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29.陆锦川,注意你身边的女人

“那就这样说定了啊,你提前来,周五的时候,婶婶去机场接你。”

听着她欢欢喜喜的话语,甄艾想要再一次试着拒绝的话,只有咽回了肚子里去。

其实,都不是傻子,难道还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崾?

陆锦川大约是说动了婶婶帮他出面,所以才有了这一次邀约。

时间,一下就过的飞快躏。

临近周五的时候,甄艾才对顾仲勋说了要回去参加陆家宴会的事情。

顾仲勋有片刻的沉默,转瞬之后,却是十分绅士的询问,需不需要他一起去。

甄艾最初并没有这个念头,可在顾仲勋开口之后,不知怎么的,她就想到了那一张照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参加了傅思静母亲的追悼会,那是事实。

那么事到如今,她又为什么不可以和顾仲勋一起去参加陆灵珊女儿的百岁宴。

陆锦川的黑色路虎在机场停车场缓缓停稳。

甄艾的航班在上午十点半降落,而此时,不过才不到十点。

他下车,预备往出口方向那边走去。

甄珠摘下脸上的大幅黑超,笑靥如花的扑入不远处的男人怀中,恒达的二少爷,她如今的新欢,两人已经开始谈婚论嫁。

她要的是未来的衣食无忧,他要的却是她一张脸,和口袋里的宋氏。

各取所需,倒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门当户对’。

晏恒君唇角微微挑起,将那犹如花蝴蝶一般扑过来的女人紧紧搂抱在怀中,彼时甄珠仍是最娇艳的时候,颜色无双,而又浓烈火辣,晏恒君对于她,算的上有五分的喜欢。

“吻我!”

许是权势带给人的霸道气质,昔日那个娇滴滴的女孩儿,在喜欢的男人面前,也会有这样强势的时刻。

她勾住晏恒君的脖子,将自己嫣然的红唇送到他的唇边。

晏恒君自然不会抗拒送到自己面前的美色,缠绵悱恻的一吻完毕,甄珠已经是气喘吁吁,连一双潋滟双瞳里都含了水光。

“恒君……”

她呢喃唤着他的名字,指尖在他衬衫的扣子上轻轻摩挲,长睫扑闪,犹如蝶翼:“我听人说……你和林氏的小妖精勾缠不清呢……”

晏恒君听得她吃醋,不由得朗声大笑,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她算什么?我有珍宝在手,哪里管她什么琉璃如玉?”

林家两女,一名琉璃,一名如玉。

晏恒君此言,到算是第一次剖白自己的心迹。

甄珠虽然并不把男人的感情看的太重,但晏恒君倒算是她比较上心的一个,更何况,她真有嫁入晏家的打算,因此他今日这一句,就显得难得可贵了。

甄珠心满意足,勾住他脖子贴在他耳畔说了一句什么,更是哄的晏恒君笑意璀璨,两人步伐匆匆的向外走,不顾及这是大庭广众之下,甚至都要时不时的拥抱热吻。

绿化带旁边,站着穿着清洁工服的削瘦男人,他戴着口罩,状似木讷的站在一边,甄珠和晏恒君不管不顾的从他身畔走过,连眼角余光都未曾落在他脸上一秒钟。

直到两人走远,那静默站着的工人,方才沉默的看向他们两人离去的背影,渐渐的,那一双被丑陋疤痕包裹住的双瞳,射出阴鹫怨怒到极致的寒光,而最后,却又归于一片漆黑的平静。

他继续握住扫帚,缓慢而又机械的清扫着道路上的尘土,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甄珠正要和晏恒君一起上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从黑色路虎上下来的陆锦川。

她想起什么,眸色一变,放开晏恒君的手,“我过去一下。”

她径自走到陆锦川的面前,站定。

黑色连衣裙搭同色系大衣的年轻女人,艳丽无双,一门两女,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陆锦川心想,怨不得甄珠能有今日,她的所有心机和抱负,都写在每一寸目光里呢。

这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所以她才有如今看似稳妥的未来和辉煌。

只是,想到那一日鬼魅一样出现,却又石沉大海再无踪迹的宋清远,陆锦川不由得唇角挑出一抹讥诮的笑来。

他不用动手,只用等着看好戏就成,这个心思阴狠,连亲姊妹都不肯放过的蛇蝎女人,自有能收拾得了她的男人去!

“陆少,别来无恙啊。”

“宋太太。”

陆锦川桀骜的微微抬起下颌,自小锦绣堆里长大的男人,纵然是日渐成熟稳重起来,可在自己深恶痛绝的女人跟前,到底还是露出了年少的轻狂。

这三个字,却是刺的甄珠紧紧倏了一下眉,宋太太,嗬,如今,哪个不长眼的还敢这样称呼她?

宋清远死了五年了,她还算什么劳什子的宋太太?

“我听说,有人把脏水泼在了我的头上呢!”

甄艾在上海培训中心被人羞辱殴打的事情,陆锦川自然不会放过幕后黑手,陆成暗地里在查此事,与人所想一样,同样的手笔,第一个就怀疑到了甄珠。

可甄珠却也不是吃素的,若是她做的,被陆锦川查出来了,该杀就杀,该剐就剐,她一个字的废话都不多说,可若不是她做的,她甄珠可没这么好的心,替人被黑锅!

陆锦川微微挑眉:“脏水不脏水的,总有弄明白的一天,宋太太不用太心急。”

“怎么能不急呢?我虽然对甄艾厌恶至极,可她如今已经和我毫无瓜葛,也落魄到这般地步,我甄珠向来不把不如我的人放在眼里,从前和她斗,是因为她压我一头我不服气,如今她不是陆少夫人,还要靠打工度日,清远……他也早就死了,护她的男人都成了过眼云烟,如今的她连我一根头发丝都不如,我压根就不再把甄艾给放在心上,也没那闲工夫千里迢迢跑到上海去欺辱她!”

甄珠这些话说的难听,倒是符合她的心性。

陆锦川当日也是怀疑过的,甄珠就算是再笨,被人识穿过的伎俩也不会再用第二次,因此当初事发之后,他让陆成去查甄珠,却也让陆成不要只拘泥于甄珠一人。

“宋太太放心,事情水落石出,自会给宋太太一个公道。”

甄珠风情万种的睨了陆锦川一眼,抬手摸了摸鬓发,妩媚一笑:“那我可就等着陆少您的好消息了。”

她说完,转身袅娜的往晏恒君身边走去,只是,回身那一刻,她嫣红的唇微微挑起一线,笑的肆意而又嚣张:“陆少,我好心再多说一句,您身边的女人,可真是个个都不简单呢!”

她说完,再不停留,走到晏恒君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相拥着上车,扬长而去。

他身边的女人,个个都不简单……

有谁?

从前是云卿,和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莺莺燕燕,但是遇到甄艾之后,若说有,云卿也只能算半个,还有谁?

他一边想,一边往出口方向走去,甄艾与顾仲勋下了飞机,她的行李不多,只是一个半大的包包,却也被顾仲勋在下飞机的时候直接拎在了手中。

因此两人一路走来,却是甄艾两手空空,顾仲勋双手满满,这样的情况,倒也和大多数情侣都差不多。

陆锦川一眼看到人群熙攘之中的她。

四月回暖,她却依旧俱冷,比常人都穿的厚一点。

黑色的半长风衣,牛仔裤,及踝靴,偏中性的打扮。

陆锦川不由得蹙眉,可是庆幸,她的头发总算长长了很多,一如既往的浓密,黑亮。

直到将她周身打量一遍,陆锦川的目光方才落在她身边推着行李的顾仲勋身上。

同样的黑色大衣,倒像是故意和她穿成情侣装一样。

陆锦川却不动声色,从如织人潮之中,闲庭漫步一般缓缓的走过去。

“甄艾。”

他念她的名字,狭长幽深的眸中,有浓到极致的温柔绽出,他笑,走上前,展开双臂迎向她。

“欢迎回来。”

他不等她反应,也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结结实实的将她抱在了怀中。

ps;我不喜欢如今还未感情全然成熟的少爷,我也不喜欢如今一身棱角未曾圆滑的少爷,我更不喜欢他不能如神一样让甄艾折服让大家全都爱上他,可,这是他成长的必经过程,经历了一切,阅尽千帆,他会明白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到那时候,他们的爱情,方能水到渠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