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3.陆锦川,你要是死了,我立刻就嫁给顾仲勋(第二更,加更)

不要说陆锦川不是超人不是神,纵然他真有天大的本事,可在自然界面前,仿佛依旧是渺小的。

陆成牙关都在瑟瑟颤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已经是冷汗湿透,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三个人都要死在这泥流之中?

而此刻,车窗外的风雨却是越发的肆虐起来,雨雾几乎遮挡住了全部的视线,除却白茫茫的一片水汽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崾。

甄艾已经吓的瑟瑟发抖,却仍是强撑着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失控。

她知道,这样的关头,哭泣根本无用,至少,至少他们还活着,而方才前面的那一辆车子,却是直接就被泥流吞没冲入了山谷之中,那些人转眼间就被夺去了性命,连反应的时机都没有,而他们,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躏。

“别怕。”

陆锦川忽然紧紧握住她攥到发白的手,他知道她心里的恐惧,他亦是知道她多么努力的不让自己因为死亡带来的恐惧而失控。

“小艾……”

陆锦川忽然紧紧抱了她一下,然后,一点点的放开她颤抖的身体,他捧住她的脸,低头深深的印了一个吻,他的黑眸紧紧的锁住她的容颜,一字一句,却要她整颗心都剧烈颤抖起来:“是我带你来这里的,那我就一定会完好无缺的把你带出去,甄艾,你相信我!”

陆锦川那么紧的握住她的手,紧到她手指关节都在发疼。

“陆锦川……”

他却已经放开她的手,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过身直接拉开了车门:“:“陆成,跟我下车!”

与其坐在这里等死,不如下车去看一看,兴许,能找到暂时安全的栖息地。

这样的时候,救援信号的发出都是难事,手机通讯已经完全断掉,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等着外界的搜救到来,而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事情,却是他们自己,必须要自救。

“陆锦川!”

甄艾在他就要跳下车子的那一刻,却忽然扑过去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她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手指几乎陷入他的皮肉里,整个人都在哆嗦。

风雨从敞开的车门里涌进来,一瞬间就把她全身扑湿,她拼命抓紧他的手臂,不肯放开,只是流着泪使劲摇头:“你不能去,陆锦川,你不能出去!”

外面电闪雷鸣,山洪的吼声仿佛就在耳边,他就算是天之骄子,可却也是血肉之躯,如果出什么意外,连一丁点生还的可能都没有!

雨水将陆锦川全身都浇的湿透,他的黑发*的贴在不羁的眉上,满头满脸的雨水,却依旧遮挡不住他英俊逼人的俊容。

而此刻,在风雨侵袭之下,在近在咫尺的灾难面前,他却只是毫不在意的对她温柔一笑,然后,用力掰开她的手指,转身毫不犹豫的冲进雨幕之中……

“陆锦川……”

甄艾凄厉惨叫,可她的声音,只是一瞬就被雷声雨声吞没,回应她的,只是怒吼一般的山洪和几乎将天地劈开的雷电。

陆锦川的身影,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甄艾扑在车座上,眼泪肆意的淌下来,和扑在脸上的雨水融为一体,她紧紧揪着心口的衣服,就这一刻,似乎是整颗心都被剥离了身体一样的疼。

她什么都不再祈求,她什么都不再希冀,只希望他安全的回来。

一分一秒,都仿佛是度日如年,此时是中午,天色却暗的犹如深夜一般,只有间或一道闪电,撕扯开浓密厚重黑云压制着的天幕,带来一丝的光亮。

甄艾一直紧紧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希冀那里会很快出现他的身影,可是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距他离开,已经整整过去了一个小时……

雨势有稍稍减缓的趋势,雷电也渐渐的减弱,视线清晰了一些,却仍旧不能看的太远,甄艾坐在车子里,几次控制不住的想要冲出去,却又担心万一她刚离开,他回来了找不到她怎么办。

只能这样如坐针毡的等。

不远处的雨幕里,仿佛有了一道人影,正在跌跌撞撞的往车子这边跑来,甄艾只觉整个人精神一振,不管不顾的冲到车门外向着那人影而来的方向大喊:“陆锦川!陆锦川……”

可是那渐渐逼近的人影只有一个,甄艾恍恍惚惚的看清楚了那人的脸。

不是陆锦川,不是他。

他,没有回来,回来的人,不是他。

甄艾只感觉心脏倏然的被抽离出了身体,她眼前一阵的天旋地转,扶着车门的手往下滑,竟是直接跌坐在了泥泞之中。

“少夫人!”

陆成见她忽然跌倒,直吓的魂飞魄散,方才那场雨下的太大,山道上都是积水,已经到了小腿那么深,而且因为路面斜坡的缘故,水势还十分的急,小孩子都能冲走……

“您没事吧!”陆成见她还睁着眼,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赶紧的把她扶到了车子上去。

甄艾一双眼睛失了焦距,好一会儿才定定看向陆成,她努力的张了张嘴,声音却是嘶哑的:“他……呢?”

“少爷没事儿,您放心,只是方才路滑,不小心扭了脚,我就一个人先回来带少夫人您去安全的地方。”

陆成和陆锦川在山道上淌着水走了很久,方才找到一处还算安全的地方,是山里原来开采石矿遗留下的一个石洞,陆锦川亲自去瞧了,大约是当初施工的时候,就防备着山里多滑坡,那石矿修建的倒是十分坚固,如今虽然废弃了,但却还是能支撑一段时间的。

陆成将车子小心翼翼的调了头,开到那石洞附近,不能前行了方才停下。

不知要在这里等多久,幸好走的时候,陆锦川担心路程太长,甄艾会中途饿肚子,带了一些吃的放在后备箱中。

陆成一并拿住,方才带着甄艾小心翼翼淌水走进那一处石洞之中。

他果然坐在石洞地上,右边裤腿卷起来,露出了肿的发亮的脚踝。

“陆锦川……”

甄艾赶忙过去,仔细看他脚踝处的伤,他此时靠在石洞壁上,闭了眼睛,脸色苍白的吓人,似乎听到她的询问,他方才缓缓睁开眼,努力对她笑了笑:“你别怕,小艾……我没事儿。”

他说话都很费力,整张脸不知是因为在雨水里泡了太久的缘故还是怎样,苍白中还透着一层的死灰色。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甄艾微微的蹙眉,陆锦川身子一向很好,按理说,只是淋雨和伤了脚踝,不会这样虚弱——毕竟,陆成看起来可是比他神色好太多了。

“是不是伤到了其他地方?”

甄艾说着,拉了他的手臂就想往他身上各处看,陆锦川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倒是忍不住笑了一笑:“我真没事儿,不信你问陆成,我就是脚踝那里痛的实在太厉害,大约是骨头折断了吧……”

他的脚踝确实肿的吓人,甄艾看了看他的伤处,又去看陆成,陆成使劲点头:“您放心吧少夫人,少爷只是伤了腿,我马上给他检查一下……”

陆成身为陆锦川身边第一得力的助手,自然是有些能耐的。

不过是伸手在陆锦川脚踝高高肿起的地方摸了几下,就很快做出了判断。

“少爷脚踝那里的骨头断了,这必须要去医院做手术,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先想办法固定起来,不让断的骨头戳到皮肉里,再伤到血管。”

陆成说着,手下动作却没有停,他撕了衬衫撕成长长的布条,又让甄艾去附近找了几块废弃的木板过来,然后动作娴熟的将陆锦川的伤腿裹了起来。

“陆成你轻点……”

甄艾瞧着陆锦川疼的额头上满是冷汗,不由得开口,陆成慌忙放轻了手上的动作,痛的眉毛都拧在一起的陆锦川,却忍不住微微笑了一笑。

他的小艾,是心疼了吧。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雨终于停了,手机通讯依旧没有恢复,陆成不愿再等下去,就让陆锦川和甄艾在石洞里等着,自己出去找人救援。

若他们三人一直待在这里,外界的救援队伍也不知道他们被困在那里,怕是要浪费很多的时间。

甄艾也赞同,毕竟,陆锦川的骨头断了,这样耽搁下去,不定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还是赶紧送去医院手术的好。

陆成离开之后,陆锦川的精神状态却是越来越差了起来,他多数时间都是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连呼吸都有些孱弱。

石洞里光线昏暗,甄艾只能摸索着给他喂了点水和吃的,陆锦川却吃的不多,只是摇摇头,要她吃东西。

陆成离开了整整一夜。

毕竟这里是深山,道路阻断了,他靠着两条腿走出这一段不能通车的道路,再联络到救援人员和陆家,需要花费的时间自然更长。

甄艾守着陆锦川许久,到了晚上,再也熬不住,到底还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似乎感觉到冷,不由自主的往他身边靠了过去。

“是不是冷?”陆锦川的声音有些沙哑的传来,睡的迷糊的甄艾‘嗯’了一声,只感觉他的身体滚烫,像是靠在舒服的壁炉边,忍不住整个人更贴近过去。

“我抱着你,睡吧……”陆锦川把她抱在怀中,甄艾抬眸看了他一眼,昏暗的夜色里,他的脸庞几乎瞧不清楚,却要她安心的又沉沉睡去。

几度陷入昏迷的陆锦川却在甄艾熟睡之后醒转过来,断骨那里痛的揪心,可痛的久了,整个人似乎也渐渐的麻木了。

怀中的她睡的香甜,可他却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全身烧的滚烫,嘴唇几乎全部裂开了,严重的脱水要他犹如架在火上烤的鱼,一刻都不得安宁。

若不是担心她会害怕,若不是为了要她可以安心的休息一会儿,他根本不能支撑下去。

只是到底痛的厉害,身上的热度也在慢慢的上涨,陆锦川再也熬不住,靠在冰冷的石壁上昏迷过去。

甄艾是被陆成带着人回来的动静吵醒的,她乍然被惊醒,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陆成和救援的人一起将陆锦川抬起来,她方才醒过神,赶紧的跟过去……

“怎么这么多血!”

有人发出一声惊呼,陆成也吓了一跳,甄艾只觉得心脏跳的厉害,失控的扒开人群挤过去,一看之下,却是整个人都站立不稳,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他的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湿透了,被困在这里的一天一夜,不知道他到底流了多少血,也不知道,他到底又是怎样熬过去的!

甄艾捂住嘴,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随行的有医护人员,将他后背的衣服剪开,甄艾清晰的看到,一截断裂的钢筋深深扎在他后背上,几乎全部没入皮肉之中。

“陆成……你不是说他没有其他的伤吗?”甄艾浑浑噩噩的望向一边目瞪口呆的陆成,轻声的询问。

陆成只是摇头,脸色难看的吓人:“我真的不知道,少爷扭了脚,不能走路,让我赶紧回来接你……”

陆成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们冒着雨找到这一处石洞的时候,是为了避开一块山体上滑落的大石,少爷方才踩在了一处塌陷的泥坑里,扭伤了腿,然后整个人又随着惯性撞在了石壁上。

这石洞是由钢筋为骨架支撑起来的,少爷那一撞,也许就正好撞在了断裂的钢筋上。

他那时只顾着看少爷的腿,没有注意到其他地方,更何况,那时候天色阴沉的厉害,少爷穿的又是深色衣服……

若他知道少爷背上伤的这么严重,他就是死也不会离开……

对啊,陆成忽然醒悟过来,就是因为少爷猜到了他会怎样做,所以才隐瞒自己背上的伤的吧。

他担心陆成知道了他伤的太厉害,顾不上再转回去找甄艾,他担心甄艾知道了他的伤,心里难受,害怕,所以他隐瞒下来,一个人苦苦的撑着。

要陆成可以放心的出去找救援,要她昨夜,能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陆成想到的,甄艾也想到了。

她站在那里,看着被抬上担架昏迷不醒的他,那是她从未曾见过的,陆锦川脆弱的样子。

脆弱到连每一次呼吸,仿佛都在耗费他的生命。

她走过去,一步一步,却是那么艰难,她没有哭,她是连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了。

他这一会儿好安静,掩去了曾经的荒唐,霸道,嚣张,不可一世,原来他也有这样让她心疼的时刻。

甄艾跪下来轻轻抱住他:“陆锦川,你是个傻子。”

你是个傻子,你是全天下最傻的一个。

我已经不要你了啊,我已经决定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啊,你为什么还这么傻的为我做这些?

你是不是以为这样我就回来了,你是不是以为这样我就心疼了?

我告诉你陆锦川,你要是死了,我立刻就嫁给顾仲勋,我决不食言。

可如果你乖乖的回来……

甄艾忽然低头,轻轻在他冰凉的唇上吻了一下。

你不是最想每天都和我在一起吗?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晚上和我睡在一起吗?

我怀念消夏园的夏天了,陆锦川。

ps:真心付出的少爷,还是很赞的~~~加更完毕了,有奖励吗??这么好的少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