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2.静静相守的岁月(第一更)

他转过身,踉跄的向外走,崔婉只觉一颗心被人扯着一样重重的往下一沉,她下意识的追过去:“锦川,你去哪……”

“从今往后,你也就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吧。崾”

陆锦川不再回头,直接跨出了客厅,崔婉心痛难当,几步跑过去拽着他的胳膊不肯放手,哭着喊道:“为了一个女人,你连妈都不要了?”

“当年你为了自己的幸福,幼子尚且可以不要,如今,儿子也不过是跟着你学罢了。”

陆锦川推开她的手臂,走下台阶,崔婉哭着追过去:“锦川你听我说,那件事也并非我的本意……躏”

“不是你的本意,却是你让人动的手!”

陆锦川至今不敢回想陆成说的那些话,他甚至第一次打心眼里感谢顾仲勋的及时赶到,若非如此,他的甄艾又会受到多么可怕的折辱?

“锦川,我本来从未想过做那件事,我只是想要让她知难而退……”

“向太太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不管您当初怎么想,事情都已经做了,所以,你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我不会听,也不想听。”

“锦川……”

崔婉心头都在滴血,眼睁睁看着陆锦川大步离去,整个人却被钉住了双腿一样,竟是无力追上去半步。

陆锦川的车子驶出去别墅大门,佣人们正在楼上整理他的东西,想必很快他就会派人搬走。

他说了以后不会再回来,他说了要她权当自己没有这个儿子……

崔婉只觉头痛欲裂,一颗心仿佛硬生生被人摘去了一半,忍不住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哭出声。

“你怎么那么糊涂啊!”

向维民听了他们的几句交谈,隐约也能猜出一点什么,他知道崔婉不喜欢甄艾,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让人跑去上海对甄艾动手……

这不是自己活生生的打碎了她和锦川原本就少的可怜的母子情分?

崔婉却是一下子站起来,她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怔怔望着向维民:“不,不是这样的,维民你相信我,我根本最开始都没有想过要这样做,是,是……”

傅思静那三个字就要脱口而出,却又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忍不住摸了摸手指上的翡翠戒指,又想到傅思静给她的那一张支票,她若是把傅思静说出去,傅思静自然也会把她收了自己好处的事咬出来,到那时,她这张脸往哪放?她还怎么有脸继续待在宛城?

崔婉这一辈子,活的就是个脸面。

只是可惜,前面的丈夫有能耐吧,运气不好,待她也只是寻常,向维民一颗心都扑在她身上吧,实力财力却连陆家的九牛一毛都不如。

她不想在昔日的妯娌面前跌份儿,回了宛城更是不想要从前那些羡慕她的女人们低看她一眼,所以她的衣食住行,无一不是最上等的,可这里面需要的费用惊人,向家又如何禁得起她这样的挥霍?

所以在傅思静借着孝敬她的理由送来那些珠宝和支票的时候,她鬼迷心窍的没能拒绝……

可是如今,有口难言,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她方才知晓傅思静行事的周密和手段的厉害。

到如今她为她背了黑锅,为了做了坏事,却又不得不为她保守着秘密,崔婉想到这些,心里犹如烈油烹煮一般煎熬的难受,但这些辛秘,却又偏生不能对任何人讲,这样几次三番的折腾下来,竟是熬不住真的病了起来。

但饶是如此,陆锦川也一次都没有回来梅岭别墅看她。

崔婉到此时方才相信,这一次陆锦川是真的恼了她了,她想明白这一点,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她是他的生母,他也不能怎样她,既然坐实了这个罪名,那就顺其自然好了,日子总要过下去,她就算是肚子里苦的犹如吞了黄连,可走出梅岭别墅的大门,她也得照旧笑的志得意满!

*********************************************************

新一届商会会长竞选下月就要开始,这一段时间宛城商界着实是热闹惊人。

前有赵景予与重病妻子恩爱情深,颇是拉了很多路人的好感,后面又有某

集团老总一掷千金做慈善,也颇是让民众赞叹了几天。

陆锦川却一直都没什么大动作,就在陆成都开始为他着急的时候,陆锦川却忽然让陆成和几个下属准备一下,他们要去宛城周边的山区,去看望山里的孩子们。

四年前甄艾曾一个人去哪里支教过,后来她回来,陆锦川以陆氏慈善基金会的名义给那里的学校进行了援助。

因为学校位于深山之中,所以工程进度十分的缓慢,不过四年过去,到底新的校园还是建成。

教学楼,宿舍楼,图书楼,塑胶跑道,篮球场,排球馆,规模不算小的校区,也算是一应设施都修建妥当了。

陆锦川一行人过去,低调的进行了奠基仪式,剪了彩,却并没有急着离开。

到山里的第二日,派去接甄艾的车子方才姗姗而来。

濒临雨季,山中多发洪水泥石流,陆锦川来之前特意看了天气,却不料山中气候实在多变,甄艾来的那一天,连绵的下起雨来,倒是耽误了不少的行程。

知道她不说,其实心里一直都惦记着那些孩子们,尤其这些年,甚至那些孩子们还会和她保持着通信联系。

所以,他想要她来亲自看一眼,看看他做的这一切,为她做的这一切。

他首先是一个商人,不是什么慈善家,认识她之前,更是从未如那些豪门世家二代子弟那样惺惺作态,今儿去认养个孤儿,明儿去个慈善拍卖会。

他这人为所欲为惯了,说穿了,他也不是什么圣人,有点时间都用来鲜衣怒马寻欢作乐了,哪顾得上去做这些事儿?

可是与她相识之后,因为她,他才真正的接触并且深入到另一种生活里来。

比起那些冷冰冰的数字和煽情的电视广告来说,亲眼目睹带来的影响更加的震撼。

也是从四年前开始,他方才真切的开始去接触慈善,做慈善,但是,却从未曾要媒体曝光过,只是默默的去做。

如今,他这一所漂亮,设备俱全的学校在大山的最深处建成,他唯一想的,只是要她来看一眼,要她能看着他,给他一个赞许的笑容。

都说你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就会轻易把你改变。

感谢他遇上了甄艾,爱上了甄艾,要他变的越来越好,要他的人生,也终究有了一些意义和光彩。

甄艾到的时候,已经是山中的深夜。

顾仲勋并没有跟着一起过来,陆成委婉的解释了一番,倒也合情合理,这是陆氏的事,暂时不想要外界知道,顾仲勋终究是外人,不好参与。

甄艾也很想念那些孩子们,俱她所知,那所学校有小学部和初中部,教师的薪酬十分丰厚,直接由陆氏慈善基金拨款发放,因此去的老师也很多,师资力量是足够的。

陆锦川远远看着她从车子里下来,山里的夏夜还是很冷的,又下着雨,她就裹着冲锋衣,像是一个男孩子一样从车子上跳下来,幸好长头发还是在的,要不然,谁知道他该用多少时间来习惯全新的她?

男人的一点私心嘛,还是希望爱人保持着自己最喜欢的模样。

“冷不冷?快过来……”

陆锦川亲自打着伞迎过去,将她护在怀中,两人一路小跑着进了房间,陆锦川半边身子都湿透了,甄艾却是连头发丝儿都是干的。

“你赶紧去洗个澡吧,这里夜里凉气很大,你淋了雨会生病的。”

甄艾见他淋的湿透,慌忙说道,她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算是比较知道这边的天气的。

“我没事儿,一个大老爷们淋点雨怕什么?你呢……你没淋到吧?”

他十分自然的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拽到自己跟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见她好端端的,这才放心一笑:“手还挺热的,这我就放心了。”

甄艾一惊,什么时候这人都已经把她的手给抓在掌心里了!

“你还是去洗个热水澡吧……”

甄艾不露痕迹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却是微微垂下了眼眸遮挡住了眼底的一丝微乱。

“行,你也洗个澡早点睡觉,孩子们都等着再见你呢!明天早点起床!”

他十分利落的答应,倒是

让甄艾微微一惊,忍不住抬头看他,却只对上他灿烂的一笑,而接着,他就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了。

他们住在新建好的教师宿舍楼,他的房间就在她旁边隔了一间屋子,甄艾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方才回过神来,她关上门,走进浴室,打开热水。

放了好一会儿,才有热水出来,甄艾洗完澡换了干净睡衣,躺在床上,竟是很快就睡着了,这一夜无梦,直到天亮。

他来叫她起床,下楼去学校的餐厅吃饭。

甄艾觉得饭菜吃起来很不错,不由得询问:“以后孩子们吃的也会是这样的饭菜吗?”

“当然,学校的一切开支,除却国家拨款的之外,其他都由陆氏慈善基金承担,孩子们都在长身体的时候,营养很重要,我和这边的负责人交代过,伙食是一定要好的。”

甄艾觉得特别的开心,她从前来这里的时候,学校破破烂烂,条件恶劣的根本让人待不下去,可是这一次来,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怎样,不管他们当初如何,不管到底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她还是觉得应该对他说一声谢谢。

“谢谢你。”

陆锦川将剥好的鸡蛋放在她碗里,长眉微扬:“谢我干什么?”

他们的距离,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而拉近,甄艾嗅到他身上好闻的淡淡须后水的味道,忍不住微微别开身子,与他的距离,保持在了一个安全的范围内。

陆锦川一笑,却是自然的抬手,把她鬓边掉下来的一缕头发挂在耳后。

他的指腹,若有似无的触碰,瞬间就掀起可怕的电流,甄艾只觉得四肢都有些酸麻,而那如玉的娇小耳垂,已经不可遏止的有了胭脂红。

陆锦川瞧在眼中,只是唇角微扬,却没有再继续逗弄她。

吃过早饭,带了她去看孩子们。

从前她支教时教过的学生,仍旧还在这里,因为增设了初中部的缘故,那些大孩子们也在这里念初三。

当年甄艾给她漂亮衣服,可她却因为手上太多伤口不敢去接的小姑娘,如今正在读初中二年级,她长高了很高,也变的很爱笑了,看到甄艾那一刻,小姑娘挣开老师的手就往她身边跑,然后扑到她的怀里紧紧抱住,渐渐哭的泣不成声。

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懂事了很多,她心里一直都记着,如果不是甄艾要她继续念书,如果不是她一次一次去家中走访,她恐怕早已经辍学,又怎么可能继续留在这漂亮的校园里安安心心的念书呢?

山里的孩子上学太难,所以他们格外珍惜如今的生活,当年那些孩子,成绩一个比一个优异,他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回报,只能不辜负这些善良人的付出。

甄艾也忍不住红了眼圈,却故作轻松的打趣小姑娘;“……我都要认不出你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小艾老师,我们都好想你,听陆叔叔说你要来,大家都高兴的疯了,你看……”

小姑娘拉着甄艾回过身去,昔日深山里与她朝夕相处的那几十个孩子,欢呼雀跃着向她跑来,他们手里甚至夸张的拉着大大的横幅——

欢迎小艾老师回来!小艾老师,我们永远爱你……

“你们这些孩子……”

甄艾再忍不住,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她其实并没有做太多,只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更何况,其实在她的心中,这些孩子们才是她的救赎。

在她最无助最困惑的时候,是他们纯真无比的笑脸把她带出泥泞的,该说感谢的不是孩子们,该说感谢的是她,如果没有这一段历程,她或许仍旧找不到人生的出路。

孩子们围着她不肯散去,甄艾哄了好久,答应晚上大家要一起吃饭,她今天绝对不会离开,孩子们才肯回去教室上课。

她被孩子们包围的时候,陆锦川一直都在不远处看着她。

没有锦衣华服,也没有珍宝首饰,甚至穿的衣服也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可他却依旧觉得他的甄艾那么美。

在山里的时光好似过的特别快,回程的日子拖了又拖,却还是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

很多孩子都面临中考了,她在这里,他们不能定下心来学习,甄艾那么舍不得,可也知道自己必须离开。

山中多

雨,走的时候雨还未停,却不敢再多耽搁,山路不好走,又多发山洪和泥石流,必须趁着现在雨势不大的时候,赶紧离开。

走的时候,孩子们哭的稀里哗啦,甄艾也一路都在掉眼泪,陆成在前面开车,陆锦川也不避讳,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还会回来的,别哭了。”

甄艾赶忙挣出来,自己坐好,擦了眼泪:“陆锦川,你别这样。”

他看着她这般抗拒的样子,心里的苦,几乎快要将他吞噬。

陆锦川,再忍一忍,不要吓到她,不要把她推的更远。

“上海发生的事,对不起。”

他忽然的一句,要她有些讶异的回过头来望着他,仿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

“是我母亲所为,甄艾,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为你讨回公道,我唯一能做的,大约也只是从今往后与她不再来往。”

他的话音中,带着浓浓的颓丧和难过,一边是没有太多感情的生母,一边却是心爱的女人。

他知道这一次甄艾实在太委屈,可是,若将崔婉随便换成其他人,他做什么都可以,可是,她到底是他的亲生母亲。

“没有关系了,与我无关的人,我都不会再去在意伤神。”

甄艾忽而觉得心头的阴霾就此散开了,崔婉是什么人,她很清楚,崔婉很厌恶她,她亦是清楚明白。

那些伤害很难忍受下来,可却比至爱至亲带来的伤痛要好很多。

因为他们是无关紧要的人,那就该用无关紧要的态度对待。

他看着她,她的神色十分平静,仿佛那些过往,真的都变成了一缕轻淡的云烟,消失无踪。

可他知道,伤害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心底的痛,只是依旧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少爷小心,坐稳……”

正在专注开车的陆成忽然大叫一声,紧急刹车,随即却是震耳欲聋的滔天巨响在车外响起。

陆锦川和甄艾俱是大惊,不远处的山体忽然滑坡,泥水夹杂着山石滚滚而下,眨眼间就阻断了山路,行驶在他们前方数百米外的一辆车子转瞬间就被泥石流吞没,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山路被阻断,而两侧的山体也开始有小块的山石往下滚落,或许下一刻他们的这一辆车子,也会面临同样的惨剧。

陆成面色惨白,可是最初的惊悸之后,他却逼着自己很快的冷静下来。

现在还有转圜的时间,他不能乱,车子上坐的是少爷和少夫人,任何一个人出任何风险,他就可以直接去死了!

“陆成,我们不能继续往前了,试着倒回去……”

陆锦川谨慎的看着四周情况,很快做出决断,可他话音刚落,又是振聋发聩的巨响传来,三人都回头看去,极远处转弯那里的一个小小山坡好似整个垮塌了一样,山体倾泻下来,竟是直接斩断了他们回去的路。

恐惧,死亡到来的真切的恐惧,这一刻弥漫在静悄悄的车厢里。

ps:还有一张5000字的,今天更新11000字,群么么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