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46.夫妻之间的那些事儿一

林漠自小就是在腥风血雨之中长大,他不知道什么是温柔,更不懂那些可笑的心痛或者悲伤。但是这一次,他竟是失控了。

总是不敢去回想灵徽被送走时看着他的那一双眼睛,没有眼泪,只有空洞,只有仇恨。

林漠豁然的顿住脚步,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走到了高架桥上,风太大,吹的脸上有些发疼,他低头看着粼粼的水面,微光在上面轻柔的闪,而那些光芒,到最后都汇聚成初见时她那一双明亮润泽的杏眼餐。

“你叫林漠?你好,我是程灵徽,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那时,她还是豆蔻少女,而他,却已经是披了一身鲜血早已异于常人的恶魔斛。

遇到他,也许就是她一生劫难的开始。

林漠握紧桥上的围栏,忽然扬起脸看着天上的星子,那么灵徽,从此远离,是不是你就可以得到救赎?

******************************************************************

上海一程,虽然没有见到灵徽和孩子,但因为有了林漠的那些话,甄艾倒是放心了不少。

陆锦川对她说,林漠这个人虽然外界传言的十分可怕,但据他所知,是一个说话让人信得过的人,不然,他也不能以三十多岁的年纪,就成就如今这样让人敬畏的地位。

比之来上海时的心情,回程可以说轻松了太多。

而更让甄艾高兴的是,回去宛城复查之后,医生说陆锦川的腿恢复的十分好,大约再有小半个月的光景,他走路就可以渐渐如常了。

而那时候,也正是商会会长竞选的日子。

倒也算是上天给的一份礼物了。

回去家中的路上,陆锦川就问她:“要不要庆祝一下?”

甄艾自然无不答应:“怎么庆祝?”

陆锦川扬唇一笑,却是坏坏的吐出两个字来:“保密!”

到了晚上,甄艾总算是知道了他保密的庆祝方式——

“就这样?”

甄艾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就这样的庆祝方式还值得保密?”

不过是两个人出去吃了一顿大餐,这算什么庆祝方式啊?

陆锦川优雅的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却是别有意味的深深看了她一眼:“重头戏在后面呢。”

甄艾半信半疑:“我估计你也没什么能看的重头戏了吧?”

陆锦川也不多解释,拉了她起来:“走,咱们先回家吧。”

“这就回家?”甄艾更是吃惊了,回家了还能演出什么重头戏来?

也是她对自己男人了解的太透彻了,不过片刻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眼神里就有了戒备:“陆锦川……你不会是又想……”

他干脆隔着桌子倾身过来,在她耳畔低低说了一句什么。

甄艾扑闪着大眼看他,却满是不信:“庆祝你恢复的好,却送我礼物?”

“真的是送你的礼物啊!”

陆锦川简直要被这个难搞定的女人给弄疯了,老婆太敏感,心思太细腻,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陆少爷想,以后想吃点荤腥,难道还要去翻兵书学一点斗智斗勇的东西吗?

回了别墅,陆锦川立刻就把佣人全都清理出去了他们两人住的那一栋小楼,有些迫不及待的拉着甄艾上楼,进了卧室,他就推甄艾先去洗澡。

甄艾真是被他搞的一头雾水,但出去吃了饭,他喝了点酒,她身上也沾了酒味,正想先洗澡,因此就拿了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陆锦川这才把自己一直藏着的一个纸袋子拿出来,打开。

里面是一件纯黑色的性.感蕾.丝睡衣,吊带的款式,却有着大大的裙摆,精致的手工蕾.丝,在裙摆摇曳生姿,几乎所有女人,看一眼都会爱上的款式。

忍不住就在想,她穿上会是什么样子?

尤其是,她很少穿黑色系的衣服,他也从未曾见过她穿黑色。

更重要的是,从前两个人最亲密无间的时候,她也未曾穿过

性.感的衣服,他是真的很想,很期待,看到不同样子的她。

甄艾泡完澡出来,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却忍不住一双眸子灵动的看着四周,嘴里嚷嚷着:“礼物呢?我的礼物呢?”

陆锦川佯怒:“你还真好意思,老公伤快好了,你都没有礼物送我?”

甄艾被他一说,这才想起来,她倒是真的把这一茬给忘记的干干净净了……

不由得有些愧疚:“锦川……对不起,那我明天去买好不好?”

“不用了。”

陆锦川指一指方才床上的纸袋子,他方才已经把睡衣又收好了;“你把衣服换上,我就原谅你。”

“什么衣服啊?”甄艾一边有些疑惑的询问,一边过去打开了袋子。

薄如蝉翼一般的蕾.丝镂空睡衣展现在她面前的时候,甄艾全然惊呆了!

“怎么样?我的礼物喜不喜欢?”陆锦川从后面抱着她的细腰,嗅着她身上浴后淡淡的香味,那是他怎么都闻不够的体香,专属于他的甄艾的香味。

“陆锦川!你,你不要脸……”

甄艾飞快的把睡裙丢出去,一张脸却已经满布绯红……

那裙子,她看一眼就知道,穿上去,肯定胸前露出一大片来,又是这样透这样薄的质地,和没穿衣服又有什么区别?

虽然,虽然他们是曾经亲密无间过……可是,可是她真的穿不来性.感的衣服啊!

“怎么就不要脸了?我们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有什么是不能被我看的?再说了,你难道连我这样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我对你这么好,这么疼你……”

“我不穿,这样的衣服,我实在穿不了……”

甄艾不敢想象自己穿上这样暴.露的睡衣会是什么样子,她也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要在喜欢的男人面前穿成这样……

“就是为了我,也不行吗?我恢复的这么好,都没有一点奖励吗?那干脆还回去住院好了……”

至少住院的时候,他不能动,都是她给他擦身子,而每一次擦身子的时候,到了那些敏感部位,她害羞的不得了,他却觉得刺激快要疯了,总是缠着她,绞尽脑汁的想办法逼着她用手让自己好一次……

如今想来,住院的那些日子,那样香艳的场景,怕是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愿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眼见他好似真的失望的不得了放开她走到一边坐下来,甄艾的心又有些小小的软了:“陆锦川……”

陆锦川不理她,甄艾走过去,抱着他的手臂轻轻摇晃,陆锦川抽出手,转过身子,还是不搭理她。

甄艾绞着手指:“真的,真的非要穿啊?”

“你要真不想穿就算了,反正你也知道我不忍心逼你的。”

陆锦川说着,无奈一笑,站起身来向浴室走去。

他走的还不利索,那条伤了的腿也不太敢用力,甄艾看着他的背影,曾经那样飞扬跋扈的男人,流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好似就格外的让人受不了。

看着他关上门,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甄艾轻轻咬住嘴唇,目光落在那一片黑色上,终究还是缓步走过去,细长白嫩的手指解开了身上浴袍的带子……

陆锦川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甄艾已经躺在床上了,他扫了一眼纸袋,被她放在了一边的置物架上,想必,她到底还是太羞涩,过不了自己那一关,陆锦川虽有些失望,但终究还是理解她的心理占了上风,就没再追问,直接走过去床边,掀开她盖在身上的被子躺了下去……

孰料,被子却没有被他掀开,陆锦川有些吃惊的一看,躺在被子下的小女人,脸红的可怕,一双眸子却是躲闪着根本不敢看他,而两手,正紧紧的抓着被子,整个人都似乎在隐隐的颤抖着……

Ps:哎呀,真是甜的不要不要的,可是大家太坏了,这些天都不搭理猪哥……也没有表扬和鼓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