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31.我那么喜欢的人,为什么你们容不下她?

甄艾有些自嘲的想,世人都说,只有在意,才会去特别的关注。

想来,她真的不是圣人,她还是没有放下。

甄艾想,那一夜傅思静传来的简讯,真是她一辈子的梦靥,时隔四年,看到她的那一秒起,竟然又这般清晰的汹涌而来崾。

傅思静缓缓抬手,抚了抚鬓边的头发,手腕上璀璨光芒一闪,不由得将人的目光牵引过去。

隔着一段距离,甄艾瞧不清楚她戴的什么,但却第一时间想到她曾含情脉脉提起的兰花首饰,想来,她定是片刻不离身的带着的吧躏。

甄艾垂下眼眸,唇角的笑容,更是淡的几乎瞧不出。

锦年已经笑着迎上来,握了她的手,笑的十分温和:“来了?可是把你盼来了……”

说着,复又稍稍退开一些,上上下下的打量她。

四年时光啊,到底还是有变化的,只是没有改变的,仍是她那周身弥漫的沉静秀美的气质。

但那沉静之下,却又仿佛多了一些力量。

“瘦了一点,也黑了一点呢,从前你真是白的啊,让我都羡慕。”

锦年是出了名的白,可甄艾之前的皮肤,白的发光,简直比锦年还要白的格外。

“伯母……您还是和四年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美。”

甄艾很少用美来夸赞一个人,这个形容大俗,但却又找不出比它更贴切的字眼了。

锦年笑的眉眼弯弯,甄艾看着她,不由得心生羡慕,这是要日子过的多顺遂幸福的女人才有的笑容?

就连那眼角细细的纹路,每一寸的印迹里,都是一个女人无法遮掩的幸福。

“老了,怎么和你们年轻人比?”锦年挽着她的手向前走,眸光却是微微扫过她身后的顾仲勋:“小艾……他是?”

甄艾赶紧的把顾仲勋介绍给她,却在开口的时候,到底还是斟酌了一下用词。

“顾先生是我很好的朋友,一直以来,他十分的照顾我,这一次回来,也是因为他担心我的安危,所以才陪我一起的。”

锦年握着她的手一紧,赶紧询问:“这是什么意思?你这孩子,可是遇到了什么事?”

傅思静站在不远处,面上的笑容一直都是客气而又得体的,只是在听到她们两人交谈的时候,不自主的微微蹙了一下眉。

甄艾一笑:“伯母别担心,也不是什么大事,都已经解决了。”

陆锦川却上前一步,菲薄的唇扬起一边,他靠在一边白色隔断上,手里把玩着什么,状似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这可不是小事。”

他几句话,将她在上海那件事说了,锦年一双眉毛立时就蹙了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查出来是谁做的了没有?”

陆锦川的手指按着左手无名指上戒指摩挲着,听得婶婶询问,他眸色一凛,旋即却又化作一片平静,温声对锦年说道:“今日是小侄女的好日子,先不说这些,我日后会找时间,好好和婶婶说一说这事。”

锦年也未再追问,微微颔首:“也好,这事儿,锦川你要上心。”

傅思静略微垂下了眼眸,手指攥着手腕上的手钏,直到硌出深深的印痕,她方才渐渐止住了细微的颤抖。

陆家的宴会结束之后,甄艾和顾仲勋就要告辞离开。

锦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并未上前的陆锦川,夜色中的他,瞧不清楚眉眼,却仍是要她觉得难过。

可甄艾如今是自由身,她也实在不愿再干涉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人妥帖的送了二人出去。

陆锦川一直看着顾仲勋的车子消失无踪,方才冷声吩咐下属:“回去梅岭别墅。”

陆家这样的盛会,崔婉和向维民夫妇也是定然要来参加的,只是他们并未等到宴席结束就先行离开了,灵珊是小辈,崔婉这样做也算合情合理,更何况她已嫁给向维民,与陆家的关系就更加的疏远了。

陆锦川下车,将黑色西装随手丢给身侧的助手,他接过公文包,示意他们不必进来,这才大步向着灯火通明的别墅走去。

崔婉已经数日未见到大儿子,冷不防见他进来,也不由得面上带出喜色,笑眯眯迎上去:“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在

你叔叔那里喝多了没?我让厨房给你熬点醒酒汤……”

崔婉絮絮说着,一边接过儿子手里的公文包递给佣人,一边倒了一杯水,又抱怨起向衡:“你弟弟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这段时间又跑的不见人影,公司也不去了,我听人说,他在捣鼓什么赛车,你有时间,可要多劝劝他……”

陆锦川坐在沙发上,盯着面前袅娜冒出的茶香,清澈的茶水氤氲出让人舒心的味道,他却觉得一颗心被人剜出来一样的疼。

他的目光从那茶雾渐渐挪到崔婉的脸上,他盯着自己母亲那一张略微露出了老态却依旧雍容华贵的脸,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就这样容不下甄艾。

她已经和他离婚了,四年了,她走的远远的,一个人在上海,努力的工作,努力的生存,她怎么又碍到了母亲的眼?为什么就招来那样的祸端?

“……赛车多危险,这孩子也真是让人不省心,你说他好好的在公司里不行……”

“甄艾在上海出的那件事,是不是你让人做的。”

陆锦川忽然开口,却是毫无防备的打断了崔婉的话,她下意识的一怔,眉毛蹙了起来抬头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陆锦川却忽地站了起来,他抄起面前满满的装着热茶的杯子,用尽全力狠狠掼在地上。

崔婉吓的一声尖叫,向维民也听到动静从书房里跑出来,“怎么了?阿婉……”

“我就这么一个喜欢的女人,你为什么就这么容不下她?”

陆锦川红了眼睛,他绕过茶几,走到吓的面白如纸的崔婉面前,他盯着那一张美丽却又丑陋的脸,他平生第一次那么恨,恨自己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母亲!

若他不是她的儿子,他大约已经毫不犹豫的扭断了她的脖子!

可为什么,她偏偏要是他陆锦川的母亲?

“你说啊!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你这么厌恶她?她已经和我离婚了,你也得偿所愿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是不是一定要她死了你才甘心?”

崔婉直到此时方才回过神来,原来他的怒气全是因为上海发生的那件事!

是啊,就是她做的,又如何!

她不过是出自一个母亲最真切的疼爱儿子的心!

试问这天底下的母亲,谁希望自己的儿子娶甄艾这样的女人?她除了背负着一个破落的出身之外,名声也脏的一塌糊涂,为什么她崔婉的儿子要娶这样的丧门星?

陆锦川望着崔婉脸上神色的变化,他不用再问,已经可以确定,就是他的母亲,让人跑到他爱的女人上班的地方,大肆的吵闹,辱骂,甚至动手……

他们原本就破碎的关系,如今更是变的无法修补,可是他呢?他竟然连报复的可能都没有!

“你想怎样?是我做的又怎样?你这样凶神恶煞的站在我的面前,是要因为一个女人杀死你的生母?”崔婉毫不示弱,尖声的质问。

向维民下了楼,想要分开盛怒的两人,却被崔婉一甩手推到一边,向维民又气又急,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崔婉的性子,他还不了解?从来不知道示弱,也从来都不肯示弱,这么好强的人,偏生儿子又是个有主见的,这以后,少不了的闹腾。

“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更不会杀了你,我只是怨恨我自己,怨恨我为什么有你这样的母亲!”

陆锦川冷冷一笑,站在那里的高大身影,竟是有些摇晃,他再不看崔婉,喊来佣人给他收拾东西。

“你生了我,这是天大的恩情,但你毁了我和甄艾,我亦是永远没办法原谅,你继续住在这里吧,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回来这里……”

ps:咱们少爷会越来越让大家喜欢的!!一定!!!明天加更,一万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