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47.夫妻之间的那些事儿二

陆锦川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觉得她的一张脸红的实在太可怕,心慌乱的不行,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难道是发烧了?”

感觉他微凉的手掌贴在自己额上,甄艾只觉心跳的更快起来,想到被子下自己穿成了那样子……

都怪自己一时心软,都怪自己这么没有立场餐!

待会儿要是真被他给看到了,她以后哪里还有脸面对他啊!

越是心急,脸色就越发的泛红,体温也逐渐的升高,陆锦川只觉得触手摸到的那一片有些发烫,不由得紧张起来:“小艾,你额头很烫,应该是发烧了,我们去医院……斛”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掀开被子抱她起来,甄艾这会儿哪里肯出去,死死抓着被角就是不放:“陆锦川……我没事儿……就是,就是今晚,今晚你睡客房好不好?”

陆锦川一怔,旋即却是眉间郁色更重,干脆利落的一把扯开被子:“这都开始说胡话了,还说自己没事儿……”

他的话还未说完,目光却是定格在面前的大好风景上,再也不能挪开分毫。

甄艾羞的几乎不能自已,胡乱抓了枕头蒙在脸上——真是再也没脸见他了!

床单是浓墨重彩的深绿色,而她雪白的肌肤,却犹如上等的奶酪一样,与那深色的青和神秘的黑色交织在一起,就仿佛是无声的诱.惑,让他根本把持不住。

黑色的蕾.丝睡衣显然是大师手笔,每一寸每一个细节都极好的凸显了女人天生的窈窕和每一道诱人的曲线。

他从来不知道,他的甄艾,那个羞涩的内敛的甄艾,也会有这样动人心魄的一面。

他的目光定格在她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胸口,再不能动。

她不是那种妖娆性.感的女人,那里也不过只有他一握那么大,但胜在形状太完美,而又挺.翘浑.圆,就算此时她是仰躺的姿势睡在那里,也被那衣服勾勒出浅浅的沟壑要他血脉偾张。

“小骗子……”

想到方才那么长时间的失落和心里的折磨,陆锦川实在忍不住,倾身压下去,在她脖子上轻轻咬了一下。

甄艾不敢吭声,只是心跳的飞快,她从未曾有过这样的体验,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是自己了,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好。

感觉到他微凉的身体渐渐变的滚烫,贴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几乎要把她烤化成水,甄艾再也忍耐不住,压在枕下的小嘴里,溢出颤抖的轻唤:“陆锦川……”

“再这样捂下去,你还要不要命了?”

陆锦川在床上向来都霸道,直接把她手里按着的枕头拿开,丢到一边,甄艾低呼一声,抬起双手死死捂住眼睛,就是不敢看他。

陆锦川此刻早已箭在弦上,四年的相思,已经入骨,四年的渴望,早已沸腾。

他不再隐忍自己,低头,滚烫的唇贴着她的颈子渐渐的侧移,直到落在她削瘦肩上的细细黑色带子上,他微启薄唇,咬住那黑色带子,然后一点点拉到她的肩下……

感觉到她的体温已经高到不能再高,感觉到她的心跳剧烈的如他一般,感觉到她紧绷的肌肤下细微的颤抖,感觉到她也在渴望着自己……

他终是再不隐忍自己,将小小的她笼罩在自己身下,四年相思,在这一刻,方才找到释放的出口……

*散尽,已经月上柳梢头。

若不是心疼她实在太娇弱太疲累,他这一夜真是都不打算睡了。

难得她肯穿的这般诱人,他被刺激的更是收不住,可偏偏,不过两次,这小女人已经软成一滩水,累的再也捱不住,已是沉沉睡去,他再想要,却也要顾及她的身体,更何况,他又是那样心疼她。

起身,先给她细细清理了一下身子,他方才进了浴室冲澡。

洗完澡出来,原本还未曾平息的欲.望终是被冰冷的水给压了下去,可是躺在床上,还未曾抱住她,只是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却又仿佛要开始蠢蠢欲动。

陆锦川忍不住叹了一声,明天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姑姑过来给她调理身子,这样娇弱,他以后岂不是要时时受委屈了?

贴着她光滑的后背侧躺下来,手臂搭在她细柔的腰肢上,却又不安分的摸索到她胸口那里,攥住他最喜欢的滑腻一处,方才满足的轻吁一

口气出来。

只是,脑子里忍不住又回想他们方才那样旖旎的一幕,第二次的时候,他借故自己腿痛,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才迫的她答应在上面,只是那小女人实在太羞怯,而体力也着实的差,一张脸红通通的,趴在自己胸前就是不肯动一下,只得要他不得不攥着她的细腰动作,方才又酣畅淋漓了一次。

这些画面在脑子里闪,干脆就再也没办法睡了,陆锦川只得起来,又去冲了冷水澡出来,打开笔电开始看邮件。

这段时间他一直未去公司,虽有叔叔代他坐镇,但有些他从前负责的项目,还是需要他来裁决,因此也并不算完全的休闲。

连着处理了十几封邮件,陆锦川觉得困意袭来,这才又关了电脑上床。

甄艾半梦半醒之间,翻了一个身,似乎是入了夜感觉到冷,不由得往他怀里贴过去,陆锦川抱紧她,由着她在自己怀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过去,却不得不苦笑一声,她这般一折腾,他的困意,又要没了……

甄艾一觉睡到上午九点钟方才醒过来,而她醒来的时候,陆锦川却已经不在房间里。

身边的位置尚有余温,他也是刚起来不久,甄艾方才有些慌乱的心,莫名就安宁了下来。

起床,预备去浴室洗澡,可刚坐起来,就感觉腰像是要断掉了一样疼,两条腿也酸痛的厉害,尤其是大腿根那里……

想到昨晚他不知餍足的样子,甄艾不由得又是一阵脸颊发烫,赶紧拍拍自己的脸阻止自己再想下去,撑着下了床。

在温热舒服的水里泡了一会儿,方才觉得身上的疲倦扫清了大半。

洗完澡洗了头发,整个人也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甄艾换了衣服,在阳台上晾头发,等到头发半干了,却还不见他回来,不由得有些坐立不安,干脆起身下楼去找他。

刚出了卧室,却已经听到楼下传来交谈声。

那一道女声,哪怕是隔了四年,甄艾也能记得清清楚楚,陆锦川的母亲,她的准婆婆,崔婉。

“你也只是说了有四分把握,万一不能生了呢?难道让你父亲这一脉就断了香火?你让我以后死了怎么有脸去见你父亲?”

甄艾站在楼梯口,只觉得心口里泛起一阵酸楚的凄凉。

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有时候,她也很能理解崔婉,如果换做她是一个母亲,想必也会不喜自己这样的儿媳妇。

只是,她真的在很努力的改变自己,她真的很想和陆锦川好好的过一辈子。

席蔓菁听得崔婉这样说话,不由得有些尴尬看向陆锦川。

陆锦川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方才那些可笑话语似的,只是谦和对席蔓菁道:“还是要劳烦姑姑多费点心,好好帮小艾调理调理身子,外人的话,您不用去理会。”

席蔓菁微微点点头,到底心里还是叹了一声,遇上崔婉这样的婆婆,小艾也真是可怜,只是好在她到底已经改嫁,若不然,还不知道要多嚣张。

“调理?”崔婉被儿子这样无视,忍不住冷笑一声:“像她这样作风不正的女人,说不定早就坏了身子,再调理,也就是个不下蛋的鸡……”

“你给我闭嘴!”

陆锦川从那一日离开梅岭别墅之后,就决意再也不回去,但崔婉偶尔过来他这边,他虽然不理会,却也没有多加阻拦,毕竟,有那样一层血缘关系在,只是实在没想到,她根本就不懂吃一堑长一智!

——————————

ps:暂时还是甜甜甜,多写一点夫妻的小日常给大家,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看啊,严打中,船也只能这样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