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9.终于知道了当初他送傅思静首饰的真相

到底还是推开门,有些微跛的缓缓走进去,脸上却挂着浓浓的笑:“哎呀,是我们来的不巧了,干妈,不如咱们还是回去吧……”

她说着,眸光从陆锦川已然淡漠的情绪上掠过,微微停滞之后,就落在了甄艾身上崾。

她穿简单的T恤,牛仔裤,长发扎了起来,正在倒水,微微垂着眼眸,神色宁静而又淡然,她的心头,那一点嫉妒再也遮掩不住。

锦衣华服又如何?满身珠翠又能怎样?纵然她打扮的富丽堂皇艳丽逼人,可在陆锦川的眼中,大约依旧连她甄艾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吧。

而傅思静的一席话,却是让甄艾脸上的羞色更浓,只是到底长了年岁,已经不再是曾经笨嘴拙舌的少女。

“傅小姐说的哪里话?快请进来坐吧。躏”

甄艾转过身,把白水放在锦年的面前,却又转过脸,只是挂了一抹淡淡的笑,望着傅思静,却是不轻不淡的表情,仿佛,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客人似的。

“您喝茶还是白水?”她淡淡的询问,哭过微红的眼圈,却要她看起来更有一种让人心怜的美。

做什么摆出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同情你才好!就是这样会哭会闹娇滴滴的样子,才把锦川迷的五迷三道!

傅思静有些遗传了她母亲的性子,平日里颇是心气高,更看不得女人动辄就哭哭啼啼的,从前觉得甄艾这样的人,锦川新鲜劲儿过去了就会甩手忘的干净,可如今瞧来,还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心里翻江倒海,犹如燃着一把火一般,可面上却是笑意更盛,她抬抬手,抿了一下鬓边的头发,璀璨夺目的钻石在那一张端庄秀美的容颜旁夺目的璀璨,她施施然在锦年身侧坐下来,亦是望着甄艾莞尔一笑:“真是劳烦甄小姐了,我喝茶就行。”

她依然这样称呼她,从她和陆锦川结婚之后,到如今他们离婚,她的称呼从来没变。

仿佛,只要她这样唤了,甄艾就能一辈子钉死在甄小姐这个称呼上,可,这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但就算明明知道是自欺欺人,她却还是咬死了牙,也不愿意改变。

锦年有些微微别扭,似乎回头看了傅思静一眼,但见她一副坦然的样子含笑坐着,她也只得作罢。

甄艾并不在意,对她一颔首,就转过去泡茶了。

纵然如今的甄家早已落魄的不值一提,可甄艾的出身到底还是摆在那里的,更何况她的母亲出自大家,消夏园一草一木无不彰显了那个家族曾经的品味和底蕴。

甄艾就算年幼丧母,可血缘关系摆在那里,自然这些大家闺秀基本的玩意儿,她都做的不错。

傅思静冷眼看着她一举一动,娴静十足却又行云流水的样子,一双手,更是一点点的紧攥起来。

碧绿的茶叶在沸水中浮沉,甄艾的唇角自始至终都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她泡好茶,亲自端到傅思静面前来:“傅小姐,请。”

傅思静一笑,伸手接过来,她手指纤长,肤色比不得甄艾那般白皙,在常人中也算耀眼了,腕上带着一枚十分精致的手钏,样式是一株兰草的样子,简单,却又别致。

甄艾微微蹙眉,忽然轻轻开口:“傅小姐的手镯真别致。”

陆锦川闻声,不由得回头看向傅思静的手腕,目光落在那手镯上,却生出旖旎心思,这样漂亮首饰,也该带在甄艾手上才好看,傅思静也太黑了一点。

却是浑然忘记了自己当初不过是随意的一个举动,却带来了后面多少的隐患。

“是么?”傅思静未料到她会忽然这样说,也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己腕上的首饰,笑道:“这是一整套呢,都是以各色各样的兰花为造型,我也很喜欢呢。”

她一边说着,却是一边抬手轻轻抚了抚手腕上的镯子,眸光仿佛也随之变的温柔下来,犹如含春少女一般,要人看了都忍不住生出遐想。

“我也瞧你整日带着这一套首饰,这样爱重,可见是真的喜欢了。”

锦年也凑趣说了一句,却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

傅思静闻言抿唇一笑,抬起眼眸似乎别有深意的看了甄艾一眼,说道:“这是我特别在意的人送的,自然心里就格外的看重一些。”

这次不等甄艾开口,锦年已经好奇的问道:“是么?是谁送的?都没听你提起过

呢……”

傅思静却是含笑不语,只是微微摇头:“这是秘密,可不能说的,干妈可别生气。”

锦年自然不会和她计较这些,甄艾也不再多问,转过身走回陆锦川床边,安安静静坐了下来。

陆锦川的目光却又几次看向傅思静,隐隐的,仿佛想到了什么,却又不能确定。

锦年和傅思静离开之后,陆锦川也不避讳,直接叫了陆成过来询问。

“是我送的?”

陆成看了甄艾一眼,也不隐瞒:“是啊,少爷,您忘记了,那时候您和我说,这傅小姐也算是个知情识趣的人,见我对她没意思,就自个儿走了,品性倒还不错,你就看着挑选一套首饰送给她吧,毕竟她是我婶婶的贵客……”

陆成学着陆锦川当初的语气,简直学的惟妙惟肖,逗的甄艾也忍不住的抿嘴一笑。

见甄艾笑了,陆成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不算什么事,但要是少夫人吃醋了生气了,不也是他的罪过了。

“所以你就挑了一套兰花首饰?”

陆锦川睨着陆成,声音里带了一点咬牙切齿,身为中国人,哪个不知道兰花象征着什么,怨不得傅思静整日带着不离身,指不定当初收到礼物之后,心里又生出了多少自作多情的想法呢。

“不是您说的她品性还不错吗……所以我就随便挑了一套……”

陆成嘀咕着,有些埋怨的样子。

陆锦川就让他自去忙,待到房间里只有他和甄艾的时候,他方才拉了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来,却是一手把玩着她光滑的头发,一边问道:“看样子,你好象早知道这是我送的了?”

甄艾伸手把他拉着自己头发的手指拿开,蹙着眉有些娇气的嗔了一句:“你扯疼我了。”

陆锦川的手移开,却又落在她纤细腰上,作势轻轻掐了一下:“快说,你什么时候知道首饰的事的!”

甄艾脸上的笑却是一点点的敛住,她坐正身子,抬眸看向陆锦川:“你还记不记得四年前,你喝醉了,闯到消夏园来……”

陆锦川略一想,就记起来,点点头:“当然记得,那天晚上我确实喝的太醉了,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第二天我和你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陆锦川点头:“记得。”转而却是忍不住失笑:“我真是傻,怎么会相信你的话,已经那样明显的事情……”

甄艾却低了头,傅思静那一夜发来的简讯,一直都烙印在她的心上,也正因为如此,她方才心灰意冷,隐瞒了一切。

如果她没有发来简讯,如果她告诉了陆锦川,那么他们两人之后的关系就不会再逐渐的破裂下去,也许,孩子的惨剧就不会发生……

“那天晚上……你后来,睡着之后,手机响了,傅思静给你发了两条信息……”

饶是已经知道了首饰的真相,可甄艾却仍是觉得满嘴苦涩,她将那两条简讯,一字不漏的背出来,喉头却已经堵得厉害。

“我那时候看到那些话,真是全身冰冷,也就是那一刻开始,我对你彻底的心灰意冷了……”

“你怎么不问问我!”

陆锦川又是气又是悔恨,若早知道会闹出这样一场,他当初怎么会让人送首饰给傅思静!

也真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自作多情到了这样的地步,也不怪甄艾难过,那样的简讯,字字句句透出来的浓情蜜意,倒像是他陆锦川当初和她傅思静一曾恩爱过一场呢!

Ps:傅思静啊,何必呢,当初留下一份美好不是挺好的,现在看来,这兰花首饰,你自己也带不下去了吧~~~求奖励求表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