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6.最喜欢她,就是最喜欢她……(甜蜜蜜的)

依旧是在消夏园她的闺房里,那最浓情蜜意的一段时光。

他坐在地板上处理公事,她窝在沙发里看书,时不时的他抬头看她一眼,而她也会柔柔的一笑,不说一句话,那所有的情意,却都明了在两人的心中。

他竟然能忍了四年,四年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打败了孤独和想念熬过来的?

“怎么了?”甄艾听不到他的回答,又见他一直趴在那里不动,还以为他是伤口痛的太厉害,急的不知怎么办好,站起来就要冲出去唤护士进来,陆锦川却不顾背上的伤口,直接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小艾别走。躏”

他的声音里仿佛带着一丝鼻音,甄艾的心软的不能自持,不由自主重又坐下来:“好,我不走。”

她抬手,轻轻抚了抚他微微有些乱的头发:“陆锦川……”

“嗯?”

他趴在在枕上,目不转睛的看她,甄艾的唇角微微的扬起,浓密的长睫把她眼底的情绪遮挡起来,他却知道她的眼底也盛着笑意。

“你现在这样子,一点都不帅了。”

她的手指尖缓缓的从他头发上往下滑,沿着那英挺的眉,一点一点往下,到最后,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然后,是脸庞上几片擦伤的淤痕。

是啊,他此刻身上缠着绷带,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好几道血口子,嘴唇干燥裂开,他确实是,一丁点都不帅了。

“那怎么办?我变成丑八怪了小艾还喜不喜欢我?”

他的脸更紧的贴着她的掌心,不愿挪开一分一秒,她微凉的掌心,熨帖着他的肌肤,却仿佛连伤口的疼都缓解了大半。

甄艾轻笑,却是缓缓摇头。

“我也是正常人,怎么会喜欢丑八怪?”

她说的一本正经,却掩不住眼底的一抹促狭,陆锦川趴在那里,视线受阻,哪里看得到,不由得眼底露出一抹失落来。

小艾变成什么样他都喜欢,丑八怪也喜欢,可他变丑了,小艾却不喜欢了……

如果以后他老了,小艾是不是也要嫌弃他了?

见他不再说话,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甄艾终究是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骗你的啊。”

她说完,也不去看他,直接起身走过去帮他倒水,陆锦川一下抬起头,却只看到她窈窕的背影。

正是盛夏,之前因为在深山,逢着下雨,她穿的就稍微厚一点,可此刻,在以夏热闻名的宛城,她就穿的单薄的多了。

脱去去山里时穿的冲锋衣,里面不过是简单的白色雪纺衬衫,搭配着一条水洗白的牛仔裤,平底的罗马鞋,她个子不高,但胜在比例特别好,人又挺拔,看起来就格外的舒服。

白色衬衫束在裤腰之中,那一把细腰更是清晰毕露,她抬手倒水的时候,手臂微微抬起,衣袖如水一般倾泻下来,那一截白的耀眼的小臂浮现眼前,只是这般,就几乎要他无法自持,陆锦川视线不敢再定格,赶忙挪开在一边,心却渐渐跳动的热烈而又迅疾。

从前想不通为什么有的男人可以一辈子只要一个女人,现在才明白,就如他和甄艾,因为喜欢,打心窝里喜欢,所以所有的视线只能集中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一腔热血,也只能全部全部倾付于她。

甚至于,她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些许诱惑——大约在别人眼中也称不上是诱惑,就能让他整个人都血脉偾张……

陆锦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现在还不能动弹,他哪里还能这样乖乖躺着?

最喜欢从后面抱着她,用尽全力将她整个人箍入怀中,最喜欢嗅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说不出是什么香,却每每都要他沉醉不已。

“喝点水吧?”

这边正在胡思乱想,她却已经端了水走过来,水杯里插着吸管,陆锦川蹙眉:“我一个大老爷们不用这玩意儿。”

甄艾不由得失笑,发现他现在还特别爱用‘大老爷们’这个词呢。

“你不用怎么喝?又坐不起来。”甄艾把水杯递到他面前,“喝吧,听话。”

陆锦川就乖乖的偃旗息鼓了。

席佑晨和宁淳他们在出事后也是忙了整夜,提心吊胆了许久,还是听到他无碍之后方才得空回家休整

了一下,现如今知道他醒了,就结伴来医院探望病号。

几个男人一进来,甄艾都觉得这偌大的病房瞬间就被塞满了一样。

她原本就不是擅于交际的性子,陆锦川这个玩伴里,也就和宁淳稍稍有点熟悉,甄艾和几个人打了招呼,就端了陆锦川喝空的杯子走到一边,要他们几个人说话。

“嫂子,不如你去休息休息吧。”宁淳眼见甄艾熬的眼睛有些微红,不由得说了一句。

陆锦川虽然心里万分想要她陪着自己,但更心疼她身子熬不熬得住,也忙跟着说道:“去吧,去隔壁房间躺一会儿也好,看看你眼睛红的……”

他的心疼,简直丝毫遮掩都没有的流露出来,却是自然而又真切。

甄艾下意识的看了那几个大男人一眼,脸颊却是微微的红了:“我没事儿……”

这般说着,到底还是抵不住几个男人看好戏的目光,“那我先去房间,你有事叫我……”

她话音落定,宁淳他们脸上笑意更盛了,甄艾赶紧的转过身拉开.房间门躲了进去,陆锦川却是一直看着她直到门关上许久,那目光才仿若拉长的蜜糖丝儿一般,缠缠绵绵的收回来。

席佑晨就打趣:“哟,锦川……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甄艾走了,陆锦川这才趴着动也不动,听了席佑晨的话,讥讽一笑:“你小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席佑晨被他呛声,哪里肯服输,他向来又是个不正经的,看着陆锦川被裹得木乃伊一样,又不能动弹,哪里还有往日霸王似的模样,不由笑的前仰后合几乎不能自持:“哎呦呦,锦川啊,你这什么造型啊?可真酷啊,什么时候也给哥们儿来这样一套装备!”

陆锦川的一条腿脚踝那里断了,此刻裹着厚厚的石膏,与他平日里的风流倜傥,简直不能同日而语,这么讲究的一个人,沦落到这般境地,怨不得席佑晨乐不可支。

梁思谆是几个人中比较稳重的一个,闻言就打断席佑晨:“你也正经点,锦川现在正遭罪着呢。”

陆锦川却不在意的睨了席佑晨一眼:“你想要这样一套装备还不简单,让你那个什么骆湘莞把你从床上踹下去不就有了!”

说起来,席佑晨和骆湘莞之间发生的那些事,也算他们圈子里的笑谈了,席佑晨有好几次都被骆湘莞差点给从床上踢下去了……

平日里哥们儿几个开他玩笑,席佑晨向来是笑的比谁都大声,可这一次,陆锦川说完话,却觉得气压忽然变的格外低沉,席佑晨更是脸色黑的难看,拿了烟扭头就出了病房。

陆锦川有些不解,梁思谆却是轻轻叹了一声,见席佑晨出去了,这才对陆锦川道:“……你是不知道,那个骆湘莞,根本是个骗子,骗了佑晨小千把万了,还不包括平日里花销的那些,现在跑的无影无踪,佑晨都要气疯了,扬言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废了她呢……”

陆锦川闻言也有些惊骇:“……怎么会这样?”

他是见过那个骆湘莞几次的,标标准准的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笑起来甜甜的,人又颇为灵动,从小就学跳舞,身段特别好,据说从前家里十分豪富,只是渐渐的没落了,却还算是大家出身。

那时候他还想着,甄艾是个不爱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的,骆湘莞也十分的内秀,她们两个人说不定能成为朋友,以后,大家再一起聚会的时候,她也就不会特别的无聊,总有人陪着一起说话了,却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出……

梁思谆也微微摇头:“是啊,谁能想得到呢?前些天佑晨还嚷嚷着给她好好过生日呢,可转过头,人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听说,房子里稍微值点钱的,都被她搬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