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13.没有了她,我以后的每一天怎么过?

“伯母……”

傅思静心下蓦地一沉,书房门关上,屋子里只有她和锦年,不由得一颗心就提起来,掌心里也满是濡湿的细汗。

“你这几天,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蹂”

锦年的眸光有些锐利的落在她的脸上,一丝不错的盯着她每一个细微的神情该。

她所熟知的傅思静,从未曾这样的不安紧张过,她自来最是大方得体,处惊不乱,可这段时间,她竟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总是神魂不定的样子。

“是……”傅思静很快逼着自己静下心来,她不能乱,一定要沉着应对。

陆伯母是个聪明人,她的这些情绪,必然逃不过她的眼睛,那么如今,就不该矢口否认。

听到她承认,锦年倒是松了一口气,她放柔了声调,关切询问:“可不可以告诉伯母知道?”

傅思静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她出事开始,我就睡不着觉,每晚都失眠。”

“这是为什么?你和甄艾,也没什么交情吧?就算为她难过,大约也不到这样的地步……”

“因为锦川,他心里只有甄艾,如今甄艾出了这样的事,他只会更心疼更不舍,伯母,不瞒您说,那一年您带着锦川来我家里做客,我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他……之前知道有希望嫁给他,您不知道我多开心,可是如今看来……”

傅思静说到此处,干脆故作无所谓的一笑:“我也想明白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锦川喜欢的不是我,我也没有办法。”

她这般隐忍的模样,倒是让锦年有了几分的心疼:“你也不要想太多,这几天我也仔细想了一下,是我思虑的不周,锦川到底还没有离婚,我不该让你和他走的太近,这件事,是我的错。”

“伯母……您一片好心为我,我怎么会怪您?只是我没福气罢了。”

“先不要想这么多,如今,甄艾她到底是受了委屈,锦川心疼她,也是应该的,思静啊,如果真的不能走到一起,也不要太伤心。”

锦年看她点头,却到底还是眼底蒙了一层的悲痛,她没有再多劝,只是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一个人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想爱就爱,想不爱就不爱,这世上,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痴男怨女?

*********************************

因她原本就身子太弱,席蔓菁特意叮嘱了,虽然只是小月子,但也要休整一整个月的,免得以后落下病根。

陆锦川自然是无有不从,甄艾出院那天,他干脆将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副总,而自己也跟着搬回了消夏园住。

“少爷……”

晚餐时间已到,甄艾因为要避风是不能下楼的,佣人将饭菜端到了她的卧房,可后来佣人上去收拾的时候,却发现饭菜根本一口都没有动。

“少夫人没有用晚餐,也不知是不是饭菜不和少夫人的口味……”

佣人有些胆怯,说话时头也不敢抬。

从前少夫人一个人住在消夏园,他们虽然不敢怠慢,却也未曾特别上心,但如今少爷忽然也搬过来,他们方才醒悟,少夫人何曾失宠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陆锦川面前,方才特别的心虚。

“你们下去吧,我上楼去看看她。”

暮色沉沉,园子里各处已经亮起了灯光,陆锦川站在风口处,直到身上浓浓的烟味散尽,他方才转身上楼。

想到那一日她在病房里说的话,心头不由得沉重万分,如今他是真的不知道,如果她当真绝食,他是不是只能妥协?

离婚……从此变成这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从此各自婚嫁,互不相干,他又能否接受?

这般想着,却已经到了她的房门外,幽暗的长廊,房门紧闭,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他抬手叩门,轻唤她的名字,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应声。

试着推门,门却并未上锁,陆锦川推开门,只见房间里亮着一盏壁灯,而她穿着舒适的家居服坐在窗子前,似乎正在低头写着什么。

“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我让厨房重新做好不好?”

他走上前,她已经搁下毛笔,将宣纸折起来压在书本下,然后站起来转过身,静默的望着他。

“我说过了,只是看来陆先生没有当真。”

他恍若没有听到,只是凝着她那一张依旧雪白的容颜,细语轻喃:“你现在身子弱,姑姑说了你需要好好调理,不吃饭没有办法吃药,对你身子恢复不利,我让厨房给你煲汤好不好?我记得以前你喜欢淡一点的甜汤……”

“不用了。”

她似乎根本就没有将他这些话听在耳中,只是微微蹙了眉,有些不耐的打断。

“好,要是真的不想吃,也就不要勉强……”

他从不曾这样伏低做小,甚至会有些害怕她的脸上流露出厌烦的那一种表情。

“陆锦川,如果你忘记了,那我就再说一遍,离婚协议什么时候你签字,我才会吃东西……”

她话还未说完,他忽然像是失控了一样抓住什么就重重摔在地上,他全身都在颤,一双眼睛红的摄人,满是密布的红血丝,从她出事直到现在,他未曾睡过一分钟,他的精神每一刻都是紧绷的,而到此时,终于崩溃。

“是不是你觉得我是一个铁石心肠的混蛋?是不是你认为我陆锦川就没有心?我的心就不会痛?孩子没了……那是我和你甄艾的孩子!你知不知道我比你还要疼?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换回孩子的一条命!可是可以吗?”

他压抑的低吼,额上青筋都显露出来,他像是一头快要濒临崩溃的孤狼,如果再不发泄出来,他想他一定会疯。

“我知道你恨我,怨我,那你来惩罚我!你要我看着你折磨自己,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毫无办法,你是不是预备真的把我逼死?”

他血红着眼睛瞪住她,声音到最后亦是粗嘎的嘶哑。

甄艾的目光轻轻落在他的脸上,若是不仔细去看,甚至都要认不出来,面前这个男人会是那个曾经桀骜邪气的陆锦川。

他瘦了,憔悴了,有些邋遢,却仍是英俊的。

可她也只是轻轻看了他一眼而已。

“如果我们现在离婚,我一定不会再折磨我自己。”

她转过身,走到床边坐下来,低了头,双手撑在床沿上,盯着自己的脚尖,许久的沉默之后,她的声音幽幽响起:“我还是那句话,一天不签字,我就一天不吃饭。”

“好!你一天不吃饭,我就一天不让消夏园里的佣人好过!”

夏至未至的夜里,他却冷的全身都在颤抖,这样的争执之后,回应他的仍是她的不发一言。

她从来都是不愿和他吵的,每一次失控的,抓狂的,不理智的,可笑的那个人,都只是他。

他知道,直到现在,他仍是清楚的知道,她不爱他,她从来都不爱他。

可他的手就是不能放开,仿佛是固执的小孩子,只一心要抓住喜欢的玩具,却根本不去考虑,那玩具是不是真的想要与他在一起。

“你随便。”她反常的淡漠一笑,那一双总是沉静秀美的眼眸里,却是冷淡和不在意的光芒闪过:“他们与我非亲非故,死活也与我毫无关联,如果你乐意,就算把他们全都杀了,也无所谓。”

她说着,站起身来,“时间不早,我要睡觉了,陆先生?”

他指着她,嗓子里是灼烧的痛,手指在她面前虚空的指了几次,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干脆也不再理会,直接拉开被子躺下去,一头黑发犹如光滑的绸缎在枕上散开,她闭上眼,声音轻轻:“出去的时候请帮我关上门。”

一直到第三天,她仍是不肯吃饭,更甚至,一口水都不喝。

陆锦川发了狠,让陆成将厨房里的人都捆了起来,她却依旧不为所动。

锦年和席蔓菁闻讯赶来的时候,甄艾躺在床上,已经气息奄奄。

“你这孩子……”席蔓菁实在忍不住,差一点哭出声来,就连锦年看着她这般模样,都觉得心中不忍。

“先喝点水……”席蔓菁倒了温水送到她的嘴边,甄艾躺在那里,面色蜡黄,她已经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却仍是闭紧了嘴不肯喝一口水。

席蔓菁眼泪直往下掉:“你是不是要把自己身子毁了?

这样不吃不喝……你还在小月子里知不知道?哪能这样糟蹋自己?”

甄艾只是闭着眼不肯说话,眼角却有水渍缓缓蕴出。

原就瘦弱的身形,此时更是瘦骨嶙峋,两腮深深的凹陷下去,却更显得那漆黑的眉眼在苍白蜡黄的肌肤上触目惊心。

“不管怎样,别和自己身子过不去,听婶婶的话,先吃饭好不好?”

锦年也亲自去劝,甄艾只是缓缓摇头。

她知道,她不该恨他,不该将失去孩子的痛和绝望都倾注在他的身上,可是她无能为力,她必须要给自己找一个寄托,不然,她怕她早已疯了。

她与陆锦川已经绝无可能,除非孩子回来,可这一切,根本不可能。

她只求离婚,只求与他死生不复相见,她宁愿一个人远走他乡龟缩起来偷偷疗伤遗忘,也不愿在他的面前,提醒自己一遍一遍的回想。

“小艾……你到底,到底想怎样啊?”锦年看着她此刻的模样,也觉得心中悲痛,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锦川拉着她的手,在黄昏的园子里穿花拂柳的远远走来。

她有些害羞而又秀美的温柔轻笑,眼眸亮闪闪的,脸色微微有些羞红,仿佛是豆蔻梢头快要成熟的樱桃果子,透着青涩可人的水润甜美。

可不过短短几个月的光景,她就如雨后的花一样,快要凋落了。

“姑姑,婶婶。”

房门无声的打开,陆锦川只穿了衬衣站在门口,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个小小粥碗,熬的香甜软濡的白粥散发出诱人的味道,渐渐充盈在整个房间。

“让你们费心了。”他勉强的对两人一笑,那笑容,却让人看着就心酸。

“锦川,你好好劝劝小艾……”锦年拍拍他的手臂,陆锦川却只是微微低了头:“婶婶,我劝了。”

软的硬的,狠着心的逼她,全都没用。

他走到床前,将粥碗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她闭眼躺在那里,眉心却似有些难受的紧紧皱着。

她那原本柔嫩嫣红的嘴唇,此时已经完全干裂起皮,甚至有的地方已经裂出了血口子,陆锦川只觉得喉咙里仿佛被塞进去了一把燃着的木炭,灼痛的感觉要他嗓子堵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已经做了决定,可在要说出口的那一刻,却从未料到,有一日这世上最难的事,竟是说出‘放手’两个字。

“先喝点粥……我什么都答应你。”

他话音落定,一双眼眸却是渐渐红的厉害,鼻腔里涌起酸楚,差一点将眼泪冲出来,他死命的忍着,弯腰,小心把她抱起来靠在他的臂弯里。

她轻的像是稍微一用力就会在他的掌心里破碎。

温热的粥送到她的唇边,她睁了眼看着他,却不愿意张嘴。

他知道,她是不信,怕他骗她。

“不骗你,姑姑和婶婶,都可以作证。”他低头,对她苦涩一笑:“你喝完粥,我立刻就签字。”

甄艾似有些不敢置信,但片刻之后,她终是哆嗦着张开嘴,温软的粥送入口中,味蕾被惊醒,他竟是很快喂她吃掉了整整一碗。

“小艾三天没吃东西,不能多吃,让她再喝一点水,等一会儿再少喝一点粥,现在是不能吃了。”

席蔓菁说着,伸手把陆锦川手里的空碗接过来:“……锦川,你是要签什么字?”

锦年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她的眸光有些不忍的落在甄艾身上,却渐渐的,在心里开始怀疑自己对她的认知是否正确。

因为之前的那些事,她对甄艾颇有些不好的看法,和宋清远几次三番的勾缠不清,更是让锦年对她的好印象打了折扣,可如今,看着这个倔强到让人心疼的甄艾,锦年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错了?

她若真是那样不堪,锦川又怎么会这般在意她?

她自小带大的亲侄子,她总该相信他的眼光……

可是如今,她宁愿以绝食来逼他离婚,看来她定然是已经下了决心,再不会回头了。

锦年忽然觉得有些说不出的难过,为了陆锦川,也为了这个她未曾全面了解的甄艾。

席蔓菁和锦年离开的时候

,陆成拿了离婚协议进来。

他已经签了字,旁边的空白处,是留给她的。

甄艾只吃了一小碗粥,身上还没有什么力气,却仍是挣扎着坐了起来,她接过钢笔,却没有立时签字,陆成站在一边,想开口说点什么,可嗓子却仿佛被黏住了一样。

“陆成,你先出去一下可以吗?等我签好字,再叫你进来拿。”

陆成点头,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甄艾觉得身上的力气被抽净了,她无力的靠在枕上,紧闭的眼前,过往的一幕一幕,不停在眼前闪。

他高挺的鼻梁抵着她的鼻尖,轻轻磨蹭,叫着她的名字:“小艾,小艾……”

他缠着她不放,就连睡的香甜的时候,也要双臂缠在她的身上,紧紧抱着她才行。

他一次一次在她面前低头,忍着她的倔强和执拗偏激的小性子,包容了她的一切。

可他也一次又一次的伤了她的心。

他和云卿出双入对,他送傅思静那么漂亮的首饰,他搂着她旋转,跳舞……

亦是因为他,孩子没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她隐隐听说,当日的意外是人为,她亦是知道了云卿的死讯,那么那件事和云卿脱不开关系。

她就更恨他,恨到不能再看他一眼,恨到必须要远远离开。

她抓住脖子上挂着的那一枚戒指,她想,那一天没有找到她的那一枚戒指,是不是就说明了一切?

他们,不是彼此的良配,就仿佛这一对戒指,永远都凑不成一对了。

甄艾不知什么时候哭了,她不愿意承认,可在这一刻,心里撕裂一样的疼却提醒着她不得不承认。

她早已在他的身上,失了这一颗心。

她不愿让颤抖的笔迹泄漏她的心事,所以在平复了心情很久之后,她方才缓慢而又清晰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如那一天在分居协议上签下的名字一样,他的字迹潦草而又张扬,她的字迹却是清秀而又迤逦。

就如同他们彼此,永远都是存在在两个世界的人,一个仿若云端的明月,一个却是月下的一抹烟痕,可以遥遥相望,却永远不可以相偎相依。

陆成拿了她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下楼,看到陆锦川正在外面园子里木犀树下站着。

晚风微凉,原该是最怡人的季节,却偏生比宛城的冬天还让人觉得森冷。

“少爷。”

陆成缓缓开口,将那薄薄的几张纸递给他。

他不接,只是颤声低低问了一句:“她……签了?”

陆成点头,不敢抬头去看他一双发红的眼睛。

“好。”他只是哑哑的说了一个字就转过身去,依旧看着前方。

“少爷……您别太难过……”陆成想劝几句,却终究还是语塞。

“陆成,你信不信?我这会儿一点都不难过,我只是在担心……”

“少爷,您担心什么?”

他的声音仿若是风末的一片残叶,带着苍凉的破碎传来:“我以后的每一天,该怎么过?”

没有了她,我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怎么过?

ps:离了!其实彼此还是相爱的嗷~~~~大家么么哒,看文要愉快~~~后天有加更~~~求票票啦~~安卓系统的亲们投票可以一变三了,支持猪猪一下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