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10.最后一根稻草,他们终于走到绝境。

“你说什么?”

“锦川,醒一醒吧,她根本不爱你啊。”傅思静悲悯的望住他,眼睛一点一点的湿润了:“锦川,锦川!”

她的手臂,柔软的环住他的劲腰,感受着他整个人的颤栗,心中却狂卷起一个可怕的,几乎摧毁她全部理智的认知—蹂—

据她所知,甄艾不会喝酒,也可以说是滴酒不沾,可是方才,她说她是喝醉了才会吐该。

可她,根本没有闻到一丁点的酒味,甄艾在说谎!

她在用谎言掩饰着什么?

一个女人没有喝酒,却吐成那样,除却吃坏了东西,极有可能是因为——她怀孕了!

怀孕了……如果她真的怀孕了,如果锦川知道了!

傅思静不敢再往下想,她整个人已经被这个可怕的想法震慑的浑身冰凉……

孩子,孩子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亲密的牵绊,有了孩子,就算是裂缝,也会被填平,更何况是锦川,他根本还在爱着甄艾。

该怎么办?傅思静你该怎么办?

甄艾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性格,绝不会把孩子打掉,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锦川都会知道……

依着他对甄艾这样在乎,纵然那时候已经离婚了,也有可能不顾一切的回头!

她不顾名声,不顾母亲的反对,执意走到今日这样的地步,难道所求的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

可她能怎么办?自小她就知道,一个女人可以存有私心可以偶尔犯错,但她的手上,绝不可以沾上鲜血。

一旦沾上了鲜血,那就是一辈子的污点,再也洗不掉了。

她要和锦川长长久久的走下去,她要的是一辈子那么久,而不是朝夕的情爱欢愉!

******************************

偌大的婚床,漂亮到让人晕眩的新房,岑安却好似根本不在意这周遭的一切。

面前妆台上摆着一个精巧的木盒子,里面装着甄艾送她的礼物,一副木雕贴画,还有一副小小的卷起来的字,她亲笔写的。

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互

只羡鸳鸯不羡仙

只羡鸳鸯不羡仙……

岑安的手指,缓缓的从那黑色的墨迹上滑过,她记得这首诗,念大学时迷恋早期的港片,她和甄艾都最喜欢王祖贤的聂小倩,曾经翻来覆去的看过数次。

那时候她对甄艾说,如果能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真是做神仙都不要啊。

可如今,她们都与当初的梦想背离,甚至越来越远。

只存留在梦里和记忆中的清俊少年,早已模糊了他的脸容,但岑安知道,她大约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曾那样投入的暗恋过一个男人。

只是从今往后,所有旖旎的遐思,大概都只能封存在她的心中了。

躺在床上,给甄艾发简讯。

“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选择什么,都不要忘记了,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支持你,小艾,至少,我们一辈子都会不离不弃,对不对?”

甄艾很久才回简讯:安安,你要幸福,至少,要比我幸福。

岑安将手机关掉,她把脸埋在枕上,眼泪默默的淌了出来:“可是小艾……我这一辈子,还会幸福吗?”

**************

那是觥筹交错纸醉金迷的靡丽生活,曾经是她最熟悉的,熟悉到每一天早上睁开眼,不用去思考,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这一天要怎么去度过。

可曾经,她几乎差一点就要彻底的摆脱这样的暗无天日,却又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重新又滑入无边无际的泥沼之中。

昔日被她踩在脚下的失败者,而今却笑吟吟看着她,满是讥讽:“云卿小姐不是一步登天了么?这怎么又回来重操旧业。”

“陆少不要你了?啧……当初还以为,云卿小姐这样得意,是要嫁入豪门了呢。”

她沉默

不语,倔强高傲的轻笑,可心里,却已经疼到滴血。

割了手腕以为自己会死去的那一刻,无边无际的恐惧侵袭而来,直到那时,她方才知道,她多么想继续活下去。

所以如今,哪怕双脚已经痛到鲜血淋漓,可她却仍是要骄傲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嫁不嫁豪门,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我这样的身份,这一辈子也不要肖想这些,杜雨涵,听说你和端睿的小开郑公子正打的火热……”

云卿说到这里,忽然抬起修长白皙的手指随意的撩了一下鬓边的发丝,站在她对面的女人,看到她手指上光泽耀眼的钻石,忍不住就微微眯了眯眼睛。

云卿莞尔一笑,似乎故意要她去看清楚那一颗钻石有多么的大:“郑公子出手很大方,雨涵,姐姐好心叮嘱你一句,可要牢牢抓紧了啊!”

杜雨涵瞬间明白了什么,她一声尖叫,拿了手包就往云卿脸上砸去:“你——云红萍!你不要脸!你狐狸精!”

云卿有些狼狈的堪堪躲开,却已经是梨花带泪的楚楚可怜模样望着杜雨涵身后走来的男人,委屈至极,又柔情万千的唤了一声:“云涛……”

郑云涛赶紧安抚的看了云卿一眼,随即却是怒目瞪着杜雨涵:“你干什么?发什么疯?疯婆子!滚!别让爷再看到你!”

微微有些发福的男人,拎着杜雨涵的手臂,有些粗鲁的将她推到一边,恶狠狠的咒骂不停。

那杜雨涵哭的哽咽,却也不敢再继续动手,只是不甘的望着面前男人:“郑公子……您别被这狐狸精给骗了……”

“云涛……我们,我们还是分手吧……”

云卿忽然凄楚的说了一句,却已经捂着脸嘤嘤哭泣出声。

“你给我闭嘴!”郑云涛想也不想,一巴掌就打到了杜雨涵的脸上,随即也不再多看她一眼,几步走到云卿跟前,紧紧抱住她,肥厚的大掌在她腰臀那里来回的抚摸,口中不停的安慰着:“宝贝儿,你别哭,你这一哭,我的心都碎了……”

“云涛……”云卿伏在他的肩上,哭的我见犹怜。

可那一双漂亮妩媚的眸子,却透着冷寒的光芒落在杜雨涵的脸上。

和我斗,就凭你也配。

云红萍……你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个我早已遗忘的名字,杜雨涵,揭我痛处的人,我云卿绝不可能放过她!

她目光阴狠,嫣红的唇却挑出得意的笑来。

纵然以后她身在这万丈泥潭之中,她也要高高抬着下巴,让自己活的为所欲为!

从此宛城交际圈,再也不会见到或是听到杜雨涵这个名字,就仿佛,这个年轻鲜嫩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云卿将郑公子哄的眉开眼笑,这才去洗手间补妆。

清透明亮的镜子里,映出她那一张颠倒众生的绝美容颜,云卿不由有些怜惜的轻轻抬手,一寸一寸抚过自己光洁的肌肤。

她生的这样美,为什么陆锦川就是不爱她?

如果他肯用对甄艾十分之一的心思,她一定会一辈子等着他!干干净净,一心一意的等着他……

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和那个肥胖丑陋的男人同床共枕,每一次欢爱之后,她都会恶心的想吐!

她那么的爱他,却又,那么那么的恨他……

“听说……陆锦川和他妻子下个月就要签字离婚了……真是可怜,陆少夫人的父亲刚刚去世才一个月呢……”

洗手间的隔断里,传来一个女人低低与女友交谈的声音。

云卿握着粉饼的手指倏然的收紧,不期然的压低了呼吸,凝神去听。

“不见得,我告诉你一件事,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事?你放心,我一准儿不会告诉任何人……”

“前些天,我阿姨去参加赵家大少爷的婚礼,亲眼见到的,陆少夫人吐的昏天暗地,咱们也听说过的,人家一向滴酒不沾,你想想,好端端的,怎么会吐成那样?八成是怀孕了……”

“哎呀,怀孕了啊!她的命可真好!这下陆少爷怎么都不会和她离婚了吧?”

“那谁知道呢,我们也就当看电视剧了……”

“说起来,她的命可真不错,谁不知道陆少从前多风.流?竟会娶她……可见也是对她有几分真心的……”

“谁说不是呢?咱们京里来的第一交际花,长的漂亮吧?又怎样?割腕自杀了人家陆少还是不要她!”

“行了,咱们别多说了,陆家……咱们可得罪不起……”

云卿握着粉饼的手指倏然的松开,她怔愣的望着镜子里那个面色惨白的自己,忽然就无声的笑了出来。

她捂着脸,笑的前俯后仰,先后出来的两个女人看到状似癫狂的她,都惊骇不已,慌忙出了洗手间,云卿依旧在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怀孕了,怀孕了?那个甄艾,那个毁了她所有期盼和美好的甄艾,竟然会在这样的时候有了身孕!

要她眼睁睁看着她继续做陆家的少夫人?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她依旧高高凌驾在她的头上?

怎么甘心,她怎么可能甘心?

“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云卿忽然狠狠的抓起化妆包里的腮红盒子,重重的砸在面前的镜子上。

盒子碎裂开,满地嫣红。

红粉如血,饶是一颗心肝肠寸断,可却依旧无法阻拦的是,倾城倾国颜,委落烟尘地。

************************************

岑安婚礼结束之后,两人没有一起回来。

甄艾由陆成送回消夏园,自那以后,未曾再有任何他的消息,也未曾与他再见过面。

向衡依旧常常过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最是爱玩爱闹的时候,见不得甄艾这样整天躲在屋子里,弄的不见日光,面色苍白。

用他的话说,春光大好,就该出去肆意玩乐,不能浪费!

甄艾怀孕初期,整日身上无力,又嗜睡,哪里愿意天天跟着他到处乱跑。

正烦不胜烦时候,向衡有一日过来,忽然愁眉不展唉声叹气起来。

甄艾好奇询问,这才知道,原来从明日开始,向衡也要开始日日去公司报道了。

大约是他这游手好闲的做派让家里长辈实在看不过眼,所以才会下了死命令。

向衡却抱怨:“都是我大哥!他就是嫉妒我能每天和你待在一起才故意这样整我!”

甄艾微愣,失了血色的脸上,似有淡淡的晕红,一开口时,声音却依旧是平静的:“这样也挺好啊,你总不能每天就是玩吧。”

向衡整个人往后面一躺,有些懒散的倒在沙发上,睁着眼看天花板:“这不是刚过完年嘛,我还没有调整好呢。”

甄艾忍不住摇头,这都四月了好吗?

陆家长辈讲仁义,不愿在她父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就离婚,总要过了百日,可如今算起来,也快了。

她肚子里的宝宝已经过了三个月,妊娠反应已经减缓了许多,不再动不动就吐的昏天暗地,但依旧是没什么胃口,甄艾逼着自己吃,可却反而吐的更厉害起来。

所以到如今,非但人没有因为怀孕变胖,反而比从前更瘦了一些。

春日渐暖,衣衫穿的单薄,却依旧看不出怀孕的迹象。

甄艾心里盘算着,再有不到一个月,孩子也不过是四个月大,依着她的身体情况,大约还是能遮掩过去。

而今她没有办法,只有勉强让自己安心等着。

向衡去向家的公司报道,一下就没了时间过来打扰她。

甄艾的生活又恢复了规律如常,早晨起床,在园子里散步半个小时,然后练练字,看看书,中午吃了饭,是要睡一个下午的,睡觉起来,稍一耽搁,天色就黑了,这日子,竟也过的飞快。

有一天接到顾仲勋的电话,顾子铭的生日,邀请她去出席。

甄艾现在倒也不是全无自由,甚至比之前出入更方便了一些。

她没让司机送,下午的时候自己出去挑选了给子铭的礼物,然后时间差不多了,她就直接打车去了给子铭准备庆祝晚会的酒店。

以为会很热闹,很多人,甄艾原本只准备送了礼物就提前回来。

却不料到了酒店,侍应生直接把她带到顶层的露台上,偌大的空中花园一般的餐厅里,只有顾仲勋高大硬朗的背影,背对着她而立,在暮色苍苍的天穹之下,犹如让人安心的一道城墙。

“这里有一个玻璃台阶,您当心一些。”侍应生小心扶着她上去之后,又蹲下身将玻璃台阶上的一处污秽擦拭干净,这才转身离开。

甄艾站稳,看到只有他一个人的餐厅,当下就明白了什么,她站着没有上前,将手中的礼物放下来:“顾先生。”

轻轻的声音,隔着不近的距离传到耳中,已经是飘渺的梵音。

顾仲勋闻声回过身来,漫天赤红云霞的笼罩下,她的脸红的好似可爱的小姑娘。

“如果不用这样的借口,恐怕你怎么都不会来见我。”

他的直截了当,让她尴尬起来。

手里提着的礼物盒子放下来,微垂了眼眸开口:“子铭的生日礼物,我放在这里了……既然子铭不在,我也就先走了……”

“甄艾。”

他总是唤她甄小姐,这是第一次,他叫她的名字。

甄艾却不应声,转过身去:“我先走了……”

“子铭很喜欢你。”

顾仲勋的声音却已经渐渐逼近。

甄艾惊的回头,那个男人,总是沉稳不苟言笑的男人,此刻望着她,唇角却有温和的笑意:“下个月我有公事要去俄罗斯一整个月,我想拜托你,先帮我照应一下子铭。”

“因为子铭很喜欢你,还有……我也很信任甄艾你。”

他的眸光静默的把她笼罩,她不是单纯无知的小女孩儿,纵然他是个克制内敛的男人,可她却也能敏锐的感觉出他的一些异样。

她想开口拒绝,身后却有一道男声适时的响起。

“怎么不答应?多好的下家。”

那声音像是锁住她每一根骨头的枷锁,要她全身的血液都凝固起来。

她僵立在那里,不能动弹。

陆锦川却已经傲然的缓步走过来,他单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那一瞬间,甄艾脑子里竟是可笑的想起金粉世家里的金燕西酷酷站在冷清秋身边的样子。

“多好,嫁过去就有一个现成的便宜儿子,顾先生比你大的有十来岁吧,挺好的,老男人都会疼媳妇儿,不像我们这些年轻人……是吧?陆少夫人!”

陆锦川说完,也不等她开口,直接转身漠漠看向顾仲勋:“不过顾先生,您未免也太心急了点,岳父大人还尸骨未寒呢,您就盼着我陆某人的妻子离婚再嫁了?”

“并非我顾仲勋心存不轨,只是我比陆少您看的更清楚罢了。”

“你少在这里故作什么高深莫测,顾仲勋,你这么多年的好名声,难道就妄图毁在这朝夕之间?”

怎么说,觊觎别人的妻子,传出去世人议论的都会是他顾仲勋而已!

“我先回去了。”甄艾缓过神来,她是已经连开口解释一句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许,这就是她和陆锦川之间最大的障碍,她不能相信他,而同时,他的内心深处,亦是不假思索的就给她诸多猜疑。

“天色已晚,我送甄小姐……”

“如今还用不着你来献殷勤。”

顾仲勋伸出去的手臂被陆锦川硬生生挡回来,可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甄艾已经踩上了玻璃台阶,没有人注意到那完全透明的台阶上一层淡淡的光亮,所以在陆锦川的指尖只是轻微的扫了甄艾一下的时候,她整个人却以一种根本无法制止和挽回的姿态摔了出去。

ps:坚持我原来的思路写下去,虽然这一本不如从前看的人多,但我用的心没有一分减少,希望大家可以看得到,感受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