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02.快被满腔的醋意逼疯了……(第二更,加更)

可他只是漠然的站着,与她隔着三四步的距离,硬生生的克制着,一动不动。

她的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她低头,紧紧的攥着手指,肩膀剧烈的耸动起来,陆锦川的手指,伸开,又一根一根攥紧,到最后,他终究还是转过身去:“别耽误时间,我没工夫看你在这掉眼泪。”

他快步的走,直到她的啜泣声听不到了,他方才觉得那一种压抑的快要他喘不过气的感觉从胸腔里消失干净犬。

他站了好大一会儿,冷风吹的他整个人都清醒下来,他从来不想用那些难听的话来伤害她,可面对她的冷漠,面对她自动与他拉开的距离,面对她清清淡淡一句关于宋清远的话语,他就仿佛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

其实,怎么会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那样不检点的女人?其实,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和顾仲勋没有任何的不清楚,可是,只要她与别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仿佛他就立刻不知道什么叫做理智和清醒踺。

随便换了一条裙子,头发没怎么动,只是在鬓边别了一枚水晶发夹,甄艾拿了大衣下楼,哭过的双眼还有些微红,整个人却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是可以不去,但陆锦川的性子她清楚,她是个喜欢简单的人,她害怕麻烦,她不想再和他无休无止的争执下去,他想要干什么,都随她,她不会再开口说出任何反驳的话。

陆锦川看着她沉默上车,简单的单肩长裙,素淡的妆容,眼稍微微有些发红,沉静的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就这么简单,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有一根软肋。

她不需要哭泣,不需要动怒,甚至不需要开口说话,只是这样一个拒人千里的态度,就足以凌迟他。

他忽然有些迷茫,这样执拗的留着她,留着一个心永远不会放在他身上的女人,到底有没有意义?

可只要一想到,从此以后与她再无想干,她或许会嫁给别人,他更是觉得没办法忍受。

宁愿互相折磨,却也不愿放手成全,他终是明白,在这一场两个人的角逐之中,从一开始,他就输了。

顾仲勋的宅院是典型的中式园林风格,今日的私人宴会设在园内一处池塘边,临水而建的阁楼,却温暖如春,陆锦川与甄艾辅一进去,就觉怡人的暖香扑面而来,方才一路行来的冷意,瞬间消失无踪。

“大哥,甄艾!”

一道响亮男声忽然响起,陆锦川蹙眉望去,向衡穿了黑色西装,原本不羁的头发也打理的整齐,整个人看起来倒是焕然一新。

而此刻一开口,那样跳脱的气质又展.露.无.遗,甄艾抬眸望去,正看到向衡笑的阳光灿烂的快步走过来。

“你怎么也在。”陆锦川毫不客气的询问,向衡却根本不在意,伸手就要去抱陆锦川,却被他抬起手臂挡住,“别给我来这一套。”

向衡咧咧嘴:“那我抱甄艾一下!”

说着,还没等陆锦川开口,直接结结实实的给了甄艾一个拥抱。

“向衡!”

陆锦川眉毛一横,眸子里已是怒火盎然。

甄艾穿这样薄的裙子,胸前的曲线清晰毕露,更不要提裸露出来的那半个雪白的肩膀和后背——向衡那混蛋的大手正搂在她的背上!

“大哥?”向衡有些不解的看向自家大哥,陆锦川的眸光钉在他的手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低吼:“拿开你的脏手!”

向衡大笑,露出白的耀眼的牙齿:“大哥你真是少见多怪!在法国,不但要拥抱,还有贴面礼呢……”

他说着,低头把自己的俊脸凑到甄艾面前……

刚刚嗅到她身上淡淡香气,还未曾触到她的脸,向衡的衣领就被人从后扯住,随即整个人被甩在一边。

甄艾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没料到这个向衡会这样大胆,她可不是他这样自小长在国外的人,能坦然的接受这样的见面礼。

“这是在中国!你要是不想被当成色狼挨顿揍,以后就把你这些招数收起来!”

陆锦川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向衡委屈的看向自家大哥:“大哥你出手也太狠了!”

“再有下次,只会更狠。”

陆锦川瞪他一眼,随即却是伸手揽住甄艾的肩,有些粗鲁的将她往自己身边一带:“谁让你穿这样的

裙子的?”

甄艾已经觉察到周围有人在偷偷往这边看,她不想和他发生争执,就低低道歉:“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她这般低眉顺眼的样子,陆锦川却觉得胸口憋的一股气越来越浓,只是到底公众场合,他未再多说,揽了她细细的腰向前走去。

“大哥!甄艾!”向衡赶忙追过去。

“注意你的称呼!”陆锦川不悦的看向他,向衡无奈,只得改口:“大嫂……”

“你自己玩去,别像个讨人嫌的尾巴一样跟着。”

陆锦川对向衡说话毫不客气,甄艾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抱歉的对向衡一笑,她从来不知道她笑起来的样子其实很美,尤其这样安静淡淡的笑。

向衡有些微愣,还不知道怎么掩藏自己心思的少年,眸子里就有了倾慕。

陆锦川觉得向衡这样的目光实在太讨厌,直接揽了甄艾离开,转身刹那,到底还是没忍住开口:“你再随便勾.搭男人试试看!”

揽住甄艾细腰的大掌骤然用力收紧,痛的她不由得蹙眉低呼:“陆锦川!你别太过分!”

“谁过分?”陆锦川微微挑眉,侧首去看身侧的女人,语气有些难以自控的发狠:“别忘记我们还没离婚!平日也没见你这样对自己老公笑,不过是个长的稍微能看点的年轻男人,你就这样勾勾搭搭……”

“你滚!”

甄艾气急,狠狠一把将他推开,陆锦川猝不及防,身子一歪,正巧撞在了一边铺着白色桌布摆满各色点心的桌子上,瞬间那纯手工的高定西装袖子那里,就污秽了一块。

“甄艾!”陆锦川怒喝一声,双眸狠狠瞪向她:“你别得寸进尺!”

甄艾被他吼的微微颤栗,心里那些怒火在看到他身上的狼藉那一刻,到底还是有了微微的愧疚。

她知道他多是多骄傲多在乎面子的人,她却公然这样下他的脸面,虽然他说话难听在先,可是……

你不是已经不再在乎了么甄艾?既然已经决定,又何必在意这些不能让你少一块肉的难听话语?

他想怎样,她配合就好了。

“对不起。”她垂眸道歉,“我帮你清理一下……”

她拿了纸巾,想要伸手帮他先擦拭一下,陆锦川却直接推开她的手:“不用你来装腔作势!”

拿了手机去拨陆成的电话,陆锦川径自往更衣室方向走过去。

甄艾一个人站在那里,有些怔然的看着他的身影远去,轻轻咬了下唇垂下长睫,周围似有人在看着她窃窃私语,她却连尴尬的感觉都没有,只是麻木。

早已麻木。

顾仲勋招待了客人之后,就向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的甄艾走去。

“没事吧?”

甄艾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一块干净手帕,下意识的伸手去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也沾了一片点心上的奶油。

摇头,她轻声道谢:“谢谢,我没事儿。”

却没有接他的手帕,只是打开包包,取了纸巾出来自己擦拭干净。

顾仲勋看了看自己伸在那里,却被忽略的那一只手,只是无声淡笑了一下,随即就将手帕重又放回口袋。

“子铭一直都在念叨你。”

甄艾听他提起,更是觉得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是我,给你添了很大的麻烦,还有子铭,我食言了……”

“甄小姐不用说这些,若非我自愿,谁都不可能让我开口答应。”

顾仲勋的声音是自始至终的平缓淡然,甄艾却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对味,她下意识站起身:“不知子铭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似乎是意识到她的不自在,顾仲勋浓密的眉微微一皱,旋即却是舒展开来:“子铭这孩子脾气太倔,还是我带甄小姐过去的好。”

甄艾想要婉拒,顾仲勋却已经站起身来。

“锦川。”

更衣室的门被人推开,陆锦川有些讶异的抬眸,却是傅思静,手里提着一只纸袋走进来。

“傅小姐?陆成呢……”

陆锦川不由自主的蹙眉,傅思静却微微一笑:“陆伯母找陆成有事,陆成走不开,我正闲着,伯母就拜托我给你送衣服来。”

傅思静把手里的纸袋递过去,里面是一套干净的西装。

陆锦川‘哦’了一声,伸手接过袋子,傅思静知趣的转身出去:“锦川,我在外面等你。”

不等陆锦川开口,傅思静已经走出房间关了门。

换好衣服出去,大厅里已经不见了甄艾的身影,陆锦川随即去找顾仲勋,却发现这个主人竟然也不在。

不由自主的就有些烦躁,叫住佣人询问:“顾先生呢?”

“先生去看小少爷了。”

陆锦川微微颔首,出了宴客厅,复又问外面候着的佣人:“小少爷住在哪里?”

顾家的佣人自然知道自己主人的性子,平日里几乎从不交际,这一次难得的宴客,请的都是宛城数得着的名流,当然不会得罪陆锦川。

就有人亲自带路过去。

穿过池塘边的回廊,绕过几处假山,就到了一动乳白色的小楼前。

陆锦川止住佣人,自己迈步走过去,还未走近,就听到几声孩童稚嫩的笑语,随即却是几人下楼的声音,陆锦川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往一边走了几步,四季常绿的树木遮住了他的身形。

他看到顾仲勋和甄艾说笑着走下楼来,两人牵着一个小小的孩子,宛若一家人。

似乎她鞋跟太高,走下最后几层楼梯的时候,不小心的脚下一崴,顾仲勋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甄艾辅一站稳,立刻就避开了他的手:“多谢。”

“甄小姐实在太客气。”

陆锦川看到她对顾仲勋淡淡一笑,三人站在一处,也不知又说了什么,只是看到她弯下腰去捏那个孩子的脸,笑的眼眸亮亮。

陆锦川面无表情,转身走开。

宴客厅内,傅思静有些百无聊赖的坐着,她想要先走,却又惦记着想和他打一声招呼,方才他匆匆出去,大约是有事,傅思静想到未见到甄艾,不由得心里微动。

“锦川!”

一眼看到他挺拔的身影,傅思静欣喜无比,竟是有些忘形的迎了过去。

待站在他面前,瞧到他眉间的阴霾郁色,傅思静方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

ps:前天发错了,这张应该发布在这里的,看过的亲们不看也行的,这是今天的加更,都不好意思要月票了……(┬_┬)

上一章
下一章