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48.有一种感情,永远得不到回应

事到如今,竟然还敢这样诋毁甄艾,陆锦川实在忍无可忍,勃然大怒之下,竟是一下掀翻了面前茶几!茶杯摔的粉碎,茶水四溅,崔婉吓的面色惨白,陆锦川的神色却是冷寒狰狞到了极点,那一双眼眸淡漠望着崔婉,渐渐的,却在眼眸最深处浮出讥讽的笑意来。

“锦川……”

崔婉有些害怕的站起身,陆锦川却忽然冷笑一声,大声喊陆成的名字:“陆成备车,我要立刻过去叔叔那里一趟,还有,给陆氏旗下报业负责人打电话,就说我明日要登报一则声明!斛”

“锦川,你可不要冲动……餐”

席蔓菁到底经历的事多,瞬间就明白了陆锦川的想法,崔婉被她这样一说,也腾时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这一次实在是触到了儿子的逆鳞,竟是要他生出要登报和自己脱离母子关系的想法来……

“少爷……”这样大的事,陆成也有些惊骇,不由得看向陆锦川。

“照我说的去做。”他说完,看也不看崔婉一眼,叫了管家好生把席蔓菁送出去,自己却折身上楼预备去叫甄艾起床。

却不料一回头,正看到甄艾一抹细弱的身影立在卧房的门口,她沉默站着,脸色有些苍白,半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越发衬的她一张小脸如雪一样,连唇色都失了娇艳。

陆锦川一时之间心疼不已,忍不住轻轻叫她:“小艾……”

甄艾原本一直都死命忍着,可他一开口,她的眼泪到底还是掉了下来。

姑姑这样的妇科圣手,也只有四分的把握,更何况,她也知道,这四分的把握大约也只是为了安慰他们而已。

四年前没了孩子时,她流了那么多的血,只感觉身上的血都要流光了,那时候太倔强,只想着达成自己的心愿,根本不知道在意自己的身子,如今就是后悔,却也没有用了。

如果她真的没有孩子……她知道陆锦川爱她,可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想要一个他们的孩子。

等到她有一天老了,他们的感情不复存在的时候,至少还有孩子,可以维系着她和他的关系,他们也许会变成家人一样……

而如果没有孩子,他们的将来,她简直不敢想象。

她知道她不该退缩,可这不是什么小事,她也知道她说出来,陆锦川一定会生气她的想法,会告诉她没有孩子没有关系,可她更是清楚的知道,浓情蜜意的时候,男人说的话自然都是真心的,可有朝一日感情不复存在的时候,男人的决绝,也是真的。

她从来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能变成今天这样,已经算是难得,但在孩子这一关上,她仿佛还是没有办法跨过去。

“锦川。”甄艾强忍了眼泪,抬起头来,却是对他莞尔一笑:“姑姑也四年未曾见我了,不如,让她帮我看一下吧,如果真的我不能,不能生了……”

“没有什么如果,不管你能生还是不能生,我都要你,不要想那么多,孩子的事情,我们随缘就好,不用勉强。”

他知道她心思重,极度的没有安全感,尤其太敏感细腻,就十分不愿她再这样自己联想下去,几步走上楼,抬手给她抹眼泪:“总是这么爱哭,什么大不了的事,陆家还有秦至呢,绝不了后,你别瞎想。”

“那怎么一样!陆秦至是你叔叔的儿子!”

崔婉瞧着陆锦川悉心维护甄艾的样子,只觉得刺眼,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娶回来还有什么用?

“向太太既然早已不是陆家的人,还管我们陆家的事干什么?”

陆锦川实在怒不可抑,崔婉这人还真是好笑,当年丢下一堆烂摊子,如今还有脸插手他的事!

“大哥说的对。”

有一段时间没出现的向衡,忽然两手插在裤兜里,闲庭漫步一般走了进来。

他仿佛还和当初一样,脸上有着飞扬的神采,却也带着几分的散漫,但又仿佛哪里不一样了,似乎那些飞扬之下,透出了几分的寥落,而那散漫之后,却又有了沉稳。

崔婉见小儿子也这样和陆锦川沟壑一气,不由得恼羞成怒:“我和你大哥说话,你插什么嘴?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不务正业就知道去搞什么破赛车,一点都不让父母省心……”

“既然我这样讨人嫌,您还把我赶回国外去不就得了,反正那个破公司,我也没兴趣。”

向衡说着,目光到底没忍住,落在了并肩而站的陆锦川和甄艾身上。

他的目光,在甄艾的脸上定格了几秒,然后,方才故作轻松的样子挪开。

但一颗心,却仿佛带着一点酸楚,微微的有些痉.挛。

她瘦了,眼圈也有点红,似乎是哭了,也难怪,母亲说的话那么难听,他听了都受不了,更何况她这样的性子呢?

“还有,您要是真有闲工夫,不如回去多关心关心我爸,我可听说了,他现在和公司里的一个小秘书打的火热呢!”

崔婉一听,立时柳眉倒竖:“他敢!我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

只是嘴里这样说着,到底还是有些坐不住了,心里想着这段时间向维民确实回家的越来越晚,好像也对她不再如从前那样,倒是对向衡的话有了半分相信。

“我告诉你,你父亲若是知道你这样编排他,头一个不饶你!”

崔婉狠狠戳了一下向衡的头,也顾不上和陆锦川和甄艾的事,更顾不上和席蔓菁打招呼,竟是匆匆走了。

“还知道回来呢?”

陆锦川向来对向衡没什么好脸色,毕竟他对自己女人存着那点心思,他又不是不知道。

只是这个弟弟虽然爱玩,但人品还算不错,这次又帮他弄走了崔婉,陆锦川更觉得向衡这个弟弟,其实还不赖。

向衡大大咧咧在沙发上坐下来,翘着二郎腿有些散漫说道:“我妈就那个样子,大哥也别和她一般见识,她那些话,您听过就扔一边得了。”

“你这话可说的不对,我若是一直这样,她就会再而三的得寸进尺,我没关系,但是伤到你嫂子就是不行。”

陆锦川拉了甄艾下楼,甄艾对着向衡微微一笑:“好久没见你了。”

若说陆锦川最看不得甄艾掉眼泪,那向衡就是压根不能看到甄艾对他笑。

她对他一笑,他根本什么都忘记了,就连避讳和克制都抛在了脑后,看着她,再也挪不开眼。

他觉得这天底下的女人,就甄艾笑起来的样子最好看,温婉而又宁静的笑,嘴角边的梨涡若隐若现的,眼眸会微微的弯成月牙,说不出的让人沉醉。

“再看,把你两个招子挖出来!”陆锦川随手拿了一个抱枕砸在向衡脸上。

向衡被他砸了一下,也不恼,只是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没事儿我先回去了。”

“没事儿,晚上一起吃饭吧。”

陆锦川却是开了口,向衡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去看甄艾,她静静站在大哥的身侧,秀美安静的仿若临水的一株水仙。

那是大哥最心爱的人,他从此以后正儿八经的嫂子,心里就是有再多的痴念,却也不得不狠狠的按压下来。

向衡心里想和她多待一会儿,但又觉得自己还是再不见她的好,见一次,不知又要有多久回不过神来,见一次,又得需要多少日子来平复。

“不了,我约了朋友。”

向衡转过身向外走,甄艾却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向衡,等一下。”

她招呼佣人送来一把雨伞,走过去递给他:“我看外面要下雨了,你带把伞吧。”

向衡没有抬头,只是低头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只手,如雪皓腕,当是如此了吧。

他不想接的,却还是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接了过来,然后,抬头,灿烂一笑:“谢谢嫂子啦。”

甄艾也是一笑:“路上小心一点。”

向衡点点头,握紧了雨伞大步走出房子,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头。

ps:向衡真的很好,可惜他和甄艾永远都不可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