌这一代,也只有一个二儿子还算有潜质,这何文斌更是个出了名的游手好闲。

但他似乎对傅思静还算上心,与她一起过来的时候,倒是处处体贴用心,虽然稍有作秀的嫌疑,但若是一个男人连面子活都做不好,那才真是无药可救。

入席的时候,甄艾看了傅思静一眼,傅思静却也正看向她,甄艾对她淡淡一笑,傅思静却毫无表情的挪开了眼神。

甄艾注意到,傅思静的手腕上,没有了那一枚钻石手镯,但她的脖子上,依旧戴着同款的项链。

甄艾并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她也不是一个喜欢抓着旧事不放的人,傅思静既然要嫁人了,那是好事儿,她想,她会对她说一声恭喜。

酒过三巡,何文斌似乎有了醉意,就和陆锦川称兄道弟起来,两个人碰了几杯,陆锦川明显的不太愿意和他多说,但何文斌却仿佛没有看出来,只是说着,两人以后也算是兄弟亲戚了,该多多接触接触……

傅思静不让何文斌多说,何文斌就讪讪笑着在她身边老老实实坐了下来。

锦年虽然对何文斌没什么好印象,但傅思静却仿佛是铁了心,饭后,她更是直接说,她和何文斌已经决定下周就要订婚。

时间,就在宛城商会会长竞选之前。

锦年有些吃惊,但到底人家两个情投意合,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离开的时候,何文斌在陆锦川身边大着舌头说个没完,傅思静就和甄艾落在了后面。

“甄小姐不该对我说一声恭喜吗?”

傅思静的声音很轻淡,甄艾却听出来,里面连丝毫的喜悦都没有。

她有所了悟,但傅思静的事情,她压根不愿意多想,就微笑道:“恭喜傅小姐了。”

“你也确实该高兴,我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恐怕天底下最高兴的人就是你甄小姐了。”

傅思静微微的点头,转

过身来,有些发白的月光下,她的面容那么近,却显得模糊不清,不远处,何文斌依旧缠着陆锦川说个没完,陆锦川不时回头看她,甄艾心里就渐渐暖起来,给他一个‘没事儿’的表情之后,她方才看向傅思静。

“你说错了傅小姐,你过的好也罢,坏也罢,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与我没有关系的人过的好还是坏,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傅思静的神色骤然沉了下来,她一步上前,面目有些微微的狰狞望着甄艾:“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副样子,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我简直快要恶心死了甄艾!你有什么好?凭什么这天底下的好事都让你占尽了?明明我和锦川先认识,明明我们更般配,你凭什么?”

她攥紧了双手,两只眼眸仿佛蕴着毒一样的阴鹫,甄艾忽然觉得好笑,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人,自己把自己的人生过的惨淡了,责任却全都因为别人。

她懒怠和她争执,转身就走。

“甄艾……”

傅思静却忽然叫她的名字。

甄艾停住脚步,回头看她,园子里惨白的月光下,傅思静一点一点的笑出来:“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发誓。”

“你随便吧。”

甄艾回过身,不远处的地方,陆锦川拂开面前的枝叶,正快步向她走过来,她看到他有些担忧的眉眼,看到他略带急促的步伐,不由得眉眼间溢出会心的笑来,她也加快了脚步向他走去。

“没事儿吧?她没对你怎样吧?”陆锦川伸臂抱住她,直到她安安稳稳的落在他的怀中,他似才能彻底的放下心来。

甄艾轻轻摇头,脸埋在他温热的胸口轻轻的蹭,声音都柔软了几分:“我没事儿,锦川,我想回家了。”

他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发顶:“好,咱们这就回家去。”

梅岭别墅如今住着崔婉一家三口,而甄艾之前住过的另一处别墅,因着有些太过偏远,陆锦川干脆一掷千金,又重新买了一套,距离消夏园不太远,距离陆氏亦是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

这里,现在是他们的新家,陆锦川却常常说,这里是他们的爱巢。

爱巢……多动听的字眼,仿佛他们两个只是两只相依为命的小鸟,这一辈子都不能分离。

别墅的二楼整个被打通,没有主人的命令,是谁都不可以私自靠近的。

露天的阳台,却因为设计的巧妙,外面的人压根看不到这里的任何景象。

就成了他最喜欢的一处地方。

两人坐在露台上喝着红酒浪漫之后,某个男人就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瞧你昨夜……到最后声音都要喊哑了……还说你不喜欢?嗯?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陆锦川最喜欢亲她的耳垂和颈子,她皮肤细嫩光洁,锁骨尤其生的格外漂亮,兼之他每一次亲吻她那几处的时候,她都乖的犹如一只猫咪一样,窝在他的怀里只是轻微的颤栗着,发出他最喜欢的那种声音……

甄艾被他按在浴室里的洗手台上,她正刷牙呢,他就圈着她的细腰胡闹。

甄艾一边扭着身子想要挣脱他,一边漱口,抬眸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双潋滟的瞳仁几乎要滴出水来一样的媚,她不由得愣了一下,转而却是忍不住手肘向后狠狠撞了他一下!

就是他,整日整夜的缠着她,瞧瞧她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一点都不像是个正经的好姑娘了!

“哎呦……”陆锦川失笑,佯装痛的低呼一声,却是干脆更紧的箍住她的细腰,在她耳畔呵气一般暧昧说道:“我看这儿就挺好的……老婆,不如咱们换换地方吧……总在床上,都腻了……”

甄艾搁下杯子,一双明媚的眼眸横他一眼,板着脸道:“是啊,总在床上会腻的,总陪着一个人,大约也是会腻的,喔?”

陆锦川立刻偃旗息鼓:“那老婆你喜欢在床上,咱们就还去床上好了……”

到最后,甄艾纤细的腰都要被他折断,两腿酸痛的再也没有力气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的时候,她才深深的明白,女人用言语挑衅男人,男人用力气,征服女人啊……

陆锦川似乎每夜都格外的精神,甄艾手指头都软的不能动弹了,他却依旧兴致高涨,把她折腾的跪趴在床上,他站在地下,掐着她的细腰,兴奋的眼睛都红了……

“陆锦川……”

“嗯?怎么了?”男人性.感低沉的嗓音,伴着剧烈的喘息和女人娇媚的低喃,旖旎的在夜色里缓缓响起。

“你确定你这四年真的没有一个女人吗?”

甄艾没办法相信,需求量这样惊人的男人,四年没有女人,到底怎么熬过来?

“老婆……”

陆锦川倾下身子,亲吻她纤瘦却又线条流畅的后背,甄艾只觉得自己被电流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都酥麻的软了下来。

“看来……我还是不够卖力,没能满足我老婆啊……”

甄艾大惊,她哪里有这个意思?明明她早已经吃不消了……

“不然,我都努力成这样了,我老婆还怀疑我这四年有女人,看来,以后,还要更卖力才行……”

男女的脑回路,真是天差之别,甄艾想,她以后是再也不会问这些傻问题了……

换来的,不过是这个男人更加疯狂的掠夺而已。

谁知道云收雾散之后,陆锦川却一脸不满的问她:“甄艾,我现在是不是不如从前了?”

“什,什么意思?”

甄艾困的眼睛都要挣不开了,却被这男人忽然一本正经的样子给吓住了。

“那为什么我这边辛辛苦苦卖力干活的时候,你却还有时间想那些有的没的?”

陆锦川认为,甄艾没能全身心的投入,必定是因为自己没有让她满意,所以他才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不如从前了?不然,为什么她以前和他欢.爱的时候,每次压根都说不出话来……

“我,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你的需求太旺盛……我,我都受不住啦,所以,所以才有那样的疑问……”

“那你确定我和四年前没有差别吗?”

ps:哎呀,没完没了的甜,对于猪哥来说,绝对是难得的……必须要准备准备开虐了……都没人理我了……还有更新哈,今天一万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