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4.整夜,她守着等他醒来。

道路仍旧不通,陆锦川下了死令,直接派了直升机过来将陆锦川带回了宛城。

宛城最好的骨科和外科专家都已经到齐,第一时间陆锦川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甄艾淋了一场雨,原本就不太强健的身子也撑不住,发起烧来,可她执意不肯走,医护人员拗不过她,锦年也拿她没有办法,只能让她守在陆锦川的手术外打点滴崾。

又是漫长的一夜,天亮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灭掉了,甄艾顾不得其他,一下子站起身来向着走出来的医生冲过去躏。

将近一整夜的手术,让出来的医生和护士俱是一脸的疲态,边走边摘下口罩,还来不及喘口气,已经对上守在外面亲人迫切焦灼的目光。

尤其是最前面的年轻女人,黑亮的眼眸里那些光芒亮的摄人,那里面的期盼和希冀太浓烈,要人都忍不住为之动容。

“手术很顺利,等陆少醒过来,大约就没事了。”

医生短短的一句,要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甄艾只感觉自己一颗心腾时落回肚中,可双腿竟是丁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软软的直往地上倒去。

锦年赶紧让韵梅上前扶住她到一边长椅上坐下来,仿佛是心头大石落定,甄艾此刻才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的几乎难以支撑。

“你这孩子,自己都还病着呢……这下好了,锦川没有大碍,你也安心去休息吧。”

“是啊少夫人,你脸色白的吓人呢。”韵梅还是习惯这样称呼她,一时之间又喊了曾经的称呼,她反应慢半拍的想起来,有些紧张的看了看锦年和陆臻生,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站在不远处锦年身后的傅思静,却是目光深深的在她脸上看了一眼,复又收回视线。

少夫人……

她还真是小瞧了甄艾,已经离婚四年了,陆家还有对她忠心耿耿的下人。

难不成,还盼着她有卷土重来的一天?不过看今天这情境,也未必不可能。

从前一直是锦川追,甄艾躲,可如今有了这样一番变故,甄艾说不定就回心转意。

傅思静觉得周身都在冒寒气一般,从里到外冷的冰凉。

她等了这么久,执念藏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样一个重归原点的结局?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啊,和陆锦川大约此生是绝无可能了,只是,除了固执的等下去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一个人把所有的筹码都堆在了一件事一个人身上,如果中途撒手,等着她的只有血本无归。

可如果就孤注一掷的等下去呢,会有转机的时刻?

傅思静此刻却是清醒的,她知道,只要有甄艾在,陆锦川大约永远都不会看到别的女人。

她如今残了一条腿,走路的样子,自己看了都觉得难受,更何况眼光高的离谱的陆锦川呢?

可到了如今,她还有什么办法?除了绝望的等下去,她的人生,似乎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三十四的女人,还能盛放多久?

更遗憾的是,这一生都未曾有盛放的机会。

傅思静紧紧的攥着掌心,甄艾,甄艾……

这世上,为什么要有一个你这样讨厌的存在?

“不如,你先回去休息,等到锦川醒了,我让护士来叫你过去……”

锦年温声说着,眸光里已经满是疼惜,这样娇小纤弱的一个姑娘家,遇到了这样大的事,还能撑到如今,已经算是难得。

从前对她认识的不够深,以为不过是一个内秀温柔的姑娘,可如今瞧来,她却也有坚韧的一面和自己的主张。

这是好事儿,如果将来她和锦川真的在一起,要撑起一个家和偌大的企业,只有温柔可不够,该决断的时候,亦是要有决断,该坚韧的时候,一个女人也要做到无坚不摧。

傅思静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陆家,锦年的每一分变化,她都清晰看在眼中。

从最初的不甘心,渐渐生出怨恨,事到如今,看着她对甄艾的关心,傅思静除却心底一声冷笑之外,再无任何的表情外露。

口口声声说什么与母亲是至交好友,口口声声说什么把她当女儿一样疼,这就是

她的疼爱?

从前她母亲还在,她在锦川拒绝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提撮合他们的事情,如今母亲死了,她一条腿废了,她更是不会让自己和她的亲侄子在一起!

别人都羡慕她得了陆家长辈的青眼,别人都夸赞锦年对她好的犹如亲生,可只有傅思静自己知道!

但凡她真的疼她半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自苦成这样!

如果当初,锦川对甄艾还没到非她不可的地步的时候,她以长辈的身份出面帮她说几句话,锦川难道会真的不听这个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婶婶的话?

可她就是不肯,是不肯得罪自己的亲侄子,还是,也瞧不起她这个丧了父亲寄人篱下的孤女?

傅思静现如今,对陌锦年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她这般惺惺作态,还不如干脆对她不管不问,她瞧着她虚伪的样子都觉得恶心!

想到这段时间她私下里张罗着要给她介绍对象,傅思静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她介绍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不是纨绔子弟,就是无法承继家业的小儿子,她傅思静就算落魄到了这样的境地,可也不愿就这样被她摆布。

以自己身有残疾为由,婉转拒绝了她几次提出要她去相亲的所谓‘好意’,傅思静想,她纵然这辈子嫁不得陆锦川,也不愿被她们摆布着跳进火坑。

眼见她如今对甄艾,已经再不是当初不愿提及的模样,傅思静更是忍不住切齿冷笑。

若有一天,这甄艾再给陆家扣一顶绿帽子,她倒是要好好瞧一瞧,陌锦年的脸色会多么的难看!

要知道,在上海的这几个月,甄艾可一直都住在顾仲勋家里呢。

傅思静这边正想着顾仲勋,顾仲勋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瞧着那男人一脸忧心紧张的模样,傅思静倒是心里一阵好笑,啧,又有好戏看了。

她这个干妈难不成忘记了,人家现在身后还跟着一个护花使者呢。

“陆太太。”顾仲勋饶是再怎样担心甄艾,却还是克制着先与长辈打了招呼。

锦年见他匆匆过来一脸忧心的样子,面上的神色就微微凝滞了一些,但不过少顷,却是恢复如常,对顾仲勋淡淡一笑:“顾先生也听说了?”

“陆少如今怎样了?伤势如何?”

“倒是劳顾先生担心了,锦川手术很顺利,待会儿醒过来就无事了。”

顾仲勋微微颔首,仿佛松了一口气:“这就好,陆少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恢复如常的。”

“借您吉言了。”

两人客套一番,顾仲勋这才看向甄艾:“小艾,我听说那边出了事,一直都很担心你,你……”

他想询问她好不好,可这么多人站在这里,顾仲勋向来又不是那种感情流于外表的人,一时之间,关心的话竟是说不出口。

“我没事儿。”甄艾输着液,却仍是觉得整个人提不起劲来,知道他化险为夷那一刻,她整个人仿佛就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

“没事儿就好。”顾仲勋见她脸色发白,没力气多说话的样子,心中纵然有千般的疼惜,却也只能默默吞回肚中。

“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一直守在手术室的陆成,难得失控的样子,兴奋的冲出来大喊,锦年乍一听喜讯,几乎不敢相信:“真的?锦川醒了?”

甄艾亦是双眸晶亮的望着一脸喜悦的陆成,两手却是忍不住的紧攥成拳。

知道他向来身子好,意志力强,却也未料到他会这么快醒过来……

甄艾一时之间,只觉那些欢喜几乎是沁润了每一个毛孔,又沿着她的血管游走到四肢百脉,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去亲眼看一看他,却又好似,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所有人都望着陆成,顾仲勋却独独望着甄艾。

ps:两个人的感情暂时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就是一些外力因素作祟了,所以,决定甜一段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