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11.陆锦川,救救孩子……

“小艾!”

“甄小姐!”

两个男人惊骇之下,几乎是齐齐出声,却已没有时间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陆锦川的反应速度稍快一些,可却也无济于事蹂。

甄艾重重摔在地上,她虽然在事发那一刻下意识的护住了小腹,可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她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该。

小腹那里的坠痛潮水一样袭来的时候,甄艾痛的失去意识那一刻,却迷迷糊糊的轻唤出声:“陆锦川,救我,救救……孩子……”

浅色的毛衣,已经无法阻止鲜血的弥漫,她躺在地上,脸白如纸,身下的血却红的刺目。

陆锦川整个人仿若失了魂魄,只是眸子钉在她身下的鲜血上,然后整个人一点一点的颤栗起来。

他颤抖的厉害,甚至连牙齿都咬的咯吱作响,他的手指捏的死紧,紧到手上的每一根筋脉都清晰突兀。

顾仲勋显然回神的更快,上前就要将甄艾抱起来,陆锦川却忽然发出一声沙哑的嘶吼,他迈出去的脚步顿住,回身看他。

璀璨的灯光之下,他看到那个年少飞扬桀骜不驯的男人,那一双漂亮狭长的眼眸里滚出大颗大颗的泪珠来,顾仲勋只觉得心魂激荡,他活了三十四载,从未曾见过这世上的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变成这样。

也许他低估了陆锦川对甄艾的心,也许,他根本就把所有的事情想的太简单。

也许,他根本不该在向衡提起她之后,给她打那一个电话。

也许,他根本不该与她有交集。

也许,他的故事,还没有开始,却已经注定了惨败。

所以,他站在那里,他沉静的看着陆锦川跌跌撞撞的跪在她的身边,仿若是捧着珍宝一般将她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

她痛的已经昏迷,可昏迷之中,双手仍是护在小腹那里,口中来回的呢喃着什么,他听的不太清楚,只有隐约的几个字。

锦川……孩子……

救救……孩子……

他踉跄扑跪过去,将她抱在怀中,双手捧了她的脸,已是乱了心智的不停呢喃:“甄艾别怕,我在呢,你不会有事,孩子……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有事,你相不相信我?我从来都不骗你的对不对?你振作一点,我求求你,不要闭上眼……小艾,小艾……我找姑姑过来,她会有办法的……”

他抱着她,脸贴在她已经逐渐冰冷的脸上,断断续续,却不停歇的对她说话。

可她却已经随着那么多鲜血的流失,渐渐没了神志。

她整个人似乎都软在了他的臂弯之中,轻飘飘的仿佛只是一根羽毛。

他不能控制的抱紧她,想要把她锁入自己的骨血之间一样的力道,他失去了全部的理智和心魂,他恨不得自己在这一刻死去,也不愿,承受这样可怕的痛。

“陆锦川,你快松手!”

顾仲勋的声音,在耳边震慑的响起,陆锦川却只是跪坐在那里,抱着她一动不动。

“她还没死!你想害死她是不是!”

顾仲勋急的大吼,再这样下去,甄艾就算不是流血流死,也要被他给活生生的勒死了!

陆锦川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只是抱紧了怀中的那个人:“她要是死了,我就和她一起死。”

顾仲勋仿若失声一般,站在那里动也不能动。

有人匆匆的跑来,讶异低呼着又快步的退出去,又过片刻,席蔓菁已经满头大汗的匆忙而来。

“锦川,快把小艾放下来,让我看看……”

似乎是听到了熟悉信赖的声音,他脸上那一种死灰一般的光泽骤然的褪去大半。

“姑姑……”

陆锦川的声音颤抖着,却仍是抱着她不肯松开手。

席蔓菁看到他红的吓人的眼睛,还有那一张脸上斑驳的眼泪,显然吓了一大跳。

“锦川,你先放下小艾,让姑姑看看……”

其实,她辅一进来,就看到了甄艾身下的一滩血,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在简单的检查之后,席蔓菁一颗心也忍不住揪痛起来。

因为她失去过,因为她痛过,所以她格外的希望这些孩子们都能幸福。

尤其是小艾,她实在太像年轻时的自己,骄傲却又自卑,倔强而又脆弱,那么矛盾的性格,却又那么的让人心疼。

陆锦川自始至终都紧紧盯着席蔓菁的脸,在看到她眸子里光芒黯淡下来,眸光中也有了水光那一刻,他整个人,仿若瞬间被人抽去了脊梁,委顿在地。

“先简单止血,然后,送我手术室去。”

席蔓菁低声吩咐助手,转而走到陆锦川身边:“锦川……”

她抬手轻轻按住他的肩,却在触到他肩膀那一刻,感觉到那样剧烈的颤抖。

席蔓菁忍不住,眼底也有了泪:“锦川你别这样,孩子,总会再有的……”

他摇头,只是不停摇头,将脸埋在掌心,渐渐哭出声来。

从会说话开始,他再没有哭过,仅有的两次落泪,全都是为她。

“锦川……”

席蔓菁将他揽在怀中,“姑姑都知道,但是现在,小艾她比你更痛……她需要你锦川,你是男人,你要为她顶起一片天,你知不知道?”

他哭的哽咽,却死命点头。

我再不会负她,以后,永远不会再辜负她。

可是,他们还有以后吗?

云卿隔着雕花的镂空,望着护在担架旁边步伐踉跄的男人,她抬手,抿了抿鬓发,嫣然一笑,可一双眼眸,却是空洞无比。

转过身,她对着那个面目普通的男人,缓缓开口:“拿了钱,能走多远就去多远,不要让人找到你,和你的女朋友好好过下去,所有的事情,我来承担。”

她不会自作聪明,她清楚的知道,真相很快就会被揭穿,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她已经万劫不复,不该再连累这个可怜却痴情的男人。

那男人拿着信封,嗫嚅着说了句什么,云卿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她也不曾在意,只是背对着他摆摆手。

那人离开了,云卿感觉自己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尽了。

她想到那天在洗手间听到的交谈,她想到三天前手机里那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简讯,告诉她顾仲勋包下这间餐厅的事情,告诉她有一位侍应生因为未婚妻生病十分的需要钱。

她毫不犹豫,做了一切。

看到甄艾被抬出去,看到陆锦川手上未干的血迹,她知道,她终于如愿以偿。

可为什么这一颗心还是空落落的?一丁点的着落都没有?

她以为她会多兴奋?甄艾啊,那个卡在她和陆锦川之间的一颗钉子,终于遭受了致命的打击,她该兴奋的去大醉一场,可为什么,她一个人坐在这里,眼泪不受控制的直往下掉?

她莫名的想起幼时,家里有一个大大的园子,她穿的像是小公主,笑容每天都满满挂在脸上。

爸爸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却会抱着她一声声喊着:“萍萍,萍萍,我的小公主,你以后一定要做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可是那些时光,不停的旋转,旋转,到了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房子被银行拍卖,花园被封了,父亲死了,母亲疯了,最后的一点资产,被亲人抢走。

她没有了书念,跌入风尘。

最开始的时候,她是不甘的,可到后来,却也渐渐的习惯,一双玉臂千人枕……

可她的内心最深处,总还是留着一丁点的纯真和美好。

在遇到了他之后,她想着要一心一意爱着他,她愿意为他洗净铅华,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女人,可这一切,却也只是她的幻想了。

他不爱她,从来都不,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叫甄艾的女人。

第一次在一起,他连睡她都不愿意。

第二次,他终于肯与她更进一步,却在最后关头,到底还是将她推开。

她渐渐的疯魔了,她被嫉妒和艳羡逼疯了,她像是陷入了一种魔障,渐渐无法自拔。

那些纯真,那些美好呢?云卿……哦不,曾经那个小公主,云红萍,

你又去了哪里?

云卿捂住脸,在小小的房间里,放肆的哭出声来。

********************************************

麻醉剂的效用,在半夜的时候渐渐消散。

她从剧痛中醒来,却是仓惶的念着‘孩子,孩子’,一头大汗的睁开双眼。

陆锦川守在她的床边,一秒钟都未曾合眼。

“孩子,我的孩子……”她躺着还不能动,流了那么多血,又刚做了清宫手术,虚弱的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用一双满是泪的眼望着陆锦川,万千的期盼和惶恐,在每一寸目光中,缓慢的溢出。

“小艾。”他想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握着她的手,尽力让自己对她笑一笑,可怎样努力,到最后,却只是露出一个可笑的扭曲表情。

他笑不出,红肿的眼睛开始泛起湿润。

“我们……还会再有孩子。”

他不敢看她,只能更紧的握住她的手,却清晰的感觉到,那在他掌心里颤抖的手指,到最后已经是一片冰凉。

她未曾再开口说一个字,只是安静躺在那里,空洞的睁大了一双眼睛,将所有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尽。

“小艾,小艾……”

他一声一声唤她,她却仿佛根本听不到。

所有的一切,都离她远去,似乎这个世界,也与她再也没有关联。

在她的肚子里存活了三个多月的小生命,要她逐渐的体会到身为一个母亲的幸福,要她感觉自己再不是孤苦无依的那一个小生命,就这样简单,就这样简单啊,再也看不到了,再也无缘见到了。

是,她也许还会再有孩子,可是都不是最初这一个了,老天不会给她一个一模一样的孩子,也不会给她一模一样的感受。

她躺着一动不动,任他叫她的名字,任他说再多的话语,她都似乎根本听不到。

累,那么的累,她太累了。

她真的宁愿,不如死去。

“小艾,为什么那天晚上……你不告诉我,为什么,你怀孕了也不告诉我?”

他到最后,已经对她毫无办法,他也许可以随心所欲的拥有这世上任何一样珍宝,他也许可以不管不顾只要想要就能掠夺,但面对一个心如死灰的爱人,他就算是神仙,也无能为力。

他低着头,只是一个人默默说着话。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只有你,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为什么就是不信?”

“小艾……我们不要离婚,我们好好儿的,好不好?”

从两人陷入僵局,一直到今日,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卑微的开口请求,说出‘不要离婚’四个字。

曾经他不论多么不舍,多么不愿,也因为骄傲未曾对她说过,可这一刻,他忽然发现,那些骄傲,那些自尊,在留住心爱的女人面前,又能算什么?

有她陪着,你才能圆满,没有了她,你留着那些骄傲,又给谁看?

它能让你笑?它能让你快乐?它能给你那从未尝过的各种滋味儿?

可仿佛一切都已经太迟,他心里清楚的明白,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可却仍是妄想着她会留下来。

只是,回答他的,依然是无声的沉默,可那沉默却是最可怕的,无声的凌迟,才更让人绝望。

**************************

“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不要找我……”

噩梦中,那一个血淋淋模糊了脸庞的小孩子又一次缠上来那一刻,傅思静终究还是不能避免的,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她惊慌失措的抓着枕下那一尊佛祖的雕像,握在掌心里不停的念着佛号。

可也无用,这由最好的法师开过光的辟邪物,也不能遏止她心中无边无际的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她方才平静下来,可一张脸已经白的没有人色。

起身下床,她缓

缓走到窗前,此刻不过是凌晨三点钟,外面依旧一片漆黑。

不要怕,思静,不要怕。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安慰着自己,她并没有做恶事,她的手上,依旧干净无比。

没有沾染上那个孩子的血,没有沾染上甄艾的血,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坏透了的云卿所为,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不过是告诉了她这一件事实而已,如果不是因为她心存不轨,如果不是因为她本性恶毒,她又怎么可能去动手害人?

这样安抚着自己,她整个人方才能渐渐的冷静下来。

噩梦出的一身汗渐渐褪去,整个人就觉得有些冷了。

傅思静抱紧了双臂,她拉开妆台的抽屉,打开精美的首饰盒子。

他送她的兰花首饰安静美好的躺在那里,她忍不住抬起手抚摸。

她依然是美好的,依然是那个人人喜欢的傅家千金,依然是优雅得体,落落大方的闺秀,依然是陆家伯母相中的侄媳妇,依然可以获得所有人的交口称赞。

她想到她回国时,母亲含泪说的话,思静,你不听母亲的劝告,你总会成为傅家的污点。

她不以为然,她坚信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别人眼中口中称赞的对象,她自来都是人群中的发光体。

谁不喜欢她?谁不想要成为她的闺蜜?多少少爷小开们想要娶她?

傅家的骄傲才是她!

这所有的一切,势必都要封存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永远都不能让人窥见一丁点边角。

从今以后,她依旧是那个光彩耀眼的名媛傅思静,她依旧是那个干净的没有任何污点的完美千金。

她要嫁入所有女人都妄想进入的陆家,她要做陆锦川明媒正娶的妻子,她要与他比肩而立,成为他心里的唯一!

她要百年以后,墓碑上他们的名字也要刻在一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傅思静将盒子盖上,重又小心的放回妆台抽屉里。

她叫了自己心腹的佣人进来,只是低低交代了一句:

“那个女人不能再留了。”

来人点头,却有些心痛的看了她一眼,但她只是挺直了脊背咬紧下唇骄傲的端坐着。

“小姐……”

“什么都不要再说。”

她已经不能回头了,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只能咬着牙坚持走到最后一步,如果回头,只会,死的粉身碎骨。

*************

陆成轻手轻脚的推门进来,甄艾睡着了,他不敢开口说话,陆锦川又在她床前坐了很久,方才将她的手放回被子中,起身跟着他出去。

“顾先生与我说了,那天的事很蹊跷,他注意到,您根本只是轻轻碰了少夫人一下,可少夫人却摔的很厉害,我们后来检查了台阶,那里虽然被人清理过了,可依旧留下了一些痕迹。”

陆成看了陆锦川一眼,“台阶上被人涂了油……而且,那里的一个侍应生,前日忽然辞职不干了,连薪水都没有拿。”

陆锦川拿着烟的手,已经因为愤怒而隐隐颤抖起来,陆成不敢看他阴霾的眸子,只是继续开口:“……听说那个侍应生和未婚妻感情很好,可他的未婚妻有病,需要很多钱,按理说他不该这样忽然离职,薪水都不要……”

“因为他得到了更大的好处!”陆锦川将烟蒂在窗台上重重摁灭,他回过身,漆黑双眸紧紧盯着陆成:“给我传简讯的人,查到没有?”

那天,他之所以那么及时的出现,是因为有人给他发了简讯提醒。

陆成抿抿唇,似乎有些惶惑,但终究还是低低开了口:“查了,这一切,都指向了同一个人,是……云卿小姐。”

ps:今天猪哥不敢说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