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03.陆锦川他,简直宠你宠的不能再宠了

这样的场合,一言一行,都会落入他人眼中,他毕竟还未离婚,而她,自来都决定,纵然再爱一个男人,也绝不会做第三者。

“我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我先回去……”

“既然来了,就不急着回去,待会儿我送你。”

陆锦川说着,伸手拉住她手臂:“我们去喝几杯。”

傅思静只觉得有些心跳加快,竟是任由他拉着自己走到一边沙发那里坐下来。

她感觉到周围有好奇异样的目光,不自禁的觉得脸发烫,犹如芒刺在背一般,“锦川……我还是先回去……”

陆锦川却直接将酒杯递到她面前,他狭长深邃的眼眸凝住她,这是第一次,他如此认真的看着她的脸,傅思静想要离开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她仿佛被他蛊惑,竟然伸手接住了那酒杯,嗓子里有些干涩,懵然的将酒喝下去,傅思静酒量还不错,这一次,却只喝了一杯,就觉得有些醉了踺。

甄艾回来的时候,三两的情侣正搂抱着缓缓跳舞,老式的唱片机里,是周.旋的声音咿咿呀呀的回荡,她一眼看到那最耀眼的一对。

她的丈夫,如今名义上的丈夫,怀中是一个面目清秀气质端雅的年轻女人,他正对着她微笑,那女人不知听他说了什么,嘴角的笑带着几分的娇嗔,却依旧掩不住她周身高雅的气质。

甄艾觉得双腿瞬间失去了力气,她转过身,复又走到外面。

竟下起了雪来,宛城的冬天总是来的很早,甄艾不喜欢冬天,她从小就畏寒,一到冬日,手脚整日整夜都是冰凉的。

衣服穿的太单薄,不过略站了几分钟,身上就冻透了,可甄艾不想回去,回去做什么?去看那些刺眼的画面?

她摇头,随即却觉得肩上一沉,心跳蓦地一快,忽地抬起头来,却是顾仲勋那一张不算太英俊,却让人感觉十分有魅力的脸。

“甄小姐是我的客人,冻坏了我会过意不去。”顾仲勋微微一笑,那一双深邃的眼眸定定望她一眼,笑意却是加深。

甄艾想要将肩上的外套取下来,顾仲勋却已经转过身,迈开长腿缓步走进厅内。

她握住外套的衣袖,眸光定格在厅内一闪而过的相拥身影,终究还是没有取下肩上的衣服。

宾客散尽了,陆锦川的人已不见踪影,许是他已经带着那个漂亮的小姐离开了,许是,他早已遗忘了她这个妻子的存在。

顾仲勋要送她,甄艾拒绝了,恰好向衡走的晚,甄艾就坐他的车回去。

怎么说,向衡都是她的小叔子,总比和顾仲勋走的太近好多了。

甄艾一路都没有心情开口说话,向衡使出了浑身解数逗她开心,甄艾却笑不出来。

向衡想到大哥和那个傅家的千金跳舞的画面,也为这个他印象十分好的嫂子感到委屈。

“大嫂,我帮你出气!”

停车的时候,向衡十分仗义的开口,甄艾却只是轻轻摇头:“没有关系的。”

“大嫂……我还是叫你甄艾吧。”向衡抓抓头发:“叫大嫂,都把你叫老了!”

“本来都快要老了。”甄艾似乎被他这句话逗乐,可笑意只绽出一半,就又敛住。

雪亮的车灯照过来,向衡转身,“是大哥的车!”

甄艾似乎没有听到,抓紧了大衣的衣襟,下车,往自己所住的小楼走去。

陆锦川下车,神色不耐烦的看向向衡:“你来干什么?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别欺负我在国外长大就听不懂!大哥不也抱着别的女人跳舞跳的很快乐吗?”向衡丝毫都不怕他的样子,梗着脖子和他吵。

“轮得到你管我的事!”

“轮,轮,轮得到你管我的事?”向衡有些气弱。

“给我滚出去!”

陆锦川指着消夏园的大门口,厉声低吼。

向衡缩缩脖子:“不就是戳到了你的痛处……”

“你信不信你再在我眼前多留一分钟,我立刻就会把你丢到法国,一辈子都回不来?”

向衡转身跳上车子,却不服气的降下车窗,年少轻狂的少年,哪里会考虑事情的后果?

“大哥!你要是真和嫂子离婚,我一定会追她的!”

陆锦川的目光仿佛要杀人,向衡发动引擎,示威似的对陆锦川比了一个手势:“你不要,还不能让别人追?大哥你可听清楚了!我说到做到的!”

陆锦川直接不再理他,转身向楼上走:“毛都没长齐,先回去修炼修炼吧!”

向衡调转车头,后视镜里看到陆锦川往楼上走去,他自己嘀咕了一句:“我可不是说着玩的。”

陆锦川上楼,走进房间。

她换了地方住,这栋楼,不是他们第一次发生的闺房所在。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她正在洗澡。

陆锦川解开领带,歪在沙发上,离开顾家之后,他和宁淳他们去喝酒,他酒量不差,却很快就喝醉了。

眼前一直晃动着她和顾仲勋站在一起的画面,她浅浅笑着的样子,她肩上披着他衣服的样子,酒气上涌的难受,他无法控制自己,飚车到消夏园,却又见到她从向衡的车上下来……

陆锦川闭上眼,她啊,不多说话,不高调,却总是能吸引各色各样的男人。

从前有宋清远为她要死要活,现在有男人为她一掷千金,还有小鲜肉等着她离婚了要追她……

从前沉默寡言,仿佛不会引人注目的女人,什么时候开始,默默的绽放出了独属于她的光辉?

更让他无法释怀的是,她仿佛可以对任何人不吝啬自己的笑脸,却独独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那样冷漠,拒人千里之外。

他到底哪里不好?到底哪里,惹得她这样不喜?

记得曾经,他们也不是没有过快乐的时光,可此刻醉意氤氲之下,他竟是快要记不起,那是真实的存在,还是只是他的旖旎幻想。

甄艾洗了澡出来,没想到他竟会在她的房间,愣神之后,立时又退回浴室,反锁了门。

陆锦川望着那一扇在他面前闭上的门,他站起身,缓步走过去。

甄艾听着外面隐约的脚步声逼近,只觉得心跳犹如擂鼓,越来越快,她紧张的全身都在发抖,明知道他进不来,却还是觉得心惊胆颤。

“甄艾。”

他轻声叫她的名字,隔着一扇门,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传进来,甄艾只觉得嗓子一阵发紧,她无法回应,仿佛也开不了口回应。

“顾仲勋哪里好?”

甄艾一怔,未料到他会问出这样突兀的问题,她怎会知道?与顾仲勋不过见了两三次而已,在她的心里,和陌生人也没有区别。

“你宁愿和一个离过婚有孩子的男人纠缠不清,也懒得对我笑一笑?”

他是喝醉了,才会不管不顾脸也不要的说出这样可笑的话语。

可是酒精已经烧毁了他的理智和清醒,他什么都顾不得,只是有些晕眩的靠在门上,继续胡言乱语。

“甄艾,我哪点对不住你?你那天怪我对你父亲太苛刻,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根本一毛钱都不会给他……”

甄艾只觉得鼻腔一酸,忍不住轻喃:“……我没怪你,是甄家对不起你……”

他却根本没有听到,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就是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也错了吗?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像从前那样冷漠的面对我,但是,不要在我面前,就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甄艾,你总是轻而易举就能勾起我的怒火……可我就算发怒,也不能动你一根手指头,哦不对,我打过你,可我比你还疼……”

“陆锦川……”

甄艾几乎要忍不住打开浴室的门,他的话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她想错了?是不是,他并非那样的讨厌她……

“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真的一心想要离婚,给我点时间甄艾,我成全你……”

他说着,踉跄的转过身去,甄艾握住扶手的手指渐渐的松开,她是糊涂了,竟然又在异想天开。

就算,就算他不如她想的那样厌恶她,就算他依旧喜欢她,可是他们就能在一起吗?

她无法面对他对感情的随便,也不能忍受来自他母亲的羞辱,他们之间那么多的矛盾,那么大的鸿沟,以后,

总还会再有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和冷战。

人这一辈子就活几十年,难道真的要在无数次的吵闹和隔阂之中,把所有的感情和力气都耗尽?

还不如,就这样相忘于江湖。

说她胆怯也好,说她自私也罢,她不是一个喜欢去争去抢的人,她不愿意和他那些红颜知己斗的昏天暗地,她渴望平凡安静的生活,那么或许只有远离他。

陆锦川一直走到卧室的门口,身后都是一片安谧的平静。

他虽然知道她不会出来,可心里到底还是存着幻想,而这幻想,就这样一次一次的破灭了。

他自嘲一笑,拉开.房门走出去,未曾再回头。

甄艾这一夜,都没能睡的踏实,迷迷糊糊中醒过来好几次,到最后,还是从妆台抽屉里拿出了今天换衣服时取下来的那一条挂着他戒指的项链握在掌心里,方才又沉沉睡过去。

已经习惯了,习惯在每一个孤独的夜里,就这样握着他的戒指入睡,习惯了,入睡前想一想他,然后在淡淡的酸楚和难受中,进入梦乡。

不过她想,时间总会很快冲淡一切,她总有一天,会如不再爱宋清远那样,彻底的泯灭对他隐隐的喜欢。

******************************************

甄艾下午陪着笑笑和闹闹玩了一会儿之后,手机忽然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有些讶异的接起,竟听到岑安的声音响起。

甄艾又是激动又是惊喜,开口的瞬间几乎哭出来:“岑安你现在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一直都联系不到你也找不到你……你还好不好?赵景予那混蛋有没有欺负你……”

“小艾……你问这么多,让我先回答你哪一个?”岑安忍不住失笑,不管心情多么糟糕,可是被人关心,总是幸福的事情。

“岑安……我好想你,担心你……却无能为力……”甄艾心里难受至极,她是一个心思很纯粹的人,那一天是她带岑安去的宴会,她就总认为,岑安的事情罪魁祸首是她自己,她就没有办法安心,也没有办法对岑安的遭遇,袖手旁观。

“我没事的小艾,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因为……”

岑安强忍住满腹的心酸,故作无所谓的一笑:“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就算心里有千万个不情愿,千万个不愿嫁给赵景予那样的人渣,可是既然已经无路可走,她只能咬着牙走下去。

如果事情已经不能再糟糕,那也该想办法让自己开心一点。

结婚就结婚,有什么了不起,但她只有一个要求,要请自己最好的朋友参加。

赵景予并没有拒绝她,也许在他的眼里,这些根本不算什么事,赵家如日中天,陆家开始韬光养晦,岑安的事被他抹平,还有谁能奈何他?

“岑安……”

甄艾心痛不已,她当然知道,让一个女人嫁给强.暴自己的强.jian犯,是多么可怕恶心的事情,她为岑安难过,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就连陆锦川也说过,赵景予用家人要挟岑安,岑安已经答应,别人也无可奈何。

“好啦,你别这样子,害的我也想哭了,对了,我昨天回来的宛城,明天又要去北京,赵景予肯让我出来一下午,我们见一面吧,再约上苏岩……”

甄艾自然答应,不管陆锦川让不让她出去,她都不管,反正她是非要出去不可的!

甄艾也懒得和佣人多费口舌,直接给陆锦川打电话。

他倒是并未为难她,事情牵扯到岑安,他心里存着愧疚,当然不会阻止她们见面。

甚至还让消夏园的管家安排了车子送她过去。

甄艾虽然并不情愿,可也不想在这样的小事上和他发生争执。

到了约定的地方,苏岩在公司有会议,要晚一会儿才会过来,岑安却已经早早到了,正翘首等着她们。

两个女孩儿一见面就都没忍住哭起来,待到哭过之后,甄艾问了所有自己担心的问题,岑安方才有空询问她的现状。

“我听外面传的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的都有,小艾

,你是真要和陆锦川离婚了?”

甄艾并不太想谈自己的事情,可是朋友的关心,她又不能置之不理。

“嗯,我们已经签了分居协议……”她苦笑一声:“若不是我们家欠他这么多钱,说不定离婚协议也签了。”

“到底怎么回事?欠什么钱?”岑安不解,连连追问。

待到甄艾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岑安却是一副看着傻瓜的表情看着她:“小艾……你是真的太笨,还是真的太笨?”

“怎么了安安?”

“陆锦川这样高傲的男人,会用钱去为难一个女人?我对他的为人了解的有限,可我也一下就能猜出来!他是根本不想和你离婚好不好!”

“你说什么呢安安……”

甄艾有些讶异的挑眉:“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对啊,我是知道的不多,可是陆锦川这个人,你没认识之前,我就不知听了多少他的八卦新闻!他对女人什么样,说认真的,我比你都清楚!小艾,你别犯傻了,像他这样的男人,要真想和你离婚,还会这样磨磨唧唧的?他为什么要这样拖着你?知道你根本拿不出三千万,所以这婚必然离不掉!他压根就舍不得和你离婚!”

岑安简直有些恨铁不成钢……

“可他明明说了,他很讨厌我,根本都不想看到我,所以才不许我回陆家,让我住在消夏园,离他远远的……”

岑安已经知道了她之前和宋清远之间的那些事,听她这样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要是真的讨厌你,你早就不是陆家的少夫人了!还能住在消夏园?你呀……真是脑子被浆糊糊住了,消夏园对你什么意义,他不知道?让你住在消夏园,简直就是宠你宠的不能再宠了!”

甄艾被岑安的这些话弄的整个人都懵了,会是这样吗?会是岑安说的这样——他压根不想离婚,他心里还有她?

可明明每一次见面,他的态度都那样恶劣,说的话都那么难听,一次一次把她气的眼泪直掉,这是宠爱?

“小艾,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你现在身在局中看不清楚,可这么久以来,我是知道的,一个男人在乎还是不在乎你,并非要去看表面如何,陆锦川为人太骄傲,从来都是别人捧着他,他什么时候捧过别人?你想一想,你们认识到现在,他为了你妥协了多少次?就算是你和宋清远一次一次给他羞辱,可他动过你一根手指头吗?他甚至连离婚都不愿意……”

岑安说着,声音里却有了羡慕:“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如果有人这样对我,我一定加倍的待他好……”

“可是岑安你不懂,我们之间太多问题……根本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

“那我问你,你对他有没有一点喜欢?”

甄艾的心忽然就乱了,他的戒指贴在她的胸口,几乎要那一片肌肤都开始发烫起来。

有没有一点喜欢?有没有?怎么会没有……

没有,怎么会与他发生那样亲密的关系?没有,怎么会想着要好好努力经营好他们的婚姻?

如果没有,怎么会一次一次因为他而难过落泪,如果没有,她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不安?

ps:我们的鸵鸟小艾要去勇敢的示爱了,会成功吗???啊啊啊啊啊求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