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8.陆锦川最看不得的就是甄艾掉眼泪……

他此刻心里想着的都是什么“那以后我做你的腿,我做你的拐杖”,“放心还有我”之类情意绵绵的话,想的自己也美滋滋的笑起来,却不料那小女人张大眼睛看傻瓜一样看着他,丢给他一句:“变成瘸子了那就瘸着走啊,难不成你还会飞……崾”

陆锦川被打击的半天都不搭理她,谁把那个温柔似水的甄艾还给他!

这会儿甄艾刚准备好早餐回来,出电梯就看到小护士笑吟吟看着她:“陆太太,陆先生找您呢!”

甄艾一张脸腾时就红了起来,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赶紧向房间跑去。

“你嚷嚷什么啊!”甄艾推开门就气鼓鼓的瞪着他:“一整栋楼都听到你一个人在这里嚎!”

幸好陆臻生财大气粗,这家医院也有陆家的股份在,这一整栋小楼只住了陆锦川一个病号,才不觉得太丢脸,可还有医生护士啊,这些天甄艾都觉得那些小护士一看到她就笑的眼睛弯弯…躏…

尤其是刚才,她都要丢脸死了!

都怪那个陆锦川!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你拿着饭盒干什么?这些事让护工去做,你歇着去,别累着了!”

他见面就是一连串的话,甄艾心里那点称不上怒气的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你怎么不穿裙子?天这么热,外面女人们能都穿裙子了,你干嘛还穿牛仔裤?”

陆锦川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每一字里都透出大大的怨气来。

他已经四年,四年没见过她穿裙子的样子了!

“我穿裙子怎么照顾你啊。”在医院里守着他,换药,擦身子,喂饭,喂水,等等等,都是她亲手做的,穿着长裙子甩来甩去的,太碍事了。

“我不要你照顾我,有护工呢,你就陪着我说说话就行了!”

陆锦川心里立刻又甜蜜起来,但是想到她这些天的辛苦,又不免蹙眉,护工都有三个,足以把他照顾的妥妥帖帖,他不想她累到自己。

“你要护工给你喂饭擦澡吗?”

甄艾利落的将饭盒打开,香喷喷的早餐是她在楼下的厨房亲手做的,简单却又营养丰富,正适合他这样需要补身子的病号。

陆锦川一想,是啊,他可是绝对不能忍受护工阿姨给他喂饭擦澡的,吃饭他可以撑着自己吃,擦澡……

还是要甄艾动手的好。

“不要吧,那就乖乖吃烦。”

甄艾把勺子送到他嘴边,一双眼眸含着淡淡的笑看着他,陆锦川忍不住嘟哝一声:“……怎么感觉我像你的儿子一样……”

他话音还未落,立刻就后悔了,紧张的盯着她:“小艾,我,我不是有意的……”

可她的拿着勺子的手已经隐隐的颤抖起来,而那漂亮的眸子里,更是飞快的聚集起了朦胧的雾气。

“小艾……”

陆锦川伸手握住她颤抖不停的手,他不该提起这些,他知道她心里有多痛,看着她眼圈飞快红起来的样子,他只觉得心都被人挖空了一样的疼。

“陆锦川……”

甄艾垂下长睫,再怎样的忍,却还是在想起那个无缘的孩子那一刻,眼泪止不住的滚了下来。

“小艾,你打我,你骂我,都行,你别哭,你别哭成不成,你知道我最看不得你哭……”

他不知如何是好,想要给她擦眼泪,又害怕她会生气,毕竟,孩子,是他们之间的一根刺,他怕她想起来,就会恨他,怨他。

甄艾却缓缓的伏下身子,将自己的脸埋入他的臂弯里,她任凭自己的眼泪肆意的往下流,任凭自己放肆的哭出声来。

有多少个夜晚,哭也只是一个人蒙在被子里悄声的哭,又有多少个难过的时候,却要强忍着把眼泪都吞入肚子里去。

她纵然再逼着自己坚强起来,却也只是一个女人,也希冀有一个肩膀要她好好的依靠着。

譬如此时,在他的怀中,在他温柔的话语里,她终是可以肆意的发泄自己的情绪,把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倾泻出来,而不用有任何的担心和顾忌。

因为她知道,他和她是一样痛的,因为她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他都能理

解,都能包容。

“哭吧小艾,哭出来就好了……”她的哭声渐渐放大,那样的悲痛,不是他们经历其中,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她抱着他的腰,却是哭着狠狠咬在他的臂上,眼泪鼻涕糊了他一身,他却只是更紧的抱住她。

她自来都是感情内敛的人,譬如那时候孩子刚刚没了的时候,她哭也只是默默的流泪,更多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悄声的呜咽。

而有些悲痛,必须要发泄出来,憋在心中久了,就会变成毒瘤,更是要她无法解脱。

哭出来是好事,那就痛痛快快的哭吧小艾。

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咬他,她的心情是矛盾的,不该恨他,却又止不住怨他……

“陆锦川,我们的孩子没了,永远不会回来了,你知道吗?知道吗?就算以后还有,可也不是他了……”

甄艾哭的脱力,将他的臂上几乎咬出血痕来,陆锦川痛的一头冷汗,却仍是抱着她不放。

“我都知道,小艾,你心里的难过,我和你一样感同身受,可是,我们总要往前走啊,孩子若是知道我们一直惦记着他,他也会高兴的,可是,若他知道你为了他这么难过,是不是他也会哭?”

陆锦川轻轻帮她擦去眼泪,两个人双眼红红的望着对方,在这一刻,仿佛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谁都无法挤进去他们的世界中去。

“他会知道我在想他吗?”

“一定会的……”

“陆锦川……”

“小艾,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锦年走进病房的时候,几乎吓了一大跳,两个人眼睛都红红的,要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

甄艾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伯母……我给您倒水去。”

“是伤口疼?还是你欺负小艾了!”

锦年脸一板:“这些天都是小艾照顾你,锦川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欺负小艾,我可不放过你!”

“婶婶,到底谁是你的亲侄子啊!”陆锦川故作不满的抱怨,却是正色说道:“我怎么会欺负甄艾,我疼她都来不及……”

傅思静进来的晚,推门走进来的时候正巧听到他这样认真的一句。

饶是知道甄艾是他的心尖宠,却也在听到他这样毫不遮掩的一句疼溺话语的时候,忍不住的心里尖锐一疼,那些酸楚和无法抑制的嫉恨,几乎就要将她整个人都给吞噬了。

握着门扶手的手指捏的死紧,紧到呼吸都在灼烧的痛。

她死命的忍着,把快要夺眶的眼泪忍回去,她不能哭,不能表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正常。

毕竟,如今的她是锦年的干女儿,陆锦川甚至还要对她叫一声姐姐。

多么讽刺,兢兢业业了这么久,到最后却是落得姐弟的名分。

傅思静其实也明白,她如今对陆锦川的感情,早已不是当初那么的纯粹,时光荏苒,她因为付出太多,投入的太深,所以那一份感情早已变了质。

舍不得那个不顾一切投入去爱的自己,舍不得自己付出的那些心血,除了继续沉沦下去,竟是再无出路。

很多时候也在想,傅思静算了吧,找一个男人,过得去的,就嫁了吧,有陆家在,她的日子会过的很不错。

可到最后,却还是不甘,她在梦里总是看到那个一路孤独前行的自己,一路默默爱着付出着的自己,荒废的年岁,逝去的青春,脸上细细的纹路,要她怎么能松开手呢?

仿佛松开手,过往时光里那个背负了那么多的可怜的自己,就会荡然无存了,再也找不到了。

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她更爱的更难以割舍的,或许只是那个深爱着陆锦川的自己,她,傅思静自己啊……

到底还是推开门,有些微跛的走进去,脸上却挂着浓浓的笑:“哎呀,是我们来的不巧了,干妈,不如咱们还是回去吧……”

ps;啊喔,我要一点点揭穿傅思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