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04.对厚脸皮的无赖,她简直毫无办法

可却总是说不出口,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想要自我保护。

仿佛,只要不说,她就可以像鸵鸟一样安然的永远把自己埋在沙子里,她就不会,继续的去受伤……

可是,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阻碍啊,仅仅一个宋清远,就如扎在他们身体里的一根刺犬。

他大概永远放不下她和宋清远的过去,她大概永远,也没办法释怀他可能真的是杀死宋清远的凶手…踺…

“小艾,你为什么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他喜欢你,你并非不喜欢他,你们是夫妻,为什么不试着好好的走下去,非要离婚不可呢?你知不知道,两个彼此喜欢的人可以结婚,多么的不容易?”

岑安握住她的手,努力的鼓动她:“小艾,你听我一次,不要这么轻易就退缩,试着争取一下,也许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了啊……”

“争取……还能争取吗?”甄艾心里有些微动,她从前总是被动的接受,或者沉默的逃避,从未曾想过去争取什么。

顺其自然的性子要她根本做不到像那些电视上的妻子那样,去留住自己的丈夫,捍卫自己的婚姻。

“他……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就这一段时间,我见过的,就有三四个不认识的……还不要说我没有见过的……”

甄艾苦笑,“还有他的母亲,十分的不喜欢我……因为上次的事情,叔叔婶婶对我也有了看法……”

“所以安安,你让我怎么争取呢?”

“这些话,你有没有和他说过?”

甄艾摇头。

岑安就毫不犹豫说道:“那就告诉他啊,告诉他你心里的想法,你不说出来,谁会知道?”

“说出来……说我其实很在意他身边的女人?”

“对啊,说出来,如果你说了他还一如往常,那就离婚,如果你说了,他做出改变,那就可以试着再努力走下去啊!”

与岑安分别之后,甄艾没有回去消夏园,她仿佛被一股力量牵引着,竟是鬼使神差的去了他的公司。

却一直没有敢进去,只是在集团大楼下面的广场喷泉边坐着,一直坐到快要下班的时候。

三三两两的员工已经走出集团大楼,也许他很快也会下班离开,甄艾有些着急起来,终究还是一狠心,往大楼里走去。

刚刚走进巨大的玻璃门,甄艾还没有来得及上电梯,就有一把悦耳的女声忽地在背后响起:“甄小姐?”

甄艾下意识的一回头,却正对上云卿那张妩媚精致的脸庞,她微愣,随即却是漠然的转过身去,继续往电梯的方向走。

云卿却不放过她,她窈窕的跟过去,直接堵在她的面前,纤细的眉微微挑起,话语里却透出一丝不屑:“甄小姐要做什么?”

甄艾实在对这个女人厌恶至极,原本不想理会,可到底还是没能忍住,她淡淡看了云卿一眼,缓缓说道:“我做什么,有必要告诉你知道?”

云卿不禁一笑,上下打量她,纤瘦的身形,没有什么女人味儿,皮肤倒是很好,不化妆也十分动人,她一直都想不明白,她哪里都不比甄艾差,可为什么陆锦川就是心里没有她。

哪怕到如今,她为了他做那么多的事,得罪了赵景予差点丢掉一条命,他却还是不能对她更好一点。

“如果你来是找锦川的话,那就有必要。”

云卿话语里的挑衅实在太明显,其实她并非是这样的性子,只是在面对甄艾时,忍不住的就会气血上涌,连脾气都变的坏起来。

“对,我就是来找陆锦川——我的丈夫的。”甄艾彻底被她激怒,声音也有些激烈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她的画外音很明显,你又算什么东西?

就算你跟过陆锦川,可我却是他的妻子。

“有没有资格,甄小姐说了不算!”云卿恨极,有些口不择言:“锦川如今跟谁在一起的多,谁才有资格!”

一个妻子,被丈夫的情人这样公然的羞辱,不要说甄艾这样自尊敏感的人,就算是寻常人也要动怒。

“云卿小姐要是想有这种资格,先让自己变成陆少夫人再说吧!”

甄艾不想再和她这样争

斗下去,她不愿让自己变成云卿这样的女人,她也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一个男人让自己风度全无。

这样的对白,已经是她的底线。

“甄艾你得意什么?”云卿上前一步,堵住她走向电梯的路,伸手指住她的鼻尖,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专属电梯门打开,陆锦川和陆成正默然的站在那里。

“请你让开!”

甄艾实在怒不可及,伸手想要将自己面前那只手给推开,却不料云卿手一闪,竟是直接狠狠攥住了她的手臂然后往一边重重一推:“甄艾你少在我面前嚣张!我告诉你,你就要做下堂妻了!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耍横……”

“有没有资格,也该我说了算!”

陆锦川眼看着甄艾就要被云卿推倒在地,上前一步扶住了甄艾,他冷冷看向云卿,怒火几乎就要把她整个人吞噬:“你好大的狗胆!竟然对她动手!你以为你算什么玩意儿!”

云卿未料到陆锦川竟会撞见这一幕,吓的眼泪都掉出来,听得他这样说,更是心里又气又恨又委屈:“锦川……你不知道,是她先推我……”

“你闭嘴!”

陆锦川实在怒不可遏:“云卿,看在你为了我得罪了赵景予的份上,我一直对你很纵容,可如今看来……”

“锦川……不要,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锦川……我是太嫉妒了,我是吃醋了才会这样冲动,可这一切,也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

云卿哭的梨花带泪,甄艾却忽然觉得浓浓的疲惫袭来,所有的决心和勇气,就这样的荡然无存,她不想再站在这里,她不喜欢卷入这样的是非之中,也许是她又错了,她就不该心存幻想……

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屈辱,所以,才会被人指着脸羞辱……

“我先走了。”

甄艾推开陆锦川的手,转身就向外走。

“甄艾!”陆锦川急忙就要追过去,云卿却哭着上前抱住他的手臂:“锦川你别生我气,我再不敢了……”

“滚开!”

陆锦川大怒,狠狠将她推开,他冷冷望住她,声音里再无一丝温度:“云卿我警告过你无数次,是你不知道悔改,现在竟然还敢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情……”

“锦川……”云卿大惊,她预感到他会说什么,不管不顾的扑上去阻止他说出口“锦川我这一次一定改,我再也不敢了……”

“我不会再给你机会。”陆锦川嫌恶的将她的手推开:“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锦川……”

云卿凄惶的喊他名字,陆锦川却头也不回匆匆追着甄艾离去的身影而去。

云卿怔然的靠在墙上,眼睁睁看着他那样着急的追着甄艾出去,她的心几乎要被撕碎了一样疼,她实在太嫉妒,实在太羡慕……

竟然连忍都忍不住,会对甄艾说出那些难听话,甚至动手……

可她更是没有想到,他的心竟然偏到了那种地步!

甄艾走的很快,任凭他在后面喊她的名字,她只是不答应,到最后甚至还快步跑了起来。

“甄艾!”

陆锦川身高腿长,自然比她更快,他追过去,紧紧攥住她的手腕,眉目间带着担忧和愧疚:“甄艾,你听我说……”

她狠狠甩他的手,红了眼睛沙哑开口:“说什么?说你的女人是无意的,说你要替她道歉?够了陆锦川!我不该来,我不该打扰你们……”

“你说的什么鬼话!”陆锦川简直要被她气死了,他紧紧抓住她的手臂不肯松开:“她有没有伤到你?”

甄艾一下掉下泪来:“你别管!也用不着你管!你去找她去,别碰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哭着狠狠推他,云卿那一下子是下了狠劲儿的,她抓她手臂的力气很大,这会儿小臂那里还隐隐作痛,大概已经青了。

她心里又是委屈又是屈辱,大概这天底下也找不到她这样丢人的妻子了,竟然会被丈夫的情人欺负成这样!

“我为什么要找她?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甄艾……你是不是来找我的?你来找我干什么?”

他好看的黑色眼瞳闪闪的望

着她,那些期盼的喜悦,似乎都要压制不住。

甄艾却更气,她真是疯了才会想要如岑安说的那样试着与他重修旧好!

“我没疯!找你干什么!”

甄艾想要挣开他的手臂,可他力气实在太大了,又碰住了她臂上的痛处,要她更是又气又委屈:“陆锦川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陆锦川手掌微松,甄艾抽出手臂就想跑,陆锦川干脆又把她抱在怀里:“不把话说清楚别想走!说,你来公司干什么?”

他恶狠狠的逼她,凭借着男女之间巨大的力量差距这样欺负她,甄艾实在是气极了,干脆低头狠狠咬在他手臂上!

“甄艾你疯了!嘶……”陆锦川疼的当下就出了一身冷汗,却仍是抱着她不肯放手,一双眸子亮的摄人:“你咬,有种你咬死我,不然我就是不放手!”

甄艾实在没办法对付这样无赖的他,气的大哭起来:“陆锦川你不是人!云卿欺负我,你也欺负我!你干脆把我杀了算了!”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明明是你一直都在欺负我!”

陆锦川低头看她咬的那一处,隔着衬衫都渗出血来,她可真狠!

“你看看,你心多狠!”陆锦川把胳膊伸到她面前,甄艾看着那些血渍,也不由得心里一软,却依然嘴硬:“你活该!”

“是,是是,我活该!”陆锦川拉她的手,甄艾又一次狠狠甩开。

“好了,别生气了,是我不好……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就算对她有过再多的怨气,这一会儿也忘到了九霄云外,她很少主动找他,他们这次闹的不可开交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她亲自来公司。

不管她来干什么,陆锦川就是认定了她是来找他的!总不能她是来找陆成的吧……

“谁找你?我找陆成有事!”

远远站着的陆成,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

“你敢!”

陆锦川立刻眼睛一瞪,一把抓住她按住她的肩,恶狠狠开口:“你敢找他试试看,我现在就把他调到非洲去!”

“你无耻!”甄艾实在太实心眼,当下就担心陆锦川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混蛋真的把陆成弄到非洲,那岂不是她害了人家陆成?

“那你说你到底来找谁的!”

甄艾简直要被他气的丢了半条命:“是,我就是来找你的,找你离婚!你离不离!”

“不离!”

他干脆利落的回答,笑意却已经弥漫到了唇角:“就说你是来找我我的吧!”

甄艾实在不想再搭理他,“你放手,我要回去了。”

“我正好也要去消夏园。”

“我不和你一起!”

“行啊,那我和你一起。”

甄艾平生对脸皮厚的无赖最是没有办法,最后被他拖上车的时候,她已经认命了。

到了消夏园,他就让佣人准备晚饭,甄艾没搭理他,直接上了楼。

洗完澡也不下去,她平日里就不爱吃晚饭,这会儿更是没有胃口,刚才洗澡时看到的,云卿抓她手臂的地方,已经青紫了一片,这还幸好是衣服穿的厚,要是夏天,估计她会把她的皮肉撕下来一块吧!

陆锦川在楼下等了很久,厨房准备好了晚饭,他吩咐先不要端上来,上楼去找她。

卧室的门在锁着,陆锦川就敲门,甄艾拿着书漫不经心的看着,听到他敲门,就故作没有听到,只是不搭理。

陆锦川就耐着性子一直敲,甄艾看了几页书,觉得心里更烦,转身对着门口方向喊了一句:“别敲了,睡着了!”

陆锦川难得见到她这样孩子气的发脾气的样子,原本已经软了的心,就更软了几分,“不吃饭就睡,小心胃疼,姑姑开的药都是要饭后吃的,先出来吃饭……”

甄艾听着他这样慢声慢语的说话,莫名的那些烦躁就消散了许多。

岑安的那些话,还在耳畔响着,如果没有遇到云卿横插一脚,说不定现在他们还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好好谈谈。

只是经过她这样一搅

合,她的心思也就淡了。

他依然站在门外等着,甄艾放下书,换了家居服打开门,这样闹下去,佣人们都在楼下,毕竟不好看。

就是吃一顿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甄艾安慰着自己,拉开门,看也不看他,直接往楼下走。

陆锦川也不在意她的态度,随着她下楼去。

晚餐准备的清淡,甄艾却依旧吃的少,只是喝了一碗稀粥,吃了几口青菜,就放下了筷子。

“吃的和鸟一样多,怪不得你越来越瘦。”

陆锦川蹙眉,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碗里:“别光吃青菜,吃点肉。”

甄艾哪里吃得消,摇头:“我吃不下,晚饭本来我就吃的很少。”

“那也再喝一碗粥。”说着自己拿过她的碗,又盛了满满一碗粥递到她面前。

“我不想吃……”

甄艾话音还未落,陆锦川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一眼号码,直接摁断了,那边的人却依旧锲而不舍的打过来。

“你接电话吧。”

甄艾感觉心情立刻荡入了谷底,低头望着面前杯盘,隐约听到电话里崔婉拔高的声调传来。

“锦川你在哪?我听说你回消夏园了……”

陆锦川看了对面的人一眼,漫不经心答道:“是,我现在和甄艾在一起。”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和她离婚?锦川,妈妈实话告诉你,你们不适合,早晚都要分开……”

“我也早就说过,我的事情用不着外人来管。”

“我不是外人,我是你妈妈!”

崔婉气急:“你现在赶紧给我回来,家里有客人!”

“我这边有事,有客人向太太招呼吧。”

陆锦川直接挂断了电话。

甄艾却抬头看他,神色平静至极:“你还是回去吧,别惹得她不高兴。”

“她高兴不高兴,有她老公和儿子操心,轮不到我来管。”

“你是不用管,我怎么办?”

甄艾眸色平静凝住他:“陆锦川,你就听他们的话吧。”

“你管他们干什么?甄艾你总是这样,因为别人委屈自己……”

“我没有委屈自己。”

“你真想我走?真想我们离婚?”

甄艾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她低下头,双手手指紧攥在一起:“这由不得你我做主。”

“你只告诉我你心里怎么想的!”

甄艾想要问一句,你那么多的女人,你都舍得丢开手吗?云卿……那天你们一起跳舞的漂亮女人,以后,还会不会源源不断有更多的新人?

我能捱得过那些勾心斗角的岁月么?或者是在一次一次的失望和争执之中,也变成那样的女人?

岑安说她总是爱做缩头乌龟,对,她害怕未知的未来,多过于此刻的悲伤。

“我早已说过了。”她低低轻喃,抬起头,无所谓的样子淡淡一笑。

沉默,长久的沉默,忽然是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甄艾骇的全身一颤,他面前的杯盏被摔的粉碎,而他再也没有看她,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甄艾有些怔愣的坐着,很久,有佣人小心翼翼过来询问:“少夫人,您没事吧?”

甄艾站起来,轻轻摇摇头,她走出餐厅,看到园子里又开始飘雪,又是一年过去了啊。

陆锦川刚上车,陆成的电话打过来:“少爷,出事了……云卿小姐,割腕自杀了。”

ps:明天有船,管你们上不上,我就开了,过时不候,希望不被抓走~~~继续求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