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41.她羞涩的表白,就是以你最喜欢的样子出现,带你回家。

陆锦川的手原本箍着她的细腰,渐渐的,却有失控的趋势,一路从她衬衫底端钻进去然后攀爬到她光洁的后背,有些心急的摸索着她文胸的搭扣……

甄艾原本被他吻的迷迷糊糊,他微微有些粗砺的手指几乎快要摸索到自己胸前的柔软时,她整个人才忽地清醒过来…崾…

“陆锦川……”

微微喘息着将他推开,甄艾面色红到发烧,几乎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这可是在医院,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探望陆锦川,若是有人来,他们这一副衣服皱巴巴头发凌乱气息紊乱的模样,人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躏?

甄艾就算是如今性格爽朗了很多,可到底骨子里还是照旧是个保守的人,若真被人看到,她也不用见人了……

“今天放过你也行……”

正兴致高涨的男人,在心爱女人的惶恐害羞面前,也不得不偃旗息鼓,更何况现在他动弹不得,甄艾又是个保守的性子,决计不肯在他上面的,这事儿也没办法,只得忍了下来,可是小小少爷……

陆锦川低头瞧了一眼已经抬头挺胸的那里,不由得又有了一股子烦躁窜出来。

方才的话说到一半,这男人又硬生生的转移话题:“小艾……”

甄艾忙着整理自己的衬衫和头发,只是用水汪汪的眸子瞪了他一眼。

“你看我这里怎么了?”陆锦川皱着眉,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指着被子下面身体上的某处。

甄艾第一个想到是不是他的伤口怎样了,也顾不得方才的羞赧,赶紧凑过去连声询问:“怎么了?是伤口疼?还是脚踝那里不舒服……”

陆锦川却掀开被子,拉了她的手按在自己昂扬的可怕的那里:“你看我这里……”

甄艾一怔,转而却是立刻明白了过来,不由得又羞又气,一下甩开他的手:“陆锦川!”

“哎呦……”

她甩开陆锦川手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把自己的手打在了他的小小少爷那里,男人那地方可脆弱的很,陆锦川瞬间就变了脸色,额上也冒出了冷汗。

“陆,陆锦川……”甄艾看着他脸色发白,蜷缩着身子躺着的样子,也不由得骇了一跳,但又怕他又在耍诈,竟是不敢靠前……

陆锦川疼的说不出话,只是咬着牙微微颤抖着,甄艾眼睁睁看着那原本趾高气昂的小小少爷逐渐的偃旗息鼓,变成了一个小可怜,这才知道这次八成是真的弄疼他了……

“陆锦川……你没事儿吧?”

甄艾有些小心翼翼的靠过去,陆锦川丢了脸,一把拉住被子把自己盖起来,不愿意搭理她。

他,他什么时候小的这么寒碜过?

真是丢死人了!

“疼的很厉害啊?要不我找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好不好?”

陆锦川面朝着墙壁躺着,还是不搭理她,疼痛已经纾缓了很多,这会儿其实已经差不多没事了,只是,也得让她长长教训,不然以后再这样下手没轻重,她下辈子的下.半.身幸福可怎么办?

“陆锦川……对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让我看看,是不是伤的很厉害……”

陆锦川心下一动,但转而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还是只能按捺下去。

“那……我去找医生过来好不好?”

甄艾见他一直不搭理自己,就想着大约是真的伤的厉害他才生气的,也不由得有点害怕起来,她虽然对这些了解的不多,可想着,大约男人也和女人一样的吧,总有某些地方是很脆弱的……

想到这里,再也坐不住,站起来就向门外走,预备去找医生过来。

“回来!”

陆锦川没好气的看她一眼,却在看到她有些后怕的惶恐眼神时,忍不住的宠溺一笑:“真是再没见过比你还要笨的女人了。”

**********************************************************

那时候回来宛城参加陆灵珊女儿的百岁宴时,还是初夏。

而如今他终于可以下地拄着拐杖暂时走一小段路的时候,已经是宛城

的深秋。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身体底子好,医生又技术高超,恢复的就格外好一些。

那一天甄艾亲自来接他回家。

陆锦川常常抱怨,说是整天待在那一栋小楼里,闻着消毒水的味道都快要无聊死了,还好有她陪着,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度日如年。

甄艾想到那个男人有些傲娇却又忠犬的样子,这一路走来都忍不住的笑。

两个多月的时光,她的头发又长了很多,虽然不如从前及腰那样长,但也算是长发飘飘了。

穿了他喜欢的长裙子,层层叠叠的轻纱,在秋风里飞扬起来,她的步伐轻快,笑容一直没有消减。

可在走进电梯那一刻,却又有些忐忑不安,他看到她这一份惊喜,会是什么表情?

不由得有点期盼,却又带着一点害怕。

陆锦川已经等的心急,护工和佣人已经把他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也换了干净的衣服,再不用整日穿着家居服,要她常常说起他不如从前那么帅了。

“怎么还不来?”

昨夜她执意要回家一趟,破例的没有在医院陪他,结果他一整夜都没有睡的踏实。

特别是半梦半醒的时候,总有患得患失的错觉,以为如今她和自己的恩爱,不过是一场梦,以为等到天亮,她还是不会出现。

所以现在,虽然还不过是上午九点,他却已经等的心急如焚。

陆成就说:“不如我出去看看?”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病房外已经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很轻很轻,但他却是立刻敏感的捕捉到。

微一抬手,制止了陆成出去的动作,听着她的脚步声逐渐的靠近,然后是扭开门锁的声音,然后,是门打开的声音……

她的身影,纤细袅娜的一抹,就全部映入他的眼帘。

陆锦川凝望着她安静站在那里的样子,她披着长长的头发,穿他喜欢的层层叠叠的长裙子,更是他喜欢的墨绿色,简单的平底鞋,不高的个子,却因为纤瘦而显得娇小轻盈,她似乎有些不安,却又似乎有些害羞,看了他一眼就垂下头来,两只脚在地毯上前后蹭了蹭,方才乖乖的站好不动。

陆锦川只感觉眼眶里酸涩起来,他未曾料到,她会给他这样一份惊喜。

因为他喜欢,所以她就这样穿。

她的心,终归渐渐有了越来越多他的位置和存在,更或许,她也已经爱上了他,深爱。

陆成和佣人们早已知趣的退了出去,甄艾瞧着那些人都走了,方才觉得不那么羞涩,抬眸看他一眼,却见他端坐在窗子前。

干净的烟灰色衬衫,西裤,头发也修剪的锐利而又有型,胡子刮的干干净净,住院这么久,到底还是被她养胖了一些,两腮也就不再瘦到凹陷,恍惚之间,仿佛一切又回到从前。

他仍是那个鲜衣怒马的豪门少爷,而她,仍旧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最初。

甄艾的嘴唇渐渐有些颤抖,他微红的眼眸,更是要有着一颗细腻玲珑心的她急速的红了眼眶。

他站起身,竟是干脆不用拐杖,甄艾吓了一跳,赶忙想过去扶他,陆锦川却抬手制止。

并不算远的距离,他却走的很慢走了很久。

“从前是我向你走,如今,依旧是我走向你,甄艾,这一辈子,我都要如初的爱你,宠你。”

他展开双臂,颀长高挺的身躯犹如最有力的最温暖的依靠,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那是最幸福的安心,最安心的幸福。

他抱紧她,她亦是双手扣在他窄腰后,用尽了力气环抱着他。

许久,他方才在她鬓边轻轻一吻,在她耳边说道:“我们先去叔叔那里,有件事,现在该说清楚了。”

ps;怎么感觉都可以结局了,可是孩子还没生呢……啊,船还没开呢……坏人还没解决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