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42.就不能好好儿的,正正经经的说会儿话啊……

许久,他方才在她鬓边轻轻一吻,在她耳边说道:“我们先去叔叔那里,有件事,现在该说清楚了。”

甄艾一愣,她性子本就聪慧,立时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餐。

大约是有关傅思静的事情吧。

甄艾对傅思静没有好感,但此时此刻,她却并不赞同陆锦川去拆穿此事。

毕竟,她发来的两条简讯,说的都是事实,她有心辩解,很容易就可以蒙混过关,也对她造不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斛。

再者,毕竟她如今是锦年的干女儿,与陆锦川之间的关系已经由此坐定,此时他们再贸然提起陈年旧事,倒是让婶婶脸上也难堪。

虽然她算是孩子时间的罪魁祸首,可她自己也并非全然没有责任,再者,就算是婶婶斥责她,因此而不再喜欢她,又有什么用处呢?

“锦川,我觉得我们现在暂时不要提这件事了吧。”

甄艾心中自有自己的打算,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隐隐觉得傅思静这人并非这么简单。

从她可以不顾生死的纵身一跃,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来看,这个女人,绝非心思简单的人。

而她如今已经是孤身一人,又加上一条腿也跛了,更是让人同情不已,此时他们提起往事,更何况只是这样有些夸大的两条简讯而已,别人只会以为她甄艾,实在是太过心思狭隘。

怎么,已经把人逼成了这样子,难不成还要人家再死一次,干脆给你们一条命?

锦川如今正是最关紧的时候,陆臻生慢慢就要退出商圈,陆家的重担要由陆臻生的长子陆秦至和他来担起,但陆秦至主要是负责资阳那边的总公司事宜,宛城的一切,是全都要靠陆锦川来担起的。

这一次因为突发的山洪事故,导致陆锦川伤重住院,也因为此事,他这些年做的这些慈善,才被人一点一滴的挖了出来,立时之间,风向大变,很多人都对陆锦川刮目相看,也正因为如此,他在这一次的竞选中才有了更多的把握。

本来在他们去山里的下一个月,竞选就要开始,因着陆锦川的伤,大家特意商议要延后三个月,这三个月,依旧是由上一届的商会会长陆锦川暂代会长一职。

但如今陆锦川已经可以下床走动,竞选的日子也就定了下来。

他要接替叔叔竞选商会会长一职,不知多少人虎视眈眈的也在盯着那个位置。

她虽然不关心这些,但也隐约听说,陆锦川最大的竞争对手,一个是赵景予,而另一个,就要属一向低调神秘的晏家了。

从来不爱出风头,也从来不爱社交的晏家,忽然宣布他们的长子要来竞争下一任的商会会长一职,瞬间就在宛城掀起了滔天巨浪。

要知道晏家发家有上百年了,并且和其他家族不一样,他们晏家世世代代行医,也是到了晏家老祖宗这一辈,才开始踏足商界,却未料竟是个经商奇才,很快就站稳了脚跟,只是后来建国后,晏家那位老爷子似乎是嗅到了政.治风向不对劲儿,很快做出决断,捐献了大批家产之后,就携带晏家全部族人远渡重洋去了美国。

几十年悄无声息的一个大家族,几乎被内地的人遗忘干净,其实已经在美国繁衍的枝繁叶茂,甚至有人断言,晏家几乎是操控了美国一半的药品行业。

而直到改.革.开.放之后,晏家新一代的家主方才带着家人回国,一点一滴,稳扎稳打,让晏家再一次在国内站稳脚跟,然后又逐渐的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因为晏家是中医世家出身,不知有多少珍贵难得的不传秘方,也正因为如此,晏家方才广结善缘,在圈内一直口碑都很好。

纵然他们家中诸人一向行事低调,不爱与人应酬,但提起晏家,众人都要赞一声好的。

也正是如此,这一次晏家忽然宣布他们的长子晏清君要来竞选下一任商会会长一职,立时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就连陆臻生都说,不可小觑,晏家虽然低调,但口碑一直不俗,晏家长子晏清君一直都在海外打理晏家的总公司,半年前回国,他料到晏家会有大动作,却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打起了商会会长的主意。

晏清君不过31岁,却至今未婚,陆臻生消息灵通,暗里查探得知,仿佛他有一个不知生母的私生女,但从未曝光于人前,甚至连照片都没有一张,因此并不知真假。

但陆臻

生并不是这样的人,他要争,也是光明正大的争,从不会使一些不光明磊落的手段,因此这些事也只是告诉了陆锦川一人知道。

陆锦川一向尊重叔叔,自然对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而陆锦川对甄艾又从不设防,无话不说,因此这些,甄艾也有耳闻。

她很为他担心,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这个忽然杀出来的晏清君,绝对的不简单。

年龄和陆锦川不相上下,但听闻其人稳重的简直超乎于同龄人,而又十分的有手段,不然,也不会以三十出头的年纪,就打理起晏家的总公司事宜。

慢慢把她心里的想法说出来,陆锦川未料到从来不爱考虑这些事情的她,竟会想的这么细腻,不由得伸手把她揽入怀里,狠狠亲了一口,喜不自禁的说道:“可算是知道为自己男人打算了……”

甄艾抬眸看他一眼:“好好儿的说正经话,你又动手动脚。”

陆锦川哪里理会她这丝毫没有怒气的微嗔,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又亲了她几口,方才抱着她坐在自己怀里说道:“这些外面乱七八糟的事,你别操心,这是我们男人的事,哪里有让你担惊受怕的道理,不过你有句话说的不错,暂时还是先别打草惊蛇了,叔叔婶婶那里,先不要提,但傅思静这个人,经过你说的这件事之后,我更是觉得她必定还有什么事是你我不知道的。”

当初傅思静的纵身一跃,虽然暂时打消了陆锦川对她的猜忌,但事后想一想,他却更是觉得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只是,毕竟事情过了四年,而云卿,也已经化成了一捧枯骨,当初与她有过交集的那些朋友和旧识,而今也早已不知道身在何处,想要查探,难上加难。

很多时候陆锦川想起来,也不免有些后悔,若是阻止云卿寻死,说不定如今,早已一切都水落石出。

但如今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只能让陆成着人继续暗中查探,希望能有蛛丝马迹的收获。

“她一定是爱惨了你吧。”甄艾想到锦年说的那句话,说傅思静日日带着那首饰,从不离身的,可见她多么看重。

若不是用情至深,又怎么会这么多年了还念念不忘?

“我不认为她那样的是爱。”陆锦川叹了一声,知道有些事,就该他和甄艾敞开了去说,说出来了,那个人那些事,也就不再会对他们两个人造成困扰了。

“她和从前的我一样,认为爱一个人必定就要有相应的回报,就如从前的咱们,我喜欢你缠着你,你对我不理不睬的,我就生气,你和宋清远见面,我依然生气,咱俩没少争执,冷战,我还记得,我打了你一巴掌……”

陆锦川说到此处,竟是忍不住的喉头一紧,这也是他无法释怀的一件事,自己爱都来不及的女人,却竟是自己第一个对她动的手。

“过去的事,你还提起来做什么呢?”甄艾自然也是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的,可是后来再想从前的那些事,怎么就觉得曾经的自己这么傻呢?

有时候,爱一个人自己都根本不知道,有时候,期盼,想念,也是爱一个人的开始啊。

“纵然过去四年,十年,一辈子,我大概也不能忘记了。”陆锦川将下颌抵在她的肩窝里,轻轻蹭着她的鬓边,她的头发乌黑而又冰凉,贴在他的脸上痒痒的,他却根本不舍得放开。

“那好啊,你记着也好,以后你要是对我不好了,我就把这一巴掌讨要回来,不,我要一百倍的讨要回来!”

甄艾难得俏皮的说话,自己也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陆锦川却在她耳边呵气一样低喃了一声:“那怕是你一辈子都要不回来了。”

ps:先让我下一本打算写的男主冒个头,晏清君,猪哥喜欢你哟~~~你的幼薇还在等你接她和女儿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