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45.她第一次,亲口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

韩云静却是眼圈红了起来:“我怎么会认错呢,那时候我那么喜欢他,他却从来不多看我一眼……”

陆锦川喝了酒,就不能开车,早有司机在车子里等着,甄艾想要挣开他的怀抱,陆锦川却抱的更紧。

司机压低了头不敢多看一眼,饶是如此,甄艾也绯红了脸颊,小声啐他:“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餐”

“你难道不知道一个男人憋了四年多可怕?斛”

两人上了车,陆锦川已经按了按钮降下隔断,虽然前面司机听不到他们说话,甄艾却也不敢大声,瞥他一眼,嘴边带着笑,偏生说话却不饶人:“谁信你,谁知道这四年有没有什么雨卿啊风卿的,或者张思静啊陈思静的,这不,刚才不就有一个韩云静了……”

“我看你还是不说话的样子比较可爱……”

陆锦川对这样的她,简直是又恨又爱,明知道他不可能再碰别的女人,偏生还要说这样的话来挤兑她,他却又生不出气来,不管怎样的她,都是无法控制的喜欢。

见他又要亲过来,甄艾赶紧一抬手掩住他的嘴,昏暗的车厢里,年轻秀美的女人斜睨着他,唇角却飞出一抹淡淡的笑来:“你还没和我说清楚呢,那个韩小姐,你真的不认识吗?”

陆锦川渐渐敛住笑意,却是认认真真望住她:“我认识她,她哥哥是我从前的一个生意伙伴,我们谈生意时,和这位韩小姐见过几面,其余就再没有什么了。”

她愿意开口问,他也愿意不隐瞒的给她解释,这仿佛,是两个人头一次这样直面问题。

“当真?”

甄艾轻声的问,莫名的,就是愿意相信他,虽然那个韩小姐表现的实在太亲昵,但甄艾在见识过傅思静这样的女人之后,方才明白,这世上从来不缺自作多情的人。

“当真。”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这些话,没有一个字的谎言,韩云静确实是他生意伙伴的妹妹,但是他和她见面不超过五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在公众场合。

韩云静喜欢他,他有所察觉,但那时候的他,虽然风.流花心,但却还是有自己的立场的,他不会染指合作伙伴身边的人,他陆锦川,最忌讳别人说他攀附裙带关系。

所以,韩云静,根本就没有可能和他有任何关系!

“我相信你!”

甄艾只是迟疑了短暂的一秒,立刻就点头说道。

她愿意相信他,愿意相信他承诺再不骗自己的话语。

真正相爱的两个人,难道不该就是这样么?

陆锦川忍不住伸手抱住她,低头吻在她柔软的发顶,“甄艾,你怎么这么好……”

“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口,声音被压的有些闷闷的,他却听的清清楚楚,一颗心渐渐跳动的飞快。

甄艾不由得轻笑,手指摩挲着他的胸口:“陆锦川,你的心跳的好快。”

“因为,它深爱着你。”

他笑,轻轻按住她的手指,贴近自己的心口位置:“只是,某个人从前好傻,一直都感觉不到……”

*****************************************************

林漠下了飞机,来接他的司机和助手快步的迎上去,从他手中接过小巧的银色手提箱,毕恭毕敬的请他上车。

林漠坐上车子,黑色的衬衣衣袖,有些凌乱的卷在肘上,他摘了墨镜,面色波澜不惊,眼底毫无起伏,仿佛是没有表情的雕塑一般询问旁边的助手:“陆锦川怎么忽然要见我?”

助手不敢迟疑,立时说道:“好像是因为程小姐的事情。”

林漠原本在膝上轻轻扣动的手指微微一顿,薄凉的唇似乎有了丝毫柔和的弧度:“灵徽?他们怎么认识的?”

“是陆锦川的太太,她和程小姐从前一起旅行认识的。”

林漠‘哦’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撑在太阳穴那里,片刻之后:“直接过去陆锦川下榻的酒店,说起来,我们也有几年没见了。”

林漠的车子在陆锦川和甄艾下榻的酒店停稳,他起身下车,有些微寒的季节里,他却

只穿着薄薄的黑色衬衫,露出来的一截手臂,有着坚实的古铜色肌肉,他身材高大,几乎和陆锦川不相上下,面容英俊,却比陆锦川多了几分的戾气。

这是甄艾第一次见到林漠本人。

只是在初见到他的那一刻,心里就有了一种微妙的不祥预感。

怨不得那一晚,灵徽对她说,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这样气场强大,却又背景雄厚手段了得的男人,很难想像,那些没有社会阅历的女孩子,可以抗拒得了。

林漠与陆锦川昔年有几分的交情,男人们的感情,和女人是不一样的。

不需要费尽心思的去维系,也没有那么多的攀比和勾心斗角,只要上了酒桌,喝上三五杯,说起那些陈年往事,很快就能勾肩搭背兄弟相称。

只是甄艾此时看着两个男人相谈甚欢,却是心急如焚。

她很担心灵徽,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的好不好,也不知道那个一岁多的孩子,还在不在人世,或者,有没有被人欺负虐待。

似乎是知道甄艾心里着急,陆锦川又喝了一杯之后,就放下酒杯,看向林漠说道:“我也不拐弯抹角,想必你也早知道我这次找你的原因了。”

林漠淡笑:“你倒是还和从前一样,心里藏不住事。”

陆锦川摇头失笑:“实在是没办法,我太太心里记挂着程小姐,一分一秒都不能安心,我又怎么能坐视不理?”

“你们夫妻倒是伉俪情深,真让人羡慕。”

林漠看了一眼甄艾,笑容加深:“怨不得陆太太和灵徽关系好,我虽是第一次见到陆太太,却也知道,您这样的性子定然和灵徽投缘。”

他一口一个灵徽,喊的十分亲昵,甄艾却不知道怎么回事,非但没有放下心来,反而觉得自己一颗心悬的越来越高。

她看着这个叫林漠的男人,他是在笑着,可那笑却只浮现在表层,深入不到眼底,她觉得心越来越慌,忍不住就问出口:“林先生,我可不可以问一下,灵徽现在在哪里?我去她以前住的公寓,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林漠垂眸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琥珀色的酒浆被灯光晕染的十分好看诱人,他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杯壁,仿佛,那是他情人的唇畔。

“灵徽现在很好,只是她在哪里,我不方便告知。”

有他一句肯定的‘很好’,甄艾倒是稍稍放下心来,但转而,却又忍不住问:“灵徽之前拜托我,帮她去看看孩子,林先生,我知道这很冒昧,但是……”

“孩子现在在国外,陆太太怕是暂时没办法看到他,不过,等有机会,我会请陆太太过来……”

“那……孩子怎么样?好不好?”

林漠抚着杯壁的手指微微一顿,他的眼底似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痛楚闪过,但也只是短暂的一秒,仿佛根本就未曾出现过一般。

林漠点头,声音却带了一丝暗哑:“孩子,很好。”

甄艾没有觉察到他的异样,眼底就有了欢喜:“那就好,那就好,只是,如果我能亲自看看灵徽的孩子就好了……”

陆锦川却是微微蹙了蹙眉,林漠的话,他怎么都没有办法相信,说到灵徽,他还算正常,但说到孩子的时候,他明显情绪不对……

林漠离开的时候,没有上车,司机也不敢开口,只是默默开车跟在他的身后。

他一个人走在上海热闹的街头,那些喧嚣和沸腾,仿佛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将他硬生生的隔离开来。

他走的越来越快,脑子里不能想她,不能去想,他们的孩子。

那个如今尚在美国做康健治疗,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常的孩子。

ps:他们的故事,如果写的话,会放在番外,如果不写的话,会在正文里给一个结局的交代,到时候看大家的意愿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